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89章 巧兮偶然得线索

 

虽然得了四皇子的令牌,但是她依旧记得先前的承诺,在这件事情上,尽量将自己的身影缩小,故而悄然无息从徐府的侧门而出,轻手轻脚从北周行馆的侧门而入。
再次站在追红苑门口,徐笙歌不禁感慨,倘若说之前追红苑是因为侍女们都被抓起来,变成了牢房故而荒凉,现如今就是因为人走茶凉而呈现出来的凄然。
由于先前宜兰公主一案已经破了,所以追红苑的侍女都已经被放了出来,追红苑中即使没人居住了,但是北周行令依旧让负责追红苑的侍女们打理追红苑,故而这追红苑之中并不是荒凉,而是缺少了主心骨的惶然,尤其是现如今被南梁禁军围困在此地,众人不知所措也是正常。
徐笙歌在林侍卫的陪同下进去追红苑,先前她是跟着北周七皇子来审案的,故而这追红苑中有不少记性好的人可都记得这位小姐,见着其与南梁的士兵一起前来,心中猜想许是又来查案。
进了正屋之中,里面的摆设其实都已经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大为惊讶之下,自然是要找追红苑的人来问清楚是为什么。
林侍卫让人随意抓了个侍女过来,只见那个侍女瑟瑟发抖,说话间都已经带了哭腔:“小姐,我什么都不知道,不要杀我。”
徐笙歌心中有些无语,自己应该也没有可怕到这个地步,索性还是直截了当说明来意:“其实我这一趟是为了再看看宜兰公主的居住环境,没想到现场这么厚重的灰尘,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虽然南梁士兵一直围困着北周行馆,但是总体上来说,除了那次搜人,他们也没有再闯进来过了,那名侍女听说是问这个的,且徐笙歌又是和眉善目的样子,语气柔婉,这才稍稍稳定了心神,但还是止不住地浑身发抖:“好像是七皇子的吩咐,说是不许人进正屋里,姑姑们说正屋里肯定是凝聚着宜兰公主的魂魄,才会有这么一道命令。”
徐笙歌有些哭笑不得,让人将她给放了。
周佶之所以下这样的命令,估计是为了查案方便吧,后来案子“破”了之后,他忙着跑路回北周,自然顾不得要下命让他们打扫,而北周行令让人打理追红苑,但是命令毕竟越不过作为北周七皇子的周佶,当日南梁士兵进行馆搜索只是为了抓秋眉与知更二人,抓到后便撤了,也是没有进到正屋里面,这阴差阳错的,追红苑正屋的现场就被保留了下来。
徐笙歌推开门,久未推开的门扬起了一层灰,踏入这屋子里,不知怎么地突然想起了古人曾说的沧海桑田,物是人非。
在正屋里走了一圈,因为地上也铺了一层灰尘,现如今倒是清晰可见得一连串脚印,比照着他们所说的供词,徐笙歌一一认真观察,发现并没有露出什么破绽,叹了一口气。
里屋也是先前看到时候的样子,先前熏过的味道已经散去,不过桌上的碗还有着那淡淡的紫色,徐笙歌想到了什么似的去看烛台,烛台上的烛泪殷红如血,不过也有一层淡淡的紫色,将手中的碗放下,端起了放在另外一边的茶碗。
这碗茶水放了将近两个月,自然是早已经干了,茶渍伴着灰尘黏在碗底,看着确实有些不堪入目,徐笙歌陷入了沉思之中。
“哈哈!看我还不找到你!”
外面传来一惊一乍似的声音,徐笙歌被吓了一跳,手里一松,茶碗脱手而出,顿时反应了过来,弯腰出手一捞,便将茶碗救了回来。
“想什么呢,想得这么入神,”来人正是昨天见过的庆元郡主,“昨晚你跑得快,今天我特意到你们府上逮你,还好四哥告诉我你来了这里,要不然我还不知道上哪里找你算账呢!”
四皇子一把拉住还在叽叽喳喳的庆元郡主:“她似乎是在想案子的事情。”
没想到庆元郡主一听,反而是更兴奋了,虽然没有大声嚷嚷,但是呲溜一下就蹦跶到了徐笙歌面前。
徐笙歌福身,见状心中不免有些觉得好笑:“其实也没有什么,已经看得差不多了,只是没想到庆元郡主会来这里找我,一时晃了神。”
“发现了什么吗?”庆元郡主显然是熟悉了以后就不在意太多礼节的问题,且本身就佩服徐笙歌,所以只关心她到底有没有发现,虽然对于这个案子其实她只听过坊间流传的一些小道消息。
“本来没什么发现的,但是郡主来的时候,突然让我有了新发现。”徐笙歌摸了摸手中的茶碗。
四皇子见庆元郡主对这个感兴趣,自然也跟着上前,看她能说出什么来。
“你看,这个茶碗没碎。”
徐笙歌言简意赅,却让其他人一头雾水。
“茶碗没碎才是对的吧,碎了的话还怎么用呢,不是这样吗?”庆元郡主不解。
徐笙歌一脸正经,解释道:“话是这么说,但是茶碗并不是拿来用的,而是证据,作为证据的话,碎了才是对的。”
庆元郡主明显是没有听懂这句话的意思,不过却也知道这个茶碗是证据,看向四皇子,期待他能解释一下。
四皇子轻咳一声:“既然是证据,那么就应该要保密才是,说得太清楚了,被某些有心人听到了就不好了。”
庆元郡主仔细一想确实也是这么个道理,又看到四皇子对她使了个眼色,心中顿时了然,上前拉着徐笙歌:“看我出来就把你吓了一跳,眼见着天色不早了,不如我请你到得月楼吃饭如何?昨晚的那桌席面可都没吃到就走了呢,这顿饭我们无论如何也得吃了吧。”
徐笙歌本来想拒绝的,毕竟自己出门前还吃了碗琥珀莲子,现在又要吃饭,纵然爱吃,但还是怕被撑着。
但是后半句话出来以后,想拒绝也不好拒绝了,要知道昨晚上的事情都抬出来了,再不给个面子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行。”徐笙歌点头,看到庆元郡主眼中小小的得意,虽说心中有不好的预感,但是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了。
让人打了盆水过来净了手,跟着庆元郡主有说有笑地往得月楼去。
说起来,庆元郡主也是真的喜欢徐笙歌,一路上四皇子反倒是坐冷板凳的,她不知道宜兰公主案子为什么要重启,但是先前破了宜兰公主案子的事情她可是知道的,故而缠着要她仔细说说。
这让四皇子反倒是怀疑起来,庆元郡主到底是喜欢自己多一些还是喜欢徐笙歌多一些。
到了得月楼,店小二将徐笙歌等三人领到雅间,庆元郡主直接让照着昨天的席面上一桌来,倒是四皇子有些不满换了几样菜色。
“所以你破了案之后,北周七皇子马上就逃跑了?那你是怎么发现这个异样情况的?”庆元郡主其实与京中许多人一样,根本就不知道北周七皇子其实早就已经跑了的事实,还是因为沐阳城一战敌我力量太过于悬殊,这才让众人口口相传,从而知道了徐笙歌等人其实是为了追不辞而逃的北周七皇子。
徐笙歌微微一笑,其实她一路上说的也没有很具体,该隐瞒的东西自然要隐瞒了去才好,现如今问到怎么发现的,道:“其实说出来只怕郡主你会失望,真的是偶然得知的,当时听说他去打猎了,也没觉得有什么,但是这是以南梁人的角度上来看的,后来仔细想想才觉得不对劲,这才斗胆面见皇上禀报之后才敢行动。”
庆元郡主倒是第一次听说,虽然平平无奇,但是大感新鲜:“以北周人的角度,就不对劲了吗?”
四皇子插话道:“你想想倘若你去到北周,会无缘无故去打猎吗?”
庆元郡主这才恍然大悟。
忽而,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四皇子漫不经心说了句:“进来吧。”
门吱呀一声打开,只见是一个身着青色长袍,身形有些羸弱的男子,拱手:“方才经过,似乎是听到了四哥的声音,所以来跟四哥打声招呼,不打扰吧。”
庆元郡主见来人,自然是一声欢喜,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上前拉着那名男子坐在徐笙歌旁边,而她则坐在四皇子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