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71章 会勤年试探一二

 

说起来,徐笙歌虽然让柳长清进宫禀报皇上自己要面圣,但是她其实也没有把握去说服皇上,让他允许自己再重新暗自调查宜兰公主这个案子,毕竟这件事情牵扯甚广,如果节外生枝的话,未来是不可预测的。
但是如果有证据证明,就是北周皇室操纵的,那么事情就会豁然开朗许多。
至于这个璇玑郡,徐笙歌倒是没想到原来北周打的是这个主意,要知道璇玑郡严格说起来是未勘定土地,也可以称为三不管地带,但是这个三不管却是有一个前提,就是各国都没有觊觎这璇玑郡之心。
璇玑郡在军事之上,其实非常之有优势,易守难攻,且本身又非常富庶。
因为南梁北周两国之强盛,其实这璇玑郡一直都是南梁北周在争夺,东起西楚两个国家一般也就是在一旁做墙头草。
北周想要璇玑郡,这似乎很是耐人寻味。
徐笙歌打开一封信件,没想到竟然就是北周与东齐的通信,上面详尽地写着两国联合的部署,以及各式许诺。
一脸打开那件纸张信笺,终于看到了嫁祸左相,杀死宜兰的信件,徐笙歌将这一封收起来塞到衣袖的暗袋中,而后继续翻看。
李不十在一旁自然也看到了这些信件的内容,作为徐笙歌的师兄,自然知道这些信件的重量以及对南梁的影响,所以一言不发,让徐笙歌自己翻看以及思考。
过了好半晌,徐笙歌终于看得差不多了,当她坐在圆凳上之时,这才觉得身上冷汗涔涔,没想到北周皇帝为了一个郡,竟然愿意牺牲到如此地步,虎毒尚且不食子,他却让自己的女儿亲自送死。
而宜兰公主,也是自愿被杀的。
但是单单将这些拿出去的话,远远不够,他们需要更多的证据,人证物证,都需要。
很明显,现如今南梁西楚联合,北周东齐联合,四个国家之间看起来似乎是平衡的,但是北周东齐早早做好了准备,西楚却只是派了些许军队过来,真的打起来的话还是南梁西楚吃亏,最重要的是,真的这么一打的话,肯定是天下大乱,不死不休,甚至有国破的危险。
正在徐笙歌还在震惊中还没有回过神的时候,拂袖在外面敲了门:“小姐,柳大人正在正厅候着呢,老爷醉着还没醒,您要不要去看一眼?”
徐笙歌这才想起先前跟柳长清说的事情,要知道北周战俘可不是小事情,所以就算沐阳城押解的人来晚了,还是能进城来,为的就是怕被人劫走了。
既然柳长清来了,可能就是先前让他帮忙将勤年安置到柳府的事情已经办妥了,要知道这种事情叫一般人来通传也不好,故而他亲自来了。
让李不十好生歇下,她却偏要跟着去,说是师父要他好生照顾徐笙歌,无奈之下只要让他也跟在一旁去见了柳长清。
柳长清乍一见徐笙歌竟然带了个男子出来吓了一跳,要知道最近才盛传许多人上门提亲,现在就有一个年轻男子出现在徐府之中,正常人看到估计都会好奇心起,得知是徐笙歌的九师兄后,寒暄了两句久不相见认不出来云云,便也带着前往柳府。
到了柳府之后,徐笙歌便径直往看守着勤年的院子中去了,不过也正是这样,她才没有注意到两个师兄虽然都是面上言笑晏晏,但眼底下都是戒备的模样。
进了垂花门,才发现柳长清也是懂得护花惜柳之辈,只是在院子外面派人守着,院子里不但没派士兵,还派了些丫鬟伺候着,徐笙歌揶揄地看着柳长清,柳长清咳嗽了一声,解释了两句,见李不十也跟着一起揶揄,索性不再越描越黑。
让柳长清与李不十到厢房处呆着,徐笙歌一个人到了正屋,敲了敲门,听到屋内的丫鬟应了一声才出来开门,微微一笑,看来这个丫鬟虽然胆小,但还是忠心的,一直跟在勤年旁边。
此时的勤年面上苍白蓬头垢面地坐在椅子上,看得出来是长途跋涉风尘仆仆而来的,桌上放着的是参汤,看来这柳长清收买人心是个好手,方才自己虽然揶揄他,但也知道他这么做无非是为了博得勤年的好感,待得她放心下来,感激之下,没准会吐露出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
勤年开始还有些吃惊,过了片刻之后倒是回过神来了,扶着腰起身向徐笙歌福了一礼:“本来还在想着南梁的官员真是好心,都这么优待俘虏的话,这做俘虏的日子倒也是甘愿的,没成想原来是旧相识吩咐的,勤年在此谢过了。”
徐笙歌见状不得不感叹一声,这一份气定神闲的气度,倒是把多少贵女贵夫人给比下去了,进退得宜,不卑不亢。
“哪里说什么谢不谢过的,本也是我亏欠你的,”徐笙歌知道面对这种人,你要是和她玩太极的话,估计她也是会同样对你,你若是坦荡,反而能获得对方的好感,扶着勤年坐下,“先前答应你让你见将军,但是终究两国正在非常时期,慢待了将军,还望夫人见谅。”
勤年款款坐下,让丫鬟去沏茶来:“这些事情本来就不是我们能够决定的,且不说将军尚且还有命在,就说小姐一而再再而三吩咐了人照顾我们母子,这一句不易,况且在押解途中,钱将军也曾提过是小姐吩咐要优待将军,故而勤年对小姐是心生感激之心。”
这话说来, 徐笙歌才知道押解刘长冠他们进京的居然是钱将军,不过也是,此事重大,由一个将军押解也是好事。
不过梁王也是思远虑长,居然在沐阳的时候就吩咐了钱将军要是不是施与恩典。
“实不相瞒,本来我还担心你不会跟着刘将军一起前来南梁的京都,不过幸好你现在来了,”徐笙歌顿了一顿,仔细观察着勤年面上的神色,又道,“其实我之所以前来找你,最重要的问题是关于一些事情我并不清楚,故而想来找你解答,此事与宜兰公主有关,不知道你是否愿意。”
勤年本来是盈盈笑着的脸庞,听到宜兰公主四个字后有些黯然,道了声失礼之后,整理了情绪,又福了一礼,才坐下道:“小姐你尽管问吧,我知道关于宜兰公主一案是你破的,千言万语都难以道尽我的谢意,倘若来日我能回去,自然在佛前为小姐诵经祈愿。”
徐笙歌见勤年说得真诚,心道难怪宜兰公主选择了让勤年嫁与了刘长冠为妾,在几个贴身侍女里,也就是这个勤年才最是忠心的。
“其实我想问的事情就是,不知道夫人愿不愿意与笛安见上一面,问问她为什么要杀宜兰公主?”徐笙歌的双目紧盯着勤年,那日她在房梁之上偷听,听到刘长冠与勤年说的是笛安乃皇上的人,她之所以问这一个问题,其实是包含了两个意思以及试探。
其一,勤年会否将笛安是皇上的人之事告诉自己?
按照徐笙歌所想的是,勤年既然对宜兰公主如此忠心,那么她愿意为宜兰公主做到什么地步?背叛国家?还是为了国家而背叛公主。
其二,勤年愿不愿意与笛安见面?
退一步来说,勤年不愿意背叛国家,那么见杀害公主的凶手一面,比第一要简单得多吧,倘若这一点都做不到的话,那么勤年的忠诚与贤惠,十有八九都是装出来的了。
徐笙歌似笑非笑地看着勤年,只等待着她的回答。
那名丫鬟走到勤年的身边,弱弱地喊了声:“夫人……”
却是对徐笙歌怒目相向。
看来这个丫鬟虽然弱且胆小,但有时候还是有些胆量的。
徐笙歌看到勤年拍了拍那个丫鬟的手,心中有些莫名。
勤年对着徐笙歌微微笑道:“先前还想着不知道能不能见笛安一面,既然小姐问起来了,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徐笙歌也跟着浅笑:“那夫人早些歇息,想要什么直管说,我先去安排了。”
见徐笙歌要走,勤年忽然叫住她:“不知道可不可以让我们众姐妹聚一聚?”
徐笙歌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应下了,出了正屋,走到厢房看到柳长清与李不十似乎都互不搭理,落座对着柳长清道:“你派些人,盯紧了勤年身边的丫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