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85章 闹市中初遇庆元

 

从柳府出来的徐笙歌一直精神恍惚,不由得在轿子里有些昏昏欲睡了起来。
在梦中,她似乎看到了宜兰公主与刘长冠。
似乎看到了美好的相聚,也看到了悲剧的别离。
醒来之后,听到外面的吵闹声音,才恍惚中回到了人间,现如今时辰还不算太晚,还有热闹而喧嚣的夜市,正再感慨之时,却感觉轿子剧烈摇晃了起来,外面是一声马嘶长鸣。
“怎么了?”徐笙歌皱眉,在轿内问道。
所谓闹市之中不得疾驰,现如今冲撞得这么突然,不像是骑马慢行,看来又是一个二世祖了。
“回禀小姐,是一个小姐。”拂意并不认识面前骑在马上的红衣女子,故而只能看穿着判断是个大家小姐。
徐笙歌正想说话,却是听到一声冷笑。
“什么小姐,本姑奶奶是庆元郡主!”骑在马上的红衣女子手持鞭子指着轿子,“你又是哪里来的劳什子小姐,我在京中可是从来没见过你这么一个小姐!”
徐笙歌心中颇有些惊讶,这个庆元郡主她是听说过的,谢右相与青娆大长公主之孙女,听说当年出生之际天降祥瑞,而后南梁竟然三年之内无战事且风调雨顺,故被民间传唱为南梁之福,太后与皇帝都对其甚为喜欢,从小养在宫中,特封为郡主,赐封号庆元,行了及笄之礼后才放出宫来。
庆元郡主后面的这半句话徐笙歌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她所结交的人非富即贵,既然未曾见过,自然就是在京城里上不得台面的了。
徐笙歌撩起轿帘,略略低首从轿中走了出来,抬眸便见一个穿着绯红色洒金绣云气纹广袖襦裙的女子,头发高高梳起挽了个利落的发髻,双眉修成剑型却只承托出整张脸的英气,一双灵动的大眼睛之下,却是秀气的鼻子与一张樱桃小口。
那马似乎有些不安,略略退后了几步,庆元郡主俯下身拍拍自己的马,甚至都懒得看徐笙歌,只不满道:“你吓着我的马了!”
没想到自己遇到的二世祖身份还不低,徐笙歌微微施了个礼:“这闹市之中,本来就是应当缓行慢步,况且现如今已经是晚上了,劳作了一日的人们正是携家带口出来开开心心采买的时候,也是好在没有真的吓得马四处逃窜,要不然撞到人,可就是天大的罪过了。不过,今唐突佳人,是笙歌的不是,还望郡主见谅。”
自小就在宫中长大的庆元郡主如何听不出徐笙歌在说自己不该在闹市之中骑马,娇艳的面上顿时有了怒色:“你是哪家的小姐?本郡主的事情轮得到你来指手画脚?”
徐笙歌暗自皱眉,难不成南梁的太后宠爱哪个晚辈,哪个晚辈就如此嚣张跋扈?
“笙歌不才,家父刑部尚书徐惊羽。”
庆元郡主显然是听说过徐笙歌的,面上倒不再是愤怒的样子,而是一种打量的眼光将她从上到下从左到右仔仔细细看了个遍,随即有些不屑道:“原来你就是他们传得天花乱坠的徐笙歌啊,怎么,是觉得自己俨然是正义之士了,所以不知道前因后果就要对本郡主批判一通?”
徐笙歌望向在一旁的拂意,坐在轿子里她自然是什么都不知道的。
拂意福身:“奴婢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看到一人一马冲了过来,如果不是马被及时勒住了缰绳,肯定不单单是冲撞而已了。”
徐笙歌转而望向庆元郡主,见其一副不在意的模样,正想说话,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庆元,刚才我可是看见了,你真是好身手,”五皇子从一旁的酒楼走了下来,显然是刚才在这个酒楼里喝酒,“至于笙歌小姐,方才一切都是误会,是一匹马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突然冲了出来,庆元驯马是一把好手,故而一片好心,当即跳上马背以防它生出什么乱子来,没想到竟然冲撞了你。”
徐笙歌这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行礼道歉:“先前笙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失礼之处还望海涵。”
察言观色之间,却敏感地察觉到庆元郡主似乎对她有些偏见,并不是因为这次事件,反而好像是吃醋?
“本来几位皇兄对你都是褒奖有加,外面都把你捧到天上去了,我还以为是多能耐的人,不过如此。”庆元郡主不屑道。
徐笙歌面上有些尴尬,要知道现在可是在大庭广众之下。
五皇子本来就是有心交好徐笙歌,现如今见气氛尴尬,自然是乐得做个和事佬:“也不是什么大事,正所谓是不打不相识,二位可都是我南梁鼎鼎有名的巾帼,难道要为了这点小事闹矛盾不成?”
“庆元郡主大量,想来不会与我一个乡野山村长大的女子计较。”徐笙歌自然就势下坡。
庆元郡主冷哼了一声,本来还想说什么的,却被五皇子阻止了。
“现在徐笙歌可是父皇看好的人,众目睽睽之下,你不想落了父皇的面子吧?”五皇子靠近了庆元郡主小声道,见她不再说话,便知道她是不会再不依不饶了,朗声道,“难得相遇,正所谓一回生二回熟,不如上得月楼里喝上一杯,我做东,如何?”
看起来是询问,然而出了这档子事情,哪里还有可能真的不去。
不去的话可就是不给面子,或者说,不去的话就是代表这件事情没有完结,故而徐笙歌自然点头答应。
而庆元郡主是有着自己的私心的,见徐笙歌答应了,自然也答应,跳下马来,将手中的鞭子丢给自己的侍卫。
这是刚才顺手从摊位上拿的,既然用过了,自然就让侍卫去付钱了。
而这匹马自然是让侍卫等待马主人来询问,因为差点出事了,庆元郡主还把马主人因为害怕而不敢前来,特地让侍卫广为宣传说不追究责任。
这一系列下来,倒是让徐笙歌的心中生出了几分好感。
看来这个庆元郡主还真的不是自己所想象的那样,是个飞扬跋扈之人,只是可能因为身份在那,自小就被人顺着捧着,所以养成了有些倨傲的性子。
上了得月楼的雅间,五皇子命人将先前的酒菜都撤去,重新点了一桌席面,重新上了酒。
五皇子往三人的酒杯中斟满了酒,举起酒杯道:“正所谓千里有缘而相会,今日月色正好,又在此遇见二位妹妹,需得浮一大白。”
这说话间倒是会顺杆子往上爬,明明庆元郡主才能算是妹妹,现如今徐笙歌也变成妹妹了。
徐笙歌没办法,现如今这种场面也不好多说什么,三人齐齐饮下酒,五皇子再次将酒杯满上。
“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二位都是有渊源的,之前的事情就不要放在心上了。”
三人又将酒饮下,五皇子第三次将酒杯满上,正要举杯说什么的时候,被庆元郡主一把摁住酒杯:“五哥,你太啰嗦了,跟个娘们似的。”
五皇子有些尴尬地笑了笑:“你这醋劲儿也太大了,还能不依不饶了不成?”
徐笙歌一愣,醋?劲?
庆元郡主见五皇子如此说来,面上微微有些羞红,但是丝毫不惧:“我哪里不依不饶,只是有话想问徐笙歌罢了。”
“我?”徐笙歌满脑子的疑惑,不知道这兄妹俩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庆元郡主张了张口,看见五皇子在一旁,突然将其拉起来,拖出去,关上门后拍了拍自己的脸,对在外面拍门的五皇子道:“你现在外面等着,我问完话了自然就会开门了,你急什么!”
徐笙歌第一次看到五皇子这个模样,没想到这个庆元郡主很是厉害的样子啊,连皇子都不怕:“郡主想要问什么?”
庆元郡主一双明眸圆瞪,又用之前那种打量的目光来回扫视徐笙歌,之后才道:“听说最近你与四哥走得很近?”
这句话一出,徐笙歌这才豁然开朗,原来这个庆元郡主对自己的敌视是因为这个。
“说实话,其实是皇上下旨让我们合作查一个案子,并没有其他事情。且……”徐笙歌故意说话说半截,吊她胃口。
“且什么?”庆元郡主果然上当。
“且四皇子让我别打他的注意,说是他有意中人了。”徐笙歌含笑地望着庆元郡主,压低了声音,倘若说四皇子与庆元郡主的话,似乎挺配的,一起在太后膝下长大,生出情愫来也是难免的。
“意中人。”庆元郡主有些失魂落魄。
“我觉得这个意中人就是郡主呢,总之他对我完全没兴趣,当然我也没有考虑过这个。”徐笙歌耸了耸肩,小声道,“不要传扬出去,这是我们的秘密可以吗?”
庆元郡主的双眸因为徐笙歌前面的话而亮了起来,瞬间就要引其为知己了,自然是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