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92章 真或假再谈当夜

 

徐笙歌自然没有走远,但是她要给笛安造成一种心理压力,迫使她在还没有考虑清楚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的时候做了决定,人如河堤,一旦有一处裂缝,就会迎来决堤的可能。
笛安既然叫住了徐笙歌,也就证明了她这条河堤已经开始有了裂缝。
徐笙歌回过头去,再次将大门打开,只见笛安有些惊慌失措,似乎是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不受控制的,叫住了徐笙歌。
“我很高兴,你并不是那种蠢到无可挽救的人。”徐笙歌缓缓而言。
笛安喘着粗气,方才刹那间出声,让她意识到自己其实并不想死,就如同她说的一般,到现在为止她都还没有见过自己的姐姐,怎么就可以不明不白地死了呢。
“就像你刚才所说的,皇上给我们的许诺或是假的,那你又拿什么来说明你的承诺是真的呢?倘若你的承诺是假的,那么我不就是万死不辞了吗?”
“可能我说用我的人品来担保你也是不会相信的,不过我用来担保的东西其实很简单,除了你的性命之外,那就是你想要见到的姐姐了。”徐笙歌自从上次听到笛安说起了自己姐姐的事情,就让望江楼沈连才那边去查这件事情了,要知道能抓住一个人的弱点是非常重要的,人因为无欲无求而强大,当一个人有了软肋的时候,就变得随时可以攻破无人看守的城池。
“姐姐?你要怎么保证我能见到?”笛安有些难以置信,要知道她在皇帝的手下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人告诉过她,她可以见到她的姐姐,即使她知道了她的姓名。
“自然是把你的姐姐带到你的面前了,你上次不是说了人物地点吗,我已经让人护送她来南梁了,不过你也可以选择不相信。”
徐笙歌不知道笛安会不会相信自己的话。
“至于你的性命问题,北周找我们要人,我们大可以不给,如果是平时的时候还好,但是我知道北周现在是有所图的情况下,故而我并不惧怕他们会怎么样去做,倘若璇玑郡到手的话,还怕北周真的在没有做好准备的情况下对南梁下手吗?要知道现在南梁与西楚联手,真的算起来的话,西楚比东齐这个国家要大得多,西楚与南梁常年联姻,自然不惧怕北周东齐这种暂时联手的国家。”
笛安仔细地想了想,但是经过了刚才的一时冲动,现在慢慢冷静了下来,觉得这样并不能说服自己,垂首了半天,终于在听到璇玑郡的时候有所触动。
“你先说说你想知道什么,我看看能不能告诉你,这是合作的诚意,当然,作为诚意,你应当把我姐姐带来见我。”笛安虽然并没有完全相信徐笙歌,但是说出来的话已经让她欢喜不已。
“自然可以。”徐笙歌微微一笑。
“那你问吧。”笛安似乎是极其想见到自己的姐姐,所以不惜背叛了自己的姐姐。
“说起来,其实我想知道的很简单,就是宜兰公主死的当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徐笙歌觉得讲述案子的过程,应该不会触及到其他的机密,故而问了这个,且关于案子的发展,其实很能影响了她对形势的判断。
笛安其实也猜得到徐笙歌十之八九会问这个,因为北周的事情虽然重要,但是零碎而繁琐,远不如真的把宜兰公主一案搞清楚了再说。
毕竟解铃还须系铃人,打开了一个地方的死结,接下去的乱麻才能更好地解开。
“其实我在小姐面前三番四次胡言乱语,没想到小姐还是愿意相信我呢。”笛安颇有些讽刺。
徐笙歌不以为然:“一个人说话不可能完全都是假话,之所以撒谎能够成功,都必须是真真假假相结合起来,这样才能虚中有实,实中有虚,让别人相信。谎言之所以高明,是因为有其真实的地方,谎话之所以低劣,是因为假得让人一眼就能够看出来,既然你的谎言这么高明,那么里面肯定就会有真话,所以我不管你怎么说,我听了就是,因为说多少真话假话是你的事情,分辨的能力我还是有的,当然,太假的话,怕是想见姐姐的愿望就会落空了。”
笛安无奈地摊手:“似乎今日的你,还挺喜欢说教。”
 “那你说吧。”徐笙歌做了个请的手势,又坐回原来的位置上。
“我不知道秋眉跟你说了多少,不过你既然来问我,且说了这么多话,那么我姑且认为她都跟你说了吧,那么我就按照你所说的,就说说宜兰公主案发当晚发生了什么,其实正如你们所看到的那样,我们早就准备好了,但是并不是在蜡烛里,蜡烛是紫色的颜料,为的就是让你们相信并且推测出宜兰公主的死亡出现偏差。”
笛安侃侃而谈,说出来的事情与她温婉的眉目大相径庭。
“很多时候,一件案子其实并不复杂,但是如果你将许多因素都放进去迷惑别人的眼睛的事情,这样就会变成一宗复杂的案件。烛泪先前并没有人在意过颜色的问题,等有人熏过之后才去注意,就会造成了烛泪是因为被熏过之后才显露出颜色的假象,人都是自负的动物,一旦先入为主之后,除非撞南墙,否则大多数不会回头。”
徐笙歌点了点头,笛安这话倒是说得入木三分。
“当然,蜡烛里面并不是什么都没有放的,放了少许的迷香,我、秋梅与宜兰公主都服下过解药,所以我们都没事,其他人就先去歇下了,而后宜兰公主弹琴的事情,说起来,还真的就是宜兰公主弹得琴。”笛安凑近徐笙歌,叹了口气,“其实宜兰公主自己也知道自己要死,所以特意让我们给她时间,好将生前的事情都回想一遍,宜兰公主其实还嘱咐了我们,倘若我们能够回到北周,让我们告诉刘将军,千万不要想着报仇。”
徐笙歌显然是没有想到居然还有这么一段,示意让笛安继续说下去。
笛安犹豫了片刻,斟酌着语句将当时发生的事情都说了出来:“其实宜兰公主就是在我出去端茶的时候死的,用的就是我先前在屋里给她倒水的汤碗,后来去倒水的时候又换了一个,秋梅在给宜兰公主闻了一些迷迭散的味道之后,在她没气后的瞬间摆好姿势,将其割喉,而后躲到一旁,待得大家都惊慌失措的时候,悄然出现,混在人群中装作自己也是才得到消息的样子。”
徐笙歌惊讶:“就,这么简单?”
笛安眨了眨眼睛。
“也就是说,没有什么装神弄鬼的东西,只是宜兰公主的配合,以及你们故弄玄虚地装扮了一圈,从而造就了这个案子?” 徐笙歌不可思议了起来。
笛安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徐笙歌叹了一口气。
“看样子,小姐是非常满意笛安所说的故事呢,既然如此,可不要忘记了先前答应笛安的事情。”笛安提醒道。
“既然是答应了的事情,自然会做到的,”徐笙歌本来是打算起身的,但是盯着笛安看了半晌,突然道,“其实我觉得你可以再帮我做一件事情。”
笛安甚是警惕,马上就反应过来,做了个拒绝的姿态:“你想做什么?”
“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觉得你和勤年许久不见了,不如把你们两个人关在一起,这样也好让你们姐妹二人续续情谊。”徐笙歌说的倒是真诚。
笛安一口就回绝了:“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分明就是想骗我去勤年那套话,勤年比我聪明太多了,不去。”
“你姐姐……”
“我最多答应你,我试试看。”
徐笙歌笑颜如花,只要试试看就够了:“那我等你的好消息了。”
笛安嘟囔:“其实勤年开出的条件也不难办,不就是要梁王帮忙一下……”
还没说完的话,被徐笙歌怒瞪了回去。
徐笙歌撇了撇嘴,她根本不想再把梁王牵扯进来,尤其是最近越来越多皇子把目光放在自己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