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67章 再拒众皇子好意

 

又是一天风和日丽的好天气,因为徐笙歌昨天夜里来回折腾了许久,故而今日倒是还没有起来,沧月苑正屋外的丫鬟们都候着,就等着小姐起来了好伺候着。
一名小厮急急忙忙跑到沧月苑,与守在垂花门外的丫鬟说了几句,便见丫鬟前去找拂袖,拂袖起先出去的时候还是懒洋洋的,听到小厮说的话之后便咋咋呼呼地进了院子,左看看自家小姐有没有醒,右看看自家小姐有没有醒。
出入总得有动静,徐笙歌是习武之人,本来就警觉,这拂袖一出一进之间就相当于是催她起床了,所以难免有起床气,没好气道:“你这出出进进的,是对你家小姐有意见?”
别看拂袖平时是胆子大的,但是徐笙歌生气的时候还是像只鹌鹑一样乖乖地怂在一边。
看到拂袖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知道应该是有事,要不然也不会敢随便打扰自己睡觉了,深呼吸了一口气:“说吧,什么事情?”
拂袖看徐笙歌已经缓过神来,没有刚才那么生气了,才往前挪了一点,小声道:“老爷刚刚派人说,昨天小姐在几个皇子的属下面前昏了过去,现在几位皇子分别派了太医前来,说是要给小姐把脉,眼看着要拦不住了,让我赶紧把小姐叫醒,梳妆打扮一番,可别失了礼数。”
得嘞,徐笙歌是听出来了父亲的意思,就是她自己的惹的祸自己收拾,他已经是扛不住了。
不耐烦地摆摆手,让人进来梳洗,不过那太医们倒也来得快,徐笙歌这边才净了脸就听到先前吩咐出苑外看着的侍女回来说太医来了,索性让拂袖出去挡着,就说她因病着还没起床。
亏得拂袖是跟着徐笙歌在天启书院长大的,可不像府里的丫鬟那么胆小,一张巧嘴什么都能说得出来,尤其是那句擅闯香闺难不成也是皇子授意的,说得太医们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只好在垂花门处讪讪地候着,毕竟皇子都跟他们表示了要见到人表上心意才行。
徐笙歌倒也不敢太过分,毕竟太医可都是伺候宫里主子的人,平时在宫外也不是普通人能请得到的,因为对外是说在病中,故而只是梳了个普通的矮髻,略施粉黛,换过衣服之后撤去梳洗的物什,这才让那三个太医进来。
要说本来几个太医还不相信还未起床的说法,但是看到鱼贯而出的丫鬟捧着各式东西出来,这才几人对望了一眼,心想这徐家小姐难道病得这样重了?还是这徐家小姐如此惫懒,如今才起得来?
待得他们被请进去的时候,徐笙歌正雍容大雅地端坐在上位,请三人坐下之后,便让丫鬟们上了茶水,三人才报上各自是谁派来的,就看到方才出去拦着三人的拂袖拎了个食盒过来,对着几位太医福了身子:“方才多有得罪,还请几位太医多多原谅,不过现在我们家小姐要服药,还请几位再稍等片刻。”
几位太医的面上顿时有些僵硬,要知道他们在外面等了半天不说,这一进来就看到病人说要喝药,要知道他们本来就是来给她看病的,这样一来他们顿时心中大怒,摆明了这个徐小姐不识时务。
四皇子派来的太医向来是个心高气傲的,现在受到这般待遇,自然愤愤出声:“我们三人便是奉皇子的命令来给小姐请脉的,至于这药最好还是等我们请过脉之后再开药方,重新煎过才好,这民间的大夫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赤脚医生蒙古大夫,想来我们任意一个太医院出来的,一根指头便能捏死他。”
五皇子与七皇子派来的太医见是要捍卫自己太医院的名声,自然都是附议称是。
徐笙歌本来打算的是将药汤拿进来,然后再循循善诱引到这药汤是太医院院判赵太医所开药方之上,
没想到这个四皇子派来的太医这么着急,竟是一开口就直接将这个还不知道到底是哪个开的药方之人给得罪了,要知道她只是想用太医院院判的名义来拒绝三个皇子所谓的一番好意,并没有想用来挑起事端。
拂袖倒是没想这么多,噗嗤一声笑道:“这可是赵太医开的药方,好像小姐说是太医院院判,好像是这个官职。”
三人纷纷变了脸色,哪里想到随便一开口就能得罪太医院院判呢。
徐笙歌轻咳了一声,赶紧救场:“正如三位所说,这外面还真的是没这么好的大夫了。因为先前还没有回到京城之时只是简单地处理,所以回京之后,皇上派了赵太医前来帮梁王把脉,梁王知道我这处怕是请不到宫里的太医,所以也拜托赵太医前来帮我开个方子,倘若是别人的话,怕是我让爹爹求也要求几位来帮我看上一看。”
这话说的舒心,几人倒是没了给徐笙歌看病的心思,且也似乎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赶紧匆匆告辞离去。
徐笙歌倒是不觉得说梁王会给他造成麻烦,要知道赵太医给他把脉的事情不可能没有禀报给皇帝,见三人也走了,这下便打算用过早膳之后,重新好好梳妆出门,将心中所想的事情跟柳长清说一说。
她想再查查北周的事情!
不过,还没等徐笙歌再一次梳妆完毕呢,徐惊羽又派人道沧月苑来了,不过这一次不是叫她去见谁,而是跟她说到现在为止已经来了三四个媒婆了,让她没事的话别出去,有事的话也尽量走侧门或者后门。
徐笙歌显然没想到昨天晚上沈连才说的话居然成真了,这真的是要来一大波狂蜂浪蝶,以前查案有困难都是因为某些达官贵人不配合,没想到有一天查案有困难居然是因为太多人上门提亲。
这似乎也是一种烦恼。
不过门肯定是要出的,所以她还是选择了从侧门悄悄地出去。
轿子从最为人烟稀少的东边门出去,不想走了大约一刻钟左右,在一处没人的巷子里,有人在前方拦住了轿子,说是有一封信要交给自己,徐笙歌揉了揉眉心,心道不能开了这个先例,要不然保不齐传出去以后拦轿子的人就多了起来,索性拒绝。
那名落魄书生模样的男子听到拒绝之后并没有恼怒或者其他行为,而是略略拔高了声音:“碧疏玲珑含春风,银题彩帜邀上客。”
拂袖见状还以为是哪里来的酸腐书生,自然打算让随从将其推开。
徐笙歌皱眉,这人突然念了句诗不会是随口就来吧,这玲珑的事情就自己与梁王两个人知道,难不成是梁王?
本来是想见梁王而被拒绝的徐笙歌这下倒是好奇了,如果不是梁王的话,顶多就是见一个人罢了,如果是梁王的话,他怎么又突然派人来找自己了?
“你前面带路吧。”
轿中传来这么一句话,拂袖简直要以为自家小姐的脑子是坏掉了,要不然怎么回随便跟一个酸腐书生走,心中念叨着九师兄啊,念叨了你这么多遍了,你再不下山的话,小姐可就越来好拐跑了。
不过毕竟徐笙歌是主子,她说的话众人自然要听,跟着那名书生一路前行,直走了快半个时辰了,才到了一处僻静的寺庙里,书生让其他人都在外面候着,带着徐笙歌进了大雄宝殿,然后从后门出去,如此穿过了三四个殿,确保后面没人会跟着,这才拐弯折到了一处竹林深处,这才看到了一个清水碧绿的湖来,从一座古朴的石板搭起的小桥走过去,便到达了湖中心,那处是一个全用竹子搭建起来的小屋。
那名书生做了个请的手势,便在桥头候着,徐笙歌一个人款款走到小屋门前,只见也没人出来迎接,推开竹门,这才看到屋内一个踞坐着的身影。
檀香幽幽,茶稥袅袅,似梦似幻之中,衬托那一身月白色的长袍的男子如同谪仙一般,不正是先前拒绝与自己见面的梁王。
梁王微微一笑,徐笙歌心中有些惊讶,要知道她在京城可是很少见他笑的,怔愣之中不知怎么地就乖觉上前踞坐了起来。
他给她倒了杯茶水,推了过去:“听说你找我,所谓何事?”
徐笙歌有些受宠若惊,难道梁王只是听说她找他,所以就特意安排了见面?要知道她也是才决定从侧门出来的,梁王不可能知道,居然他的人能找到她,搞不好是也知道了现在她的情况,所以派人在各个门前候着,然后就为了等她?
梁王见她不说话,索性自己找了个话题,道:“先前之所以不与你见面,是因为现在案子已经破了,且回到京城之后,这传言来势凶猛,说不定是有人在背后操纵,所以还是小心为上。不过,我想了想,你应当不会无缘无故地来找我,应当是有什么事情,你说。”
梁王的意思是,只要她说,他就做。
就算案子结束了,但是两个人还是朋友嘛,朋友的事情,帮帮忙也是应该的。梁王如此安慰自己。
徐笙歌不知道,二人这番见面,是他辗转了许久的结果。
微微抬眸,只见对方也在望着自己,那幽深的眸子似乎可以倒映出自己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