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56章 壮士一去不复返

 

虽然疲惫至极,但是徐笙歌回屋后只躺了两个时辰便睡不着了,因为她先前还可以是太累所以睡着了,但是那疲惫的劲儿一缓过来,满脑子的便是她所带去的那些人都怎么样了。
要知道虽然南梁军大捷,但是只有几百人,哪里敢真的跟这一两万人的大军正面交锋,所以见好就收地撤退了。
在一片混乱之中,徐笙歌只记得刘长冠还是被带回了沐阳城,也看到了几个熟悉的面孔,都是当时她带去引诱北周援军的,但是一直也没有来得及问,其他人都怎么样了。
徐笙歌简单地梳洗了一番,就要到梁王处问问具体情况,没想到的是梁王竟然比她睡得还少,据说是只躺了一个时辰就起来处理事情了,让门口的士兵小哥带自己去找梁王,没想到梁王在处理的事情竟然就是在找到他带来的侍卫们的尸身,为他们进行火葬。
据说,梁王的侍卫大多都是梁王原本为将军之时所带的人马,当年梁王挂印辞帅,这些人也都跟着梁王退了下来,不再为将为兵,而是在梁王府里作一个小小的侍卫。
一车,两车,三车。
三辆布满了血迹的空车摆放在一旁,半干涸的血液,染得木板红得发黑。
一大块空地之上,是一个用木柴垒起来的床,上面躺着的都是这一次跟着梁王出来,在这场战役中死去的侍卫。
一个,两个,三个……
徐笙歌先前一共带了六十七人前去诱敌,最后死伤大半,只有六个人完好归来,另外十五人重伤,二十六人在断后之时全部壮烈牺牲,其中包括一路来都跟在徐笙歌身边喋喋不休的林由,稳重勇猛的张猛等人,还有二十人直接被巨石挡在了里面,虽说生死不明,但是面对一万多人马的怒火,这二十人能存活的几率几乎为零。
能带回来的是那死在被巨石隔断在外面的二十六人,现在正躺在木柴简单垒起来的床上。
徐笙歌看着林由面目全非的尸身,知道怕是自己所说的那句为了国家,所以才让他这么不顾自身生死,以换来其他人带着刘长冠回南梁以平定两国战争的机会。
刹那间,徐笙歌想起回城之时的夹道欢迎,这些躺在这里的人才真正配得那样的尊崇,倘若可以,她甚至情愿用那样的殊荣,换回这些人的生命。
梁王所带来的一百人中,除了还有六个人在昏迷中不能来,还有二十人生死未卜之外,其余五十四人已经全部到场,在场的甚至有重伤不能走动的,但他们就是叫人抬也要抬到这里,送他们的兄弟最后一程。
“敬礼!”梁王怒吼了一声,以手握拳放置在胸口,对着那躺着的二十六人躬身。
“唰!”
“唰!”
“唰!”
在场的人或站着的,或坐着的,或躺着的,纷纷以手握拳放置在胸口,对着那二十六人行礼,但是没有一个人觉得这样怪异的情形可笑,甚至是连其他的士兵都对着他们佩服至极。
徐笙歌学着梁王的样子对着那二十六人敬礼,明明昨夜众人都还在一起商议着大计,明明早上的时候还一起抱怨北周的饭菜实在不符合胃口,但是战争何其残酷,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梁王接过火把,沉重的步伐似乎是期盼着这一段路永远也不要走得到,面前的这些人都是从还是个愣头青的时候,就追随梁王的人,按平常人家来说的话,这些人就是梁王自小的同伴,但是这些梁王的同伴,现在确实足足倒下了二十六个。
更甚至是,四十六个!
有二十个现在连尸身都没有!
梁王大睁着双目,似乎要将面前的这些人全部都刻在心里,郑重地点燃柴床最底下的引火木,只见火势熊熊而起,不到片刻最底层的引火木的火苗就已经冲天而上。
梁王回到众人之间,只见几个士兵抬来了酒,给每个人发了一个酒碗,马上接着有人跟着倒酒,梁王高举着酒碗,高声道:“送兄弟们上路!”
一饮而尽,然后将酒碗重重地摔在地上。
“咣!”酒碗应声而碎,响在徐笙歌耳边的是一连串的酒碗破碎的声音,她也跟着摔了酒碗,却是憋了好大一口气在胸|前,哽咽,却又说不出话来。
几个士兵又过来,给众人发了酒碗,斟满了酒,梁王高举着酒碗,嘶声道:“兄弟们,来饮酒了!”
将酒一倾而尽,再次将酒碗重重地摔在地上。
“咣!”又是一连串的破碎之声,这一碗酒是敬给亡魂的,众人憋着眼泪,以免来饮酒的兄弟看到自己的熊样。
士兵又过来,给众人第三次发了酒碗,斟满了酒,梁王已经嘶哑的声音悠悠发出那军中流传的歌谣,高举的酒碗如同是举着的信仰,这是一场死别,没有喧嚣的风,没有如泣如诉的雨,更是晴空万里,所有的人高举着酒碗,唱出那首在军中流传了上百年的歌谣。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唱到最后,梁王一行人都神情肃穆,反倒是旁边那些沐阳城的士兵哭得不能自抑,然后又赶紧用袖子擦干,没想到眼睛越揉越红,泪水越擦越多。
“咣!”一连串的破碎之声再次响彻天地,如同那些死去的士兵,忠魂震撼人间。
“对不起……”徐笙歌小声道,是对梁王,也是对这再也回不来的四十六个人。
“不用对不起,军人的荣耀就是战死在沙场之上。”梁王的声音虽然听起来冷淡无情,但是却压抑着极大的悲痛,百人出行,半数未归。
然而这话却让徐笙歌感到愈加地悲凉。
对于梁王他们来说,也早已经不在沙场之上了,倘若说军人的荣耀就是死在沙场之上,那么还活着的他们,算不算是已经被皇帝剥夺了荣耀?
熊熊大火烧了将近半个时辰才停歇了下来,梁王命人将每个人的骨头分别收集起来准备带回京城,而骨灰则葬在沐阳城,由他们来守望着南梁的大好河山。
这些做罢,梁王一行人才各自散去,毕竟要准备明天就回京的事宜,这一趟回去的话梁王所带的人不需要都马上回去,毕竟皇帝比较在意的是梁王如何而不是那些侍卫如何,不过因为要带着周佶的关系,所以具体事项应该怎么安排还需要仔细斟酌。
然而值得一提的是顾介明既然知道周佶被抓了,按照他先前的做法,不可能就此罢休,也就是说他肯定会派人来劫持,具体如何做的话可能还要仔细推敲一番。
此时已经到了傍晚,梁王看徐笙歌心不在焉,索性留她一起用晚膳。
梁王向来晚膳都相当的简单,似乎梁王的祖训之一就有一条是不忘民间疾苦,所以他的饭桌上还会有一碗苦荬菜,不过现在在宋老将军府里,他哪里敢慢待了梁王,虽然不至于山珍海味,但也是珍馐美食。
徐笙歌自然是有心事的,但是不知道要怎么去开口,尤其是刚刚才经过了那样的事情。
梁王自然也能看得出来,见她百般纠结,这才道:“你想去看看北周七皇子?”
“啊,也不是,”徐笙歌没想到竟然被梁王看出来了,矢口否认了之后又期期艾艾,犹豫了良久想着梁王应当不会责怪自己,才又道,“可以吗?”
梁王一挑眉毛,将手中的碗递了过去,徐笙歌被这个动作弄得摸不着头脑。
“今日的山菇鸡汤不错。”
徐笙歌听到梁王这淡淡的声音,下巴差点掉了一地,但马上就醒悟过来这意思是要讨好他才可能获得许可啊,忙盛了一碗汤放到他面前,乖巧地等着梁王答应。
“回到京城再说吧。”拿起汤碗的梁王声音还是没有波澜,不过说出的话让徐笙歌叹了一口气。
不过想想也是,如果在这里再生出什么意外就不好了,还是到京城的时候再去问问自己想要知道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