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97章 全城戒严抓刺客

 

笛安还是死了,姐妹纵然相认,但却是在临死之际。
勤年死死地抱着笛安不愿意走,最后因为伤心过度昏阙了过去,二人这才能被分开了,毕竟还有着身子 。
及至京兆府尹的到来,徐笙歌才觉得大事不妙。
“府尹大人,你怎么来了? 你的下属们?”不得不说,徐笙歌心中还存着一丝侥幸。
京兆府尹带着一行人挤进农家小院,将倒在地上的尸首团团围住,又带着几个亲卫挤进不大的小屋中,见徐笙歌问话,心中知晓现如今她可是皇上与几位皇子看重的人,倒也不敢放肆。
“江夏城中只有官府人员可以用响箭,所以我听到响箭声便猜想是人已经找到了,担心小姐的安危以及歹人的厉害,所以带着所有人赶过来,小姐应该没事吧?”一番话说出来既回答了问题,又表达了自己的关心,更是表示自己并不是贪功才带着大队人马前来的。
徐笙歌心中一沉:“方才的几支响箭其实是劫持笛安的歹人放的,是我疏忽大意了,一时情急之下又放了一支响箭,这才中了歹人的计谋。”
京兆府尹其实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就是临时出兵的,所以完全不知道徐笙歌所说的计谋到底是什么:“还请小姐明示。”
“因为先前他们放了八支响箭,就是为了引诱人过来,大家都知道响箭的意思是找到人了,肯定会都赶过来捉拿歹人,故而无论是先前柳府的侍卫,还是后来行动的京兆府,看到响箭都纷纷往这边赶来,如此一来,他们只要先跑到某个指定的地方,等官府的人都聚齐在这里的时候,他们就成功的脱离了官府的包围圈了。”
徐笙歌耐心解释,不过却是不好对外宣称是北周的人,毕竟这是两国大事,私下如何猜测都可以,但是于一般认面前不能轻易下定论,否则传扬出去可就人心惶惶。
经此一说,京兆府尹自然知道了这件事情自己贸贸然赶过来是中了对方的计谋。
“那,我现在马上就派人前去扩大范围搜捕,现如今晚上已经关好了城门,他们应当出不去。”话虽然这么说,但他却没有动作,显然是想听听徐笙歌的想法。
徐笙歌皱眉:“先前他们就多番准备,施展了一系列的连环计,看来是早就做好了准备,既然设定了逃出官府的包围圈中,说不定就有出城的计划,毕竟这件事情一旦禀告给皇上,明日城门严查是肯定的。”
“那可如何是好?”京兆府尹是着急了,虽然可以将过错推到徐笙歌头上,但是毕竟京兆府就是负责京城安全的,现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情,不知道皇上会怎么想呢。
“大人还请放心,您尽管去搜查,我之所以告诉大人这些,主要是想说他们今晚上就逃出城的几率非常之大,至于以什么形式就难说了,所以还请大人主要注意一下今晚上就可能出城的方法,比如可有河流是直通城外的。”徐笙歌给了一个提示,毕竟搜查比不搜查要好得多。
“这个自然会注意的,就是我也是突然听说有歹人在作乱,就派人前来搜查了,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倘若小姐方便的话,不如跟下官仔细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也好让下官在面圣的时候将事情说个清楚。 ”京兆府尹搓着手,“不过,这样一来的话,可能搜查歹人的事情要耽搁片刻了。”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如果徐笙歌不知道这个京兆府尹的意思那就怪了。
“你放心好了,这件事情我会与四皇子一起进宫面圣说明,你只管搜人便是了,如果搜查到了那可就是大功一件呢。”
这句话相当于是一个保证,京兆府尹当下欢天喜地派人出发去搜人。
京兆府尹的出现,让本来打算用马车送回柳府的勤年被耽搁了片刻,徐笙歌再三寻思之下,让李不十再抱着她回柳府去:“师兄,眼前勤年昏阙,不如你抱着她先回柳府吧。毕竟她是有身子的人,如果出了什么事情的话,那可就是一尸两命的大事。”
李不十自然知道这个道理:“柳府那边已经没事了,来了八个好手,一路杀进地牢里,幸好我们及时赶了回去,两个北周人受了点伤,不过那八个人没有留下活口。”
“知道了。”徐笙歌道。
李不十知道现在正是需要让她思考的时候,自然不打扰,抱着以后没有知觉的勤年跃上屋顶,飞回柳府。
徐笙歌出了门,见在矮墙内的几具尸体都已经不见了。
一个侍卫大胆走上前来:“小姐,是京兆府尹他们把尸首带走了,说这些都是证据。”
徐笙歌知道应当是京兆府尹怕被皇上责罚,所以带回去当做是自己的功劳,因为他们人多,柳府的这些侍卫有心抗争,但即使是自己的大人兵部侍郎也没京兆府尹的官大,自然就不敢上前了。
“明天,兄弟们的尸首会回来的。”徐笙歌拍了拍他的肩膀。
毕竟是出生入死的兄弟,哪里可能不介意呢。
话罢,让一些人留下来看守着现场,其余人都回柳府,徐笙歌则是前往四皇子府上。
要知道京城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作为一个皇子,不可能不知道,倘若消息传得快的话,说不定连皇上都知道了发生什么事情。
果不其然,徐笙歌到四皇子府后,连通传都不需要就直接进去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四皇子虽然大致猜得到,但还是问了这么一句话,毕竟徐笙歌既然来了,那么肯定是打算找自己进宫的,若是父皇问的时候,自己一问三不知,那可就丢人了。
徐笙歌将事情大致地说了一遍,道:“北周的人应当有一部分人进京了,今晚上的事情应当就是那个第一次出使南梁的九皇子所为。”
四皇子也不拖泥带水,面色一沉便命人准备马车,要和徐笙歌一起进宫。
得知皇上正在后宫中歇下了,四皇子沉着脸让人前去禀报,只说是紧急政务,待得皇上来到御书房之时,已经到了子时。
皇帝打着呵欠:“我才和娴贵妃歇下没多久,你们最好是真的有要事,要不然朕决不轻饶。”
徐笙歌跟在四皇子身后行了一个礼,倘若是平日里她一个人来见皇帝的话,自然是她来说话,但现在是跟着四皇子一起来的,自然不好抢她的风头。
四皇子虽然对别人张狂,但在皇帝面前还是收敛的,行礼后道:“父皇,北周人已经进城了。”
“什么?”皇帝瞪大了双目。
要知道这来使进京绝不是小事,来使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的是那个国家的君主,按理来说应当提前派人来通知,而后由南梁的大行令与礼部等人负责迎接等等,而后北周来使见南梁皇帝也是有一番讲究,现如今却进城了?
这是藐视南梁的法度不成?
四皇子拱手:“准确来说,是北周的刺客进城了,他们想要救那两个关在刑部侍郎府里两个将军。”
徐笙歌在四皇子身后感慨,不愧是皇家子弟,说的话把握得分寸刚好,先是故意将事情往严重的方向说,让皇帝的注意力马上就集中了起来,而后再说出真相。
这样一来,因为先入为主的观念,余怒未消之下,他负责这件事情,便不一样了起来。
“北周这阵子是吃了豹子胆了,铁了心要和我南梁过不去!竟然派了刺客前来!现在人在哪里?有没有抓住!”
“去救人的几个刺客都已经被当场斩杀,不过以调虎离山计抓走北周侍女的刺客已经逃跑了。”四皇子所说的话自然都是徐笙歌告诉他的,想了想之后又道,“据徐笙歌所述,那个北周侍女也死了……”
“嘭!”
皇帝一拍桌子:“那你们还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去抓人!将朕好好地吵醒!”
徐笙歌心中一阵无语,现在已经有些分不清,到底皇帝是因为北周的人生气,还是因为被吵醒了所以才生气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