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98章 春风十里九师兄

 

出了宫之后的徐笙歌便以想一个人走走为名拜别了四皇子,毕竟四皇子自恃身份,自然不会强留,便让其下车自行回府。
走在已经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她似乎在一瞬间有些茫然,没想到这么重大的事情,在皇帝的面前竟然是这样一个结果,先前她所见到的皇帝虽然不算圣人,但到底还算个明君。
然而转念一想,倘若真的是个明君的话,为什么要对梁王府下这么重的手,颇有一种不灭绝武国公一脉的人,就绝对不罢休的样子。
这种莫名的情愫一直到徐笙歌回到沧月苑之后依旧存在着,看到一袭白衣的李不十坐在屋中,这才想起了勤年。
“勤年怎么样了?”徐笙歌道。
“已经请了大夫诊治过了,母子平安,不过就是有一点,虽然她没有醒来,但是一直躺在那里静静地流泪。”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现在还在昏阙的状态,还不知道等她醒来会怎么样呢。”
徐笙歌也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毕竟她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所以即便说是感同身受,也未必真的能体会得到什么是痛彻心扉。
“她们姐妹从小就被不同的势力拐走前去训练,后来虽然有缘在同一个人身边做奸细,但笛安一直不知道勤年是自己的姐姐,甚至为了找姐姐而做过很多的牺牲,虽然不知道勤年是什么时候知道笛安是自己的妹妹,又为什么勤年不告诉笛安,但毋庸置疑的一点就是,她们姐妹俩的感情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更甚至是在他们最艰难的时候,就靠着寻找自己的姐妹这个信念,才活到了最后,现如今勤年却失去了自己的妹妹。”
长叹了一口气,又道:“倘若我当时不是想着吃饭的话,先去柳府,可能笛安也不会被劫走,更不会被杀了。”
李不十怕她陷入自责,道:“其实这一切都怪我,当时你已经打算要去柳府了,是我要你留下来吃过饭后再去,只可惜人死不能复生,要不然我肯定要去试上一试。”
“九师兄你不必自责,其实就算我先去了柳府,也不一定笛安就不会有事,只能说是没想到他们能瞒得这么紧,我们一点风声都没有收到,看来这个九皇子不简单,这才出现就给了我这么一个下马威。”徐笙歌捏紧了手,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杀了人,还留了字条这么嚣张。
“身为皇室中人,有的手段是自小就要练就的,就算是下马威,后面也不是没有翻盘的机会,要知道现在主动应当掌握在我们手上,不过师妹想来聪慧,相信这个北周的九皇子应当不是师妹的对手才是。”李不十对徐笙歌是盲目地相信。
“这倒不一定,”徐笙歌拿出先前塞在袖子里的字条,“你看这个字条,虽然只有四个字,但是从笔锋之中透露出来的那股子自信,相信师兄你也看得出来,且最终的是在这连环计之下,还能抽出时间来安排这一出,我觉得就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得出来的。”
“那怎么办?我去找望江楼那边查查这个北周九皇子的事情?”李不十有些惊慌,毕竟这件事情与皇室扯上关系,如果有事情的话,不知道徐笙歌会是什么样的下场,但是绝对不会简单就揭过去罢了。
“嗯,望江楼那边消息虽然来的不快,但毕竟是有用的,不过接下去的事情可能有些多,难以避免的可能要九师兄做一些事情……”
“我愿意,你随意吩咐。”还没有等徐笙歌说完,李不十就接过话。
要知道他下山本来就是想黏着徐笙歌的,现在既然她有事情要他去做的话,那么何乐而不为呢。
徐笙歌微微一笑,而后两人随意聊了两句关于北周九皇子的话,便因为已经太过于夜深,各自回房歇下。
翌日,徐笙歌揉着头起了床,睁开眼睛看到的是站在一旁的拂袖与拂意。
“拂意,过来扶我去梳洗。”虽然知道拂袖现如今应当是抄完了自己要她抄写的家规,但是不能就这样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所以还是打算晾一晾她。
拂意本来以为徐笙歌会让拂袖伺候,现如今听到自己的名字,自然惊喜着上前扶起自家小姐,将其带到梳妆镜前。
拂袖见状自然没有闲着,赶紧到外屋招呼在外面捧着各样梳洗物什等着召唤的丫鬟进来,心中却是在想,也不知道自己受罚的这几天,小姐有没有被小妖精勾搭走,所以一定要表现得勤快一点,让小姐知道自己才是她的贴心小棉袄。
漱口,净脸,梳头,上妆。
徐笙歌在吩咐的时候都有意不叫拂袖,没想到她反而愈加勤劳,在屋里忙得团团转,简直就像是一个小陀螺似的。
看自家小姐还是不理自己,心中不停道,小姐,快看,拂袖真的很勤劳。
待得徐笙歌在用早膳的时候,拂袖才终于忍不住说话了:“小姐,我下次再也不敢了,你就看拂袖一眼吧。”
“你又不是陌上少年,有什么好看的,左看右看还没有拂意长得标致。”徐笙歌半挑着眉毛,现如今每日的早朝时间,反而是她最清闲的时候,经过一夜,心情倒是好了一些。
“我虽然不是陌上少年,但我也是二八美娇娘啊……”拂袖委屈道,“小姐你就真的这么狠心,弃我这个陪着小姐十几年的小丫鬟如敝履吗?”
“倘若不是你犯错的话,我怎么会将你弃之如敝履,现如今你倒是强词夺理不成?”徐笙歌柳眉倒竖。
拂袖吓得扑通一声便跪下了:“小姐,我真的没有啊,我这不是怕小姐你心情不好,所以才来陪小姐聊聊天,小姐你人最好了,肯定大人不记小人过,看在我已经被关在小黑屋这么久,手都要抄断的情况下,小姐饶了我吧。”
徐笙歌冷哼了一声:“谁知道你还有没有下次?要知道你最是不老实!”
“我肯定老实!”拂袖举起自己的小手。
拂意在一旁抿了抿嘴:“小姐,看在拂袖伺候小姐多年的份上,还是饶了她吧,况且她即使人在受罚的时候,还心心念念地挂念着小姐,也算是不容易。”
徐笙歌看了一眼拂意,其实说起来,拂袖鬼灵精怪,但是拂意稳重大方,行走在京城,其实还是拂意更为合适,但是拂袖跟随自己多年,不可能真的不要她跟着自己。
刚想应下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皱眉道:“拂袖,你方才说什么,我心情不好?谁告诉你的,嗯?”
拂袖的身子一抖,支支吾吾半天,才道:“早上的时候,九师兄说你心情可能不好,叫我来多陪陪你,小姐我真的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我关在小黑屋里面一直都在认真地受罚,可能是九师兄眼见你愁眉不展,所以才会……”
徐笙歌双目望向拂意:“九师兄早上来过?”
“来过,不过见小姐还没醒就走了。”
原来是这样,徐笙歌的心中一阵暖意。
春风十里,春林初盛,都不如九师兄。
在天启书院的时候,九师兄一直都很照顾自己,所以虽然从小在天启长大,但是因为九师兄一直像兄长一般照顾自己,在天启书院中才没有那么难过。
“行了,你起来吧。”
拂袖欢喜地蹦跶起来,过去搂住徐笙歌:“小姐你最好了!”
手中,塞过去一张纸条。
“别以为这样就过去了,我还要检查你是不是完成了对你的惩罚。”徐笙歌不动声色地收下,心中却在想到底是什么事情弄得这么神神秘秘的。
吃完早膳之后让人撤去,趁着没人的时候打开纸条,只见上面有四个字:“法门寺见。”
法门寺?
是他。
有什么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