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86章 五皇子计算兄长

 

与庆元郡主在得月楼的雅间一时间也是聊了起来,要知道一来是庆元郡主对徐笙歌的敌意是来源于四皇子,现如今见她表现并不像是传说中的那种狐媚子,所以放下戒备。
二来这个庆元郡主本来就不是个记仇的,而与第一不同的是,不仅不敌视徐笙歌,还一直对她是充满着崇拜以及敬仰之情。
要知道她可不是一般家庭里教育出来的孩子,而是太后亲自带大的,且宠且爱着,自然就和那些娇娇小姐不一样,尤其是她自小又极其崇拜康王妃,所以对算无遗策英勇善战的女将军那叫一个神往。
而徐笙歌自然也对这个郡主没有什么太坏的印象,虽然一开始她冲撞了自己的轿子,但后来知道并不是她在闹市之中策马,而是见义勇为,顿时因为内疚而好感大增。
有风花雪月,有好茶好酒,二人自然是聊得兴起,忘了在外面等候的五皇子。
五皇子倚着栏杆,想自己堂堂一个皇子,竟然被关在了门外。
不过虽然着急,但是毕竟有所顾忌,所以就没有上前去开门。
庆元郡主虽然没有了太后撑腰了,但是身后毕竟还有右相与大长公主,而徐笙歌自己是为了讨好的,万万是不能得罪了,所以见里面的人没有说话,自然也就不敢上前打扰了。
突然脑中闪过一丝精光,叫来身边的侍从,悄声吩咐:“你打听一下四皇兄现在在哪,就说徐笙歌与庆元郡主吵得要打起来了,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状况呢,知道了吗?”
那名随从自然是遵命,应了一声就迅速下楼骑马到四皇子府上。
要知道方才确实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倘若真的说起来的话,也好推脱,只需要辩解说自己被关在了客栈外面,一时半会也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所以担心她们在里面会不会再次打起来,故而才派人去请四皇子前来。
想着自己的四皇兄一会儿到来的话肯定会有一场好戏,这时间倒是没有那么难等了,五皇子就倚在那等着里面的人谈完。
店小二双手捧着盛了几碟菜的托盘,见五皇子在门外,心中大为惊讶,这五皇子也是得月楼的常客,身份尊贵,这赏银也不少,故而店小二是知道的,忙行了个礼:“五皇子,您这怎么在外面?是不是我们有什么招待不周之处?”
五皇子见是店小二前来,摆了摆手:“里面是郡主和徐小姐在说话呢,恐怕是一时半会儿也聊不完了,这些菜就拿回去先热着,等菜齐了再一起端上来,又或者是灯门开了我们自然会叫你。”
算了算时间,这菜齐了,估计四皇子也来了。
店小二自然不敢有什么异议,面前这位贵人有权有势,他一个尘埃蝼蚁敢提出什么意见,自然是叠声应下,托着饭菜又下楼去了。
因为店小二的声音并不算小,故而屋内的徐笙歌与庆元郡主都听到了,二人相视嘻声一笑。
 “既然四皇兄不急,那我们也不急,就好好的聊聊,晾他一晾,我跟你说,四皇兄小时候在太后面前啊,还没有我受太后喜欢呢,每次逢年过节的,都是我将太后哄得服服帖帖的……”庆元郡主小声道。
看来她是有意要将五皇子晾在外面的了。
不过也是,庆元郡主毕竟与四皇子的情义更深一些,从徐笙歌微微一谈起四皇子,就打开了庆元郡主的话匣子中就可以看得出来了。
徐笙歌开心地听着庆元郡主从话里行间透出的消息,要知道其实对于四皇子的心上人是谁她是没有什么把握,但是现如今倒是觉得八九不离十了。
四皇子本人来说,从赐下圣旨合作到现在,也没有做什么不好的事情,更甚至来说,还是颇为合作的。
只是每次的合作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倒是让人觉得无语。
倘若四皇子的心上人是庆元郡主的话,交好了之后,合作起来怕是会顺畅一些。
不过这个五皇子是个能屈能伸的,没想到被两个小女子关在雅间外面,丝毫不见恼意,反而在外面等着,还吩咐了店小二不要去吵他们。
话说间,只觉得右眼皮有些跳动。
难道是这个五皇子给她们设了什么阴谋不成?
而五皇子正在外面百无聊赖,但是为了显示自己的诚意,拎着一壶酒在外面自斟自饮。
忽然,楼下传来了一阵骚动的声音,五皇子本来还想勾出头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听到一个声音之后便又停下来了,那是四皇子贴身侍卫的声音,看来他来了。
只听到楼梯被踩得轰隆隆直响,身穿着青色长袍外披黑色绣金披风的四皇子终于出现在了五皇子的面前。
五皇子打量着腰间挂着长剑的四皇子,微微一笑:“四哥,什么事情需要这么劳师动众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在捉拿逃犯呢。”
四皇子本来就不待见五皇子,连应话都懒得,冷哼了一声。
在雅间内的庆元郡主听到是四皇子来了,方才又听到徐笙歌说他是喜欢自己的,惊喜的尖叫了一声:“四哥!”
这本是一声惊喜的尖叫。
但在四皇子的耳朵里却不是这样的,要知道下人来说的可是两个人差点打了起来,上前一脚将雅间的门踹开:“徐笙歌,我要你的命!”
寂静。
全场寂静。
欢喜得正要起身扑过去开门的庆元郡主还没来得及完成这一系列动作就听到一声巨响,然后是怒气冲冲的四皇子,一脸看似惊讶的五皇子,以及众人。
徐笙歌脑海中却闪过了一丝明悟,这才知道为什么五皇子会沉得住气,一直在外面等着。
别人都知道,她与庆元郡主有所争执,是五皇子从中调解,并请二人共宴言和,如此一来,名声自然大涨。
四皇子急急忙忙带人闯进得月楼,又冒冒失失怒吼出了刚才的那句话,在得月楼吃饭的人自然都听到了,徐笙歌什么人,新晋战神,而四皇子要她的命,这种话倘若是沐阳城一战之前说还不算大事,可现在是沐阳城一战之后,徐笙歌这三个字已经不再是一个民女而已了。
而这雅间之中吃饭的,无不是京中达者,这样一来这件事情也会传扬出去,如此一招,名声自然下跌。
一涨一跌之中,无不可看出了五皇子的算计。
而且如此一来,四皇子算是明明白白地挑明了自己喜欢的是庆元郡主,至少来说失去了与徐笙歌联姻的资格。
而他,则是还有机会慢慢接近并且讨好徐笙歌。
“你发什么疯!好端端的,说什么要笙歌姐姐的命!”庆元郡主一拍桌子,倒是将众人的思绪都拍回来了。
徐笙歌站起身来,福了一礼:“方才我与庆元郡主小聊了片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有什么地方惹得四皇子不快了,还望四皇子恕罪。”
女孩子之间的友谊伊始,本就是简单而又干脆的。
庆元郡主见徐笙歌福身,拉起她便道:“笙歌姐姐,我们不要理他!我还以为是来和我们喝酒凑乐子的,没想到是好端端地来跟我们发火的,太后娘娘是不在了,但我也不是好欺负的,走走走,我们去右相府,我看看他敢不敢跟来右相府跟我横!”
四皇子面上也有些尴尬,看向五皇子:“五弟,这是怎么一回事?”
五皇子眨了眨眼睛:“我也不知道啊,也是四皇兄你踹开了门我才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样的状况啊。”
这意思是,跟我什么关系都没有。
庆元郡主现如今可是满心的四皇子欺负了自己的小姐姐徐笙歌,搂着她的手臂就拖拽着出门:“走走走,去右相府!”
出门的时候,还故意瞪着四皇子,直到他让开。
四皇子一脸阴鹜地看着五皇子:“老实点,别在我眼皮子底下耍花招,三年前的教训你别忘了。”
而后转身,下楼。
五皇子冷笑了一声,自言自语道:“如果不是三年前的事情,你以为现在呼声最高的人会是你不成?”
而后叫来了自己的侍从,附在其耳朵说了几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