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91章 柳府中说服笛安

 

徐笙歌跟着柳长清出了得月楼,这才松了一口气。
不过徐笙歌说有事要去柳府倒不是假话,而是真的有事要前去一趟,这件事情与方才去了北周行馆有关。
二人到了柳府之后,柳长清这才说话:“你不解释解释,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徐笙歌长长地嘘出了一口气,这才道:“先前因为你要去北周行馆看看,所以跟四皇子说了一声以拿到令牌,没想到的是后来他打着要给我介绍六皇子的心思,跟庆元郡主一起来说请我吃饭,再然后就是五皇子也来凑热闹,我正想着要怎么脱身呢,可巧就看到你了,所以我就跑出去找你了。”
柳长清听罢才知道原来是四皇子与庆元郡主在帮徐笙歌相亲,顿时笑得不能自已。
“你再笑,我就去跟爹爹告状去。你也知道现在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形,虽然六皇子的地位并没有能与皇位联系在一起,但他是四皇子一派的人,众人还是会将眼光投射过来,且我根本就不想嫁到皇室之中,今天也是实在是躲闪不及了。”
柳长清捂着嘴巴忍着笑意:“好了,我知道了,但是你这么躲着也不是办法,要知道你今天的谎言也不高明,他们可是皇室子弟,能让你这么玩闹吗?我帮你是没关系,但是你最好的办法应该是打消他们行动的想法,而不是找借口。”
徐笙歌抓了抓头发,苦恼道:“早就想过这件事情了,只是一时半会也想不到要有什么样的办法,再这样下去的话,我觉得我不如赶紧回天启算了。”
“你好不容易可以自由下山了,就因为这件事所以又躲回山里,说起来老师真是可怜,女儿十年左右都不能陪在身边,现如今好不容易回来了,呆了两个多月,又要走了。”柳长清想了想,自然是打了个亲情牌。
徐笙歌摊了摊手:“我想见一下笛安。”
柳长清见她不想聊下去,知道这件事情自然不是随便说说那么容易,所以便带着她前去关押着笛安的房屋。
说起来笛安对自己这两日的生活是相当满意,要知道在地牢的时候真的是暗无天日,现如今虽然也限制了人生自由,同样戴着手铐脚镣,但是毕竟日日可以见到阳光,还有的就是,柳府的饭菜确实不错。
见到徐笙歌的到来,笛安有些惊讶,没想到她竟然会又来找自己。
徐笙歌让柳长清带着守在外面的人都出了院子,见笛安一脸镇定的模样,轻笑了一声,比了个请的手势,自己也坐到了桌子旁:“你是不是很奇怪,为什么我突然来找你,而且还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
笛安走了过去,手铐脚链的铁链撞击的时候发出沉重的铁器相碰的声音,难听而刺耳,坐在桌子旁:“我想,你是不想答应勤年姐姐的条件,不想劝梁王,所以到我这里来找找突破口。”
“还挺聪明。”徐笙歌夸奖了一句。
“得此一句夸奖,想来笛安也是无憾了。”笛安笑了笑,面上的神情颇有得色。
“不过猜错了。”徐笙歌道,“其实我来找你主要是因为发现了一件事情,你先前与勤年说的时候,是你并不知道宜兰公主会死,对吧?”
笛安保持着面上的平静,但是眼神中却闪躲了起来:“小姐这话,我倒是有些听不懂了。”
“真听不懂,还是假听不懂呢?笛安你应该知道我不会无缘无故说出这样的话,就是不知道勤年知道自己再次被骗了,会作何感想?”语气中带着讽刺的意味,徐笙歌一双凤眸盯着笛安,“其实我一直在想,你总说在牢里的日子有多么地难熬,但是你终究是熬过来了,你说你是在熬什么呢?”
“你!小姐的意思是,我不过是中了别人的计谋,所以就该自杀?”笛安诧异而愤怒。
“你真的是中计?我刚才说过,你是知道宜兰公主会死,所以,你至少是帮凶,杀人凶手说是你的话,还当真没有冤枉你什么。”徐笙歌缓缓说道。
笛安冷哼了一声,别过头去。
“之所以不敢看我,是否因为我说的就是事实,所以你心虚了?”徐笙歌捏过笛安的下巴,让她看向自己,“你应该还记得,你自杀过的呢,虽然没死。”
笛安眼神躲闪了开来,但还是看得到徐笙歌面上的嘲讽:“蝼蚁尚且偷生,而且我现在已经丧失了再自尽的勇气,只想在最后的日子里,为公主祈祷上苍让她下辈子投生个好人家,不可以吗?”
“如果宜兰公主知道你这么说的话,不知道会不会化作厉鬼来找你。”徐笙歌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因为你确实是在偷生,或者是有可能会为宜兰公主祈祷,但是这个最后的日子,到底是还有多久呢,几十年?”
“笛安不知道小姐的意思。”笛安依旧什么都不肯说。
“让我来帮你说吧,这个最后的日子,顺利的话当有是还有几十年了,因为你可能根本就没想过去死,先前在七皇子的手里都没有被杀死,这让你看到了一线生机,这个生机或许就是来使来谈判的时候顺便将你们要过去,等南梁一旦将你们交给北周处理,到底是不是处理你们可就不知道了,而你们的皇帝在之前行动的时候就告诉你们,只要撑到交给北周的时候,就能保证你们的活命了。”
徐笙歌见笛安不说话,又道:“其实我只能说,你们的这个美梦做得实在是太好了,北周皇帝能够如此给你们保证,但是能担保一定会这么做吗?到时候真的把你们处决了,你们能说什么?”
“小姐愿意这么想是小姐的事情,我也控制不住小姐想的东西,只是我真的不知道事情既然已经成了定局,小姐又来搅乱,真的没什么意义。”笛安似乎是死咬着不愿意松口。
徐笙歌也有些无奈:“其实这件事情我查定了,既然你不承认,我也没有办法,但是查案的路子还有很多,本来想给你一条生路,但是你想一心求死的话,我也不阻拦你,既然秋眉愿意合作的话,那我还是去找秋眉算了。”
“小姐,你也不需要诈我,秋眉如果愿意合作的话,你也不需要来找我了。”笛安与徐笙歌交手了几次,似乎也摸明白了一些她的套路。
“秋眉比你聪明,自然知道我说的事情是怎么样的,自古以来皇家的手上都沾满了鲜血,你们本来就是训练出来的棋子罢了,死了也就了了,还指望着皇帝会因为你们做了什么事情而网开一面?”徐笙歌依旧在循循善诱,“你仔细想想,你的前辈之中,你亲眼所见的,有哪一个是得以善终的?”
笛安一愣,仔细想了想,貌似听说过有的,亲眼所见的前辈大都是现在还在做着奸细,但是亲眼所见善终的,还真得想不出来还有谁。
“秋眉太过于聪明与冷静,我用着不放心,但是你的话,我还说能把握得住的,既然你不愿意的话,那我就只好找秋眉合作了。”徐笙歌道,“不过,勤年那边,为了争取与她合作,你的事情,我不可能不说的。”
这一句话其实类似于威胁了。
但人就是这样,如果徐笙歌表现得不够硬气,反而会让笛安起疑。
徐笙歌起身,微微一笑,移步,出门,丝毫没有留恋的意思。
笛安心中惊疑不定,说实话,徐笙歌说的其实她也有怀疑过,尤其是在地牢的时候,一度觉得自己就会这么死去,但是皇上说要放自己与姐姐团聚,君无戏言,难道还会反口吗?
但是又如徐笙歌所说,皇家手上都沾满了鲜血,真的要反口的话,她们又能怎么?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再也没有其他选择了。
坐等,皇帝的诺言实现。
还是,相信徐笙歌所说的话?
笛安不知道,眼见着已经看不到徐笙歌的身影,突然喊了一声:“我答应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