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96章 死别姐妹终相认

 

“嗖!”
“嗖!”
“嗖!”
接连升起了八个响箭,这是一个小队的人数,徐笙歌心中隐隐觉得有些不安,这么多支响箭一起放,事若反常必有妖。
但是就算是有什么问题,徐笙歌也没有其他的选择,除非是不想找到北周的那些人,所以她追风逐月般飞去。
就算是在天启书院里面,她的轻功也是排得上名号的,更何况现在是跟柳府的侍卫以及京兆府的衙役相比,纵然有人是骑着马,但是也没有徐笙歌快。
响箭距离她不过一二里地,何需骑马这般累赘。
然而当她落到方才响箭发出的哪一片区域,却是再也没有动静,心中顿时有了不妙的预感,见这一带似乎就是普通百姓家,徐笙歌脚尖轻旋便飘落在最高大的香樟树上,放眼四望,毕竟现在时辰还不算晚,大多数的房子都是如常点着灯,乃阖家欢乐时辰。
不过,还是有几处房屋不是亮着灯没人走动便是黑灯瞎火,心中便有了主意,朝着那几个没有点灯的房子飞了过去。
西南边,不是。
南边,不是。
东边,也不是。
北边,徐笙歌面上有些着急了。
要知道北周派来的人应当是不俗之辈,而柳府的侍卫武功对付常人还行,但是对付这些北周人肯定不行,说不定在响箭发出的时候就已经被灭口了。
时间拖得越久,变数就越多。
北边,徐笙歌落到一家屋顶之上,这一家远远便见了是点了灯火却没人行走的。
廊下两个红色的灯笼微微摇晃,地上躺着八具身穿柳府侍卫服饰的尸首,分明对应了方才的八支响箭。
是这里了!
徐笙歌侧耳仔细倾听,确实觉得屋子里面空无一人似的,跳落到矮墙之内,捡起几个石块,灌入三分内力打进屋内,只听到传到几声打到东西的闷响,并没有其他的声音。
难道是没有人?
纵然是这么想着,但还是拔出剑,做出了防御的姿态,推门进去。
只见这农家小屋并不大,一眼就可以将屋内的情形收入眼底。
地上倒着的一个女子,从身量背影上看起来应当是笛安无疑,只见她背部殷红一片,露出了一截沾了血渍的剑锋。
徐笙歌赶紧上前探了探她的鼻息,虽然微弱,但还是能感觉得到还没有死,虽然出气多入气少,但是至少来说还有救,帮她封住身上的几大穴道,而后从腰间拿出一个小药瓶,喂了几粒药以暂时保住她的性命。
做罢这些事情,徐笙歌出门将自己的响箭放了出去,以给其他还没来的人指路。
回到屋内,这才看到原来桌上的一个茶碗压着一张写了字的纸条。
“来日再会!”
徐笙歌一拍桌子,真是欺人太甚。
来日再会,这简单的四个字,充分表现了来人的自大于张狂,看来这个北周九皇子很是自负。
然而这着实是不把南梁的人放在眼里了。
只可惜现如今笛安伤成这个样子也不好移动,且如今没有其他人赶到,徐笙歌哪里会走,只好如纸条上所说的一样,来日再会。
看来这个北周九皇子是故意在这个时候才对笛安下手,真是算得精准!
正当腹诽之时,只听到躺在地上的笛安嘤咛了一声,徐笙歌忙蹲在地上,扣住笛安的脉搏:“你现在气息很微弱,尽量少说话,我会叫太医来帮你诊治的。”
笛安气若游丝,面色发青,嘴唇也因为流血过多而变成了病态的白色:“小姐,我快不行了。”
“不会的,我已经给你服了药,只要平稳现在的状态,应当能撑一段时间。你想想你还没有和你的姐姐相认,你不能死。”徐笙歌安慰着笛安,知道她一直以来最牵挂的就是自己的姐姐,所以专门提出来,就为了激发她的求生欲。
“姐姐,我怕我见不到了,没想到小姐竟然还记得我姐姐,”笛安柔弱地笑了笑,鲜血却顺着嘴角流了下来,她是一直执着于自己的姐姐,所以只要一听到姐姐的消息,无论要她做什么都可以,“只可惜,我再也见不到她了。”
“只要你坚持下来,你就能见到姐姐!我已经派人去接了,只要你熬过去,你就能与你姐姐相认!”徐笙歌不想要笛安死,笛安是证人不假,是用来与勤年谈合作的筹码之一不假,但是好歹也曾伺候过自己几日。
“小姐,我有东西放在行馆住处床头下面的暗盒,那是留给姐姐的……”话还没说完,笛安便咳嗽了起来。
徐笙歌顿时有些气恼:“你自己亲手交给你姐姐,我不管。”
“小姐,求求你……”笛安的手缓缓抬了过去,无力地拉了拉徐笙歌的袖子。
“你活着,我就答应你。”徐笙歌终究还是不忍心。
笛安勾起唇角,见她松了口便知道其实是答应了:“谢谢……”
一声声急促的马啸声从外面传来,徐笙歌知道有人来了,忙出去吩咐让人去请太医,之后匆匆忙忙进屋看笛安的情况,不料想这时候李不十抱着一个人从天而降。
“我妹妹怎么样了?”
是勤年的声音,徐笙歌心中大为惊讶,没想到勤年居然知道笛安是她妹妹。
“我是说,笛安。”勤年看到徐笙歌没有反应,还以为她是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没有等回应,她干脆直接进门。
“笛安!”一声惊呼从屋内传来,“九皇子!我要杀了他!”
素来沉稳的勤年,似乎在笛安面前总是有着另外一面。
原来是因为,她知道笛安其实是自己的亲妹妹。
徐笙歌进了屋内,看到的是哭得泪眼模糊,因为肚子太大只能坐在地上的勤年。
笛安张了张口,又吐出一口血来:“对不起……”
她想说的是对不起,自己最终还是辜负了她的信任,最后还是谋算了她,为了姐姐背叛了公主,并且参与了杀害公主的计划。
勤年虽然不知道笛安所说的对不起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现在的她已经什么都听不进去,脑子也不能思考,只能摇着头:“我不要你的对不起,你给我活下去!”
笛安转过头去,望向徐笙歌:“小姐,如果我姐姐来了,你帮我说一声,笛安,好想她……”
徐笙歌刚想说话,没想到勤年却哇地一声哭了出来,搂住笛安的头:“妹妹!姐姐也想你!”
笛安身子一震,似乎是明白了什么:“你……”
“勤年就是你一直找的亲姐姐……”徐笙歌的声音也哽咽了起来,按现在的情形看来,笛安不可能支撑得到太医来了。
“妹妹!”勤年完全没有了思考的能力,只是呼唤着。
徐笙歌看到了笛安眼中闪过的光芒,如璀璨烟花,点亮了苍茫天地,以及她阴暗晦涩的人生。
“真……好……”笛安这一回面上是露出了真心的笑容。
真好,临死前终于见到姐姐了。
上天也算待自己不薄。
但是自己做了这么多的错事,姐姐会不会原谅自己呢?
姐姐啊,笛安做错了好多事情,但是现在不能再跟你说了。
下辈子,下辈子笛安再也不做错事情惹姐姐生气了,再也不离开姐姐了。
“姐……”笛安想要叫出那个心心念念多年的称呼,但是阎罗王似乎不允许,她喘息了一阵,想重新再叫一声姐姐,但是只觉得口中一片咸腥,又哇地一声吐出血来。
“姐……”微弱得似不可闻的声音,最后一个音从笛安口中说出,她终于心满意足。
那一年,在公主身边相见,勤年就曾对她说过,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姐姐了。
但是在她的心中,姐姐就是姐姐啊。
所以就算她叫出口姐姐,她也不是真心实意的。
唯独这一次。
这一次,最后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叫你姐姐了。
笛安的手缓缓滑落,徐笙歌听见勤年嘶声抱着肚子痛哭,想上前帮她把脉,却被一把推开,只是抱着笛安的身体:“妹妹……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