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66章 仨皇子宴请真相

 

本来还想出门找柳长清商量商量的徐笙歌,自从经过四皇子、五皇子和七皇子来找自己的事情之后,哪里还敢出府去,索性连沧月苑也不出了,免得院子里的人可能哪个被猪油蒙了心地将消息告诉了出去,屏退了众人,只留着拂袖一个人在屋里伺候着。
不过,徐笙歌哪里是真的这么轻易就偃旗息鼓的人,这也是幸好了先前望江楼掌柜沈连才给她修了条密道,所以就算是外面被看紧的情况之下,还是能出得去的。
让拂袖留在屋子里做掩护,徐笙歌掀开猩红如意纹地毯的一角,轻轻重重地按了按地板,便听到嘎吱作响的声音,那处的地板竟然缓缓地向上打开,露出一个容一人进出的入口。
也是因为练过武功的关系,故而在密道中没多久就已经适应了下面昏暗环境,许是因为在地下的原因,徐笙歌摩挲了双臂,这才觉得暖和了些。
不过也是,为了不耗费密道内的空气,并没有火把之类的东西,密道内全凭着夜明珠散发出来的光亮,以及不远处便有的透气的小口,所以这地下密道的温度自然是比地面上低了一些,骤然下来,确实会有不习惯的地方。
过不了多久,徐笙歌便到了拂袖所说的密室之处,她也不想上去,只让人到望江楼叫他们的掌柜沈连才下来。
自从沈连才的两个孩子被推荐进入天启之后,他每次遇到徐笙歌的事情都是尽十分的心去办,现如今听说她来了,自然屁颠屁颠就下来了,行了个礼,就单凭吩咐了。
徐笙歌本来这一趟也不必自己跑来的,但是她不想等消息了,故而索性直接来问:“梁王称病不出,你可知道是为什么?”
沈连才一听,嘿嘿地笑了两声,看来外界的传言也不是无不实之处嘛,这个笙歌小姐果然和梁王有点什么,要不然怎么会一来就问起梁王来了,这才刚想说话,看到徐笙歌瞪着眼,轻咳了一声,才道:“老样子。”
“说人话。”徐笙歌不耐烦,梁王打哑谜也就算了,沈连才打什么哑谜呢。
“属下的意思是,梁王回京之后,盯着的人多了,自然就要在府里盘桓不出闭门谢客,本来他出京去追北周七皇子就已经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了,但是先前小姐放出去的风声说梁王的心上人是您,所以还能解释一番,大家都道是痴情一片,但是现如今小姐你们从沐阳出尽了风头回来,就算是说情深似海,梁王也不敢招惹小姐你了。”
沈连才摇头晃脑说了起来,望江楼既然是天启书院在京城内的收集情报的地方,而他又是掌管望江楼的人,自然不会不看这些消息,稍微理一理就知道了个前因后果。
不过徐笙歌只觉得他欠揍!
“你的意思是,因为抓到北周七皇子的功劳都算在我的头上,所以现在梁王看到我就要退避三舍了不成?”自从她在京城之外见识过梁王气魄之后,并不觉得梁王是那个样子的人才对啊,他就算是面对着万箭齐发的时候也能泰然自若,现在怎么一回到京城反而畏首畏尾的。
沈连才奇异地看着徐笙歌:“小姐难道不知道,南梁皇帝一直都想着要灭掉梁家吗?要知道梁家风光得也够久的了,如果不是先皇与今上连续对梁家施难,梁家可不仅仅出一个少年将领,只可惜自古以来皇帝都忌惮功高盖主之辈,梁家被对付也是正常的,所以才有了十几年前武国公的儿子儿媳都死在战场上的事情。”
“我自然知道这件事情,只是先前并没有发现梁王竟然是这等子孬种之辈,在模样的时候我看他还挺威风的,没想到现在竟然就龟缩不出了。”徐笙歌虽然知道梁王也是无奈,但是嘴上哪里肯轻易示弱,好歹她也是个女孩子,嫌弃一番也是自然的。
“小姐这话可就说错了,要知道那时候的少年梁王确实是个人物,前几年的时候即便是在朝堂之上,也是无所畏惧的。”
沈连才却是显然误会了,反而好像是在给梁王说好话。
“不过自从琉国一战之后,梁王反而变得沉稳下来了,许多人都说是因为当年凤仪公主一事给了他太大的打击,然而事实上也并非如此,如果属下没记错的话,当年坊间还是有一些传言的,说是皇帝对梁王下了死手,幸亏梁王武艺高强,这才活了下来,但是从此之后梁王就交出了自己手上的兵权,然后才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嘉封,不过也正是如此,梁王的交友便越发地少了。”
“你的意思是,他之所以深居简出,是保护自己,也是保护他人?”徐笙歌瞬间就听懂了沈连才的话,“无风不起浪,坊间有这样的说法,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也算是一种猜测。”
沈连才干笑了两声:“小姐真是聪明,说不定梁王真是为了保护你,所以才不想和你见面的,要知道小姐和梁王的事情可是传的沸沸扬扬,京里谁不知道这件事。”
徐笙歌的耳根子悄然地红了起来,知道沈连才是在打趣自己,强自撑起威严,道:“看来最近沈掌柜的心情很好,这些传言了解得倒是透彻,不如我派你出京去做些更有用的事情?我听说北周那边正好缺个能打探的掌柜,不如你去那边开个望江楼,也算是为我南梁宣扬宣扬美食文化呢?”
沈连才一听顿时耸搭了个脸:“我方才什么都没说,也什么都没听到。”
徐笙歌拍了拍沈连才的肩膀:“该听的听,该说的说,知道了吗?”
“是。”沈连才变脸得极快,不过幸好是天生一副笑脸,倒是不惹人厌。
“对了,今天四皇子、五皇子和七皇子都来徐府宴请我过府的事情,你听说了吗?”徐笙歌转了话锋,说到了另外一件事情上,这件事情也让她觉得很是奇怪。
沈连才刚被威胁了一句,自然不敢像刚才那样造次,老老实实道:“这件事属下已经听说了,毕竟是三个皇子相争的事情,这等流言在宫中向来都传播得非常快,现在整个京城都知道小姐你是南梁的女战神,尤其是沐阳城引诱两万大军那一战,力量悬殊,故而早就被说书的满大街传唱了,故而小姐你还没有回京城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是众人嘴边的香饽饽,我看着想要结交小姐的人不少,故而还特意做了一本册子,准备呈给小姐。”
徐笙歌接过沈连才从袖中拿出一册小本后翻开,只见里面是记录着京中各类人的关系,以及所属的朝堂派别,点了点头,表示这份心意已经收下了。
“而三位皇子之所以想要宴请小姐,主要的原因是因为皇上觉得小姐你现如今的威望,以及小姐本来的家世就不凡,所以如果嫁给哪个皇子为妃的话,能帮助皇室提高威望,在这种授意之下,几个皇子自然都想要与小姐培养感情,所以才有了今天晚上几个皇子争相宴请小姐的事情发生,而且这几个皇子派出去的人也不是恰巧遇到的,而是他们早就做好了准备,不过小姐竟然没有答应任何一个人,恐怕要出乎他们的意料了。”
沈连才回想着这几日京城里发生的事情,一边娓娓道来,而后又加了一句:“其实不止这几个皇子,本来有好几个大臣都露出与老爷联姻的意思,后来皇上露了口风,这才吓退了一群人,不过也有不怕死的,这几日小姐家里的门槛怕是要做好被踏破的准备了。”
徐笙歌听得只想扶额,这些都是什么鬼,自己出去一趟回来就变成香饽饽了?就要招揽无数狂蜂浪蝶了?
沈连才想了想又道:“如果小姐为了梁王好的话,按照小姐现在一时无两的势头,还是先不要去找梁王吧,否则皇上会以为梁王要与他的儿子抢媳妇的。”
这下,徐笙歌是彻底无语了,完全没想到这么一茬,吐了一口气出来才觉得心情好一些。
告别了望江楼之后便恹恹地回到了沧月苑,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明月,想起了那夜崖底的话。
起身关了窗,徐笙歌再次躺回床上,如果不是南梁北周的事情还没有完的话,她只想赶紧回天启,外面的世界太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