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93章 请旨试药迷迭散

 

徐笙歌出了柳府之后,心中顿时舒了一口气。
虽然正如笛安所说,其实她之前也说了不少的谎言,但是这一次里面到底有几分是谎言呢,怕是要如先前所说的那样,还要去求证。
笛安可不可信呢?
在徐笙歌的眼中,笛安无疑已经不太可信了,但是秋梅与勤年无疑是难以撬开一个口子的,所以还是从笛安这边下手为好,为了交差,相信她会施展出一些本领,就算是真假参半,但是毕竟能得到一些有用的消息呢。
不过想起笛安所说的烛泪的话,便又转回北周行馆中,将那个烛台与汤碗都带回柳府。
刚下轿子就看到门房在焦急地等候着,笑道:“这次又是谁让你在外面等着我?”
“小姐果然聪明,这次是老爷让小的在这里候着,等小姐一回来就到正厅去找他。”
“正厅?今天有客人来吗?”
“是太医院院判。”
徐笙歌这才知道原来是太医院院判赵太医来了。
虽然她来得不多,但是徐笙歌记得清清楚楚,赵太医曾经在自己受伤哪去了迷迭散的些许资料,说是的为了研究迷迭散,一了当年的心愿,后来在自家爹爹做了个好人的情况下,才将资料留给了赵太医。
走到正厅外 ,只听到里边有人来回踱步的声音,还没等徐笙歌走到厅内,就听到一个声音不耐烦道:“笙歌什么时候回来?我这都等了半天了,你说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也不出去找人去告诉她一声,反倒是让我在这里左等右等,连娘娘都没有她架子大。”
“方才不是跟你说了吗,不用多久就会回来的,你不要太着急了,而且这种事情,已经拖了这么久了,也不在乎这一日两日的。”
原来是在讨论自己的事情,毕竟让两个长辈在等自己,姗姗来迟是非常失礼的行为,徐笙歌加快了步伐走进厅里:“笙歌来晚了,还望赵太医与爹爹恕罪。”
别看赵太医没看到徐笙歌之前似乎是暴跳如雷的样子,但是当他看到徐笙歌之后却马上变了一幅神情,还不等徐惊羽说话,拉着她就往边上走去。
徐笙歌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转过头去望向自己的爹爹,见他摆了摆手才放心。
赵太医似乎并没有发现这对父女之间的小动作,指着一个食盒,一脸骄傲:“你打开来看看里面是什么,保证让你大吃一惊。”
徐笙歌一脸好奇,要知道她与赵太医不过是寥寥几面罢了,自己也不知道他怎么会这么喜欢自己,而且这献宝一样的神态到底是什么情况。
带着忐忑的心情打开食盒,之间里面是一碗药汤,以及一包药。
“这是?”徐笙歌不明所以,难道赵太医来只是为了告诉她,她该吃药了?
徐惊羽也是一脸莫名其妙,要知道赵太医半点都不愿意告诉他为了什么而来的徐府,就说是有好东西要给徐笙歌看,让他赶紧将徐笙歌找回来。
可现在回来了啊,但是完全不明白他带了一食盒的药来徐府做什么。
赵太医见徐家父女都一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模样,也是急了,吼了一句:“你们忘记了?迷迭散!”
徐笙歌简直要觉得赵太医说话已经用尽毕生力气,才想说两句,突然间却知道了赵太医为什么这么失态了,指着食盒道:“你是说,这是迷迭散?”
徐惊羽也是万万没想到。
赵太医此时见徐家父女二人这种呆怔的模样,心中顿时大为满足:“是的,刚刚配好了没多久,所以拿来给你们看看。”
“确定了是迷迭散?将药方给我看看。”先前徐笙歌不过是只报了药名,且还瞒下了几味药,但是没想到的是这么快就把迷迭散研究出来了。
“那是自然,我们赵家虽然不敢说肯定是杏林翘楚,但是好歹也是传承世家,我为医数十载,也是经过不少试药的证明,要不然怎么敢拿出来献丑呢。”赵太医抚着自己的胡子,“不过,你要这方子我是不敢给你的,虽然你手中有方子,但是这种东西,能不让别人知道就不让别人知道的好。”
徐笙歌无奈地笑了笑,这才知道为什么赵太医会那么着急地等自己回来了。
因为不想让其他人知道,所以只好来找知道他在研究迷迭散的自己与父亲。
但徐惊羽与赵太医始终是拘泥在长辈与晚辈的框架中,故而赵太医其实更想要找徐笙歌。
“迷迭散,烧之可产生气体致人昏睡,食之可致人入幻,呼入迷迭散烧出的烟气加服用迷迭散,人会当即死亡,且死者面露微笑。方才赵太医说已经试过好几次药了?”其实最重要的还是这个人会立即死亡,看他这么信誓旦旦的模样,难不成确实出现了那几样情况?
赵太医尴尬地挠了挠头:“死亡倒是没有试过,但是想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毕竟是我研发出来的。不过昏睡入幻这两点都对上了,没理由不对。”
“主要是,没有最后一项的话,可能不好确定到底是不是迷迭散,毕竟最重要的还是死亡后面带微笑一事。”许久没有说话的徐惊羽突然说话,“其实想要试试看会不会死亡后会不会面带微笑,到刑部找一个要问斩的人来试试看,毕竟已经是死囚,只要给些好处让他们家里老婆孩子生活好过些,也算是好事一桩了。”
赵太医点了点头。
徐笙歌虽然觉得有些残忍,但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倘若是他们自愿报名的话,也算是为了国家做了一份贡献。
说起来,这个迷迭散真的是说曹操,曹操就到,方才笛安还一直说着这个事情,其实眼见为实,耳听为虚,既然赵太医研究出了迷迭散,那么何必好好利用一番。
“其实我也有这个上面的疑问,本来打算再慢慢推敲的,但是又了迷迭散之后能省去不少功夫,既然要悬赏牢里的人试药,那么我一会儿写份折子,向皇上禀明这件事情,这样一来也不会日后会被追究起责任来。”
赵太医挠了挠脑袋:“如果是这样的话,可能这迷迭散就能更确定了。”
徐笙歌仔细想了想,附在赵太医的耳朵旁,悄声将自己知道的迷迭散的秘方告诉赵太医,喜得他差点就跳了起来,恨不得马上冲回家研究研究。
拉住了赵太医:“赵太医,您等会儿,我这里还有关于迷迭散的事情要麻烦你一下。”
赵太医觉得自己来徐府简直是来对了,这徐府简直就是自己的琅嬛福地啊:“你说。”
徐笙歌让人将自己带回来的汤碗与烛台拿上来,指给赵太医看:“迷迭散用艾草熏过之后就会变成紫色,但是最近我收到消息说着烛台上的紫色只是颜料,不知道赵太医你觉得怎么样?”
赵太医拿过那个茶碗和烛台,倒是与刚才的样子大相径庭地认真了下来,仔细观察着茶碗与烛台。
徐笙歌也知道现在这个时候不能吵到赵太医,故而让其他人都在外面远处守着。
徐惊羽满意地点了点头。
良久,徐笙歌与父亲已经等了半个时辰有余,才看到满头大汗的赵太医在耐心地自言自语,时而还拿出西洋放大镜,时而拿来麻油擦洗两个证物。
又过了半个时辰,赵太医这才爬起来,面露沮丧,道:“我看了半天,老腰都要断了,也没看出来哪一个是有问题的,我看你十有八九是在整老夫我。”
徐笙歌的心中咯噔了一下。
这意思是,笛安终究是说了谎。
说了几句好话,将赵太医送出了门,徐笙歌回到沧月苑中,这才想起了要写个折子递给皇上,洋洋洒洒地将折子写好,命人送往四皇子府上,让四皇子代为转交给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