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90章 拉郎配乱点鸳鸯

 

这么一看,徐笙歌貌似是知道了什么。
看庆元郡主一脸兴奋的模样,简直就是在脸上写着“我想干坏事”几个大字。
不过是先前被传言说与四皇子关心太过于亲密而已,有没有必要再找个皇子来给自己拉郎配啊。
眼前的男子,其实徐笙歌早就见过了,就是先前抓到笛安,进宫面圣的时候,看到的那个六皇子。
没想到他们居然想把六皇子和自己凑在一起,但是说起来自己真的还不想这么早就成亲啊,尤其还是最近经常被人乱点鸳鸯谱,不是师兄就是皇子,上辈子也不知道到底造的什么孽,虽然不知道父亲为什么突然提起九师兄,但是这些皇子们一看就知道不是真心的,都是因为利益所以才想和她联姻罢了。
如此想着,徐笙歌心中便悄然将庆元郡主推得远一些的位置。
自己对她有好感不错,但是也不至于什么都可以被她算计。
虽然六皇子说是因为听见四皇子的声音所以过来拜访,然而得月楼的雅间,这么多达官贵人喜欢来的地方,真的这么好听见的话,谁还敢来议事,岂不是闹哄哄如同菜市场一般。
在场的四人,除了徐笙歌外,都是在宫里长大的,这察言观色的功夫,自然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现如今见徐笙歌眼中的笑意渐渐散去,只有皮笑肉不笑的样子,便知道徐笙歌的心中怕是不高兴如此安排。
对于四皇子来说,他根本无所谓徐笙歌在想什么。
对于六皇子来说,其实这次之所以回来,还是因为四皇子让他前来,说是倘若有徐笙歌作为助力的话,那么他们四皇子一派自然会名望大增。
况且按照他的说法是,徐惊羽好歹是望门徐家的人,虽然在十余年前为了一个女人被赶出了家族,但是现在徐笙歌的名声渐长,倘若徐家前来让徐笙歌认祖归宗的话,那么又是一大助力。
对于庆元郡主来说,她是崇拜徐笙歌的,所以心中暗自想着要不要回头跟她挑明真相,又或者是现在挑明?
店小二早就看到了六皇子进了四皇子的雅间,忙去添了一副碗筷杯盏。
“这是我六弟,”四皇子见座上似乎有些尴尬,一反常态地开了金口,“这是刑部尚书之女徐笙歌。”
六皇子身子骨羸弱,宽松的衣服套在身上却显得一副风流姿态,将自己面前的杯子满上,双手高捧:“早就听说了徐小姐的大名,上次殿外一见,恕我眼拙。”
徐笙歌见其倒是记忆不错,回敬了一杯:“六皇子言重了,笙歌不过是个百姓罢了,没想到六皇子还记得上次见面,还以为匆匆经过,当是没被注意到才是。”
庆元郡主见二人说了话,心中的惴惴不安才平息了一些,但是转眼又被勾起了好奇心:“匆匆一面?听起来似乎是有什么故事?”
六皇子自知自己的任务是为了取得徐笙歌的欢心,回头跟庆元郡主道:“以前倒是没故事,不过我相信以后会有的。”
徐笙歌不知道要如何无语问苍天,腹诽了片刻,这才惊觉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似乎对南梁皇室的人有了抵触的心思,难道这一切是因为梁王不成?
察觉到这个心思,被自己吓了一大跳,左看看四皇子,右看看六皇子,再看看庆元郡主。
相对来说,自己对庆元郡主抱着一定的好感,但是一旦她做了自己不喜欢的事情,便被归咎于皇家的傲慢之中,难道是因为不知不觉之中,自己被梁王影响了不成?
庆元郡主见徐笙歌时而迷茫时而惊恐,在桌子下的脚踹了踹四皇子。
六皇子说了这话之后,见反应也在自我反省是不是说得太露骨了,要知道听说那些行军打仗的人都是硬梆梆正经迂腐到不行的人,而且消息称她是从天启书院出来的,自然与京中那些就想着扑向皇族的女人不一样。
“六弟,你怎么把酒桌上的话带到这里来说了,平日里和男的说说也就罢了,现如今在你面前的可是两个女子。”四皇子这是在帮六皇子说话,意思是他这话都是平日里在酒桌上也其他官员说的,并不是存心要调戏徐笙歌。
徐笙歌微微一笑:“六皇子无心之失罢了。”
才怪!
徐笙歌在心中给六皇子画了个大大的叉。
庆元郡主噗嗤一笑:“你别理六哥,你是不知道,六哥一直都是这样,太后不知道说过他多少次了,带头不带脑,有一次在街上帮了个卖身葬父的女子,反而被人打了一巴掌,倒是笑死我了。”
“庆元你就别说那件事情了,可是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是四哥把人给吓着了,而且那次是我们第一次出宫,对什么都好奇,如果不是你可怜那个卖身葬父的丫头,要我们帮忙的话,哪里会有这样的事。”六皇子叫屈。
四皇子是见不得庆元郡主被说的,道:“我没记错的话,那次应该是你的错。”
六皇子看了眼四皇子,见其面上是一脸你敢反驳一句试试,顿时萎了:“是我的错,都怪我贪玩。”
庆元郡主掩嘴一笑:“笙歌,你知道他当时跟那个卖身葬父的姑娘说了什么,才被打了一巴掌吗?”
“说了什么?”即使是不感兴趣,但还是要保持微笑,徐笙歌心中埋怨,早知道今天就不出来了,或者是就算出来的话也不和他们在一起。
“他说,姑娘你拿了银子葬父了之后,就赶紧找个人家嫁了吧。那姑娘还以为六哥是在轻薄羞辱她,所以怒打了六哥一巴掌,银子都没要就走了。”庆元郡主说罢,晓得是前俯后仰,看得出来他们三个人似乎感情真的是不错。
其实说起来,四皇子与庆元郡主都是太后最喜欢的两个孩子,关系好能说得通,这个六皇子听说母妃出身低微,现如今却能与这两个人关系这么好,想来也是不简单。
众人自然是一阵欢笑,举杯共饮。
转眼间,这席面上的菜也几乎摆满了一桌子,徐笙歌本着既然不想说话,那就好好吃东西的原则,在尝着每一道菜肴。
门吱呀一声又开了,就在众人以为是店小二来上菜的时候,五皇子走了进来:“来的时候就听说了四哥和六弟在这里喝酒,本来想打个招呼的,没想到庆元和笙歌也在,正巧了我肚子也有点饿,不知道我可否一起,饮杯小酒呢?”
其实昨天晚上的事情虽然闹得不大,但是大家都知道四皇子与五皇子只见并没有外面看起来那么好,也不知道到底是谁把四皇子在这里的事情透露了出去。
五皇子并非真的想和其他人喝酒,毕竟他的真实目的其实就是徐笙歌罢了。
四皇子道:“没位置了。”
庆元郡主道:“我可不想太挤。”
六皇子倒是没说话,举杯叫了声:“五哥。”
其实三个人的意思都很明显,就是不欢迎五皇子,五皇子自然也知道,笑道:“平日里一桌上七八个人也没有见你们说拥挤,现如今倒像是不欢迎我似的,早上的时候父皇还叫我要与兄弟和睦,现如今看来,我只能跟父皇说做不到了,毕竟连口饭都吃不上。”
四皇子冷哼了一声,似乎在说自己根本就不惧怕。
五皇子也没有让步,让店小二给自己添了个位置以及餐具,坐在徐笙歌旁边,倒像是没有感受到其他人的目光,在怀中拿出一个锦盒道:“说起来上次在钗头凤里,你走得太急了,你的东西还没有拿呢。”
这话说得暧昧,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徐笙歌与五皇子一起出去逛街了似的。
庆元郡主向来不怕事,拿过锦盒,笑道:“让我来看看,这是什么?”
而后传来一声惊呼。
徐笙歌不用看也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无非就是上次与李不十逛街的时候撞见了五皇子,五皇子买下的那几支钗子。
“五哥你太偏心了,这么好的东西,可是从来都没有送过给我。”庆元郡主跺着脚叫道。
其实她这么做倒不是真的嫉妒,毕竟是大长公主与右相的外孙女,又是在宫里长大的,什么好东西没有见过呢,只是倘若真的让她讨得一支簪子,这里面的礼物便变得不值钱了起来。
徐笙歌知道这个道理,逗弄着庆元郡主:“现下不就看到了吗,择日不如撞日,不如让五皇子送给你。”
五皇子一脸暧昧:“笙歌让我送,我就送。”
四皇子与六皇子面面相觑,没想到五皇子居然这么厚脸皮。
徐笙歌也是大为惊讶,无奈地看了眼门外,见到外面一个熟悉的身影,心中直呼真是天助我也。
“稍等片刻。”
徐笙歌起身跑了出去,抓住刚刚那个熟悉的身影,不正是刑部侍郎柳长清。
“师兄,帮我。”不等柳长清问是什么事情,就把柳长清拖进屋子里。
徐笙歌挽着柳长清的手:“诸位不好意思,我才想起来,先前跟师兄说好了,下午要去一趟柳府,一时间忘记了,没想到师兄找了过来,我最敬佩的人就是师兄了,故而不好意思,只能先行告退了。”
众人面面相觑,这意思是告诉他们,她与柳长清是一对?
柳长清进了屋子里,看到都是熟面孔,听到徐笙歌的话一开始还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现在才想起来刚才徐笙歌似乎是在求救,拱手:“那我们就告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