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64章 帝有意欲点鸳鸯

 

一夜辗转,拂袖似乎是听到里屋传来微弱的抽泣声,但想来自家小姐可不是那种爱哭的人,且也没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啊,只听说是丁三保妻子老小都死了,可小姐也不会为了她们而哭吧,所以觉得是幻觉,又或者是做梦罢了。
不过也是,小姐虽然醒来之后神色恹恹的,但她可是受了重伤的人,精神头好的话才是怪事吧。
因为在赶回江夏城的几日里,早早就醒来赶路了,所以徐笙歌回来之后倒是一时间起了个大早。
待得拂袖将密道送来的消息递过来的时候,徐笙歌倒是不想再看了,索性让拂袖先过一遍,看看有什么重要的消息再告诉自己。
拂袖虽然不情不愿,但还是一个消息一个消息地看了下去,待得禀报之时才发现,徐笙歌每次听到北周七皇子的消息都吩咐略过,看起来似乎二人闹了别扭似的,但是现在北周七皇子根本就不知道在哪啊。
这让她有些百思不得其解,不过也是,小姐的事情,自己一个丫鬟也懒得去管。
待得所有的消息都念罢了之后,徐笙歌让拂袖将消息都拿了火盆来通通烧掉,而后便是等待早朝完罢。
要知道皇帝下朝之后肯定是要召徐笙歌进宫的,当初徐笙歌建议皇帝去找西楚搬救兵,没想到最后真的还是派上了用场,北周看到南梁竟然与西楚联手,也不敢再像先前那么猖狂了。
更不必说,北周七皇子逃跑之初,徐笙歌可是给了不少建议让皇帝去抓人,但最终还是徐笙歌等人抓到了,就算不赏功,那么至少来说也要知道北周七皇子现在在哪吧。
一大早地,徐笙歌就让拂袖挑了适合进宫所穿的衣服,用过早膳之后,却听到下人说是太医上门来要给她把脉,经过询问之后才知道原来太医是去给梁王把脉的,梁王便吩咐他到徐府也顺道把一把她的脉象如何。
徐笙歌将太医送走之后心情是复杂的,也没了搭理拂袖的打趣,脑中想的都是进宫以后要如何应对皇帝。
要知道皇帝肯定不止问问事情这么简单,按照皇帝屡次给梁王下套的个性,这次应该也想把梁王推到前面来,所以才有了梁王事先就将什么功劳都往她身上堆的事情发生。
果不其然,皇上身边最得宠的太监曹安阳再一次领着圣旨到了徐府门前,将徐笙歌接进宫去,徐府附近的百姓都已经习惯了这宫里的轿子三天两头都往徐府这边跑,虽然大家还是议论纷纷,羡慕不已,但是已经不像先前那般轰动。
徐笙歌进入御书房内,看到皇帝正在笔走龙蛇般地批阅奏折,上前行了个礼:“臣女徐笙歌,见过皇上。”
皇帝听到徐笙歌的声音,面上顿时露出了笑容,丢下手中的朱笔,走到殿下扶起她:“徐爱卿真的是生了个好女儿啊,笙歌,你简直就是我南梁的救星,只要你一出现,无论是多么大的事情都能迎刃而解,让朕真不知道怎么赏赐你才好了。”
徐笙歌受宠若惊,自然不知道皇帝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略一拱手:“南梁乃笙歌母国,国家有难,笙歌自然不能袖手旁观,只怕是过程之中有不能尽善尽美之处,还望皇上恕罪。”
“来人,赐座!”皇帝给徐笙歌赐了座之后便回到位置上,但是口中还在啧啧称赞,“谦逊有礼,聪慧有度,只可惜了你身为女儿家,要不然朕还真的打算封你个公侯之位,你说朕这么多臣子,这么多皇儿,竟是没有一个能比得上一个弱女子的。”
“皇上谬赞了,”徐笙歌被这一顿夸奖,觉得有些找不到北,更是难以揣摩皇帝的心思,但是她也知道,这番话要是传出去的话,对自己,或者说是对自己爹爹,其实不是一件好事,“皇上的大臣们各司其职,故而哪个离开了岗位怕是要出乱子,而皇子们都在研习治国之术,为繁荣我南梁而日夜勤学苦练,这才让臣女捡了便宜,有了机会立功,但是论才干学识,臣女是断断比不上王公大臣与皇子们的。”
皇帝听罢抚掌大笑,要知道他一开始看见徐笙歌就非常之喜欢她,容貌秀美绝俗不说,行走之间自带着一股独特的气质,而在面对右相的刁难之时不卑不亢,怎么看都怎么欢喜。
“朕是好久都没有见到你这般的女子了,尤其是遇到任何事情都能迎刃而解,若是我皇室中人的话,岂不是能保我南梁百年啊。”皇帝话中有话地道。
徐笙歌心中一个咯噔,皇室中人,皇帝该不会想着要把她封为什么妃嫔吧。
要知道她才十六七岁,虽然在民间到了嫁人的年岁了,但是她并不想嫁给一个老头子啊,即使这个花白胡子以及头发的老头子是皇帝。
“臣女终究是南梁中人,倘若真的如同皇上所言,命中携带福气,这福气也是南梁赐予臣女的,哪里称得上是我保南梁百年,应当是南梁保佑我才对。”
皇帝抚了抚胡子,越看徐笙歌越满意,虽说他说的看似荒谬,且宫中向来不信什么怪力乱神之说的,但是作为皇帝的他,看到对南梁的威胁一而再再而三因为面前的这个女子而解开,自然是有些想法的,更甚至想着若是让徐笙歌嫁入皇室来的话,怕就能借着她的福气,不过看她惶恐的样子,还是慢慢等待时机吧,毕竟来日方长嘛,等与北周的事情了了再说。
故而岔开了话题:“朕听闻你这次辛苦了,沐阳城更是递上捷报,现如今天下怕是都传遍了,南梁出现了一个奇女子,不仅破案是一把好手,更是精通行军打仗,带着沐阳城六十余名精兵就敢前去诱敌,最后还折损了北周援兵五千余人,这可是大功一件,朕定有重赏,不过先前你是追着北周七皇子而去的,不知道现在北周七皇子身在何处呢?”
徐笙歌知道话题终于转到了正轨,收敛了神色:“禀皇上,当时我们在沐阳城才终于追到了北周七皇子,经过一场大战之后才勉强将其拿下,未免夜长梦多,在战乱之时便直接将他押往京都,在半路让刑部侍郎柳长清暗中派人接回帝都。但是沐阳城方面却假装北周七皇子还在城里,这样过了将军二十个时辰,我们再兵分六路,以迷惑敌人,让敌人根本想不到我们早就将北周七皇子已经送回江夏城了。”
皇帝自然是大喜过望,没想到北周七皇子被抓回来了:“既然早就抓回来了,怎么没有交到朝廷的手上,要知道多一日不如少一日,若是早些将北周七皇子交出来,或许我们有些仗就可以不打了。”
徐笙歌再一拱手:“皇上恕罪,实在不是臣女故意为了揽功而迟迟没有交出北周七皇子,而是时机不对,这铺谋运计之事最为讲究时机,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时两国相战正酣,而西楚的援军也还没有到,这时候就算是告诉北周,他们的皇子在我们手上,也不见得会停战,只有等到西楚的援军亮了相,而北周啃了几块硬骨头之后,这时候抛出七皇子来,他们肯定会马上就坡下驴,说不定过不了多久,还会派人前来谈谈和解的事情。”
南梁北周的国力兵力本来相差无几,就算北周偷偷练兵,但是加了西楚的军队,这就不好说,这可算是南梁西楚联军,北周真的要打的话就是对抗两个国家了,所以吃了几个败仗之后,又加上自家七皇子被活捉俘虏,他们自然会拉下脸来谈和解。
这和解嘛,谁先提出,谁自然就要赔偿了。
南梁皇帝压抑着心中的激动:“刑部侍郎,好,好样的!看来改日朕要向徐爱卿请教一番如何教育子女了,不仅连女儿如此出色,连自己的门生也是不得了。不过,朕听说,梁王帮了不少的忙?还在路上遇到了不少梁王的旧部?”
徐笙歌心道,终于来了。
要知道现在外面传的流言里都是徐笙歌怎么大杀四方,徐笙歌怎么勇猛无比,而梁王所做的事情几乎略过,唯一出现的一次还是说梁王借给徐笙歌几十精兵前去捉拿北周七皇子,早上徐笙歌听到的时候差点吐出一口老血。
不过这个梁王旧部的事情,皇上竟然知道,看来应该是派人去打探过的。
“皇上应当还记得臣女先前向皇上求旨,命梁王帮助臣女破案的事情,那日北周七皇子逃走之后,我便找到了梁王,毕竟凶手一方忽然逃跑,这怎么能算是破案了呢,梁王无奈之下只好答应,不过一路上似乎并不乐意帮助臣女,幸好有皇上圣旨在手,这才使得他借了不少人给臣女,那旧部也就是个养马的,也是花了不少银钱才买了他的马,否则还真不知道要怎么才能抓住北周七皇子。”
徐笙歌仔细斟酌着,说实话,虽然在外界上,梁王看起来是成功地欺骗了大家,将徐笙歌推了出来,但是皇上会不会轻易善罢甘休怕还是个问题。
“这么说的话,梁王也是功不可没啊,怎么都没有看到梁王的请功折子呢?”皇帝不咸不淡道。
“一路上他不管不顾,只管将身边的人借给臣女,也只有在臣女的威逼之下才肯做点什么事,故而臣女以为,梁王并没有什么功劳,倘若皇上要赏赐的话,不如赏赐梁王的属下吧。”徐笙歌似乎是在抱怨。
皇帝略略思索了片刻,挑了挑眉,不再说什么了。
待得将徐笙歌送出宫后,又让人出宫去,将柳长清召进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