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82章 与四皇子至诏狱

 

从康王府出来之后,徐笙歌有一瞬间的恍惚,说实话,如果不是知道康王妃原本是北周的公主,她简直就要以为她是南梁的一代贤王妃了。
虽然不知道康王妃的真实目的是什么,但从她认识且与勤年见面上来看,说不定这两个人都达成了共识,一个负责唱红脸,一个负责唱白脸,为的就是自己能够答应她们,让梁王帮他们口中的七皇子。
这么看来的话,北周的太后与北周顾家似乎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啊,要不然也不会遗留下来的势力还会想着要扶持周佶上位。
现如今既然是北周九皇子前来南梁谈判,这北周七皇子与九皇子是这两年北周呼声最高的东宫候选人,而七皇子被南梁俘虏一事,九皇子既然来的话,这就生生压了周佶一头了,难怪了康王妃她们着急了。
思及至此,徐笙歌便觉得要去见刘长冠之前,还是先去找周佶一趟可能会好一些。
毕竟前面闹得不快,徐笙歌回复后犹豫再三,直到门房让小厮来告诉自己说老爷已经回府了,咬咬牙这才一拍桌子让人准备轿子前往四皇子府上。
其实她并不是很想去见四皇子,要知道虽然有皇帝下命让四皇子配合,但是在他人眼中,还是徐笙歌自己上门去与四皇子交好,而这并不是徐笙歌自己所希望的。
但是现如今北周七皇子已经不在柳府之中,而是在诏狱里面,这诏狱中非皇帝手令不能进去,先前她是靠梁王才能进去一趟,现在既然不能与梁王公然见面,自然就只好靠四皇子了。
因为是临时决定的,故而徐笙歌只好先让人快一步将拜帖送到四皇子府上,四皇子本就是倨傲之辈,故而收到帖子之后只让侍卫允许徐笙歌不经通传入内。
若是换做平时,跟来的是拂袖的话,可能早就开始抱怨了,不过拂意是自小生活在京城的,对这类踩低拜高的生存法则早就见惯不怪了,故而也没有不满的神色,反而笑面相迎,从袖口处拿了个碎银子塞了过去,道:“侍卫大哥,昔日里我们小姐不是惯出门的,这四皇子府上的路我们也不熟,现如今没个人带路的话,我们只怕走半天也走不到正厅,耽误了我们的时间不打紧,就怕的是四皇子久等了。”
那门口的侍卫掂了掂手中的碎银子,面无表情地进去找了个小厮出来:“四皇子吩咐带她们进去。”
那名小厮一扫便知晓面前的不是普通人,不说那丫鬟一身绸缎,身后的小姐貌比天人,就单单说那一顶轿子,锦缎绣金线,香木雕玲珑,轿子四角垂下的丝绦上都各串着一颗拇指大小的明珠,就足以看出来人的不简单。
徐笙歌虽然不在意这些形式,但是徐惊羽毕竟是刑部尚书,在外面即使是结交的人不会势利眼,但是上门求见的话那些下人可就不一定了,且徐惊羽是极其疼爱自己闺女的,自然是比照着京中簪缨世家小姐的轿子去给筹备。
顺着那名小厮的眼光,徐笙歌心中无比感叹,这是她第一次坐这顶轿子出门,也是她清楚地感受到了什么是父亲所说的,若是拜访达官贵人,还是坐这一顶轿子出门为好。
随着小厮一路行至正厅之外,拂意又给了一个小碎银,扶着徐笙歌进入厅内,见四皇子坐在上座品茗看书,娉娉婷婷行了个礼。
待得落了座,徐笙歌才说明自己的来意:“其实这次笙歌前来,最主要的事情是为了想要见北周七皇子一面,不知道四皇子能不能行个方便?”
四皇子懒洋洋道:“我还以为是什么事情,我早就猜到了你要去见那个北周的七皇子问事情了,所以跟父皇已经要了道旨意,只是没想到你倒是来得快。”
话罢,也不拖泥带水,带着徐笙歌便到了诏狱之中。
说起来这皇子不愧是皇子,上次与梁王一起来的时候可没有看到这些牢头这么殷勤,不过想想梁王已经多年不曾在朝堂之上走动了,有的眼皮子浅的并没有那么热忱也是可能的。
四皇子对徐笙歌要跟周佶说什么并不是很感兴趣,故而给她行了方便之后,嫌诏狱内的空气混浊,早早就出去了。
徐笙歌打量着环境,跟她第一次来看见父亲的时候可谓是有着天壤之别,如果不是她真真切切是进了诏狱,只怕是以为这不过是哪家客栈上房了。
绫罗帐幔将这间牢房装扮得相当别致,书架上有不少书籍是用来给他解闷用的,这牢房之中琴棋书画也是应有尽有,一旁的香炉里升起袅袅的熏香,看来是去味用的。
周佶看到徐笙歌的到来似乎有些意外,给徐笙歌倒了杯茶水递过去道:“来者是客,自当是奉上茶一杯,只可惜诏狱毕竟不比外面,所以这茶水不是什么好茶,也不是热的,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就喝吧。”
徐笙歌见他倒是过得自在,心中有那么一瞬间是松了一口气。
见其面上坦然得似乎在诏狱之外的那个人不是他,也可能是在诏狱之中并没有侍女的伺候,所以头发简单地扎着垂在脑后,然而想到他之前做的事情,又觉得有些齿冷。
接过茶水,并没有喝,而是握在手中,道:“笛安是皇上的人。”
周佶的手一顿:“你哪里来的消息?虎毒不食子,父皇为何要杀宜兰?”
徐笙歌双目盯着他:“刘长冠说的。”
“刘长冠知道什么,指不定是因为宜兰的事情失心疯了,所以胡乱栽赃的。”周佶愤怒出声。
徐笙歌冷笑:“你们北周人都这样?一个臣子能大胆到去污蔑他的皇帝?”
周佶张了张嘴,似乎有些无力:“我不相信是父皇。”
“看来北周七皇子对自己的父皇很是自信啊,只可惜康王妃也承认了。”徐笙歌异常冷漠,虽然尽量克制住自己的情绪。
周佶向来自信满满的头颅缓缓垂下,一边的灯光让他神色看得有些不太真切:“康王妃已经多年没有回北周了,有些东西只是猜测很正常。”
“勤年也来了江夏。”徐笙歌是要一点一点地击碎他的自信。
勤年是太后的人,周佶怎么会不知道。
“可是也没有证据证明。”
“难道你要宜兰公主的鬼魂亲口告诉你,你们的父皇牺牲了你们,以达到目的?”
“父皇,不会的!”
“这次来谈判的人是你们北周九皇子。”
徐笙歌看得出周佶的挣扎,他最大的倚仗便是北周皇子的身份,他是顾贵妃的儿子,太后暗中相助想让他登极宝座,他的背后是顾家,他送宜兰公主到南梁和亲是莫大的荣耀,但是现在一切都破碎了,有人告诉他,自己的父皇想亲手绞杀了自己兄妹,为了给北周铺路。
九皇子是七皇子的敌人,虽然二人为兄弟,但是九皇子会救一个威胁自己当太子的人回北周吗?
周佶一阵颓然,忽而又轻声笑道:“是我小看你了。”
徐笙歌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说吧,你想问什么?”一瞬间被徐笙歌摇动了心神的周佶稳住了不安的内心,回过神来之后,便猜想得到徐笙歌的真实目的了。
徐笙歌抿了抿嘴,其实她从周佶的反应上可以看得出来,他并不知晓皇帝的打算。
“我想知道刘长冠与宜兰公主的事情。”
周佶抬起头,有一瞬间似乎是不可思议地看着徐笙歌。
其实他感觉得到徐笙歌是想问他什么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似乎是相信了他,又或者是觉得没有必要再问太多。
那和煦的声音在诏狱中响起,讲述的是一个公主与一个将军的爱情故事,徐笙歌仔细地听着,分辨与康王妃说的有什么不同之处,待得完罢,起身略略欠了欠身子以表示感谢。
徐笙歌走到牢房门口,却被周佶叫住了。
“你相信我了,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