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57章 遭突袭双双坠河

 

因为昨天晚膳发生的事情,徐笙歌有那么一瞬间觉得有些难为情,虽然自己认为自己并没有什么私心,但是因为之前上过一次当,现在被拒绝后总觉得自己是被防着了。
一大早,拂袖就叽叽喳喳拉着徐笙歌的袖子依依不舍,尤其是帮她梳洗完毕之后,一双大眼睛就一直盯着徐笙歌不休,待得后来早膳的时候,梁王派人来通知才知道原来梁王将拂袖安排到了另外一队人马之中。
要知道顾介明肯定会想办法劫走周佶的,除非是派人一刻也不放松地团团围住,否则哪里能防得了,但是想要赶路的话,就不能太多人一起上路,否则不知道要走到何年何月才能回京了。
故而梁王的意思是,效仿曹操七十二队伍出殡一般,多弄出几个似是而非的队伍,分头行动,这样的话可能会让顾介明猜不到周佶在哪队,从而顺利将北周七皇子带回宫。
而不知道为什么,拂袖居然被梁王安排到了另外一个队伍。
“小姐,我实在是舍不得你嘛……”拂袖一脸哀怨,昨天她可是听说了,自家小姐做了一件天大的事情,这个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差点死在战场之上了,知道这件事情之后的她痛心疾首,也心虚不已,要知道从小她可是对老爷说过要保护小姐的,但是现在却差点让小姐死在战场之上,如何得了!都怪陶谦文,如果不是他天天拖着她去玩,她怎么会不知道自家小姐要上战场的事情呢!
而早上的时候陶谦文还喜滋滋地跑过来说什么恳请梁王把他们俩分到一队上了,现在好了,又要和小姐分开了。
徐笙歌是一眼就看出了拂袖只是因为内疚,二人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关系,拂袖担心并且内疚也是正常的,不过她倒是不想让拂袖一直内疚下去,打趣道:“你确定是舍不得我?而不是舍不得陶大公子,要不要我去找王爷说说,让他安排你与他放在一队人马里?”
拂袖深深觉得自己的一片真心完全没有被自家小姐感受到,更加哀怨地看着徐笙歌:“我本来就是和他一队的,都怪他,去找王爷恳求什么,拂袖只想跟小姐在一起。”
“呀……”徐笙歌佯装惊讶道,“难怪我说早上看见你一脸哀怨的样子,原来是装给我看的,和陶大公子一个队里你就开心去吧。”
拂袖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小姐,我是真的舍不得你,你说你不在天启好好呆着下山也就算了,那你就好好在京城呆着啊,为什么要掺合道这样的事情里来,拂袖真的怕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出什么事情了,你说那可怎么办啊。”
徐笙歌见拂袖哭得伤心,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对拂袖道:“其实梁王这么安排就是为了让你保护我啊,你想想我们这么多人里面只有我和你是女眷,其他都是男子,想要施展树上开花之计,那么就得让敌人看不出来谁是谁对吧,但是如果我们两个人都在一个队伍里,瞎子都知道哪一队是主要目标了,如果你假扮成我的样子,那么不就给我分散敌人的注意力了吗?”
拂袖认真地思考了片刻,觉得小姐说的话似乎很有道理,点了点头:“那我还是和陶少一队吧,我会努力假扮好小姐,让别人认不出来我的。”
看着拂袖的样子,徐笙歌心中颇为感动,但更多的是觉得好笑。
梁王又找宋老将军借了几个女守卫,全部化妆成徐笙歌的模样,往每个队伍里安插了进去。
城门刚刚打开没多久,六队真真假假的人马便出了沐阳城,而后奔驰而去。
城门口处,没人注意的一个院子里,突然飞起了一只肥硕的白鸽。
一队人马其实只有二十个人,比起来的时候的百人队伍,徐笙歌心中又泛起了些许悲凉,看着身边的梁王倒是似乎对这样的生活习以为常,想想他居然从小就在外面带兵打仗,想来这样的事情看得不少,所以才会天生一副冷冰冰的模样吧。
马不停蹄地奔驰了三个多时辰,众人才停了下来歇息,吃吃干粮,喝口茶水,这样才有力气接着跑下去。
那名假扮成北周七皇子的人本来是一直被头套蒙着脸像个沙包一样搭在马上,现在也被放了下来,满脸苍白地接过干粮和水,在几个人的围观中勉强进食。
徐笙歌与梁王自然是坐在一起,看着一脸尴尬的“北周七皇子”,一脸同情地跟梁王道:“也是辛苦了这位小兄弟要遭受这种罪,也希望他的付出能有回报,不要到时候北周皇子被人劫走了。”
梁王淡淡地扫了一眼那个“北周七皇子”,微微一笑:“应该不会。你听说过人皮面具吗?”
人皮面具,乍听之下这个名字是在是可怕,但其实是一种易容的工具,能够贴合人的皮肤,变成另外一个人的样子。
要知道梁王一般来说,嘴巴里面都没有出过废话,现在突然提这么一句人皮面具,难道是在暗示什么?不过说来也是,梁王挑选的人,身量与北周七皇子相差无几,蒙上脸,乍一看之下,确实看不出什么,如果这时候头套下的脸还不是真的,那就有好戏看了。
倘若还把不是周佶的人,化妆成周佶的样子,那顾介明劫到这个人的话,那就好玩了。
“那我们这一队里的北周七皇子到底是不是北周皇子啊?”徐笙歌好奇地问道,要知道梁王这一手玩得实在是巧妙,现在连徐笙歌都糊涂了起来。
梁王不知道是不是也是戴了人皮面具,反正这两日总让徐笙歌有一点点陌生的紧张感:“你猜……”
这两个字差点就让人暴走了,猜什么猜,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不过梁王接下来的话却让徐笙歌停止了心中的愤怒,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紧张感,他说的是:“再过两个时辰,正是人在一天之中最累之一的时辰,这时候最适合偷袭了。”
话罢,梁王走了过去,与其余人在叮嘱着什么,徐笙歌仔细地观察着那个“七皇子”,心中想的确实按照梁王的性格,应当是知道自己目标过大,所以不会把北周七皇子放在自己一队里才是。
不过想想,自己这一队里实力最强,不说其余人的武功如何,就说自己与梁王二人,基本上就不会出什么差错。
吃饱喝足,眼见着马也吃得差不多休息得差不多了,众人于是继续上路,毕竟急着赶回京城,最好不要耽搁太长时间。
两个时辰之后,梁王再一次提醒大家要小心,毕竟已经进入了另外一种地势,在这一边山势陡峭,大多都是悬崖峭壁,还有水流湍急的大江大河。
此时的“北周七皇子”已经转移到了梁王的马上了,看到这种情况,再蠢的人应该也不会觉得梁王只是在开玩笑。
半个时辰过去了,依旧是没有埋伏,徐笙歌心道只要再跑一个时辰就要到达下一个镇里了,那时候天已经黑了,先前顾介明他们有过一次在镇里动手的经历,想来这次也会在镇里吧。
正是如此想着,却听到几声利箭破空的呼啸惊天动地而来,目标直指梁王。
“嘭!”梁王一手抓着那个北周七皇子,一手抽出腰中的软件,脚下用力一蹬马镫就飞天而起,马应声倒地,连嘶叫都来不及,就口吐白沫死了。
箭上有毒!
众人一看就知道这马倒地的原因!
“如果你们再放毒箭,我就直接用你们的皇子来挡箭,看看到时候是谁赌不起。”梁王将自己的声音灌入了内力,冷淡的语气却让人感受得到那种冰冷的威胁。
“嗖!”
“嗖!”
“嗖!”
又是一连串的射箭之声,这声音一听便知道是弓弩,这一次的声音不再是针对梁王,似乎是刚才的威胁起了作用。
一行青衣人冲了出来,与梁王、徐笙歌等人缠斗在一起,均是以二打一,而对付梁王与徐笙歌的都是六个人,看来顾介明这一次是下了血本。
要知道偷袭与打仗又不一样,偷袭的话来人都是好手,尤其是徐笙歌与梁王两个这么厉害的人,也难怪了会请了弓弩手前来。
徐笙歌已经不再是刚下山的样子了,毕竟经历过战争,所以杀伐果决,每一招出手都追求快准狠!一剑过去,又一个人倒在剑下!
“嗖!”
五支弓箭射了过来,分别封住了徐笙歌的各个方向的退路,徐笙歌心中一慌,往后疾退而去,却是没想到现在他们正在悬崖之上,这一退,便失足一滑,就要跌落下去。
梁王面对六个人的围攻虽然绰绰有余,但是手上毕竟还有一个人,而且要警惕时不时射过来的利箭,所以一时间没有办法顾得上其他人。
听到利箭的破空声下意识躲了过去,却发现利箭射过来的方向居然是徐笙歌那边,眼看着徐笙歌退后跌落悬崖下的河里,他如何能坐视不管,将手中的人质一抛,飞跃上前便抱过徐笙歌的腰,手中的软剑往山体里用力一插,却是忘记了不是平日所用的宝剑,而是腰中的软剑。
软剑断成了几截,二人飞速下降,梁王将徐笙歌往上一抛,自己却飞速地堕入深渊下湍急的河流之中。
徐笙歌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梁王抛了上去,而梁王这边的人显然已经死得七七八八,五个手执弓弩的青衣人走了出来,看到徐笙歌,又是将弓箭搭在弩上,灌入内力一射。
“啊!!!”
徐笙歌跌落了下去,脑海中闪过的念头居然是:“弓箭贯穿的时候,真的好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