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73章 面圣重启宜兰案

 

遇到了五皇子之后,李不十兴致缺缺,一度有些不愉快,但是看见徐笙歌兴致盎然的模样也不好打扰,毕竟她也是难得一次出来逛夜市,回到天启的话可根本没有这么热闹的地方,故而二人便逛到夜市散场之后才回到徐府,而后各自回房歇息。
徐笙歌一直惦记着要面圣之事,所以虽然玩得开心,但是回到沧月苑之后也没有睡下,而是查看着李不十带来的这些证据。
说实话,她已经有十成十的把握这场战争包括宜兰公主的死,都是北周皇帝一手策划的,先前听到刘长冠所说的笛安是皇帝的人,与师傅派九师兄带来的信件都足以证明了这一件事情。
不过有了这些信件,许多事情倒是豁然开朗了起来。
徐笙歌小心翼翼将信笺都装在盒子里放到天启所挖的密道里的密室之中,这才出来歇息。
而平时叽叽喳喳的拂袖怕徐笙歌还在生自己的气,觉得她身为一个下人,反而出卖了主子帮李不十,但是就拂袖的角度来看,李不十无论是人品还是相貌上,都是配得上自家小姐的,所以坚定不移站在九师兄这边,虽然在陶谦文的影响下,觉得梁王似乎也不错,不过小姐就应该是九师兄的。
徐笙歌瞥了一眼尽量缩小自己身影的拂袖,也没有说话,更衣之后便上床躺着。
拂袖这下倒是害怕了起来,在床边求爷爷告奶奶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半天看见没反应,偷偷撩开帐幔才看到自家小姐睡着了,抽泣着像个小媳妇一样默默地睡到外间去了。
翌日大早,徐笙歌破天荒地叫了一直负责沧月苑的拂意进来伺候着,这下拂袖是真的慌了神了,要知道从小到大都是自己伺候小姐的,现如今小姐虽然没有将自己打发了走,但到底是动了换人伺候的心思,拂袖虽然不敢动手抢拂意的事情做,但也不想出去,便在一边默默哭着。
待得用过早膳,徐笙歌让拂意将碗筷都收走,拂袖还在一旁迎风落泪,自己觉得无视了她这么久,也该是长记性了,开口道:“知错了吗?”
拂袖经过这一夜来,哪里还不知道自家小姐是真的生气了,现如今看到小姐竟然还愿意理自己,喜极而泣,不过一夜辗转未眠,盯着两个乌青眼圈的拂袖看起来可怜巴巴的,上前跪了下去,拉着徐笙歌的裙角:“小姐,我再也不敢了……”
“不敢什么?你自己说说。”徐笙歌知道拂袖是仗着从小与自己一起长大,所以行事向来无所忌惮,与自己的情分说是主仆关系,但更多时候还是像姐妹一般,所以拂袖就算做了什么事情她也不会责怪,但是这在天启的时候尚且没什么,在外边可就不一样了,如果再这样下去,就怕什么时候她无意中做错了事情或者是透露了什么秘密出去就不好了。
“我不该将小姐的事情传回天启,我不该瞒着小姐与九师兄往来信件。”拂袖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说。
徐笙歌倒是不满:“还有不该撒谎。我是你的小姐,自小与你一起长大,难道对你有不好的地方吗?做错了事情就撒谎,徐府上下任何一个下人都知道忠心为主,而你不仅自作主张,做错事情还不错,还对小姐我撒谎,你自己说,该如何处置你?”
拂袖自然是摇着徐笙歌的衣角:“拂袖知道错了,小姐千万不要赶我走,我只想留在小姐身边,拂袖再也不敢了。”
徐笙歌与拂袖毕竟一起长大,自然有恻隐之心,所以也不忍心看见她这般,叹了一口气:“抄写徐家家规十遍,什么时候再回我身边伺候。”
拂袖抽泣着,虽说小姐没有对自己有太大的惩罚,什么家法伺候也没有,但是在她的心中,不能跟在徐笙歌身边就是最大的惩罚了,所以自然是满口答应,狂奔回自己的房中抄写徐家家规。
想来今日朝中也没有什么大事,没多久皇上身边的小太监汤罗宋便带着皇帝的口谕到徐府召见徐笙歌。
现如今进皇宫对于她来说已经不陌生,一路畅通地到了御书房外面,没多久就被召进殿内,只见殿内站着的正是柳长清,看样子君臣二人似乎聊得还不错。
皇帝看到徐笙歌入门,觉得眼前一亮,今日的她一身鹅黄色对襟绣百蝶穿花立领褙子,披着粉色的花纱披帛,头上梳的是惊鹄髻,左边插着一枝珍珠流苏金步摇,右边是一枝通体青翠祥云纹玉簪子,从外面进来之时带来阵阵清风,却在行走时衣袂翻飞,与先前相比,似乎又有了不同。
若说先前是落落大方的士子风范,现如今却是多了几分端庄的贵气。
皇帝不由地在心中暗暗点头,这样的女子嫁入皇家,那是再恰当不过的了,甚至有了倘若谁娶了她,便立何人为太子之心。
免了徐笙歌的行礼之后,命人搬来凳子给其赐座,见着柳长清还站着好像有点不合适,这才又让人搬来凳子让他坐下,才道:“朕听柳爱卿说,你找朕有要事相商?”
虽然直白,不过徐笙歌倒是喜欢这样开门见山的谈话,应了一声,一双眼睛却是看向柳长清与殿内宫人,再看向皇帝不再言语。
皇帝心中知晓,这丫头是要自己屏退众人的意思,让御书房内众人都退下:“神神秘秘的,现在可以说了吧?”
徐笙歌从袖子里取出一枚锦囊,里面装的正是北周皇帝与东齐相通的一封信件,上面写的正是要取璇玑郡的事情,呈到皇帝面前:“皇上一看便知。”
“啪!”
皇帝一目十行地看完整封信,又重头仔细地看了一遍,这才将信拍在案上,厉声道:“欺人太甚,北周人果然狡诈若狐!没想到竟然为了谋得璇玑郡,使用这种下作的手段!”
徐笙歌看到皇帝如此愤慨,起身拱手:“所以臣女特此进宫面圣,希望圣上让臣女继续深入调查这件事情,趁着北周的人还没有来到江夏,我们大可以再继续调查,以获得更多的证据。”
“你已经有计划了?”在皇帝心中,徐笙歌每次来都会给他带来不少惊喜,这一次也一样,看来上次说她是南梁的福星果然一点不假,现如今她既然主动进宫,自然应该有想法了才是。
徐笙歌素来淡定,且这件事情本来她也推演了两天了,故而现在说起来倒是让人看着胸有成竹:“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最关键的地方还是宜兰公主死的案子,虽然先前说破了,但其实还有许多点可以挖掘,尤其是先前到沐阳城的时候,我们恰好遇到了宜兰公主的旧情人北周镇西将军刘长冠,我曾经听到他说过笛安是北周皇帝的人,现如今宜兰公主的尸首还在北周行馆之中,臣女寻思着,这个刘长冠应当是知晓什么秘密的人,而现如今正好可以利用这一点来作为一个突破口。”
南梁皇帝有一些犹豫,要知道北周行馆毕竟是北周来使所落榻的地方,现如今想要取得宜兰公主的尸首的话,派兵光明正大前去围捕的话,只怕引起两军再战。
徐笙歌也是看出了皇帝的心思,故而道:“依臣女所见,近来民意沸腾,为了保护北周行馆里的人,皇上派兵前去驻守,应当是合情合理的。再且说,既然已经知道了北周他们的心思是璇玑郡,这也就代表了,他们更希望见到我们犯错,先前的战争是为了立威,北周才主动挑起,现如今他们不会轻易打起来的。”
“你有几成把握?”皇帝沉声道。
“重新查这个案子有八成把握,但有这封信件在手,就算没有查出来,我相信北周那边也讨不了好,倘若最后重新查出来这个案子如同信上所说,我看着璇玑郡可能就不再是三不管地带了。”徐笙歌微微一笑,虽然说的八成把握有夸大的成分,但是为了南梁皇帝安心,所以夸大也是应该的,“依臣女所见,倘若璇玑郡姓了南梁,对我们的防守会起到更好的巩固。”
南梁皇帝坐在龙椅上,眸中神色难明,但是璇玑郡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且这还是北周送上门来的机会,如果不要的话,实在让人觉得不甘心。
既然有了这封信件做保障,那就赌上一赌!
过了许久,南梁皇帝才下定了决心一般:“好,朕就许你再重新调查此事,为了你行事方便,朕再下旨让四皇子配合于你,届时成功之后,你便是立了一大功,虽不能封官加爵,但是朕定会厚赏你的。”
“谢皇上。”徐笙歌向前一拜,虽说她并非为了功名利禄而进宫求见皇上,而是为了南梁,但是也没有必要反驳于他。
皇帝上前虚扶起徐笙歌,二人细细说起计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