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72章 逛夜市逢五皇子

 

其实徐笙歌本来一直都没有注意过勤年身边的那个丫鬟,毕竟她平平无奇且胆小如鼠的模样深入人心。
记忆中也只有之前在沐阳城的时候,叫勤年小心汤里有毒以及刚才对自己的怒目相向,这才注意到了这个小丫鬟。
说起来也是奇怪,你说她胆小吧,却是她跟着勤年到的沐阳城,现在更是到了南梁的京都江夏城。
说她胆子大吧,她平时却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
说她忠心为主吧,确实也大着胆子帮主子出过头,但是平时却瑟缩在一边,像是空气一般。
这么多点加在一起,却是让徐笙歌觉得这个丫鬟奇怪了起来,毕竟事若反常便有妖,说起来她甚至是不知道这个丫鬟叫什么名字,这似乎是太过于奇怪了。
这丫鬟到底是什么来头?
不过这个问题也不会一时间就有了答案,跟柳长清交代完了之后,再三嘱咐明日早朝要跟皇帝禀报见自己的事情,这才与李不十告辞而出。
顺着李不十的意思是,现如今月色正好,不如二人一路走回去,也好消消酒气,更是让她带着这个没有来过江夏城的九师兄逛一圈。
徐笙歌想着左右无事,便也答应了,带着一脸好奇宝宝模样的李不十去逛夜市。
也是因为顺利地解决了一桩事情,故而徐笙歌面上也是喜笑颜开,东边带着李不十去捏泥人,西边带着他去买小糖人,南边带着他去吃夜市鼎鼎有名的小馄饨,北边带着他去看街头卖艺的拿大顶胸口碎大石,这一来一回之间,二人玩得不亦乐乎。
“师兄,走快一些,前面茶馆里下一场说书的要开始了。”徐笙歌玩的兴起,却觉得李不十的慢条斯理像蜗牛那么慢,便扯着他的衣袖要他走快一些。
李不十倒是宠溺地任由这个小师妹将自己的衣服拉扯得不成样子,看来她也是难得放松一次,故而也不点破。
看到旁边有一间首饰铺子,想起书上说的,古代男子赠与女子首饰定情,李不十倒是反手牵过徐笙歌,进了这钗头凤首饰铺里。
钗头凤的掌柜是个眼尖的,一眼就看出来刚进来的一对男女身上所着服饰非一般人家,虽然二位都是简装素雅的穿着,但那通身的气质,竟是让整间铺子都亮堂了起来似的,好一对神仙眷侣模样,更别说那素雅的衣服其实是织云锦,这可是官宦人家穿着的布料。
掌柜迎上前去,笑着招呼:“这位少爷要给小姐买什么首饰,我们钗头凤是百年老店,样式精美,尤其是小姐神仙一样的人物,绝对能锦上添花。”
徐笙歌被拖进来的时候还没反应过来,现在掌柜的都过来招呼了,哪里不知道这是什么铺子,心道这李不十才下山的就如此破费,似乎不好,低声道:“我也不缺什么首饰,还是走吧。”
李不十微微一笑,道:“我来也没给你带什么东西,现如今样东西送你,也算是补上了。”
张目四望,看到店内的其他女子满头珠翠,虽然徐笙歌向来打扮比照着书院的规矩简约为好,但是现如今是在南梁的京都,现如今这样固然是好,但是未免与其他小姐一起有些太素了,且师父也让自己倘若真的喜欢师妹的话,还是先表明心意为好。
“掌柜的,我想买个簪子,你尽管拿出来。”李不十虽然不知道到底这首饰价值多少,但是临出门的时候,师傅确实给了不少银票,说是南梁京都,师妹又是名门大户,钱是少不得的。
掌柜的听到这话,如何不知道是个大主顾,迎着便进了里间,让店小二上好茶好点心,这才去拿店里的几样珍贵的镇店之宝来。
待得掌柜的回来,手中赫然捧着的一个托盘,黄梨花木做成的四方托盘,上面垫着几层丝绸,显然是极其宝贝这托盘内的东西,只见碧莹莹的是蕉叶碧玲珑翡翠流苏步摇,金灿灿的是碧玉卧龙点翠金簪,红艳艳的是白玉嵌红珊瑚珠双结如意钗,黄澄澄的是菊花纹珐琅彩步摇,四个不同的簪钗摆在上面,叹为观止,无一不美。
所谓人皆有爱美之心,就连本来忐忑不想李不十破费的徐笙歌也有一瞬间的晃神,李不十见状自然心喜,便知道师妹是满意的,不过这几样东西一看便是价值不菲,虽然不心疼银两,但就怕身上带的钱不够。
就在掌柜的想说话的时候,却听到一连串的脚步声,却见门帘有人撩开,一个身穿天青色锦袍的男子走了进来:“笙歌小姐倒是有兴致,看来前两日我左右请不到小姐,现在看来是因为没有送礼的缘故了。”
李不十不知道是何人,但是见他说话冒犯了徐笙歌,面上顿时冷了下来,正要说话,却发现自己的手臂被人轻轻拍了拍,以示意自己不要说话。
“前两日实在是身体不适,未能赴宴,失礼之处,还望海涵,”徐笙歌微微一笑,起身行了一礼,没想到面前来人竟然是五皇子,转而跟他介绍道,“这位是我念书之时的师兄,若有冒犯之处,还望见谅。”
李不十之时为了找徐笙歌而下山,所以这京中的人自然也不认识,也不曾打探过,不过倒也知道既然被称为皇子,那么应当就是南梁皇帝的儿子,起身拱手,不过没有说话。
钗头凤掌柜这才知道刚进来的人竟然是当今五皇子,当即将托盘放到桌上,跪迎道:“草民拜见五皇子。”
五皇子免了众人的礼,径直走了进去,现如今屋内的两个上位已经由徐笙歌与李不十坐了,他也矫情但也不客气,坐在离徐笙歌较近的下位,笑道:“我方才也是玩笑话,你可是徐大人唯一的女儿,难不成徐大人还能亏待了你不成。”
“这倒是的,爹爹哪里会亏待了我,”一直兴致盎然地徐笙歌,这时自然也有心思开起了玩笑:“没想到五皇子也有兴致来买首饰,就是不知道是打算买给哪位姑娘?”
要知道这男人除了帮别人买首饰,哪里会进首饰店,故而徐笙歌也调侃了起来。
五皇子勾起唇角,双目脉脉地盯着徐笙歌:“若我说,打算买给你的,你信也不信?”
徐笙歌被噎了一下,没想到这五皇子倒是个浪荡的,随便这么一说自己就被调戏了。
李不十闻言看向徐笙歌,没想到自己的师妹下山后惹的人还真不少,自己才到了半天,就看到了两朵烂桃花:“五皇子还是不要拿我师妹取笑了,要知道女子的清誉重要,还望五皇子自重。”
五皇子挑了挑眉毛,对着站到一旁的掌柜说话,让她将托盘拿来看看,边看边点头道:“这几样确实是出挑的,就连宫里的司珍局,最多也就只能做到这种程度了吧,韶司,付账吧。”
钗头凤掌柜可没想到这四枝簪钗能一下子卖了出去,自然喜不自禁,且这可是当今圣上的五皇子,不仅亲口夸奖宫中的司珍局也只能做到这样,还亲自买了下来,这可是天大的荣耀,当即叠声称是,将那托盘放到五皇子椅子旁的案上,便要跟着五皇子方才喊的韶司要去领钱。
“慢着!”李不十自然心中不快,要知道这首饰铺里是他带着徐笙歌进来的,这也是他们先看的首饰,现如今就这样被买走了,自然心中不快,“买东西也得讲究个先来后到吧,这明明是我先来的,怎么就全卖了呢。”
钗头凤掌柜尴尬地回头,望了望五皇子,希望他能出来帮着解围。
不过五皇子是什么人,南梁当今的儿子,又是在天子脚下,竟然有人跟他这般说话,怎么可能不怒,且他也是发现了,这个师兄似乎也喜欢徐笙歌,既然觊觎他的东西,那自然不可能给他好脸色了,只是因为徐笙歌在这里,才不好发作,气极反笑:“师兄倒是不要这么急,你也是买来送给笙歌的,我也是买来送给笙歌的,无论先来还是后到,这四枝簪钗都是笙歌的,所以也差不多,对吧。”
话罢一挥手,那个叫韶司的属下就拉着掌柜的去付账了。
李不十面上有些发白,他没想到只是想买根簪子给徐笙歌,如今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且这位皇帝的儿子,很有可能是未来的天子吧,为什么如此不讲道理,如此之人怎可为君?如此之人,怎么能是出自皇室?
“五皇子好意,笙歌心领了,不过我自小便不喜欢这等华贵的物事,老师也是教导我们符合大道者,朴实无华,方能清心寡欲。”徐笙歌起身,拉了拉李不十的衣袖。“方才忘记和师兄说了,我倒是喜欢外面一枝雕成竹子模样的玉簪,师兄你不如将那个买来送给我,还有我方才看到一块雕成灵鹿模样的玉佩,我觉得老师肯定会喜欢的,师兄不如一并买下了。”
李不十自然知道徐笙歌的这番话其实是给自己台阶下,听到清心寡欲,这才发现自己方才动怒已经落了下乘,故而轻应了一声,打算出去将方才徐笙歌说的两养东西买下来。
五皇子面上有些发黑,看到李不十出去,挑了挑眉毛:“看来笙歌很护短呢,你对着师兄倒是好。”
徐笙歌抬首看向五皇子:“今日的事情闹得这般,明日定当传得满城风雨,既然目的已经达到了,五皇子应当见好就收。”
 她不是不知道五皇子的目的,这所谓的争风吃醋,哪里是五皇子的真实目的,他想要的,不过就是将他为讨美人一笑的事情传出去,这样一来,几个皇子之中,他便是拔得头筹之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