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94章 纵然相逢却不识

 

在折子递交给皇上之时,徐笙歌自然没有闲着,因为她还有一件事情要做,那就是要催催望江楼那边,问问看笛安的姐姐是不是真的如同她所说的那样,身在青楼之中。
更甚至是,笛安的身世到底是不是这样还未可知。
要知道宜兰公主的几个贴身侍女之中,除了死去的如意不知道是什么性格之外,秋眉沉稳如山,勤年滴水不漏,笛安狡诈若狐,当然比如知更这一类的再稍低一点的侍女倒是没这么多心眼。
论起攻破点来说,秋眉的弱点尚不知晓,勤年的弱点无疑是七皇子周佶、刘长冠及腹中的孩子,知更的弱点是她口中的姐姐及勤年,但是这些所谓的弱点都似假还真,秋眉是根本不跟你说什么话,勤年说话是需要你做到她开出的条件,而知更则是就算答应了和你合作但是说话间也会掺着两三分的假消息。
李不十知晓了徐笙歌已经回到沧月苑,将册子塞到袖中的暗袋之中便前往,进门见她似乎在沉思着什么,敲了敲门,对她粲然一笑。
“怎么,才回来就在这发呆?”
徐笙歌没想到李不十来的恰是时候:“在想宜兰公主身边几个侍女的事情呢。按理来说,她们几个都是由各自的势力培养的,但眼下来看,似乎她们不单单是各自为据,好像都以勤年马首是瞻,又好像各自奉着自己主子的命令行事这让我有点看不透。”
“说起来先前师兄你从望江楼处得来的消息,勤年是太后的人,秋眉和笛安是皇帝的人,如意是康王妃的人,也就是说勤年与如意为一个阵营,然而不知道是笛安故作迷局还是果真如此,造成了秋眉与勤年都拉拢她的假象,从而博得了勤年的信任,如果是笛安与如意联手的话,自然不怕秋眉的手段,但是笛安与秋眉联手的话,如意自然是敌不过的,从而有了如意故意撞死,就是为了提醒我在侍女身上查下去,也就是康王妃想要把这个案子查出来?”
徐笙歌的脑子有些混乱,李不十听着她的喃喃自语,揉了揉她的脑袋:“如意是康王妃的人,笛安是怎么瞒过康王妃做下这些事情的呢?且如意为什么不传递消息给康王妃,甚至是在审案的时候都没有往外说,而是一直藏着掖着。”
“至于为什么不对外说的解释很简单,这毕竟是北周皇族的事情,所以并不适合对外,尤其是对南梁的人去说明,至于为什么没有找北周七皇子与传递消息出去,可能还是当如意发现笛安其实不是自己人的时候,笛安与秋眉都死死将她看守着,所以一直没有机会,一直到最后我和周佶亲自去审案的时候,眼见着是最后的机会了,如意只好出了个下策,用这个方法来引起我们的注意。”
徐笙歌越说越觉得自己的猜测十有八九靠谱,皱眉仔细斟酌再三:“也就是说,一开始并不是康王妃授意,但是后来康王妃未必没有查出来些什么,但因为北周皇室的原因,所以并不能明说,只好三番两次给我一些暗示。”
“其实有的事情并不是特别复杂,尤其是时间紧迫的时候,要十全十美是很难的,适当的时候,有的东西可以暂时放在一边,因为时间已经快来不及了,”李不十见徐笙歌已经将这个关节想通了,递出自己暗袋里的册子,“这是早上手动的消息,刚刚整理完了之后拿过来给你看看的,北周九皇子一应队伍就这两三天内就能到了。”
“这么快!”虽然在预料之中,但徐笙歌还是不可避免地惊讶了片刻,拿过册子翻看了起来,上面的蝇头小楷按照事情的重要程度排列写着,只见北周九皇子即将到达之时赫然在首。
这么说来的话,能够自由进出北周行馆的时间恐怕是已经不多了。
不过,北周行馆其实除了先前的证据之外,还有的就是北周宜兰公主。
但是宜兰公主,实在是动不得的,而证物已经被徐笙歌带回来了,倒也还好。
徐笙歌再接着往下看,没想到看到了先前所说的笛安的身世,九师兄倒是想得周到,倒是在自己前面就让沈连才去调查了。
“这个笛安的身世,没想到还当真是如此坎坷,本来还以为是假的呢。”
笛安年少所经历的事情当然已经查不到了,不说年代久远,就说那个时候她名不经传,哪里会有人去记得她的事情呢,不过这个笛安自从出现在宫里之后,确实多次托人去寻找自己的姐姐,在宫中的赏赐都换成了银钱托人去寻找自己姐姐的消息。
不得不说,笛安对于自己的姐姐,还是有情有义的。
笛安应当不会在几年前就开始步下这么一个局,且当时勤年能够拉拢得笛安过去,似乎也是用了关于她姐姐下落的小手段。
所以有此看来,笛安的身世应当是真的。
不过,皇帝所给她许诺的姐姐的下落,倒不是真的了。
虽然那个青楼女子有着几乎相同的背景,但是仔细问下来,这个青楼女子竟然说自己回头查过自己的妹妹身在何处,但是眼见她浮尸河上。
看来北周皇帝是个会玩弄人心的,知道笛安在生死未卜的情况下,不敢上前相认,而她所谓的调查背景,当然会查得几乎相同,如此一来,她认为的姐姐,其实根本就是一个路人。
笛安的姐姐是……
徐笙歌看到名字的时候心中一惊,没想到竟然是她,无论是谁都想不到造化弄人,她们姐妹俩其实早就见过面了,并且相识许久。
笛安的姐姐正是勤年,她以为那个青楼女子是自己的姐姐,勤年欺骗了她,所以将勤年玩弄于鼓掌之间。
那么勤年知不知道笛安是她的妹妹呢?
徐笙歌知道这个消息十分重要,要知道笛安的软肋就是自己的姐姐,如果她知道北周皇帝其实欺骗了她,且姐姐的性命也掌握在南梁的手上,估计就没有现在这样的心情,再帮着北周隐瞒事实真相了吧。
“谢谢九师兄,你来的真是太及时了!”徐笙歌站了起来。
“你这是又要出去?”李不十觉得天色已经晚了,眼看着夜幕就要降临,差不多就是晚膳时间了,“不吃了晚饭再过去吗?反正宜兰公主的几个侍女都关在柳府,你还担心她们会插了翅膀逃走不成?”
徐笙歌嘻嘻一笑,确实也觉得如此,这早半个时辰和晚半个时辰,想来也没有差到哪里去。
徐惊羽自然是乐得有徐笙歌与李不十陪着吃饭,以前徐府之中只有他一个人,现如今女儿回来了,能陪着多一刻也是好事。
“我看你这几日忙出忙进的,有什么困难的话尽管跟爹说说,要知道爹审过的案子比你吃的米还多。”徐惊羽捋了捋胡子。
“那宜兰公主的案子还不是我查出来的。”徐笙歌面上有些得意,不过尽是小女儿姿态,本来就是面对着自己的父亲,没这么多顾忌。
徐惊羽轻咳了一声,李不十低头似乎憋笑得厉害。
“女大不由爹啊,这才有了一点小名声,就开始奚落起爹来了。”长叹了一口气,徐惊羽这委屈的模样,倒是让惯来都只看见他一脸严肃模样的下人心中惊讶而欢喜,小姐回来了,老爷身上也有了烟火味。
徐笙歌给父亲夹了一块肉到碗里:“瞧爹爹说的,女儿能有现在的本事还不是有爹爹一半的功劳,如果没有这么聪明的爹爹,哪能有这么聪明的女儿呢,就爹爹的名声威望,刑部尚书,说出去威风凛凛,女儿哪里敢奚落你啊。”
“我这不是担心你吗,眼看着你进进出出的,也不带不十去,一个女儿家家的,我怕你忙不过来。”
“爹爹,你怎么又想提那些乱七八糟的主意,我可是要生气的,九师兄虽然是师父叫来帮忙的,但是现在的这个情形你也看到了,皇上特地让四皇子来主导这件事情,我也想带着九师兄一起出去,但是这得向皇上奏明吧,实在不行的话,爹爹你帮我跟皇上说说?”
徐笙歌生怕自己的父亲要又要撮合自己与九师兄,果断先声夺人,把事情推到皇帝身上去了,果不其然徐惊羽摇了摇头,最终还是作罢。
李不十也是笑了笑:“其实师妹本来就需要忙很多事情,我虽然是在府里,但是也在帮忙,徐伯父不用担心。”
这一个下台阶给了出来,徐惊羽自然顺势而下,三人又有说有笑地吃起饭来,好一番其乐融融的景象。
突然见一个侍卫打扮的人从天而降,气还没有喘匀,就被徐惊羽呵斥道:“哪里来的刺客!拿下!”
那名侍卫脸色大变,慌忙中大叫了一声:“小姐!有人来劫笛安!”
徐笙歌顿时便想到了方才看到册子上所写的,北周的九皇子还有两三天后会到江夏!
仪仗队伍可以两三天后到江夏城,但是如果只有几个人快马加鞭的话,可就不用两三天就可以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