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87章 神秘人少主现身

 

当然,最后徐笙歌自然是没有跟着庆元郡主去右相府,四皇子追上来之后,她就非常识时务地寻了个理由遁走了,毕竟人家小两口之间的感情,哪里需要她去插手呢。
与庆元郡主成为朋友。
这种感觉真的是有点奇妙,要知道徐笙歌第一次上金銮殿的时候,带头反对她查处宜兰公主一案的就是谢右相,而四皇子对她也一直是倨傲的,现如今她却与谢右相最疼爱的孙女四皇子的心上人成了朋友。
不过现如今天色已经不早了,估计再不回去的话,爹爹就该派人出来找自己了,故而让一名随从先回去禀报爹爹稍后就回,而后催促着轿夫赶紧回府。
刚落了轿,门房就凑到跟前:“小姐,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老爷都快出去让人找了,如果不是你派了人回来,恐怕现在的京城里人人都知道徐府的小姐不见的事情了。”
徐笙歌抿了抿嘴:“行了,我知道了。”
行到东院,朝着屋内请了安。
徐惊羽本来只是担心徐笙歌,要知道她现如今可是走在南梁的权利中心,稍微有个大意的话怕就要出什么事情,尤其是现在各大世家都盯着徐府呢。
听到徐笙歌的声音,本来只是和衣而卧的徐惊羽走出外面,扶起她:“本来这么晚回来的话,让人说一声就可以了,但是今天主要是有事要与你说,所以才让门房看到你回来就跟你说一声。”
“爹爹有话但说无妨。”徐笙歌不知道徐惊羽想要说什么,但是隐约中皱了皱眉。
“你觉得李不十这孩子怎么样?”
徐笙歌眨了眨眼睛,不明所以地看着徐惊羽。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觉得这孩子挺好的,与你青梅竹马,一个师门出来的,彼此也相互了解。”徐惊羽边说着还边满意的点头,抚摸着胡子。
“爹爹这是要把我卖了?”
“什么叫做卖了,是嫁!”徐惊羽胡子一吹眼睛一瞪,“正所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现如今你也到了可以嫁人的年纪了,就算是爹我再想留你,但是不能连累你的幸福,所以看着李小子不错……”
“不嫁。”徐笙歌面上的神情早就冷了下来,原本以为父亲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结果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这……你意思是不喜欢李小子?难道你是喜欢梁王?”徐惊羽惊讶道。
梁王。
徐笙歌的脑海中闪现出那个人的身影,第一次相逢,一身素色华服的梁王从天而降将自己从水里捞起,后来虽然也有过一段不愉快的的时间,但是后来几次都是梁王救了自己。
自己,真的喜欢梁王了吗?徐笙歌自问。
然而父亲昨日才警告了自己不要喜欢梁王,且梁王先前之所以将自己推到现在的这个高度上,就是因为梁王不像再出现在朝堂之上,免得皇帝再次对梁王府下手,虽然梁家的嫡系就剩下梁王一个人了。
徐笙歌摇了摇头:“爹爹先前不是说了,还想让女儿多留几年,难道爹爹说的都不是真心话吗?”
见女儿摇了摇头,徐惊羽心中松了一口气,面上有些尴尬:“先前说的这些话,是为父的真心话不假,但这也是我欠缺考虑的时候说的,且也是为了堵住那些上门提亲的人,既然出现了好男儿,爹爹自然应当帮你留意着。”
徐笙歌无语了,九师兄才来了几天啊,爹爹从哪里就看出来是个适合自己的良人了。
徐惊羽不知想着了什么,忽而面色一变,凑到徐笙歌面前,小声道:“你该不会是喜欢北周的七皇子吧?”
七皇子。
徐笙歌的脑中闪现出的是那日在梁王府,二人初见是在北周行馆之中,而后便是梁王府外二人在清冷月辉下的相拥而飘落在繁花树下,香车依旧,故人可还曾是故人?
“南梁北周生来即为宿敌,爹爹这话竟然也问得出口。”徐笙歌索性是岔开了话题,“我突然想起,我好像听说,爹爹与梁王的父亲,曾经是好友,我怎么从来没有听父亲提起过?”
徐惊羽挥了挥袖子:“都是以前的事情了,现如今他也不在人世了,再说这些也没意思。”
“爹爹让我不要与梁王往来,我还以为我们家与梁王府有嫌隙呢。”
徐惊羽察觉到她是想岔开话题,咳了一声:“算了算了,时间也晚了,你还是回去歇息吧。”
徐笙歌起身告退。
“要不,你再考虑考虑李小子?”
“行行行,您说什么我都答应了,还不行吗?”
刚走到门口的徐笙歌又被徐惊羽叫住,敷衍了事地随意回了一句话便出了门。
徐惊羽叹了口气,回到里屋写了张小纸条,放出一旁笼子里的鸽子,将纸条绑在鸽子的脚上。
而那边,徐笙歌回到沧月苑之中,才刚进门就看到了一身白衣的李不十昏昏欲睡地坐在太师椅上,听到声响后抬头,可怜巴巴地望着她。
“本来是去找刘长冠的,但之后遇到了谢右相的女儿庆元郡主,在得月楼上喝了几杯,所以回来晚了。”徐笙歌解释,不过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这个解释怎么有点欲盖弥彰的感觉。
李不十还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导致了徐笙歌觉得越看越像是某种被抛弃的小动物。
“今晚的事情虽然闹得不大,但是毕竟是四皇子和五皇子之间的事情,相信有心人会拿来做文章也不是不可能的,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大可以明天的时候去问一下望江楼那边。”徐笙歌坐到上位,叹了一口气,“先前说要帮我做事的是九师兄你,现如今虽说做事,但是并不相信我,倘若真的要如此的话,我觉得不如师兄还是回天启去吧。”
当然,话说这么说,但是李不十毕竟是徐笙歌的师兄,故而也不会做出什么拂袖而去落他面子的事情。
李不十一双眼睛本来就生得非常好看,灿若繁星,现如今听到徐笙歌这么说,本来是好像是被抛弃的小动物一般可怜兮兮的模样,现在就变成了被始乱终弃的弃夫,见她生气了,道:“师妹,你不要生气,我也没说什么。”
只是心中有些患得患失。
觉得师妹下山也不过短短两个月左右,为什么却远得好像看不见了。
“也不是生气,九师兄,你在天启的时候可不是这个样子的。我原本觉得以师兄的能力,帮我还不是很随意的事情,然而我一回来师兄这个样子,让我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徐笙歌心中想的,却是爹爹所说的那些话,真是不知道好端端地怎么要给自己与李不十牵起了红线来。
李不十垂下头,轻声叹息后起身:“本来是留着想跟师妹说一声今天的消息都已经整理好了,重要的信息都已经挑选了出来,既然师妹没什么事情的话,那我还是回我闻居吧。”
徐笙歌知道自己有些过了,抿着唇:“失礼了,许是我今日心情不好。”
李不十勉强笑了笑,揉了揉徐笙歌的头:“你忙了一天,也许是累了吧,要是饿了就让人端些吃食来,东西都放在桌上,太累了明天看也是一样的。”
徐笙歌点了点头。
“那我走了,别太累。”
望着李不十渐远的身影,徐笙歌似乎想说些什么,然而最终还是叹了口气,望向桌上的册子,让拂意去泡杯浓茶来,拿着册子进了里屋,换了身衣裳便歪在软榻上看了起来,脑海中,却又想到了爹爹所说的话。
徐惊羽的屋中,一个黑影从外面飘然而落,见来人亮出了一块龙形血玉玉佩。
“见过少主!”徐惊羽竟然给来人行了一个大礼。
“让你问的事情怎么样了?”黑衣人道。
徐惊羽心下好奇,实在是想不出来为什么少主想要知道自己女儿喜欢的到底是谁,仔细斟酌了一番,道:“笙歌喜欢的似乎是北周的七皇子,不过她自己也知道,南梁北周之间生来便是不可能的,所以也不敢抱着其他心思,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似乎也不想委身他人,只说是还不想出嫁。”徐惊羽觉得这些本身也没有什么,故而也不遮掩,以防止少主想要利用自己的女儿做些联姻之类的事情。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不想嫁吗?”黑衣人的手摸了摸腰间的龙形玉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