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59章 因缘误会梁王醒

 

人生百态,光怪陆离,有时候你所看到的真相不一定是真相,你所知道的事实不一定是事实。
徐笙歌自从醒来之后,认知最深的便是这么一句话,尤其是看到面前突然活生生出现了两个本该是死了的人之时,感慨更是良多。
不过是劫后余生逃到此处隐居,还是当年有什么阴谋诡计而致使二人从此在世上除名,但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这二人暂时对自己并没有要下毒手的意思。
要知道梁王与徐笙歌都是武功高强之辈,但想来应该不会有人算到他们两个会坠下山崖,也没有人能想得到他们坠下山崖之后没有死,而这家具虽然整洁但是看来也有些年头了,或许真的是如此凑巧,但是他们是如何知道梁王身份的呢?
“你们为什么一直叫梁王做小世子呢?要知道梁王早就袭爵,并且已经封了一字并肩王了,这个小世子,并不符合他的身份。”徐笙歌赶紧让二人起了身,而后问道。
“我们是世子的人,所以他自然是小世子了。”曲天阁这话回得似乎不符合常理,但也侧面表明了他们对梁王父亲的忠诚。
“你们是怎么知道梁王是武国公的孙子?”徐笙歌还是抱着小心求证的心思询问着,不过想了片刻又道,“为什么你们要叫我小世子妃?”
只见曲天阁与展红颜相视了一眼,展红颜揶揄一笑,还是由曲天阁道:“小世子身上带着当年世子的信物,且梁家世代忠臣良将,出生周岁后就要在身上刺一个忠字,自然就能肯定是小世子了。也是亏得小世子与小世子妃洪福齐天,被河水冲到了边上的浅滩上,我和颜儿路过,才把小世子与小世子妃救起,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至于小世子妃,当然是因为您是小世子的妻子……”
“妻子?”徐笙歌疑惑不解。
曲天阁是个大老粗,没有发现徐笙歌的异常,不过展红颜是个细心的,拦住想要说话的丈夫,笑道:“当时我们救小世子妃的时候,小世子可是牢牢攥着小世子妃的手,我们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掰开的,要说你不是小世子妃我们可都不相信呢。”
展红颜是听出来了,自家的这个小世子怕是将梁家传给儿媳的信物琉璃手镯给了面前的姑娘,但是还没有表明心迹吧,看她之前是做姑娘家的打扮,想来是还没有正式成婚,所以这一来一往才弄出了这么个热闹,所以给自家的世子来个助攻:“毕竟除了小世子的心上人,我们还真不知道谁能让小世子这么上心了。”
展红颜并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琉璃手镯根本不是梁王送给徐笙歌的,而是当日在南华寺之时,她偶然听到梁王与凤仪公主的对话,而凤仪公主误以为梁王心中所属是徐笙歌而转赠于她的。
不过世间的缘分或许正是如此,是你的,兜兜转转,还是到了你的手中。
徐笙歌的耳根腾地一下便红了,梁王紧攥着自己的手?自己怎么会没有察觉?
难道是当时梁王看到自己也摔了下去,所以本来已经上岸的他又下水里打算救起自己?结果在走到浅滩的时候,他也昏过去了?
徐笙歌越想越觉得是有这个可能性的,要知道河水怎么能将两个人冲到浅滩上,更大的可能还是梁王将自己抱到河滩之时昏死了过去,所以才会发生什么紧攥着手之类的事情。
没想到梁王平时情绪极少外露的人,在关键时候却时刻不曾忘记要保护自己。
“梁王,也就是你们的小世子,怎么还没有醒过来?”徐笙歌终于想起躺在身边的人还没有醒来,心中有些着急。
曲天阁倒是因为这句话对徐笙歌多了一丝好感,毕竟小世子能找到关心他的女人也是难得:“小世子妃放心,小世子之所以还没有醒过来,主要是因为旧伤未曾痊愈又雪上加霜,所以醒得比小世子妃晚罢了,不过小世子没有生命危险,药材已经采齐了,喝过这碗药,发一身的汗之后,明天就能醒来。”
徐笙歌露出了个原来如此的表情,稍稍放下心来,不过转念又一想:“可是我记得玲珑方才说,不能用长流匜,这样的话,要怎么给梁王喂药呢?”
展红颜轻咳了一声:“小世子妃可以用嘴渡药……”
徐笙歌被这句话吓得咳了起来,什么叫做用嘴渡药,这也太荒谬了,难道之前她没有喝药就自己醒过来了?忽然才察觉到这或许只是一个玩笑,敛了神色:“难道先前曲先生也是给你家小世子以嘴渡药的?”
这时候轮到曲天阁被吓了一跳,要知道他可是一个堂堂男子汉,以嘴渡药是什么鬼,他的娘子为什么老是要挖坑给他跳呢,皱眉道:“先前之所以那么告诉玲珑是因为她还小,并不擅用长流匜,实际上只要用内力将药汤引入体内就可以了,先前也是那样给小世子与世子妃喂药的,还请小世子妃放心。”
无视了妻子展红颜的眼色,一本正经的曲天阁自然要洗刷自己的冤屈。
徐笙歌无奈地挑了一下眉毛,却也不好意思问太多,只好让曲天阁夫妇自行前去忙碌,待得运功使得真气走了一遍之后,这才缓解了先前的全身疼痛,勉强可以下床走动了。
走到外面的时候才发现这里确实是个好地方,背山靠水,入眼皆是葱茏绿意,颇有仰观宇宙之大俯察的味道,不过这里明显是荒无人烟之处,入眼并没有一户人家,只是这一间小木屋伫立在天地之间。
说起来这间小木屋也是相当之精致,或许是没想到会有客人来,所以小屋由一个小厨房,一个主屋以及一个侧卧组成。
主屋就是徐笙歌与梁王所住着的那一间,毕竟梁王是他们的小世子,自然得让出最好的房间来让他们住了,说是主屋其实也就是一个房间罢了,并不像正常人家那般有个会客厅之类的。
而侧卧似乎本来是玲珑住的,现如今是挤着他们一家三口。徐笙歌本来不好意思,说是让曲天阁与梁王一屋,自己与展红颜玲珑一屋,被娘子教育过的曲天阁自然死也不愿意,要为自家小世子创造机会,所以徐笙歌只好打定了主意晚上还是找个地方随便打坐吧。
能四处走动的徐笙歌不想再呆在屋里,看梁王也不会出事,所以就出去想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然而曲天阁与展红颜口中左一个小世子妃右一个小世子妃的,弄得徐笙歌的耳根子不知道红了多少次,多次纠正之下发现都没有用,就只好勉为其难自动将小世子妃四个字转换成小姐,最后还是决定跟玲珑出去玩算了。
然而不知道展红颜到底是怎么教出这样的女儿,在她一句好好照顾小世子之后,玲珑就拉着徐笙歌到屋子里,时不时看着床上躺着的梁王,又时不时与徐笙歌小声地说着话。
要知道现在的梁王已经服下了曲天阁新熬好的药汤,只等着醒来就好了,所以徐笙歌倒是放心得紧。
“玲珑,你几岁了?在这里住了多久了啊?”徐笙歌也是无聊,不过想来也是,对曲天阁夫妇不好意思问的话,现在对玲珑应当没什么顾忌了吧。
玲珑歪着脑袋瓜:“爹爹说玲珑四岁了,在这里住了像玲珑这么久吧。”
徐笙歌略略思索才知道玲珑说的是她一出生就在这个崖底了,这下彻底断绝了徐笙歌的怀疑,要知道小孩子是不会撒谎的,她既然这么说了,那么十之八九就是这般。
徐笙歌与玲珑玩闹了一阵,索性与玲珑说起要帮她扎头发来。
要知道玲珑虽然长得可爱,但是由于娘亲走的就是简洁风,所以玲珑的发型也是梳得简单至极,甚至可以说是就扎了一束小马尾,上面装饰了两朵小花罢了。
玲珑显然是个爱美的,从先前展红颜回来之时她说她爹说她会变丑可以看得出来,所以一听徐笙歌要给她扎头发,马上就搬着小板凳跑到梳妆台边上拿梳子来给徐笙歌,然后老老实实站在她面前。
一般来说,小孩子多数都会梳双丫髻,所以徐笙歌也兴致勃勃地给玲珑梳了个矮双丫髻,还从自己头上的发簪挑了两根蝴蝶形状的给玲珑别上,喜得她马上就飞奔到厨房去找她娘亲了。
“你给她梳头的时候真好看。”一个嘶哑的男声在屋内响起,徐笙歌循声望去,才发现梁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过来,如潭水一般的双目灼灼地望向她。
徐笙歌怔愣了片刻,似乎从来没听过梁王这样的语气,不知道要怎么回他的话之下,转身就出去,告诉曲天阁与展红颜他们,梁王已经醒来的事实。
“武国公府饮血军曲天阁,拜见小世子!”
“武国公府青霜军展红颜,拜见小世子!”
一男一女的声音同时响起,梁王撑起身子,面上虽然紧蹙着眉头,但是却没有像徐笙歌那样动不了,往二人脸上打量了一番,似乎不甚在意道:“是你们啊,没想到居然在这个情况下见面了。”
这口气十分淡然,并没有徐笙歌当时的震惊,似乎是早就知道曲天阁夫妇还活着。
这一次又轮到徐笙歌惊讶了,如果说梁王知道他们还活着的话,那么当年发生的事情,是不是梁家在谋划着什么呢?
但是,他们的将军现在都隐居在这荒无人烟的崖底之下,又能谋划什么呢?
从梁王的处事方法来看,似乎梁家说是避难才比较贴切。
难道说,曲天阁夫妇不是隐居,真正说起来,是避难吗?
为了躲避皇上的追杀,所以在荒山野岭之中生存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