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63章 守承诺夜见周佶

 

要知道她一直都在猜测周佶到底有没有被押解进京,更是猜测他现在是不是在梁王府里,就连她让拂袖问望江楼的事情里,也有北周七皇子近期现身地点。
本来还在想,也不知道望江楼能不能查出来周佶在哪,但是万事还是要等到明天看到望江楼给的消息再说。
可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柳长清就自己送上门来跟自己说北周七皇子在他那边,故而询问道:“北周七皇子不是由梁王施计押解回京的吗?我还以为他在梁王府上,他怎么会在你那?”
柳长清显然是觉得她说话的声音太大了,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再次压低了声音道:“这件事情恩师都不知道,其实北周七皇子早就被押解进京了,比拂袖那丫头还早一些,押回来的时候昏迷着,被我关在地牢里,由于也没有对外说过是什么人,只说是个秋后问斩的犯人,所以也没人怀疑过,梁王回来后已经让我提出来了,现在正关在我的府上。”
听了柳长清的话,徐笙歌算是明白了,梁王真是如同自己所猜想的一样,早早就把周佶送走了,却假装一直都还在的样子,但她不太明白的是,梁王怎么会把这么重要的人交给柳长清呢。
“梁王把北周七皇子交给你的意思是?”徐笙歌问道。
“梁王并不想领这个功劳,想来小姐你也是知道的,最近小姐的名声在京中可谓是如日中天,所以梁王把人交给我,主要是给小姐立功用的,但是他知道以恩师的性格的话,肯定不会愿意冒领这个功劳,所以到时候由我出面,就说是早早得了小姐的消息,暗中让人在半路想北周七皇子换走了,所以北周派人去劫持却没劫走真正的七皇子。”
柳长清其实没有说,这样一来的话,他自然也是有功的,要知道这个方案更加夺人眼球,但也正是因为对他有利,所以梁王相信他会照办,谁不想立功呢?
“自从北周那边没有救下北周七皇子之后,北周攻城的进度也慢了下来,边境是呈对峙的状态,但是北周也不停地逼迫我们,要我们交出北周七皇子,以修两国之好,否则就要不惜举国参战。”柳长清说着有些激动,不过还是尽量敛了面上的神色,“现在梁王回来了,北周七皇子也提了出来,按梁王的意思是,明天皇上肯定会宣小姐进宫的,到时候小姐再将此事禀报给皇上,就可以了。”
徐笙歌是知道的,梁王这次虽然出了力,但是他并不想领功,最重要的还是因为不想太过于明显地在触犯南梁皇室的利益,一旦他加入前朝之间的事情去,就难以再抽身出来,他之所以去追北周七皇子,恐怕还是因为他本来觉得七皇子是他囊中之物,两国不会发生战争,结果发生了意外,这才会赶紧去补救。
这是出于对一个国家的责任,更甚至是可以说,是对百姓的责任。
“这件事情,我知道了。”徐笙歌显得没什么精神,似乎对这样的事情并不是十分的上心。
柳长清当然不知道徐笙歌在想什么,不过他向来也算是敬重爱护她的,要知道她可是恩师唯一的一个女儿,要不是恩师,他也不可能当官,所以自然不会害她,所以还是经过了好一番犹豫,才道:“梁王让我跟你说,之前在沐阳城答应过你的事情,如果你想见一面的话,可以现在去见一面。”
沐阳城答应的事情,徐笙歌这才想起来之前在沐阳城她说想见周佶的时候,当时梁王说可以回京再见,她还以为是在敷衍,没想到他一回来就着手安排了这件事。
要知道当将北周七皇子上交给朝廷之后,想要见一面可就不是他们能说了算的,那是必须要请示皇上才可以的。
但是现在梁王却是可以让他们见一面,只不过这样的话就会要冒上一些风险,比如如果这个消息泄露了出去,有刺客去劫走北周七皇子。
这侧面也说明了梁王是极其信任她的,也或者说是极其重视承诺的一个人。
徐笙歌寻思了片刻,才决定了要去见上一面,要知道以后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了。
还记得初见周佶时,他就是在算计着她的,后来不容分说地便将他拉上了贼船,但是他向来都是坦荡荡的模样,所以她一直难以相信这北周谋划攻打南梁的事情有他的参与,如果说花鼓镇他被劫走的事情还不能让徐笙歌清醒过来,那么粮仓一战,他虽然被抓走并折磨得够呛,但是那万箭齐发的势头,分明也没有要对她有手下留情的意思吧。
但是徐笙歌心中还是有个念头,让她去见一见,或许能得到一个解释也不一定呢。
与柳长清一起回到了柳府,虽然没有徐府大,但还是兜兜转转走了不短的路,不过这越走之下发现守卫慢慢变多了,便知道应当是快到了。
一处院落,正厅之中,只见是梁王坐在上座,手里摩挲着酒杯正出神地望着地板,也不知道在想了什么。
徐笙歌没想到梁王竟然在这里,不过想想也是,既然她是只能今晚与北周七皇子相见,那么梁王应当也是如此,即便是他提出要见周佶的话,皇帝会允许,但是这样下来可不是就让皇帝起疑心了吗?所以有什么话还是现在就说了的好,只是不知道梁王跟北周七皇子到底说了些什么,总不见得是特地在这里等只记得的吧。
柳长清对着梁王行了个礼,徐笙歌微微一福,心中却是突然想起,那时候在北周行馆被顾介明缠着的时候,柳长清跑去找救兵就是找的梁王,后来虽然解释说当时是刚好遇到梁王,所以梁王出手救了她,但是后来的她知道了梁王根本不是什么为了帮一个陌生人就会出手的样子,那么当时梁王为什么会去北周行馆帮忙解围呢?
不过将这个心事藏了起来,并没有在面上表现出来,要知道日子还长,以后可以慢慢试探柳长清。
梁王点了点头,双目看向徐笙歌:“既然来了,就进去吧。”
话才说完,便有人领着徐笙歌往抱厦那边走去,推开了门,便看到不大的房间内确实精致非常,颇有一种“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感觉在。
进了屋子,外面的守卫便将门关了起来,徐笙歌知道这是不窥探他们说什么的意思,心中竟然对梁王的处事方法有了些许好感。
周佶听到开门的声音,还以为是梁王又进来了,从屏风后拿着书本走了出来没看到是徐笙歌愣了一下,似乎是没有料到徐笙歌会来的样子。
不过这一看便知道周佶并没有受到多大的委屈,因为此时的他面上并没有受伤的痕迹,走路的时候也没有受伤的滞感,虽然比初见之时那种意气风发的高贵气派完全不同,但是大抵上身为阶下囚是现在这个状态已经很不错的了。
“你还好吗?”周佶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开口的瞬间,却似乎是二人已经流经岁月多年,然而偏偏与二人交好之际,一个月也没有。
徐笙歌微微一笑:“说起来也算是还好,箭阵闯过,也被顾介明派了不少人追杀,险些没命,但还是安全回京了。”
话中看似讽刺,但是她却是不得不介怀,他当真一点情分都没有吗?
但是毕竟她没有流露出什么情感,说来自己也忽然觉得有些突兀,似乎是有些唐突。
周佶叹了一口气,徐笙歌坠崖的事情他也是听说了一点的,但是生在天家的他,自小就被父皇母妃教导,只有断情绝爱,才是一个好皇子。
他从小就相当父皇母妃的好皇子,虽然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一个好皇子。
沉默良久,周佶才说话:“如果我说,北周筹谋要攻打南梁的事情,我事先不知道,你信吗?”
徐笙歌嗤笑了一声,这句话似乎在把她当成白痴一般,没有回答,反而是也问道:“那你为什么要跑?”
周佶深吸了一口气,有意想要解释,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显得有些可笑:“我也是在你破案完了之后才知道的,这时候已经骑虎难下了,我不跑的话,南梁会放过我吗?”
徐笙歌却觉得心凉:“那当时在游船里面,你口口声声说的要跟我回江夏,是缓兵之计,是骗我的?”
周佶抿嘴,只觉得似乎越描越黑,但还是点了点头。
徐笙歌只觉得有无数话语要冲口而出,但是她抑制住自己,最后却只说出一句话:“粮仓之时,你当真要杀我?”
周佶再次抿嘴,背过身子:“我只是想杀梁王罢了。”
没错,他只是想杀梁王罢了,但是她却在梁王的身边。
徐笙歌一声冷笑,却是挑眉后,往屋外走去。
周佶挪了挪步伐,似乎是想拦,但是终究没有动手。
门外,梁王并没有想到徐笙歌这么快就出来,不过看她面色不善,也不好多问,见她告辞要走,柔声道:“你的伤害没有痊愈,切记忧思过多。”
徐笙歌颔首,却是没有什么表情,勉强挤出了一丝笑意,让人将自己送回徐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