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79章 徐父嘱咐远梁王

 

徐笙歌本来也察觉得到勤年会是最难对付的人之一,要知道她从一见面开始给人的感觉就是处事波澜不惊,且当时她一个有身子的人,带着一个侍女就敢深入敌人腹地之中,说是没有胆识以及城府,估计也没有人相信。
只是没想到这个勤年却是会提出这样的要求,要知道她一直以来对刘长冠都不离不弃,据说在被押解进京城的路上,她是衣不解带地照顾着重伤的刘长冠,徐笙歌早就做好了她提出的要求会跟刘长冠有关,没想到却完全撇去刘长冠,而是要帮北周七皇子夺皇位。
说起来,她还记得刘长冠说笛安是皇后的人之时,勤年是故作不知的,没想到的是笛安竟然是听命勤年的,真不知道刘长冠知道的话,会不会很精彩。
离开柳府地牢的时候,出到外面发现已经是天黑了,柳长清本来要留徐笙歌吃饭,但是她以要回去陪父亲一起享用晚餐为由,便辞别了柳长清。
回到徐府的时候,没想到才刚落了轿子,就听到门房低声絮叨:“小姐,李公子问了上百次次小姐有没有回来了,我从早上听到现在,耳朵都要起茧子了,先前还在门口这边等着,也是等了大半天见小姐还没回来这才回去歇息,嘱咐小的一看到小姐回来就派人去告诉他。”
徐笙歌愣了一会儿才想起这个李公子是九师兄李不十,因为她先是进宫,而后便分别到到四皇子与柳长清府上,故而也没有带上李不十,更是没有时间去告知其一声,没想到他倒是等了自己一天。
“李公子有说什么是因为什么事情吗?”
门房摇了摇头:“李公子就一直说没事,只是等小姐回来,不过我瞧着好像也没事。”
门房向来都是个有眼力见的,故而说出来的话,徐笙歌也有六七分相信,既然说是没事,便猜想着没什么事情,所以吩咐着门房让人到我闻居里去告知李不十,自己一会儿打算到父亲处共膳。
徐惊羽自然是知道徐笙歌进宫去了,虽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本着不过多干涉徐笙歌之事的想法,也没有说她什么,要知道她做的事情,对于南梁来说是好事。
不过后来五皇子七皇子又再次命人送东西来的时候让他吓了一跳,只说是现如今徐笙歌深受皇上恩典,作为皇家中人,赏赐些东西也是应当的,在推拒之间,徐惊羽才知道自己的女儿居然不知怎么地,与四皇子合作上了。
虽然徐笙歌到四皇子府上让其出兵围困北周行馆的事情并没有公诸于众,但是五皇子与七皇子都各有渠道得知皇帝下了这么一道旨意,虽然心中颇有不满,但是对于徐笙歌联姻一事上都抱着势在必得之心。
徐惊羽见徐笙歌前来请安,自然是免去了那些繁文缛节,毕竟只有一个女儿,哪里能不疼到骨子里,见天色也不早了,命人前去请李不十来一起用膳,这才对着徐笙歌道:“你今日进宫去要求皇上重新查北周一案看来是成功了,不过你是怎么招惹了这些皇子,今天五皇子与七皇子送了东西来,我是想拒绝都拒绝不了。”
徐笙歌皱眉:“皇上最近不知道怎么了,似乎是有意让我与几位皇子接触,大言不惭地说一句,依女儿看来,似乎是有意让女儿嫁给一个皇子,所以在同意女儿重启宜兰公主一案的时候,让四皇子配合我行事,其实就是为四皇子接近我儿提供便利,所以才会有了爹爹说的,五皇子与七皇子强送了东西来,让人想拒绝都不行,因为在他们的心中,倘若父亲拒绝的话,那么就打破了一个平衡了。”
徐惊羽有些瞠目结舌,没想到皇帝打的是这个心思,先前众多人上门提亲,他便觉得不妥,要知道徐笙歌先前还没有闯下大阵下山,他想见女儿一面也是难之又难,现如今女儿是在身边了,又被这么多人盯上了,现如今更是好了,被皇帝盯上了。
“那你想怎么办?”知道女儿是个有主意的,故而开口问道,希望她能给自己一个好答案。
徐笙歌一时间也是被问住了:“四皇子那边倒是不用担忧,今日四皇子亲口告诉我他是有意中人的,五皇子我看着似乎还是颇为通情达理的,至于七皇子,实话说我与他接触不多,并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不过按照我的想法,我与皇家之中到底不想招惹任意一个。”
“皇家之中不想招惹任意一个,那么梁王呢?”
徐笙歌不知道自己父亲为何说到梁王,复问了一句:“梁王?”
“现如今外面都在盛传你与梁王的事情,尤其是你乃梁王心上人之事,为父知道这是你先前放出去的风声,但是现如今街头巷尾皆知,你要小心被他人利用,梁王是皇上的眼中钉,你最好少靠近为妙。”
徐笙歌见状在心中猜测徐惊羽到底知不知道自己与梁王在法门寺悄悄见面之事,不过还是道:“爹爹,你放心好了,现如今京中的状况女儿还是有些了解的,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女儿自有分寸。”
徐惊羽点了点头,复而又叹了一口气:“你要知道,其实为父并不想你下山,更不想你招惹到皇族之中,我的女儿好好长大就可以了,何必要看见世间这些肮脏的事情。”
“如果不是因为我的事情,你也不会下山,如果你不下山的话,估计也不会掺合到这些事情来……”
徐笙歌撒娇一般地摇了摇徐惊羽的手臂:“爹爹何苦说这些,爹爹有难,我怎么能不下山救父呢,而现如今掺合进来,主要还是为了南梁的百姓,为了南梁……”
“好好好,你天性善良,这一点与你娘一模一样。”徐惊羽似乎是看到了亡妻的身影,如今二人的骨血,在徐笙歌身上流淌着。
徐笙歌是从出生就没有见过娘亲的,所有关于娘亲的事情都是听徐惊羽所说,但是即便如此,徐惊羽有时候也不会愿意说太多,只说她的娘亲拥有着倾城之貌,惊才绝艳。
正当徐笙歌想问关于娘亲的事情之时,李不十已经从我闻居赶到了,对着徐惊羽行了一礼,这才走到徐笙歌面前:“师妹,你这一天都不见踪影,到底是去哪里了?让我好找。”
徐笙歌看见李不十满脸着急,面上有些惊奇,要知道李不十是天启书院收养的孤儿,在江夏城可以说只认识自己一家人,顶多还加上望江楼的那些人,现在为什么这么着急?
“九师兄急得满头大汗,是有什么事情发生吗?”徐笙歌说着,拿出罗帕帮李不十擦起汗来。
李不十本来是火急火燎地前来,想要找徐笙歌问个清楚,但是现如今徐笙歌认真地给自己擦汗,纷纷扬扬地内心一下子就沉淀了下来,含情脉脉地看着她。
“九师兄?”徐笙歌反复叫了几句,见没有回应,大声地又叫了一句。
李不十回过神来,倒是刚刚想要问出口的话一时间说不出来了,平复了心情才道:“其实我是想问师妹去了哪里?我这一天都没有见到师妹了,只看到不少人来提亲的。”
徐笙歌噗嗤一笑:“这也值得你着急,你可是忘了我今日要进宫面圣的,最近因为南梁北周的事情可能会比较忙,一时半会顾及不到师兄的话,还望师兄见谅。至于那些提亲的,师兄就不必替我烦恼了,爹爹不想我这么早出阁,我也不想才下山又进了哪家的高门大院里。”
李不十听到这句话自然是放下心来,不过又想起了今日听到的话,故而问道:“我听说师妹与那梁王关系不错,听说师妹是他的心上人。”
徐笙歌心中有些慌乱,偷眼看了眼徐惊羽:“你从哪里听来的这些东西,外面的人胡乱说也就罢了,你怎么也听信了?这些东西向来都是不做准的,都是捕风捉影之事。”
徐惊羽面上不动神色,让他人看不出心中在想着什么。
李不十倒是对着徐笙歌行了个礼,说了几句好话。
没多久,这晚饭也就摆上了,因为也不算是设宴,故而三人并没有到正厅去,只是将饭菜摆满了一桌,三人像是一家子一般,围坐在圆桌上一起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