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84章 直教人生死相许

 

刘长冠小心翼翼地打开锦囊,只见里面一块玉佩与一方手帕。
玉佩是一块螭龙纹的玉佩,看起来虎虎生威,不过这玉倒是上好的凝脂玉。
白色的手帕上绣着两朵并蒂莲,除自之外还秀着几行小字,徐笙歌先前本来以为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将他们从锦盒里拿出来的时候,自然看了片刻,看完之后只能是为他们的爱情而惋惜,本来应当是一段佳话,然而因为北周皇帝的欲念,变成了一出悲剧。
然而,倘若两国大战,就不再是一出悲剧,而是千千万万家庭的悲剧了。
刘长冠小心翼翼一字一字地抚摸着手帕上的几行小字。
“昨夜夜半,枕上分明梦见,语多时。依旧桃花面,频低柳叶眉。半羞还半喜,欲去又依依。觉来知是梦,不胜悲。”
刘长冠忽然想放声长哭。
这是他的宜兰,临死之前还想着他的宜兰。
然而命运的捉弄,使得他们二人只能阴阳相隔,不得再见。
徐笙歌不忍心看到这样的场景,起身便往外走:“过半个时辰后,我再过来,然后我会告诉你真凶。”
将牢房落了锁,徐笙歌没走出几步,就听到牢房里传来了哭声,待得她走到外面的时候,哭声越发地悲伧,在地牢之中回荡着,而后是又哭又笑。
徐笙歌不知道隔壁的女囚牢房能不能听到的,不知道真正的杀人凶手听到这样的哭声,晚上是不是还能睡得着。
柳长清见徐笙歌出来有些惊奇,那飘出来的哭声,让他有些错愕。
“我想,他可能需要冷静一下,所以给了他半个时辰时间稳定一下心神。”徐笙歌解释道。
毕竟是听到那悲惨的哭声,如同厉鬼的尖叫,柳长清都捏了一把汗:“你不怕他会自寻短见吗?”
“他想报仇的话,就不会。”他刚拿了宜兰留下来的两件遗物,如果自杀的话,那可就太对不起宜兰了。
柳长清有些了然,然而却有些难以置信,毕竟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
“师兄,情之一字,真的能让人生死相许吗?”徐笙歌有些茫然,在诗书之中她学过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学过死生契阔与子成说,然而亲眼所见却是另外一回事。
柳长清有些发怔,知道徐笙歌是看到刘长冠与宜兰公主二人,所以才会有此一问,但是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也许是吧。”他有些不确定。
柳长清见离半个时辰尚早,故而打算带着徐笙歌到一旁的小屋内坐会儿,因为不甚放心,故而让人注意一下刘长冠的动静,倘若哭声停下来了,便去禀报他们。
当然,倘若有其他意外情况的话,更应该紧急叫上他们才是。
相顾无言。
毕竟徐笙歌还要再与刘长冠一番谈话,故而尽量想着要问些什么内容。
一刻钟之后,侍卫来报,徐笙歌与柳长清才又到了地牢之中。
徐笙歌仔细听着,察觉里面并没有传来哭或者抽泣的声音了,这才放心地打开门,只见刘长冠已经整理了自己的仪表,与刚才徐笙歌第一次进门的时候披头散发不同,现如今的他用手指为梳,稻草为发带,扎起了自己的头发。
不过从他依旧泛红的眼圈中可以看出来,方才的他确实是痛哭了一场。
“方才小姐说,真正的凶手是什么意思?”刘长冠的声音开口虽然有些沙哑,但是比起先前来说已经好了许多。
叫小姐,自然就是有合作的意思在了,徐笙歌微微一笑:“不知道,将军对勤年了解有多少呢?”
“太后身边的人。”刘长冠觉得这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昨日我让勤年与笛安见面了,出乎意料的是,笛安竟然一切都以勤年马首是瞻的模样,勤年还甩手给了她两个耳光。”徐笙歌自信盯着刘长冠的表情。
果不其然刘长冠面色动了一下:“你是说,笛安不是凶手?”
“你对勤年倒是很有信心,难道就不可能勤年也是皇上身边的人不成?”
“勤年不是那种人,说起来她虽然是宜兰身边的人,但是她最忠心的还是太后娘娘,比如你看她嫁给我的这件事情,看起来是宜兰在做主,其实这也是太后早就安排下来的事情。”刘长冠身为当局者,其实也不是说什么都不知道的。
“太后为何早就安排了这件事情?”徐笙歌道。
刘长冠微微一笑,不想在这种试探中无止尽下去:“为了扶持七皇子,我想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晓吧?”
徐笙歌点了点头,这与她接触到的消息差不多。
“你的意思是,北周的太后想要七皇子登基,而北周的皇帝想要九皇子登基了?”
“皇上的心思到底属意谁,我们谁都不知道,不过从现在透露出来的消息就是皇上两个都喜欢,但是到底如何,谁知道呢?如果说从太后的布局上来看的话,倒是确实如此。”刘长冠想了想,又道,“不如,我们说回凶手?”
徐笙歌点了点头:“说笛安不是凶手,也不完全正确,因为笛安其实是帮凶,但是真正下手的人是秋眉。”
秋眉是宜兰公主的贴身侍女,故而刘长冠还是知道的,点了点头:“秋眉也是皇上身边的人,这样看来,皇上很早就在宜兰的身上动了心思,如意是皇后身边的人,四个侍女,都是他人安插在宜兰身边的。”
徐笙歌咂了咂舌:“看来这北周皇宫的生活不易啊,否则也不会这般可怕了。”
刘长冠倒是就觉得宜兰公主可怜非常,从小就被皇后施展阴谋诡计给要了过去,之后发现皇帝不喜欢了之后便弃如敝履,好不容易遭受太后喜欢了,又被自己的亲生父亲算计着如何让她送死。
可怜的宜兰。
“果不其然,真正的凶手还是皇帝。”刘长冠恨声道。
“然而你能如何,如果宜兰是死在别人的手上,你还可以报仇,但是死在北周皇帝的手上,怕你这辈子也不能报仇了。”徐笙歌叹息,“就为了区区一块璇玑郡,不仅葬送了自己的女儿,还埋葬了自己的儿子。”
刘长冠喃喃了两句:“就为了,璇玑郡?”
徐笙歌点头,双目却不敢看刘长冠,要知道这个事实太过于残忍。
刘长冠深呼吸,长舒了一口气:“你想要我杀了皇帝?”
徐笙歌没想到刘长冠的脑子竟然转得这么快,虽然猜错了,但是却也八九不离十。
她摇了摇头:“差不多,不过,我想要你做个证人罢了。”
刘长冠的呼吸有些急促了起来,心中仇恨的苗子在滋长着,但还是问出了自己的担忧:“我族人会死吗?”
徐笙歌挑眉:“除非北周皇帝在拿不到地且名声尽毁的情况下,还一定要与南梁开战,我南梁绝对不死不休!”
“什么证人?怎么做!”
听到了徐笙歌的保证,刘长冠便觉得无所谓其他,只要能为宜兰报仇!只要报仇!
徐笙歌从袖子里抽出一封信,缓缓地推到刘长冠面前。
刘长冠接过信,看见里面的内容后面色一变,但是片刻之后又下定了决心:“我干!”
徐笙歌面上微微一笑:“将军果然重情重义。”
正当她准备离去的时候,却听到刘长冠叫住了自己。
“宜兰,现在应该还没有下葬吧?”
既然这么仓促,且也没有听说宜兰下葬的事情,刘长冠忽然想起了这么一问。
徐笙歌想起了在冰窖中的那个女子,即便是死亡,也不能掩盖了那一身的雅致气息:“还在北周行馆的冰窖中,需要我向皇上禀报下葬吗?”
刘长冠抖了抖嘴唇:“我能见她最后一面吗?”
徐笙歌心中一颤,没想到他竟然是想见她。
“这样的话,我就死而无憾了。”
一句话,确实让徐笙歌心生敬佩。
他知道,他答应了徐笙歌的事情,就肯定会死,然而他为了宜兰公主,还是会答应!
徐笙歌咬了咬牙:“这个,我要去问问皇上。”
“麻烦了。”
一声叹息,在徐笙歌的心中长长回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