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81章 再行拜访康王府

 

将李不十带去与望江楼的沈连才见上一面,虽说二人并不需要徐笙歌的引见,尤其是李不十也是天启书院院长关门弟子的身份,但是既然李不十想要接手她的事情,故而亲自带着让沈连才知道李不十是她的人也是有必要的。
事情倒也是顺利,即使李不十不善交际,但沈连才可是人精,所以三言两语就让李不十觉得这是个可靠的,让徐笙歌不由感慨果然是个人精。
次日一早,徐笙歌命人带着拜帖前往康王府,用过早膳之后便乘坐轿子去拜访康王妃。
现如今正是早朝的时候,康王身为皇上的亲兄弟自然应当是去早朝了,故而徐笙歌是专门挑这个时间段前来,自然是为了问康王妃关于宜兰公主的事情。
这康王妃对北周的态度似乎有些微妙,一开始的时候徐笙歌来康王妃拜会之时,什么都还没有说什么,康王妃便毫不掩饰地告诉了她,这大大出乎了徐笙歌的意料之外,而后来有些事情也是因为康王妃的一些提示,才舒畅地推测了下去。
到了康王府,康王妃早早地就已经让人在外面等候着,徐笙歌的轿子才到就让人迎着引进了门,当她到了康王妃的院落之中时,见其正带着侍女在侍弄着满院子的奇花异草。
踏进院子,笑盈盈给康王妃行了个礼:“没想到康王妃一大早的倒是有兴致,原本以为这满院子的花草都是专门请了匠人来侍候的,没想到竟然是王妃亲自照料,难怪了与其他地方的花草竟然完全不同呢。”
康王妃并没有转身,而是躬身拿着个小水壶在浇着水,不过似乎是搀着什么东西,看着是褐色的如同汤药一般:“其实已经看见了你的帖子,不过这些药物已经准备了半个月了,所以也不好浪费,你可能是要等我些许时间,等我侍弄好了这些花花草草才行。”
康王妃既然都这么说了,哪里有不等的道理。
按理来说,一般人是如此姿态的话,早就让人觉得是慢待自己了,然而这个康王妃却让人觉得只是亲切如同长辈一般,且虽然她没有回头,但是徐笙歌是知晓她的性子的,想来就算是康王爷来了,也只能遭受被冷落的份。
康王妃终于一一将花草侍弄完毕,在侍女捧来的水盆中净了手,任由侍女帮自己擦干净手,这才含着笑上前拉起徐笙歌的手,这回倒是比上次她来的时候更为亲热:“我听说你也带兵打仗了一回可是真的?听说梁王可是将功劳都让给你了,是也不是?”
徐笙歌面上有些诧异,不知道康王妃哪里来的消息:“王妃这是挺谁浑说的,竟然传到王妃耳中是这样的话,还不知道在别人口中说的有多么难听呢。”
康王妃四下张望了片刻,用手指点了点徐笙歌的鼻间,拉着便往自己的屋内走去,待得侍女将茶水点心上齐了,这才挥退了其他人,开口道:“可不是什么人告诉我的,这些东西其他人不知道,但是我还能不知道吗,只要听得一二,猜也能猜出来了。”
徐笙歌心中有些惴惴不安,如果连康王妃都这么猜测的话,那么皇上那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态度还不知道呢,眼见着昨晚上连父亲都警告自己了,难道是皇帝真的是动了什么心思想要害梁王不成?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勤年要自己去跟梁王说的话,劝梁王与北周七皇子合作的事情,是不是为了害梁王呢?
康王妃看徐笙歌面上惊疑不定,掩面笑得前俯后仰:“瞧把你吓得,快喝口茶压压惊,其实我之所以知道,自然是有人告诉我的了,而能告诉我的人,也在沐阳大战之中,你知道是何人了吧。”
“勤年?”徐笙歌有些惊奇,这个康王妃难道真的如此手眼通天?要知道勤年刘长冠他们可是重犯,押往京城直接就被刑部收监了,康王妃竟然能在这个间隙里与勤年见上一面,并且能够说上话,还真的是不一般。
康王妃似乎丝毫不想掩饰,笑道:“正是勤年,倘若不是勤年的话,我还以为这南梁里没有好玩的人了。早就想请你过府了,不过我名下也没有合适娶你的世子,只好等你们徐府的狂蜂浪蝶退了,没那么多双眼睛盯着你的时候才好,不过这又恰好的,你自己上门来了,倒是省了我好些功夫。”
徐笙歌的心稍稍放下:“看样子,王妃似乎与勤年的关系不错。”
这一句用的是肯定句。
先前来康王府的时候,康王妃曾经说过,北周太后在众多子嗣里面,最疼的是她与宜兰公主,而勤年是太后娘娘的人,所以康王妃知道勤年来江夏城,设法取得联系的可能性还是有的。
“这话你倒是说错了,我是与宜兰的关系还不错,”康王妃歪在椅子上,朝着徐笙歌略略摇首,发髻间的步摇因为这样的动作为发出微弱铃铃的声音,手上把玩的是一片如同叶子一般的紫色透明玉髓,“我是主子,勤年再怎么是母后的人也是奴仆,主仆的关系说不错,倒是有些不恰当了。”
徐笙歌微微挑眉,似乎对这句话有些不能苟同。
康王妃也不勉强徐笙歌同意:“不如你与我说说,你在沐阳城一战,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显得非常之兴奋,似乎是难得遇到一个知己一般。
不过也是,要知道她本身是一个非常自傲的人,单凭在北周的时候备受太后喜欢就足以在后宫之中立足了,而之后的征战无数更是为她带来了无限的荣耀,就算是嫁到了南梁来,她本来其实也不算受着太大的束缚,所以她向来也看不上南梁京城中的那些贵妇小姐们。
先前徐笙歌来的时候,顶的是女谋士的称号,但是那份勇气以及康王妃本身的戏谑才显得她是重视她的,现如今徐笙歌成了南梁的女战神,让她恍惚间看见了曾经的那个自己,所以对徐笙歌便是多了几分亲热。
徐笙歌见状,知道自己不说的话怕是康王妃就会自己前去打探了,与其让她想尽办法去探听,还不如半遮半掩地说了个大概。
“只可惜了你我不是生在一个年代,要不然可能咱们还能对上一阵,可惜了。”康王妃听完之后抚掌大笑,对那个援军主将赵将军表示不屑,“没想到将相世家竟然出了个纸上谈兵的货色,真是丢了北周的脸。”
徐笙歌自然没有接话,要知道康王妃本身是北周人,就算她侮辱北周的将领也没什么,但是徐笙歌是南梁人,站在康王妃面前说的话自然算是代表着南梁。
待得见康王妃面上的笑容已经收得差不多了,才开口道:“其实笙歌此次前来是有些话想要问王妃,不过又怕王妃可能会不答应,心中虽然忐忑,但是毕竟是一件大事,故而想问上一问。”
“但说无妨。”康王妃一脸不在意。
徐笙歌虽然知道康王妃是个好说话的,但是未免马上就被拒绝,故而道:“不知道,宜兰公主上次托王妃送回北周的财宝现如今还在不在?”
康王妃眉毛一挑,也不戳破她:“既然事情与宜兰有关,我自然是早就送走了,相信现在已经交到宜兰母妃手里了。”
看来康王妃的动作甚快,居然马上就运回了北周,但是既然她可以这么快就将财帛运回北周的话,为什么先前又留那么久?看起来就像是专门给徐笙歌过目了一般。
“你们去追小七的时候,我才运回去的。”康王妃似乎是看出了徐笙歌的疑虑,故而补了这么一句。
这个小七,自然指的是北周七皇子周佶了。
徐笙歌这才恍然大悟,案子还没有结束之前,势必会有人来查的,与其早早送走,不如先留着,等事情做了一个了断的时候再送走。
“宜兰公主身边的人都是专门培养出来的细作?”徐笙歌说出来自己也觉得有些可笑,但是事实就是如此。
康王妃颔首,讽刺道:“宜兰最幸运的地方在于能过继给皇后,最不幸运的地方也在于过继给了皇后,勤年是母后的人你是知道的,之所以母后将勤年赐给宜兰,其实就是为了保护她。”
“你是说害宜兰公主的人,是北周当今……”
康王妃做了个噤声的姿态,长长地嘘了一声:“这话可不能乱说,我可什么都没说。”
“那,宜兰公主是不是因为早早就知道自己会死,所以才会敛了这么多钱财,让王妃送回北周呢?”徐笙歌按捺住心中的滔天巨浪,又犹豫了再三,才将这句话问出口。
康王妃见这会儿说出了真实目的,摇了摇手指,最终却道:“这个,我也不方便说。”
徐笙歌的脑中轰隆一下便响了,虽然康王妃摇了摇手指,又说不方便说,但是她这分明就是告诉自己,宜兰公主就是早就知晓了这个消息。
眨了眨眼睛看向眼前的女子,倒是越发看不清楚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了,见其时而似乎对自己的国家有着无限的眷恋,又时而对着自己的国家有着无限的怨恨,徐笙歌有一瞬间又开始怀疑起康王妃所说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
“宜兰公主和镇西将军……”
“是真的。”徐笙歌的话还没说话,康王妃便接了话,一双美目盈盈地看着她:“我知道你见过我之后,就要去见刘长冠,我有东西要你交给他,你交给他之后,他便会听你的。”
话罢,康王妃款款地走入里屋,从一个箱底里摸出一个锦盒,缓缓地推到徐笙歌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