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88章 歉意相对九师兄

 

徐笙歌在恍惚中醒来,见晨光已经透过窗棂撒入内室之中,薄薄的帐幔因为是洒金轻纱,故而在晨光与那恍惚的交错之中,竟然如同星光般点点缀着。
“拂袖。”
拂意在外屋听到里屋里有了动静,撩了帘子进去一瞧,自家小姐已经坐起来了,或许是昨天夜里辗转难眠,故而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只是歪倚在床边:“小姐,可是要传梳洗的?”
“传吧。”听到声音徐笙歌才知晓自己喊错了,看来自己与拂袖那丫头朝夕相处,还真的是习惯了她在身边服侍着,虽然拂意已经服侍了好几天,且体贴入微,但是都没有拂袖在旁边时候好。
忽而想起什么,起身到书案边上铺开一张信笺,让拂意磨墨,挥笔洋洋洒洒地写了封信  ,让人送到四皇子府上。
待得梳洗完毕,徐笙歌用过早膳,便在一旁看起书来,要知道现在这个时间,四皇子等肯定都去上朝了,送去给四皇子的信他能不能这么快看到还是个问题。
不过信里其实也没什么内容,就是需要去一趟宜兰公主在北周行馆所居住的追红苑看看,很多事情虽然都大致有了头绪,但是实地勘察的话可能会发现更多东西也不一定。
一本书籍翻完,见吩咐过的小厮并没有来禀报,便知道今日的早朝许是要晚一些时间退朝了,且现在时辰尚早,不如到我闻居中看看李不十。
要知道昨天徐笙歌对他之所以发脾气,并不是说厌恶他或者真的是生他的气,而是因为爹爹的逼婚,不仅一而再再而三让她去接近李不十。
爹爹之所以一再提起梁王与北周七皇子,其实就是为了提醒她,无论是梁王还是周佶,都是有缘无分之徒,从而让她有了一种逆反的心理,更是一种被人操控以及限制的愤愤不平,这种感觉她很不喜欢。
不过早上醒来之后便有些后悔了,毕竟李不十是没有错的,错的应该是自己。
且不说他为了送这些信件而千里迢迢来到了江夏城,且不说他在徐府中为自己整理着望江楼传递来的消息,就说他担心自己而待到差点睡着,就算受到了自己的冷言冷语依旧关心着自己,也该主动前去低个头。
吩咐厨房做了盅琥珀莲子,带着前往我闻居,还没到就听到了我闻居院子里传来阵阵破空的舞剑声,进了垂花门中,这才看到李不十一身白袍,手中的希声剑舞得猎猎作响,今日天气本就明媚,这我闻居中又处处栽种着竹子,更是衬得李不十在此间如谪仙舞剑。
希声剑,取大音希声之意。
天启书院的弟子都知道,九师兄李不十的兵器是一把琴,独特的音波功发挥到极致时甚至能将院长都迷惑了心神,但是大多数人都不知道,李不十真正厉害的,应该是希声剑才是。
 希声剑其实与李不十所背的琴是一套武器,妙就妙在琴有一个暗扣,只要一打开机关,就能将琴里的希声剑弹出来,使得李不十在施展音波功的时候也藏着杀招。
“沙沙沙……”
风起,我闻居的竹子被吹得沙沙作响,扶影摇枝中,李不十身影随风诡异地摇摆着,手上的剑招早已经千百样变化,像拂意这种普通人根本就看不到剑在哪里,更甚至是连人都没有看清。
风止,李不十的身影显露了出来,方才还一身清冷凌厉地气息已经收了起来,看上去似乎是一个平凡无奇的人。
“啪啪啪……”
徐笙歌抚掌:“看来我下山的这段时间,九师兄的武艺涨了许多,有些招数我都有些看不懂了。”
李不十这才看到徐笙歌,将手中的剑放回在石桌上放着的琴中,将琴合上后才笑吟吟道:“今天师妹怎么一大早就过来了,是不是看到有什么不懂得地方想要问我?”
徐笙歌心中一股暖流涌动,笑道:“这话说得好像我无事不登三宝殿似的,这不是觉得昨天说的话太重了,今天特地来赔礼道歉来了。”
接过拂意手中的食盒,将汤盅与汤碗汤匙都拿了出来,盛了一碗,双手奉上:“我想着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软,故而特意让厨房给你做的琥珀莲子,想来九师兄能够看在我这么真诚道歉的份儿上,原谅了我。”
二人在石桌上坐下,李不十见徐笙歌亲自盛汤,心中自然是大为感动:“说什么原谅不原谅的,也是我忽略了师妹在外面奔波了一日,所以心中又不爽利的地方自然可以理解,且我也不是那等小气的人。”
“这话说得,似乎我就是个小气的人似的。”徐笙歌娇哼了一声,惹得李不十笑意连连。
“你们府上的甜食果然做得极佳。”李不十喝了一口,看到食盒中还有碗,自然帮徐笙歌盛了一碗,让其一起喝了起来。
徐笙歌本身在天启的时候就被师傅说过,说不定这辈子就毁在吃上了,不过她依旧是喜欢。
“这琥珀莲子看着似乎简单,然而做法上却极为讲究,莲子需去皮去核,而后焖煮两刻钟,捞取出来塞入去核的桂圆,一粒桂圆只能包一粒莲子,再加冰糖与水煮沸,文火焖至酥烂,待得水收得差不多的时候,倒入特制的桂花卤,撒上糖霜与盐巴,便能看到晶莹剔透的琥珀,里面还包着一粒粒饱满爽口的莲子,一勺下去,便能满口糯软香甜。”徐笙歌介绍着,这等精致的吃食,也就在江夏城才会有吧。
李不十自然是认真听着徐笙歌所言,心中却有丝丝甜意,若是每天二人都能如此相处,便是每天捱多些气也是无所谓的。
“你知道的倒是清楚,是不是又去找掌厨地套问秘方了?”
“也没怎么问,武大娘很随意就告诉我了。”
徐笙歌丝毫不觉得有什么羞愧的,要知道喜欢吃一样东西,能记下来做法,以后再其他地方吃不到了还能摸索着去做,虽然厨艺并不精。
其实这个时候二人本就已经用过早膳了,又喝了碗琥珀莲子,顿时觉得吃不下。
“既然师妹一早就送来了这琥珀莲子,那么我无论如何也得给个回礼才是,不过我手上没有什么礼物,就给师妹弹奏一首曲子吧。”
李不十其实是想找个借口,倾诉出自己的心声罢了。
虽然说现在拂意还在一旁,但是李不十觉得,心意被他人知道了也是无伤大雅的事情。
将一旁的琴放在面前摆正,修长的手指抚过琴弦,发出了一声清脆的泠泠清音,与先前融合于天地的孤影不同的是,李不十的琴声似乎是一直缭绕于凡尘。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开口轻唱的李不十含笑地看着徐笙歌,最后君不知三个字里,包含着的是他的浅浅询问以及婉转的爱慕。
一曲罢了,徐笙歌抚掌而笑,垂在两边的轻纱发带随着风过被吹得飘起:“昔日里听九师兄唱山鬼唱天问,没想到师兄还能唱出心悦君兮君不知这样的调子……”
李不十欲说还休地看向徐笙歌,见其今日头上还插着那日送的簪子,心中一阵欢喜。
“师妹,我……”
还没等李不十说完,一个小厮气喘吁吁地从外面跑了进来:“小姐,四皇子派人送来了一封信。”
徐笙歌歉意地笑了笑,接过小厮递过来的信,沉甸甸地似乎有东西,拆开只见里面有一张信笺正是早上自己给他写的,要去北周行馆再次勘察的信,而下面的信笺则是要求驻守在北周行馆外的守卫允以通过以配合云云的话,不过加盖了四皇子的印鉴,顺便附上了一枚四皇子府的令牌。
这个四皇子虽然因为受宠而骄纵,但也因为受宠而有着许多特权,不过也好,免去了许多功夫,当下与李不十道别,命人备轿去北周行馆。
李不十虽然有心想要将没说出口的话说出来,但是现如今的境地,似乎再说就没什么意思了,故而只好浅笑着送徐笙歌出门。
心中却是不胜苦涩,莫不是真的有缘无分吗?
情之一字,何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