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95章 调虎离山劫俘虏

 

一想到如果北周九皇子已经到了江夏,并且劫走了笛安,徐笙歌心中便不自觉地有些害怕,倘若是周佶或者说是顾介明的话,至少还是交过手的,大体上来说还不会做出什么伤害笛安的事情,但是这个北周九皇子可就不一样了。
就像先前所说的一样,北周九皇子怕是巴不得他的七皇兄死在南梁。
即使是北周皇帝下旨让他将周佶救出来,他也不会让周佶舒舒服服地离开。
不过他到南梁最重要的事情还是让南梁查不出宜兰公主一案的真相,而徐笙歌本来手中的证据就是笛安,对外所说的凶手也正是笛安,倘若笛安死去的话,至少来说笛安自己翻供的可能性就没有了。
但是为什么是劫走了笛安而不是直接杀了她呢?
徐笙歌心中百转千回,但也不过是一刹那间的事情,她上前便拎着那名侍卫,脚尖一荡便出现在了徐府的房顶上:“哪个方向?”
“西南方向!”那名侍卫突然被人提溜到高空,正惊魂不定,听到徐笙歌严肃清冷的声音顿时一激灵。
才听到西南两个字,徐笙歌便拎着那名侍卫往那处方向疾驰而去。
李不十见状自然十分担心,方才可是听说是有人劫持了一个宜兰公主身边的侍女,唯恐徐笙歌会受伤,跟徐惊羽告了一声罪,便跟着翻身上了屋顶,施展天启的功法,如同踏风逐月一般。
徐笙歌见李不十跟了上来,本来也在嫌手中拎着一个人太慢,索性将拎着的侍卫丢给他:“九师兄,你带着他,我先去前面看看,还在不在那边。”
少了一个人,顷刻之间便只能看见徐笙歌的身影,而后,在这夜色之中,便只有偶尔点在屋顶上停顿时可以看见一个白衣女子的身影。
顺着西南方向,徐笙歌没多久就看到了手持火把的众多侍卫,领头的是柳长清,剑眉紧蹙,似乎是对今夜出现的事情而不满。
飞身过去,落在队伍面前,柳长清勒马停住。
“师兄,笛安被抓走了?”
 “不知道怎么混进府里,一时不慎让他们里应外合成功了,幸好刚出府就发现了,要不然出了城还不知道要怎么办!”
柳长清显然是着急的。
不说这是皇帝下旨关押在柳府的北周囚徒,就说是徐笙歌所拜托看守的人,就让他不得不恼怒自己的失责。
“出动了多少人?”徐笙歌扫了眼四周,根据刚才在屋顶上看到的,似乎出来的人并不算少,且先前好像也看到了三四队侍卫,现在柳长清身边恐怕也带了不下五十人。
“我府上的侍卫出动了大半,你放心吧,肯定会把人给找回来的。”
徐笙歌这两天找了几次笛安,且这个笛安是原本判定的凶手,所以柳长清猜她的重要程度应当在这个案子里只重不轻,故而这才急着出动人马。
“糟了!”
徐笙歌刚想点头,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惊叫了一声:“调虎离山之计!”
方才一直想不明白的为什么不直接杀了笛安,而是将其劫走,现在终于想明白了,原来他们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给众人造成他们是为了笛安而来的假象,其实际上为了笛安而来是不假,但是他们还有一个重要的目的故意没有展露出来,就是救走两个将军。
沐阳城一战之后,众人可都知道北周两个将军被擒,并且镇西将军刘长冠还被吊在城门上受尽屈辱,然而事情在还没有盖棺定论之前,就没有一点点回旋的余地吗?
在徐笙歌东奔西走算着时间要将事情调查清楚的时候,北周的一行人马也在日夜兼程,就为了赶在谈和队伍还没有到江夏城的时候先一步进城,然而尽可能的将自己的劣势抹去。
要知道谈判就如同打牌,牌大牌小,牌多牌少,都影响着一个人的赢面。
这一声惊呼,如给了柳长清一记当头棒喝,顿时清醒了过来,高声道:“留两个队伍继续前去寻找笛安,其余人回府!”
徐笙歌知道这是必然的结果,但是如果不去找笛安的话,笛安肯定也是必死无疑!
“笛安怎么办?”说起来,毕竟也算是几日主仆一场,徐笙歌还是有些关心笛安的,上前抓住柳长清所骑的马戴的辔头。
在众人眼中,与北周两个将军相比,笛安虽然重要,但并没有重要到如斯地步,毕竟除了笛安,还有其他几个侍女在。
柳长清皱眉:“现在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就算我去其他地方调兵也来不及了,现在只能二选一,两个将军或者是笛安。”
知道现在不是犹豫的时候,多耽误片刻笛安就可能就真的要命落江夏了,且北周那两个将军也被救走,徐笙歌松开了手,正好看到李不十已经带着先前去报信的侍卫飞来。
“九师兄武功不在我之下,他跟你回柳府,我去追笛安。”
李不十还没有弄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不过听徐笙歌这么安排,也就点了点头。
柳长清自然没有意见,毕竟他可不认为这么多侍卫在,还要一个弱女子跟在一边,且既然她说李不十功夫不弱,那自然就是不弱的,故而便领着人匆匆回柳府。
徐笙歌转身望向在等候她发号施令的两队人,深思了起来。
“小姐,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徐笙歌经常出入柳府,柳府的侍卫虽然不是人人都认识她,但是这个当头者是柳长清常带在身边的人,自然认识,称呼她一声小姐也不为过。
徐笙歌皱眉,将心中的思虑说了出来:“按理来说,现在正是晚上,城门已经关闭,他们既然劫走笛安,肯定不能送出城去,而刚才这么大的阵仗,不可能不惊动其他人,至少来说京兆府也该派人前来,既然我能考虑得到,北周的人自然也要考虑得到,要不然怎么敢在南梁天子脚下做这样的事情。”
“北周人?”那名侍卫虽然隐隐有猜测,但还是被吓到了。
徐笙歌点了点头,继续道:“所以为了让柳师兄追拿,且不是那么快就能捉得到,所以在门口的时候故意露馅让侍卫发现,而后柳师兄下达命令之时便有了逃跑藏匿的时间,但是必须赶在京兆府的人出动之前藏好,所以他们跑不远的,只是藏了起来。”
那名侍卫心中对徐笙歌是佩服到了顶点:“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徐笙歌飞身有跃上房顶,见东边有许多举着火把的人正在往这边赶来,便知应当是京兆府的人快到了,又细思了片刻,这才飘落到地面上。
“先前都说他们是往西南方向跑的,那我们先从西南方向十里地之外往回搜索,那么我们至少可以保证他们不会跑出我们的包围圈,我先去找京兆府的人帮忙。”毕竟笛安已经被劫持走了,倘若真的要下手的话,估计现在救的话,希望也十分渺茫,不如先想清楚要怎么样才能不让他们逃走。
“得令!”待得徐笙歌说完之后,两队人马即刻行动了起来。
徐笙歌见状自然也不多待,起身便往方才京兆府来人的方向飞去。
京兆府尹见突然有人出现在面前,正想呵斥,却见徐笙歌手中拿了先前四皇子所给的令牌,忙拱手:“不知小姐前来,所为何事?”
徐笙歌心中虽然着急,但是不得不长话短说,将发生的事情以及自己所做的推测简明扼要地说了一遍。
京兆府尹本来还在忐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到底需要担什么样的责任,现在见徐笙歌在,心中便落下了一块大石头,要知道现在徐笙歌的身后可是站着四皇子甚至是皇帝,这样一来自己也不过是来打下手的罢了。
故而按徐笙歌所说的部署,让京兆府衙役们四散搜人,这本来就是京兆府的强项,所以也做得顺手。
徐笙歌心中猜测,北周的一行人应当还是在西南方向的可能性最大,故而也不多说,跟京兆府尹要了一匹马,转身便往西南方向奔去。
正当徐笙歌才跑了不到一里地,只见一个尖锐的响声破空而来。
是响箭!
找到了!
徐笙歌一蹬马背飞天而起,朝着响箭爆破的那处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