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78章 现身与勤年共谋

 

徐笙歌虽然不知道勤年先前是不是故意做戏给自己看,但是至少她也觉得收获了一些消息,比如说笛安是皇上的人,但是因为感恩于宜兰公主的恩情,所以虽然是皇上的棋子,但真正忠心的主子却是宜兰公主。
而这勤年果然如自己所料的一般,也是他人栽培出来的人物,否则以宜兰公主在宫中不受宠的程度,还真没有这个能力培养出勤年这个气度的人来。
从她们口中所说的娘娘,以及勤年对北周皇帝并不是十分害怕的感觉,徐笙歌猜测应当就是康王妃所说的太后,故而康王妃所说的宜兰公主从小是被太后疼爱的,得到了验证。
不过徐笙歌没有想到的是皇帝竟然这么早就对宜兰公主动了利用的心思,否则也不会早早地将笛安与秋眉送到宜兰公主身边了。
不过想想也是,宜兰公主毕竟养在皇后的名下,像南梁这边都认为宜兰公主是皇后的亲生女儿,更何况西楚东齐这两个小国了,而嫡女联姻的话,份量自然不小,至于嫡女死在南梁之中,北周便也怒得理所当然。
见勤年如此一说,徐笙歌也没有不好意思,毕竟非常时期非常手段,将笛安扶着坐在一边,自己则坐在勤年与笛安中间:“其实我刚才在上面听得很是清楚,也知道你们在吵什么,但是在我的角度上来看,人死毕竟不能复生,现如今既然宜兰公主已经被他人暗算而死,你们要做的不是要内讧或者自杀,而是找出真正的凶手,帮宜兰公主报仇才是。”
笛安本来是以勤年马首是瞻,倘若她不在的话,笛安还会表述一下自己的意见,但现如今勤年在这里,且又经过刚刚被勤年的训斥,所以笛安也不说话。
勤年毕竟是北周太后培养出来的人,也知道徐笙歌想要的是什么,笑道:“其实一路以来,笙歌小姐都这么照顾我,估计就是为了等勤年到京城的这一刻吧。笙歌小姐既然想要合作,我觉得不如小姐拿出一些合作的诚意来?”
徐笙歌同样朝着勤年挑眉,闲闲地道:“现如今你们在南梁的境内,且你们的对手是北周皇帝,除非你们不想帮宜兰公主报仇,否则到底是我需要拿出合作的诚意来,还是你们需要拿出合作的诚意来?”
“自然是笙歌小姐要拿出合作的诚意来,要知道虽然我们现如今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但是合作不合作是我们说了算,虽然我报仇心切,所以方才一时冲动。但我生是北周的人,死是北周的鬼,笙歌小姐要我们背叛了自己的良心与母国,我觉得空口一句帮我们报仇,你以为我们会相信?”勤年也算是控制自己情绪的好手,方才对着笛安的时候生气如斯,但是面对敌人的时候,却能马上静下心来思考。
徐笙歌抚掌称赞:“方才我听勤年你训斥笛安的时候,说她顾小失大,为了自己的姐姐竟然枉送了主子的性命,我本来还不相信你能做到什么地步,不过现在倒是相信了,毕竟国家与公主比起来,国家毕竟是大,宜兰公主毕竟是小,想来你们的皇帝也是这么想的吧,故而你们有什么好生气的呢,都是为了国家嘛。”
这句话其实算是挑拨笛安与勤年之间的关系了,更是讽刺其所说的为了公主应当如何如何,但是当条件的前提一旦改变之后,这个为了公主为了主子的信念还是会改变。
勤年怎么会听不出来徐笙歌所说的话呢,微微侧头去看笛安面上的神情,毕竟她在自己的姐姐上面是一根筋的人,否则当年也不会因为执念而差点在训练中被放弃以及被背叛,导致了最后被废了武功,现如今有人说出这种话,似乎是与她为什么不能先顾着姐姐的观念相合,她难免不会再次走进死胡同里。
“听闻小姐一张利嘴曾经舌战南梁群臣,今日一见果然如此,所说的话让勤年我哑口无言,毕竟现如今的情况就已经这般了,我是不会背叛自己的国家,至于公主的仇,我肯定会报,而其他人是怎么想的,娘娘与公主都死了,我是管不着了。”勤年索性是卖了个惨,毕竟笛安是个重情义的,真的论起情分来,自然还是她与笛安更为亲近。
徐笙歌看向在一旁懊恼不已的笛安,问道:“倘若你与我合作,我马上派人将你姐姐赎出来与你见面如何?”
听到这句许诺,笛安的双目忽然便焕发出了光彩,要知道现如今的她肯定是回不了北周了,就算是回北周的话也是死路一条,但是能够临死前看姐姐一眼,也是心满意足的。
勤年轻咳了一声:“笙歌小姐何必用这种不磊落的手段?其实按照小姐的智慧,不应当只在我们身上打转才是,笛安已经错过了一次了,倘若再错一次,相信宫中在酒泉之下,是一定不会开心的。”
徐笙歌见勤年打岔了之后,笛安又一副我听勤年的模样,不死心地又道:“倘若我们合作,我不仅把你姐姐赎出来,我还能帮你洗脱了罪名,然后安排你与你姐姐去山中隐居。”
笛安明显是心动了,但是一双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勤年之后,又低下了头。
徐笙歌便知道看来事情还是勤年说了算,转过头去问她:“你想要什么样的诚意?”
勤年勾过徐笙歌的头,小声道:“我知道梁王与你关系匪浅,我的诚意也很简单,只要你说动了梁王帮我们七皇子登上皇位,我就答应跟你们乖乖合作。”
七皇子。
徐笙歌一愣,完全没有想到勤年打的是这个主意,虽然刚才她提到了她要扶持北周七皇子当皇帝,但那是为了将宜兰公主“救出”南梁,现如今宜兰公主都已经死了,为什么还要将北周七皇子扶上皇位呢?
而且,梁王似乎与北周七皇子很是不对付啊!
当初北周七皇子好像也一直想要见梁王,但是梁王似乎一直拒而不见,后来倒是见上了,二人后来也没有再提那一晚上见面说了什么的事情,就像是从来没有见过面一样。
现在看来,应当就是北周七皇子要梁王帮助他登基,而梁王不愿意?
这就好笑了,一个北周的皇子,叫南梁的大臣帮忙自己当上皇帝。
“这个,我做不了主,也不能答应你。”徐笙歌拒绝得斩钉截铁,从梁王的家训以及他的行为来看,梁王也不可以答应这种事情。
“梁王那么喜欢你,我觉得笙歌小姐你去劝梁王的话,他肯定会答应的。”
勤年语不惊人死不休,说出来的话让徐笙歌的心中突突一跳。
“你在胡说什么呢?”
“笙歌小姐不要害羞,其实笙歌小姐计谋无双,梁王拜倒在石榴裙下也无可厚非,其实在沐阳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只不过是小姐没有发现罢了。”勤年的嘴角绾成好看的弧线。
徐笙歌却被这句话搅得有些乱了心神:“现在我们在说的是两国之间的大事,这些事情我觉得先搁置一旁比较好,不过以我对梁王的了解,你说的事情肯定办不成。”
勤年却也是不甘心就此罢了:“我也就这么一个条件,小姐既然不答应,那我也没有办法。况且,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只要笙歌小姐与梁王见上一面,说不定梁王就答应了。”
徐笙歌未免她继续说这件事情,犹豫了再三,只说是尝试一番,但是勤年也必须告诉她一些秘辛,作为交换。
勤年见徐笙歌松了口,自然满心欢喜,现如今自己的主子也已经死了,要什么秘辛也无所谓。
其实勤年在决定来江夏城的时候,就决定要为宜兰公主报仇了,但是她本来计划的对象是与梁王联手,没想到现如今却是搭上了徐笙歌的船,不过徐笙歌也是个上好的人选。
待得二人将事情都说得差不多之时,徐笙歌正要告辞,勤年却做了个手势,让徐笙歌弯腰下来听她说话。
徐笙歌弯下腰,只觉得耳边的勤年吹气如兰,正觉得耳朵有些痒的时候,听到了一句轻飘飘恍惚惚的话。
“其实我还蛮期待,梁王与七皇子两个情敌是如何合作的?”
徐笙歌惊讶的看着勤年,却见她笑得一脸欢快,一双明眸无辜一般地看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