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80章 惊疑兮密道之密

 

用过晚膳的徐笙歌自然是向父亲告退出了东院,李不十亦步亦趋地跟在一旁,徐笙歌心中做着盘算,早上见的人太多,发生的事情也甚杂,所以还需要好好再捋一捋。
李不十以前在天启的时候,倒是可以天天与徐笙歌讨论师父又教授了什么,但现如今却发现不知道应当与自己这个已经下山两个月有余的师妹可以说些什么,颇有古人所说的“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的感悟,最重要的不是真的世上过去了千年,而是市间纷扰繁多,不如山中清静,故而当在山中再到民间之中的时候,才会一时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才好。
徐笙歌一开始自然是浑然不觉,她满心地打算是关于勤年的事情,要知道勤年作为刘长冠的妾室,应当不会一点都不顾忌着他,毕竟腹中还有着他们二人的骨肉,而刘长冠心尖上的人就是宜兰公主,要打开宜兰公主的谜团,那么有一个很重要的人,是可以相信的。
至少来说,有五成的机会可以相信。
徐笙歌猛然一停下脚步,恍惚的李不十没有发觉,走了几步这才发现方才一直在旁边的人不见了,张目四望。
“九师兄,魂兮归来。”徐笙歌扑哧一笑,要知道她在山上的时候与九师兄关系甚好,故而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情绪,打趣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看师兄才下山两日,就被花花世界迷了眼,现如今看路不是路,看物不是物了。”
李不十看徐笙歌笑得开心,也没有反驳,只笑道:“我是看师妹似乎有捋不清的千头万绪,一时间便想着也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帮师妹你分担一些,免得你现如今这样,连回来吃口饭倒是难的。”
徐笙歌也算是听出来了,师兄这是抱怨自己一天才回来一次,不过是在也是没有法子,对着李不十道:“虽然知道师兄下山一次不易,且又是捧着师父的命令下山来帮助我的,只是现如今的这些事情还真的不好说要怎么帮忙,倘若是其他的事情倒也罢了,但是现如今的这些事情可都是跟朝廷相关,所以没有叫师兄。”
李不十叹了口气:“其实我也知道师妹做的事情与南梁的皇室有关,所以不方便我插手,但是原本以为我留着的话还能与师妹商量商量,只是现如今来了一天,别说商量了,我看连说句话的时间都难,真是惭愧。”
看到徐笙歌因为这几句话而皱起了眉头,本来想说要告辞的,不过心想才这么说完就说告辞,似乎有生气之嫌,又道:“不如这样吧,倘若师妹不嫌弃的话,我帮师妹整理一下师门收到的消息,要知道现如今你早出晚归的,怕是也没那么多的时间,但是很多证据可能就在一些看不见的小细节里呢。”
徐笙歌本来还想着安慰李不十一番,见其自己倒是极快地调节了自身的情绪,微微一笑:“既然九师兄愿意帮忙,师妹自然是感激不尽的,不过不知道师父有没有跟你说要什么时候回天启呢,如果我耽误了你回去的时辰,怕就是不好了吧。”
说到了师父,李不十想到师父出门前的嘱咐,手中悄悄出了汗,虽然不知道师父是怎么看出来自己喜欢师妹的,但是既然师父说了要怜取眼前人,就有师父的道理。
正当不知道要怎么去说的时候,李不十看到徐笙歌的发髻之间正好就插着那日所买的翠竹碧玉簪,面上自然有了那么一瞬间的痴傻模样:“没想到师妹的眼光真是不俗,那日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这玉簪正好恰如其分地衬出了妹妹的仙姿佚貌。”
徐笙歌没想到李不十突然说到簪子上去,心中起疑:“九师兄你不会是自己跑下山的吧,还带着这么一些东西,所以才对回天启之事避而不谈,你要知道江夏城身为南梁的京都,不可能没有天启的眼线,如果你真的是私自下山,这个消息可能已经传回去了,不如师兄认个错?”
话虽这么说着,心中却是惊疑不定,要知道李不十带来的都不是普通的信件,倘若是李不十瞒着师父带过来的,可能就不是简单的认个错就能过去了的,现如今说的这话不过是想要试探一下李不十罢了。
但是倘若真的是瞒着师父送过来的话,一直以来都以正义自居的天启,在这件事情上又是什么样的角色呢?
不等徐笙歌想太多,李不十倒是有了行动。
见徐笙歌误会了,李不十自然不能让自己在师妹心中变成那等子不堪之徒,摆了摆手:“真的是师父让我下山的,师妹不用担心,师父还说了这件事情虽然一开始是师妹的家事,但现如今也算是一件关乎天下苍生的大事,所以如果能够出一份力帮一下忙,也算是功德无量,至于什么时候回去,完全不用担心,师父如果有事的话自然会让人传话给我的。”
徐笙歌这下子是放下心来了,九师兄不会是那种会背叛师门的人。
于是便拉着李不十到了自己的沧月苑之中,要知道方才他说要帮自己整理师门传递而来的消息,平时这些事情都是虽然拂袖有过涉猎,但她毕竟是个丫鬟,有些事情并未能顾及得过来,且最近她又是在接受惩罚期间,不好再让她去做。
李不十既然主动这么要求了,倒是让她免了一件忧心的事情,且这样一来,倒也不显得自己是冷落了他一般似的,倘若能带他去的场合,还是可以一起去参谋参谋的。
进了沧月苑,刚有机会贴身伺候徐笙歌的拂意自然是伶俐地端上茶水。
李不十左顾右盼都看不到拂袖,心中猜测怕是自己连累了她,要知道一直以来徐笙歌的底线都是说一不二的,张了张口,犹豫了片刻,还是开了口:“其实这个事情也不能完全怪拂袖,就算拂袖没有告诉我你的消息,我还是可以问其他人的,所以师妹你还是不要生气了吧?”
说这句话的时候,不难看出李不十有些心虚。
他知道徐笙歌的脾气,要知道她在天启书院的时候也是极受师父欢心的,在天启很多时候都是要什么有什么,要不然也不会随便推荐两个人回去,师父查也不查直接录用了。
徐笙歌抬眸望向李不十的眼睛:“我并不是生气,而是在教她规矩,当然九师兄是自己人,把我的消息行踪都告诉你并不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但是如果哪一天有人冒九师兄之名,套我的机密,拂袖会不会告诉她呢?我并不想尝试被人背叛的滋味,还望九师兄你能明白。”
李不十坐在一旁喝茶,气氛有些尴尬。
“九师兄也不要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我们在天启的时候犯了错误,也是要受到惩罚的,只要拂袖诚心认错,这件事情就过去了。”徐笙歌也不想太过于落了李不十的面子,故而又软声开口。
李不十知道先前也是自己的错,早知道早些下山,倘若一起经历了先前所发生的事情,或许现在就不会这么尴尬。
如是想着,李不十倒是对先前自己只是随口说的帮徐笙歌整理消息这件事起了兴趣:“先前说帮师妹捋一捋消息,师妹匆匆将我拉到沧月苑来,是不是有许多消息要我整理一番呢?”
徐笙歌这才想起来将李不十拉过来的目的,屏退了众人,将门关好之后这才将李不十带到里屋,开启了机关,拿了两颗夜明珠,递了一颗给李不十,便带着他一同潜入密道之中,将入口关好。
李不十虽然没有下过山,但也不是第一次看过密道,要知道天启书院建在山上,储藏一点典藏的时候就放在山洞之中,要去翻阅书籍的人就会走一段长长的密道,故而也不惊奇。
“沿着这条密道一直走,两三刻钟后就能到达望江楼那边,是前不久望江楼的掌柜让人挖掘的,倒是方便。”徐笙歌解释道,毕竟现如今两个人都在密道之中,不说话的话,气氛似乎有些诡异。
李不十点了点头:“确实闻的出来,这边的泥土气息还很新。”
徐笙歌知道李不十的鼻子向来甚是敏感,笑话了两句,二人便边说着边往前走。
没想到不到一刻钟,李不十突然停了下来,疑惑道:“这味道似乎有些不对。”
徐笙歌听到了李不十的话,有些诧异:“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李不十皱了皱眉,摸了摸密道一边的墙,解释道:“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密道越到这边,似乎空气越是干燥,且先前那种泥土的腥味少了许多,这墙的感觉,似乎是有些年间了。可能有十几二十年了……”
徐笙歌心中一惊,十几二十年,天启便在这边挖过一条密道不成。
一刻钟,现如今到底是在哪里呢?
难不成这一家也曾出现过天启书院院长的关门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