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60章 兴起洗手作羹汤

 

梁王虽然一副古井无波的模样,但是到底可以从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得出来对这些人的防备之心,待得曲天阁夫妇拿出双方的令牌之时,他才稍稍放下心来。
说起来,曲天阁夫妇“战死”的年代久远,梁王那时候也还小,所以并不认得他们是应当的。
虽然也觉得这个见面的方式有些别扭,但看到自家小世子小心谨慎心思缜密,心中自然也是欢喜的,不愧是世子的亲生儿子,虽然为人看起来冷冰冰的,不像世子一般亲近随和,然而在心计方面还是一如既往地继承了梁家的优良传统,见经识经,足智多谋。
如此看来,梁王也只是知道他们还活着罢了,后来并没有见过他们,从他但是看外貌还不能确定身份可以看得出来这一点。
所以与徐笙歌一样,梁王也有诸多问题想要问出口,不过与她不同的是既然他为曲天阁夫妇的少主,也就没有那么多的顾忌,不过这些是武国公府的秘密,故而梁王让徐笙歌与小玲珑二人去屋外等候,而他自然则在屋内询问着事情。
徐笙歌这才觉得梁王似乎与自己想象中的不一样,梁王府也远比自己想象中的要水深得多,这侯门深似海,可不单单只是一句诗句而已,现实远比诗书里写得要复杂得多。
玲珑倒是乖巧,本来展红颜在做着饭,现如今被梁王叫去问话,所以她一个小团子在厨房尽自己所能地在鼓捣着,徐笙歌见状嘴角露出一抹笑意,不想再去想太多,上前帮着玲珑拿着各样放在高处的东西,最后想着反正梁王的问话应当不会一下子就结束了,故而二人嬉笑着由玩闹变成了动手做起菜来。
待得三菜一汤做好的时候,梁王那边的问话似乎也差不多了,不过看得出来他们的情绪似乎颇为激动,毕竟连曲天阁这个猛人都眼睛红了一圈,徐笙歌大胆地猜测,或许说的是梁王的父母有关,所以才会让曲天阁夫妇的情绪变动如此之大。
展红颜进到厨房,看到在炉灶上蒸着的几样菜色,口中叠声失礼了,招呼着曲天阁一起将饭菜端到主室里面,围着那张八仙桌团团围坐了起来。
“这些饭菜可都是小世子妃做的?小世子真是好福气,一看这菜色就知道小世子妃是个贤惠的。”曲天阁笑呵呵道,要知道叫了一下午的小世子妃,也是改不了口了,在梁王面前也如此称呼道。
徐笙歌心中惴惴,本来下厨做饭只是一时兴起,要知道当时也是天色渐晚,且看到玲珑爬上爬下地在做事,她一个大人哪里好意思坐在一旁,看到那些菜色似乎都是自己能做的,故而才下了厨。
一个萝卜丝鲫鱼汤,萝卜丝粗细大小一致,汤色乳白,鱼肉鲜美甘甜,吃饭前盛了一碗下肚,只觉得满口留香。
一个子姜焖鸭,黄澄澄的子姜切成薄片,加入被炸至金黄的野鸭块一齐炖至收汁,香气扑鼻,鸭肉鲜嫩多汁,入口即化。
一个蒜香烟熏肉,热油爆香蒜白蒜苗,再倒入切片的烟熏肉翻炒,颜色红绿相间鲜艳欲滴,入口咸香,口感独特。
最后一个自然就是普通的炒水白菜了,要知道这山野乡间之中,青菜是简直可以说是吸收了天地之精华,新鲜采摘回来的白菜,不需要太多的调料,吃的主要还是那股子清甜爽口。
梁王分别都尝了一口之后,放下筷子,道:“比王府的膳食还要好一些。”
徐笙歌听后只想吐出一口老血,什么叫做比王府的膳食要好一些,要知道梁王府里因为是武功传家,所以在吃上也不是太讲究,但是厨房里的厨子也是一等一的,徐笙歌拜先前破案所赐,也是吃过的,但是要说她做的菜比王府的厨子好,应该只是为了照顾她的面子吧。
不过展红颜却不这么认为,连口夸道:“小世子妃果然好手艺,红颜是好久没有这般福气,吃到这般好的饭菜了。”
玲珑扒拉着饭,似乎在应和展红颜一般,脸上还挂着饭粒,脆生生道:“好吃!”
梁王见徐笙歌听到小世子妃的时候似乎并没有反对的意思,挑了挑眉毛,嘴角弯起一丝笑意,给徐笙歌夹了一筷子肉。
不过曲天阁却是一副想说什么好像又不能说的模样,过了好一会儿,才下定决心一般地道:“好吃确实是好吃,但是这些菜似乎都不适合现在正在伤病中的二位啊,小世子和小世子妃顶多是吃吃这盘青菜与鱼汤。”
“额……”徐笙歌面上一阵尴尬,“那什么,我是看到厨房有什么,就做了什么。”
眼看着本来融洽的气氛被曲天阁一句话给破坏了,展红颜悄悄在桌下拧了一下他,柳眉倒竖:“你是不是嫌弃老娘做的饭菜不好吃,现如今吃到这么美味的饭菜,所以想独吞,故意不让小世子小世子妃吃!”
曲天阁哪里敢跟夫人顶嘴,连连摆手。
梁王也随着笑了笑:“无妨,以后再吃清淡的就好,既然是笙歌做的,自然不能便宜了外人。”
这话的意思是,曲天阁夫妇是外人了。
展红颜突然觉得小世子似乎,刚刚秀了一把恩爱。
徐笙歌虽然对小世子妃这个称呼不再反抗,但是听到梁王说的什么外人,自然下意识地瞪了过去,但是迎来的却是梁王的一双笑脸,揉了揉身上的鸡皮疙瘩,看到饭桌上正在努力吃饭的三个大人一个小孩,决定还是好好吃饭最为重要。
待得酒足饭饱,展红颜将碗筷都收拾干净,而徐笙歌自然是留下来帮曲天阁在梁王身上施针,要知道梁王的旧伤未愈,最好是施针将淤血逼出来才好。
待得过去了将近一个时辰,梁王终于吐出了一滩黑色的血迹,徐笙歌赶紧送上茶水让他漱口。
此时的天色早就黑了下来,梁王活动了一阵身体,觉得比起之前来说已经好得多了,于是跟曲天阁夫妇解释了一番最近的事情,提出了打算回京。
“毕竟我与笙歌跌入崖底已经昏迷两日了,这两日里怕是会有很多事情发生,但是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其中包括北周七皇子最后到底有没有顺利护送回江夏,南梁北周两国之间的战争到底进行到什么地步了,所以我们还是尽快回去,否则这些日子以来的努力都前功尽弃,那就得不偿失了。”梁王一脸凝重,虽然先前徐笙歌认识他之际,他一副什么都不愿意管的模样,但是他却有一个特点,打算插手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完。
曲天阁对此自然没有异议,倒是展红颜似乎有几分怨怼:“皇上那样对梁家,小世子却还是如此为皇室效命,属下真的为小世子觉得不值。”
梁王微微抿嘴:“也不是为了皇室,而是为了天下百姓,你们出身梁家,知道梁家的家法家规。”
这句话出来,展红颜自然就住了嘴,不过引起了徐笙歌的注意。
看样子展红颜夫妇对皇家并无好感。
当然,梁王似乎也是对皇家并无好感的,只是没有表现得那么明显罢了。
曲天阁寻思了片刻道:“我们一家三口在此地隐居已经有些年头了,不过也不是完全不出去。平日里出去采买的话都是乘船顺流而下,不消半日就可以到达一个小镇之中,小世子与小世子妃着急走的话,明日一早我们就乘船去镇上,再买两匹马或者驴,等到城里再换好马,这样已经是最快的法子了。”
梁王并无异议,点了点头:“那么明日一早我们就启程,待得以后本王有空了,再来看你们。又或者是你们想回梁家看看的话,随时欢迎。”
这句话一出来,曲天阁马上就红了眼眶,展红颜自然是用罗帕擦了擦眼泪,毕竟对于他们来说,梁家早已经深深烙在他们的灵魂之中,但是因为他们是“已亡故之人”,所以一直不能回去,现如今梁王发了话,哪里能不激动呢。
徐笙歌自然也是不舍得他们的,见他们似乎都有不舍,道:“不如这趟我们一起回京?也好路上有个照应。”
展红颜摇了摇头:“小世子是为了捉拿北周皇子出来的,回去之时必然十分受到关注,我们一起跟着回去的话,肯定会被有心之人认出来,到时候可就是害了小世子了,还是等什么时候我们想回去了,再回去吧。”
曲天阁也是如此想的,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梁王没有再说什么,毕竟这样的情况,也不能再有更好的建议了。
事情既然已经定了下来,曲天阁夫妇自然抱着已经睡着了的玲珑回到侧卧之中。
徐笙歌看了看屋内只有一张空荡荡的床,想着这简陋的家中如何再变出两张床来呢,没想到坐在床上的梁王竟然站起身来:“我从小就征战各地,什么样的地方都能睡得着,你一个女儿家家的还是睡床上吧。”
徐笙歌眨了眨眼睛,知道梁王是个执拗的,也不客气,道了声谢才挪到床边上,想到了前两日昏迷之时,曲天阁夫妇把他们当成是一对小夫妻,让他们躺在一张床上,现在又再次躺在这床上,却是挥之不去地以为梁王还在边上。
梁王未免两人尴尬,躺在长凳之上,也没有吹灭灯火。
灯火飘摇,徐笙歌早已经迷迷糊糊,似乎听到梁王在说话。
“回去之后,不能再这么亲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