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54章 葫芦山梁王救美

 

葫芦山下,一条长长的队伍正在缓缓前进着,而进入葫芦山的路又已经慢慢缩小,不过暂时还没有人注意到这个情况。
之所以说又,是因为先前进入葫芦山地段的时候也出现过类似的情况,进山的路本来是一条大道,容纳百人同一排前进都不在话下,但是后来慢慢越缩越小,直到队伍横排缩减到了五十个人的时候,赵栈终于察觉到了问题。
“这就是你们说的,和七皇子约定的地点?”赵栈派人去叫镇西将军的亲信,扮作北周士兵的徐笙歌自然知道他是想要问什么,故而与林由一起到了赵栈面前。
二人抱拳给赵栈行了个礼,徐笙歌出面解释道:“没错,先前与七皇子说的就是往这条路前进一百里地,现如今还差十里地,不知将军有什么疑问吗?”
赵栈指了指前面的路:“我记得初来之时,这边的路还没有这么窄,现在怎么越来越窄了?”
“禀报将军,正是因为这边地形的独特性,所以才让七皇子他们从这条路走,这条路走下去会有一段只能容纳最多五个人一齐通过的山道,这样一来,就算有多少人追七皇子,也就只能是五人一组的小队了。”徐笙歌没有隐瞒前面山道会越变越窄的事实,反而直接说了出来,“不过这条小道不长,只有五米左右,通过之后就完全是另一番天地,变成大道了。”
赵栈一听似乎是也有道理,心中还自作聪明地道,难怪了最后刘长冠变成这副样子,看来是被追得满地找牙,如果不是这些人护着,早就死了。
不过赵栈也不是完全没有心眼的,鞭子一指:“看来你对这一带的路很是熟悉啊,你走前面带路。”
这话一出,徐笙歌倒是有几分犹豫了,要知道让她带路不是不可以,但是南梁一行人本来以要照顾刘长冠为理由基本上一直都聚在一起,且刘长冠尚在昏迷之中,自然只能躺在马车里,又时不时地熬药换药,这样一来众人也就光明正大地走在后面,本来就是打算大家一起,到时候行动的时候也好互相照应着,要知道赵栈对什么镇西将军已经完全没有了敬畏之心,看到刘长冠跟在队伍后面心中还甚是高兴,觉得如果不是自己的话,这几十个人怕是早就像丧家之犬一般了。
只是,没想到这个赵栈竟然让徐笙歌在前方带路。
“额,其实小的对这一带并不熟悉,只是先前将军与七皇子商议的时候听到他们这么说罢了。”徐笙歌仔细想了想,还是以此为借口拒绝为佳。
“不熟悉也没关系,”赵栈似乎并不在意,但是他是个心性非常之高的人,见有人反驳自己,越发觉得要坚持这么做才行,“反正都是一样地赶路,你走在前面也是一样的。”
“可是……”
林由刚想说可是还要照顾镇西将军之类的话,就被徐笙歌给打断了话:“既然如此,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话罢,徐笙歌对着林由使了个眼色,驱马走在前面。
葫芦山,其实整座山的形状都不像葫芦,且山势陡峭,但是只有熟悉这一带地形的人才知道葫芦山名字的由来,并不是因为整个山像葫芦,而是站在山顶之上看过去,那山谷就像一个葫芦一般,从外面进来的时候还没有感觉得到,而两座山之间慢慢收拢几乎合并,就变成了葫芦的腰身,过了腰身之后道路再度开阔起来,但是再过三里之后道路又会开始收缩,要路过一段长达一里地的葫芦嘴,这就是葫芦山的真正意思。
而昨夜众人商量的计策,就与这个葫芦山有着莫大的关系。
尤其徐笙歌与林由走在了前面,后面就是赵栈一行人,所以两个人颇有些惴惴不安,只简单安慰了几句。
而在队伍后面的张猛一行人更是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赵栈把徐笙歌与林由叫过去了之后就没有再回来了,但是看那个架势,也隐隐约约猜到了什么,众人心中都纷纷紧张了起来,生怕这个赵栈将军会不会发现什么,一时间气氛有些凝重。
索性的是一路上都是有惊无险,赵栈似乎并没有发现什么,好像刚才的所作所为不过是临时起意罢了,徐笙歌猜测他本来只是随口一说,但是自己的拒绝反而让他坚持了下来,真可谓是两难。
毕竟徐笙歌与林由二人是知道葫芦山的地形,所以一直都在关注道路的大小以及两边景物的变化,眼见着道路又慢慢靠拢了起来,徐笙歌知道现在必须找一个机会到队伍的后面跟张猛他们说一声。
本来他们是打算在队伍开始进入葫芦嘴的时候,就尽量的拖延脚程,等到行动一开始就疯狂往后面跑去。
要知道他们来投奔赵栈的时候都是骑着马的,赵栈当然不好没收了他们的马,所以他们现在每个人也都是骑着马,与那些步兵并不同。
这也为他们逃跑增加了机会与可能性。
现在明显计划要变一变了,但是就怕张猛他们会不会因为担心徐笙歌而杀到前面来。
徐笙歌仔细地斟酌着可能性,回头看到赵栈正坐在高头大马之上,一脸蔑视一般地看着自己,心中一横,让林由继续走,自己调转马头跟赵栈道:“将军,我想到我们将军该是换药的时候了,且让我过去帮忙换药,等我换了药之后再过来。”
正如先前赵栈没有同意一般,他现在当然也没有同意,轻哼了一声:“你们镇西将军也真是身骄肉贵的,身边几十个人伺候着,难道还缺你一个伺候的人吗?要换药的话,自然会有人换,你就前面带路,不要废话那么多。”
毕竟他发现,让刘长冠的人仰望自己鼻息的感觉真的是太好了。
徐笙歌自然没有想到是这个原因,还以为他已经发现了有什么不妥之处,心中有些惴惴不安。
回到队伍的前面,林由小声道:“不要担心,我们从跟着王爷开始就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了,但会拼死保护您离开的。”
这话说得徐笙歌心中一惊,没想到原来林由他们竟然是从跟着自己来引着两万大军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死在战场上的准备,这么一个拼死,却正是说出了她的担忧。
从昨日她就已经看出来了,这些人除了听她的号令之外,另外一个任务就是保护她。
拼死保护的那一种!
“不要做傻事,”徐笙歌压低了声音,心中却是觉得一定有办法的,按昨天晚上的计划,葫芦嘴与葫芦腰的山顶上都埋伏了人,只等徐笙歌他们将人完全引了进去,就将山上的巨石撬下山,堵住两处出口,“一会儿你告诉他们,等葫芦嘴的巨石一落下,你们就往后撤,不要管我。”
“这怎么行?”林由自然着急了起来,在他们的认知中,就算他们几十个人死伤,也不能让徐笙歌掉一根头发。
“听我的准没错,在葫芦嘴那边的是鲁达牛在发号施令,他肯定能认出我来,说不定会等我通过后再撬下巨石,这样我就可以逃出生天了,再说了,我轻功比你们都好太多了,万一我没有逃出去,还可以施展轻功飞檐走壁,所以你们只管后撤,不要做无谓的牺牲!”
林由知道这样是一回事,但是真的要他做,他还真的做不出来,正想说话的时候,又听到徐笙歌冷静的声音传来。
“而且你们这次的任务是要把刘长冠也带回去!虽然是个诱饵,但不是个能丢的诱饵,他对以后两国休战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要不然这场战打赢了以后也还要继续打,记住了吗!”
听到这个,林由才无奈地点了点头,要知道徐笙歌与国家比起来,自然还是国家重要。
“好,那就得罪了!”刚说完这句话,徐笙歌便悄悄取下头上的一支小簪子,使用内力“嗖”地一声便飞了过去!
“嘶!”
林由座下的马长嘶了一声高高抬起双腿,然后发风似的奔跑了起来,而林由一时没有防备,自然是摔下了马,脑子一阵眩晕。
“将军,林由的马突然发疯了!”徐笙歌大声禀报。
赵栈一脸不耐烦:“让军医给看看!继续走吧,不要耽搁了行程!”
听罢这话,徐笙歌便知道事情成了,要知道军医现在就在刘长冠的马车之内,这样一来,林由就能与张猛他们见上面了。
现如今,就剩下徐笙歌一个人在前面带路了,虽然有些不自在,但是她却发现赵栈似乎并不是因为怀疑才让他们在前面带路的,具体是什么原因她也没有想透。
不过,就如此走着,没有多久就到了葫芦嘴的地方,因为前面有过一次类似情况,赵栈也懒得问了,只让人分成五人列队伍有序的进入葫芦嘴。
徐笙歌心中也是没底,并不能确定鲁达牛会认出自己,如果认不出来的话使用轻功逃走的几率不知道是多少,要知道这两边的山都陡峭异常,从这面爬上去的话几乎是不可能的。
不过好在的是,过了葫芦嘴一里地,还没有巨石落下,二里地,还是没有巨石落下。
徐笙歌心道要糟了,该不会是鲁达牛看到自己打头阵一时吓到了,不敢行动了吧。
正是如此想着,却听头上轰隆隆然如天雷滚滚!
“嘭!”
“嘭!”
“嘭!”
巨石从天而降,身后哭爹喊妈的声音叫成了一片,徐笙歌心中一震,知道鲁达牛原来埋伏在这里,忙快马加鞭,吆喝着身下的马快点跑!
“给本将军抓住那叛贼!”是气急败坏的赵栈,现在的他哪里还不知道是中计了。
徐笙歌听到耳边擦过的弓箭射出的破空之声,身子如同浮萍一样漂来荡去地躲避着箭雨,也幸好的是鲁达牛看得极准,巨石这一边的人并不多。
赵栈自然是气急败坏,躲过一个石块的攻击后,抽出手中的箭就射了出去,破空声几乎如同那日的弩所射一样。
徐笙歌心道要遭,不想从路边突然冲出一个人将她扑倒在地。
“没事吧。”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徐笙歌的头上响起。
是梁王!徐笙歌心中一喜,竟然又是他救了自己一命。
梁王将徐笙歌扶了起身,对着身后的精兵一摆手:“要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