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100章 行馆寻笛安遗物

 

两个人对坐,袅袅的雾气从茶炉中升起,一片静籁。
却让徐笙歌的掌心悄悄出了一层薄汗。
“你怎么和九师兄联络上的?先前你们也没有见过面?”徐笙歌索性找了个话题,生怕会尴尬。
梁王放下正在喝着的茶水:“收集消息不是你们天启最擅长做的事情之一吗?只要想办法让人注意到我要找你,而一般人又不知道的话,自然就会有人联系你,而你又是天启的内门弟子,消息一般来说也不会随意被人打听了去。”
徐笙歌挑眉:“上次你怎么没有?”
“那时候太多人打探你的消息,难免会有一些非一般手段的人能获得消息,所以当时是小心谨慎为好。”梁王缓缓道。
“可是既然非一般手段的人能获得这个消息的话,日后难免也会获得的吧。”
“这个倒不一样,很多时候,同样的动作,在不同的情况下做,后续发生的事情肯定是不一样的,时机的拿捏很重要,再说了,现如今你我相见之后,相信你会去要求抹掉这一段事情的吧?”
“你就这么自信?”
“对你,我是愿意这么自信的。”
徐笙歌没想到梁王倒是考虑得清楚,虽然这只是她随便找的话题,但不得不说也是她自己想要问的问题之一。
要知道先前九师兄与柳师兄见面的场景,似乎不太妙。
而梁王是公开似的给自己传递消息,不知道他们两个的响箭会是什么样的一个场景。
“你那个九师兄,有点意思。”梁王突然加了一句。
徐笙歌被说得有些不明所以:“ 什么叫做有点意思?”
梁王却没有正面回答:“你们是青梅竹马?”
“额,他告诉你的?”徐笙歌觉得有些奇怪,似乎以前都是讨论案情的时候,并没有现在这样的感觉。
“既然是你的师兄,且能接触到我原本想给你的消息,想来这段时间你要的消息都是他整理出来给你的吧。”梁王声音不冷不淡,似乎是现在才知道的模样。
但其实早在李不十才到徐府的时候,梁王就知道了徐府住进了一个男子。
毕竟先前一直与徐笙歌查宜兰公主一案,虽然看起来这个案子已经结束了,但是徐笙歌还在查着,且是没有他的帮助,不免还是会多关注几眼。
久而久之,却也已经习惯了每天晚上睡前看着关于她的消息。
“比较九师兄是自己人,且与我是师出同门,最近事情太多了,有个人能帮我分析以及整理消息也算是好事一件。虽然很多时候都是细枝末节的东西,不过很多时候都能起到启发的作用。”徐笙歌解释。
不过她是觉得既然梁王问起来了,那么坦荡荡相告又如何。
“我听他说,是奉了师命下山要办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梁王又想起昨夜李不十说其实他是奉师命下山,打算跟徐惊羽提亲的,手轻轻的转动着手中的扳指。
只是奉命下山提亲,看来是还没有成功。
徐笙歌神情凛然:“本来还以为师兄是个做事靠谱的,没想到却拿这么重要的事情到处乱说。”
“哦?那你答应了吗?”梁王的眸子有些黯淡,看来梁王府的暗卫要好好再操练操练了,这么重大的事情,居然一点风都没有捕捉到。
徐笙歌有些摸不着头脑:“答应什么?就是拿了一些东西交给我罢了。”
梁王心中松了一口气,笑道:“也没有什么,看来你与你师兄感情不错。”
“师兄从小就如父如兄一般地照顾我,自然感情不错了。”徐笙歌笑道。“不过,既然梁王没有什么事的话,不如就先这样吧,待的时间久了,我怕会被人发现。”
“这么急着回去?难道你就不想问问,我和你的九师兄都说了什么吗?”梁王一挑眉毛。
虽然知道她对李不十的感情,然而毕竟说得还不够多。
并且,他们两个人已经有很久没有见面了吧。
“你是来上香的,与大师多聊几句,也是可能的吧?”
徐笙歌眨了眨眼睛,心中诧异,梁王今天是病了?这么反常?
“我觉得九师兄应该会知道自己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所以问不问都差不多。”徐笙歌说出这话的时候,小心地偷觑。
但是看看天色,毕竟已经不早了。
现在柳师兄应该回来了吧。
毕竟还有事情,虽然不至于着急这一时半会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徐笙歌觉得心中有点奇怪的感觉在,似乎是缭绕在心中的一个迷雾。
突然想起爹爹那时候说的那句话。
爹爹警告自己,不能对梁王产生情愫。
这是为什么?
“你不想见我?”梁王突然问出这几个字。
“倒也不是,要知道梁王你在京中可不是一般人物,本来见上一面都是天大的荣幸了,更何况后来我们还合作了那么久,只是我觉得小女子可能福薄……”
“行了,”还没等徐笙歌说完,梁王冷冰冰的字眼吐了出来,“你走吧。”
徐笙歌拱手,然后赶紧离开了。
而梁王却踞坐在原地,抿着嘴,突然冷笑了一声:“看来是有人说了什么。”
梁王拍了拍手,突然空无一人的屋内出现了一个黑影:“主上!”
“从今天开始,对笙歌的消息要事无巨细地都记下来,”梁王浑身散发着寒气,发号施令的时候虽然面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是那个黑影明显感觉到自己的主上像是要斩杀什么人一般,“尤其是提到我的话,每一个字都要记下来,最好写上语气。”
黑影领命而出。
梁王起身走到室外,看着外面的竹影摇晃,心思却跟着徐笙歌出了法门寺。
徐笙歌从法门寺出来,转而便到了柳府中去了。
这阵子到柳府简直就跟回家似的,故而守在门外的侍卫都认识徐笙歌,还不等她说话,就已经回答了。
“小姐,我们大人已经回来了。”
徐笙歌颔首而入。
说起来柳长清因为父亲早亡,按常理他是柳府的主人,所以应当是叫他老爷,但自从徐笙歌回来之后便改成了大人。
毕竟徐笙歌是小姐,他却成了老爷,听着像是生生老了一辈似的。
徐笙歌以前也不在江夏城里,所以并不知道这种微细的变化。
进了正厅之中,见柳长清还没有脱掉官服,一身红袍让徐笙歌颇为赞叹:“都说人靠衣装马靠鞍,本来看习惯了师兄穿常服的样子,现如今穿着官袍到底是有些当官的模样了。”
柳长清有些不好意思:“这不是你说了有事要来,我才在这里干坐着等你,要不然我早就去把衣服换了,说吧,什么事情?”
徐笙歌抿了抿嘴,叹了一口气:“其实就是关于笛安遗物的事情,笛安临死之前托我转给她姐姐的东西。”
“我听说了,没想到勤年就是笛安的姐姐,勤年现在这个样子的话,不知道还能不能帮上忙,不过这个遗物的话,起码能让勤年有些安慰。”柳长清道。
徐笙歌点了点头,而后让柳长清换了常服,二人悄然进了北周行馆之中。
问了追红苑中的人笛安先前所居住的房间,找到了笛安的床位,让人将床给拆了,搜寻了片刻,这才看到了笛安所说的遗物。
是一个锦盒。
徐笙歌与柳长清二人面面相觑。
这个锦盒并不大,看着不像是装了什么东西一样。
徐笙歌打开来,只见锦盒里是一沓银票,打开来都是十万一张的。
数了数,竟然有十几张之多。
“还有一张是什么?”柳长清指了指锦盒里下面露出一角的纸。
徐笙歌这才看到这个锦盒居然有隔层。
拆卸了隔层,徐笙歌抽出里面的纸,赫然发现上面竟然写的是,宜兰公主一案的经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