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58章 崖底得救遇旧部

 

浑浑噩噩之中,耳边传来了唧唧复唧唧的小鸡叫声,一个毛茸茸的小东西在脸上蹭来蹭去,痒得徐笙歌想抬手拨开那个小东西。
“嘘,不要吵到小姐姐呢。”一个糯糯的声音传了过来,一只小手抓走了在徐笙歌脸边蹭来蹭去的小黄鸡,不小心碰到了徐笙歌的脸,吐了吐舌头,小短腿爬下凳子,蹲下矮小的身子,把小黄鸡放到屋外的空地上。
徐笙歌眨了眨酸涩的眼睛,映入眼帘的就是自己所在的这间简陋的小屋子,看得出来整个小屋都是由各类树木搭建而成的,应当是房子主人自己搭建的房子了,看起来这是最普通不过的民居,一张四方的八仙桌放在床边,窗户旁是女子的梳妆台,梳妆台旁边是两个最普通的木制衣柜,屋内的东西虽然都简单,但是一尘不染,看得出来房子的主人是个勤劳的人家。
“呀,小姐姐醒了。”小奶音说话甜而不腻,看到徐笙歌睁开了双眼,乖巧地搬着小凳子到桌子边上,爬上去倒了一杯水,又将小凳子挪到床边,一手握着竹筒做的茶杯,一手撑着爬到了小凳子上,把水递到徐笙歌的嘴边,“爹爹说小姐姐醒来肯定会渴了,小姐姐喝水呐。”
顷刻之后,那团子一般的小姑娘看到徐笙歌并没有接过水的打算,眼珠子一转,将竹筒放在床边,然后爬下凳子去找这几日爹爹拿来灌药的长流匜,打算把茶水倒进长流匜中喂给床上怔愣着的小姐姐。
确实,徐笙歌还没有回过神来,过久地沉睡让她整个脑子都昏昏沉沉的。她也不知道自己躺了多久,最后的记忆就是被顾介明派人来劫他们的七皇子,在缠斗之时自己与梁王都被打落深渊之中,如果不是因为下面就是河水,恐怕自己只会落得粉身碎骨的下场。
对了,梁王!
徐笙歌的思绪有了一丝清明,马上就想到为了救自己而被打落到深渊的梁王,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被救?他征战多年,向来福大命大,应该不会有事吧。
“啊!”
刚想坐起来,却觉得肩膀处猛然一痛,然后这痛楚迅速蔓延到四肢百骸之中,让徐笙歌不得不惨叫了一声。
“小姐姐,你才醒来,是不可以随便乱动的。”找到长流匜的小团子听到惨叫声,急急忙忙跑到床边,仰着头用大人般的口气道。
“梁……咳咳……”因为长久没有喝水的徐笙歌,嗓子此时正嘶哑难受,一说话便接连串地咳嗽了起来。
小团子看了忙爬到凳子上,将竹筒里的水倒进长流匜里,将匜嘴喂进徐笙歌口中,甘甜的茶水滋润着嘶哑的喉咙,徐笙歌这才慢慢平静了下来。
喝了几口水,徐笙歌将那木制的长流匜推了推,小团子识趣地将长流匜移走。
看来这户人家可不是普通的山里人家,虽然这长流匜是木制的,但这可不是一般山里人家琢磨得出来的东西,不过她也来不及想太多,只是着急着问:“小妹妹,你有没有看到梁王,就是一个穿着月白色衣服的哥哥?他跟我一起掉下来的。”
小团子笑得一脸无邪,指了指徐笙歌所躺的床里侧:“小世子睡在里面呢,爹爹说小世子受的伤比较严重,所以还不会这么快醒过来。”
徐笙歌听罢,小心翼翼地用手摸了摸,果然摸到身边有一个男子的手臂,转过头去,只见梁王正闭着眼躺在一旁,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嘴唇干裂,身上的衣服耶都换成了粗布衣裳。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啊?”虽然从自己醒来之后便一直都是这个小团子在照顾着自己二人,但是徐笙歌知道能把自己二人身上的伤都治好,以及换了二人衣裳的,绝对不会就是这个小孩子而已,且她口中一直挂着的就是爹爹如何如何,看来家中是有大人的,“你的爹娘呢?”
小团子眨了眨眼睛,认真地看着徐笙歌:”小姐姐,你叫我玲珑就好了,爹爹说要上山给小世子找找草药,娘去河里捞鱼,晚上给玲珑做鱼汤喝。”
“小世子?”徐笙歌忽然脑中闪过一丝亮光,要知道梁王早就是王爷了,如果说山野村夫不知道他是王爷的话,那么也不会知道什么世子才对,但是竟然喊梁王做小世子,不是认错人,就是这户人家是梁王以前的手下,甚至是还没有袭爵的时候的手下。
小世子?也有可能是梁王哪个长辈以前的手下。
“小世子是什么?”玲珑毛茸茸的脑袋靠近徐笙歌,一双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她,眼中写满了好奇,“爹爹还让玲珑叫小姐姐做小世子妃呢,可是玲珑不知道小柿子为什么会飞,所以爹爹不在的时候,玲珑就叫小姐姐做小姐姐。”
徐笙歌忽然间有些想笑,这个玲珑倒是可爱得紧。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玲珑要叫梁王做世子,但想来他们是梁王旧时的部下,并不是敌人,这才稍稍放下心来,既然是自己人,又擅长医术,且并没有把梁王送出去救治,这充分说明了他们有足够的信心救下梁王。
“能不能给小世子也喝一点水?”放下心来的徐笙歌,想的自然就是嘴唇都已经干裂的梁王。
小玲珑皱眉摇了摇头:“爹爹说,要等醒来之后才可以灌水,要不然是很危险的。”
徐笙歌忽然有了一种自己才是小孩子的感觉,叹了一口气。
“小姐姐担心小世子的话,也可以用手帕时不时沾水擦拭小世子的嘴唇,这样他会好一些。”小玲珑似乎是不忍心看到她皱着眉头的模样,歪着脑袋想了片刻道,“不过玲珑的手太短了,擦不到,小姐姐要等我爹爹回来再擦吗?”
徐笙歌不假思索地让玲珑去找块干净的绢帕来,忍着痛小心翼翼地坐起身来,用玲珑递来的绢帕浸湿,然后一点点湿润着梁王紧紧抿着的双唇。
那飞入鬓角的剑眉此时紧紧地蹙在一起,平日里古井无波地双眸现在紧闭着,挺如刀削的鼻子,紧抿着的双唇,散在枕边的墨发,徐笙歌心中漾起一丝丝不明的情愫。
与千军万马之中,这个男人的身影不止一次地出现在眼前。
在自己踏空差点掉入悬崖之际,也是这个男人飞身便过来将自己拦腰抱住。
当那柄软剑折成几段之时,他甚至没有说出一句话,只是将生还的机会抛给了自己。
“玲珑,你怎么在外面玩,不是让你照顾小世子和小世子妃的吗?”是一个爽快利落的女声,听起来中气十足,虽说是问句,但是有着不容置疑的口吻在,与梁王手下的那些个侍卫颇有几分相似的风格。
“小姐姐和小世子在做玲珑不可以看的事情。”玲珑稚气的一句话,却让徐笙歌差点吐出一口老血,但是当事人好像觉得自己还不够说得清楚,又补充了一句,“爹爹说玲珑看了会变丑的事情哦!”
徐笙歌只觉得自己百口莫辩了,尤其是当听到外面的妇人竟然重重地刻意咳了一声,在门口问道:“世子,世子妃,属下可以进去了吗?”
只觉得面上腾地一下红了脸,都没有顾得上去想为什么门外的人竟然口口声声喊自己胃世子妃,徐笙歌用力拍了拍脸,这才平静了下来:“王爷还没醒,进来吧。”
那名妇人推开门走了进来,徐笙歌认真打量着面前的这个女子,只见其虽然是萱草做钗,粗布为裳,但是依旧明艳照人,身上的气质与普通村妇完全不一样,更何况配上那利落的声音,不用想,这应当是在军队里出来的女将。
那妇人上前抱拳,给徐笙歌行了一个礼:“武国公府青霜军展红颜,拜见小世子妃。”
徐笙歌这才知道面前之人是梁王的母亲所创建的青霜军将军,展红颜。
听闻当年梁王父亲,武国公府的世子爷真可谓是文武双全,德才兼备,可让其名动天下的还是倾国倾城的美貌,素来有公子世无双之称,而其妻子当年亦是惊才绝艳之辈,创建了武国公府第一支女子军队青霜军,与世子爷所领的饮血军相应。
青霜军中,世子妃自然为主帅,其侍女展红颜领将军之位,随世子爷二人南征北战,好不快活。
只可惜天妒英才,一次大战之中,南梁全军覆没,梁王的父母都死在大战之中,梁王便由爷爷抚养长大。
按理来说,这展红颜应该已经不在人世了,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崖底?那她的丈夫又是谁?
正是如此想着,只听到门外也传来了一连串脚步声,一个身量高大威猛之人走了进来,抱拳行礼:“武国公府饮血军曲天阁,拜见小世子妃!”
徐笙歌瞪大了双目,只觉得人生的认知发生了偏差。
曲天阁,饮血军将军!
难怪了,他们会喊梁王做小世子了。
青霜军将军,饮血军将军,都出现在这崖底之下,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徐笙歌突然又回过神来,不对,他们是怎么认出梁王就是武国公的孙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