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99章 梁王再约法门寺

 

徐笙歌将纸条震碎,要知道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便是了,又不是什么证据之类的,所以留着也没用。
见天色还早,便让拂袖去准备要到法门寺上香的东西。
“为什么不去南华寺呢?虽然远是远了一些,但是好在灵验呢,这个法门寺听说挺破败的呢,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事情。”拂袖一脸问号,看起来在小黑屋里面演技还增长了不少。
“笨!南华寺太远了,还要一路奔波,等我回来以后估计早就下朝了,如果四皇子要找我岂不是找不到了?”徐笙歌敲了一记拂袖的脑袋,“小姐的事情,是你个小丫鬟可以质疑的吗?”
拂袖抱着脑袋,一边嘟囔一边走了。
拂意扶过徐笙歌:“没想到小姐和拂袖的关系这么好,以前听说小姐是顶好相处的,但是没想到竟是和普通的小姐一点儿都不一样呢。”
“毕竟是自小一起玩到大的,不过说起来,今天去祈福烧香,我带上拂袖便可以了。”
“哦。”拂意的眼中掩不住的有些失落,虽然也猜到拂袖倘若回来的话,徐笙歌应当会更愿意带着拂袖。
“以前我没有回来的时候你就负责打点沧月苑,以后也是你打点,这一点你不要担心,虽然我不习惯太多人在身边伺候着,但是人还是需要的。”徐笙歌自然要说些话来安慰拂意。
但其实说起来,要去见梁王的话,自然还是带着拂袖更安全一些。
不多久,拂袖就准备好了一切,一辆马车轻车从简出了门。
“怎么这么鬼鬼祟祟的?”到了马车里之后,徐笙歌拉过拂袖便小声道。
拂袖伏在徐笙歌的耳边:“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九师兄把这个纸条给我的,还说小姐身边可能有可疑的人,让我神不知鬼不觉地把纸条给你,小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事情一时半会儿也说不完,等晚上回到去再告诉你。”徐笙歌皱眉,身边有可疑的人,到底是谁呢?既然是一大早过来告诉自己的,那么肯定是才知道的。“九师兄有没有说这个可疑的人是谁?”
“没有,只说是怀疑。”
徐笙歌的心中一阵害怕,要知道沧月苑的丫鬟可都是家生子,对徐家应当是忠心的才是。至于那些嬷嬷,平时也不怎么接触,应当不是吧。
没想到有人不知不觉放了个棋子在她身边,但是她却没发现。
到了法门寺,徐笙歌让马车在寺庙外面等着,带着拂袖一同七拐八弯到了上次的那个湖边,让拂袖在外面把风,这才进入竹屋之内。
果然,梁王又是在煮茶。
看见雾气渺渺中的梁王,徐笙歌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似乎太久没有见到,但是眼前的脸又如此熟悉。
梁王沏了一杯茶,推到徐笙歌面前:“北周人进京了。”
徐笙歌接过茶:“你知道了?”
“毕竟这么重大的事情,怎么能不知道?”梁王的声音不咸不淡,不过在看不到的地方,小手指微微蜷缩着,似乎在考虑要不要说出什么话。
“你怎么会找我?现在可不是在沐阳城,你要知道江夏城里,多的是眼睛盯着你。”徐笙歌道。
“你还挺关心我。”梁王微微一笑。
徐笙歌一直都觉得梁王浑身都散发着的是硬梆梆的冰冷气息,可没想到如今的梁王倒与初见的时候相差这么多。
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徐笙歌有些记不清了。
在沐阳城?
还是在崖底?
梁王见徐笙歌晃神,心中有些好笑,道:“听说有人提出条件,让你来找我帮忙,但是你却没有来,是吧?”
“嗯?你怎么会知道?”徐笙歌回过神来,这个有人自然就是勤年了。
但当时应该是除了笛安知道以外就没有别人知道的吧,难道是隔墙有耳吗?
“康王妃。”梁王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这茶不错,你喝一口。”
“其实早在康王妃之际,北周的七皇子就曾经来找过我,要我辅佐他当皇帝,开出的条件是帮我自由或者是到北周当大将军。”
徐笙歌一愣,这才想起一开始的时候,北周七皇子之所以和她合作,就是为了见到梁王,当时只说是两个人有相同的目标,但并没有说过到底是为什么。
难怪了当时梁王会选择在宴会的时候突然闯进北周行馆,不单单是因为知道自己遭受了算计愤怒才贸然而来,而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他才好有跟皇帝表明其实自己是清白的可能。
他本来就无意帮七皇子,这样反倒光明磊落,告诉别人他与北周七皇子不和。
“你当时应该觉得好笑吧?”徐笙歌想起了崖底下的三口之家,“倘若你想自由的话,就不会是现在的这个样子了。”
“知我者,笙歌也。”梁王轻笑了一声,“所以你不来找我,是因为这个?”
“我不想连累你。”徐笙歌道,“你知道大家都在看着你呢,不说皇帝想铲除你,现如今梁王府看着家大业大,故而引来多少垂涎的家族,想来应该很多人想分一杯羹吧,倘若将你牵扯进来的话,我怕梁王府会保不住。”
梁王之所以不走的原因,大概就是因为武国公一脉的势力一倒,遭殃的不只是梁王府而已,皇帝既然苦心经营这么多年就想要铲除武国公一脉的人,说不好就会扣个大罪下去。
诛九族,血流成河。
这不是梁王想要看到的,所以他肩负的,是梁家成千上万条生命。
梁王目光灼灼:“其实从你与北周七皇子合作的时候,就已经连累了。”
“对不起。”徐笙歌一愣,“为了救爹爹,我别无他法。”
见徐笙歌是误解了自己话里的意思,反而仰天笑了起来:“我找你来并不是为了找你算账的。”
“嗯?”徐笙歌不解。
“康王妃说以你的心性,这么久了我还没有行动,估计是没有来找我,所以她亲自前来一趟。你想为南梁查出事情的真相,而我身为南梁的一字并肩王,自然不能落后于一个小女子不是,虽然我拒绝了她,但是我决定答应你。”梁王道。
徐笙歌这才知道梁王叫自己来的真正目的。
且从九师兄亲自来送纸条来看,梁王甚至是与九师兄都碰过面了。
“为什么?”虽然知道这么问很傻,但是徐笙歌却有点不明所以。
“如同你所说,自由于我没用,既然她们先算计让你来找我,自然是有交换条件,既然我不需要自由,但是你要交换的事情应当颇为重要,要不然也不会让你来了。所以,我拒绝她,你可以拿着这个条件去做你要做的事情。”梁王的一番话虽然说的不咸不淡,但是却让徐笙歌一怔。
不过想来也是,钱权梁王本身就有,自由他也不要,想来也没有什么可以打动他了。
“可是,这样做是在是太冒险了,要是被别人知道的话,这也可以是通敌卖国的大罪啊!”徐笙歌还是有些担心。
梁王的嘴角微微翘起:“其实北周之所以搅出这么多事情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如果这个案子不查出来,肯定南梁要吃大亏,与其这样,我们为什么不查出来呢?再者说了,我帮北周七皇子登基,并不是什么坏事,在我的眼中看起来,至少来说,可以把手伸到北周去的话,那么我可以慢慢培植势力,到时候从内部将北周搅个天翻地覆,也未尝不可。”
徐笙歌没想到梁王竟然打的是这个主意,一时间愣住了。
“当然,我觉得我应该没有这么闲。”
这句话下来让徐笙歌差点笑出声来。
“短时间内南梁动不了北周,我估计北周也是如此,北周现如今两条小龙斗法,我再添一把火,还是可以的。”梁王捏了捏手心。
其实他没说,这是想了一晚上的说辞。
要不然,他堂堂一个一字并肩王,要说其实我是为了你所以才这么做的吗?
嗯,他是为了南梁,为了天下。
一定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