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53章 齐商讨欲灭援军

 

北周援军驻扎的地方与沐阳城相距差不多两百里地左右, 急行军的话也要到了晚上才能赶到沐阳城,而现如今改道往东齐去,但距离比两百里更远一些,所以赵栈大军到了天黑的时候还没有到徐笙歌口中说的往东齐一百里地,故而只好再扎营一夜。
虽然路上也有人提出过异议,但是每次都被徐笙歌巧舌如簧地扣一个想要害死皇子的大帽子。
想要说徐笙歌一行人都是南梁人吧,但又有刘长冠这个人证在,毕竟也没有人想到徐笙歌等人居然这么大胆,领着几十人押着北周的镇西将军在两万援军中行骗。
徐笙歌自然不担心刘长冠会突然醒过来,要知道刘长冠不仅是被打得那么惨,更是等北周军医看过之后,暗中给他下了迷药,更何况赵栈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换人去照顾刘长冠,所以一直都是南梁的人在照看着他,也好准备着万一刘长冠醒来的话就给他一记手刀,让他好好地再睡上几天。
由于刘长冠也是将军的缘故,所以徐笙歌等人倒是单独拥有了一个营帐,美其名为照顾刘长冠。
是夜,刘长冠坐在的营帐外自然是由南梁的那些人在站岗,而徐笙歌一行人都围坐在营帐内在商议着逃脱事宜。
“现在我们已经完成了任务,按照原本的计划,沐阳城那边等我们的一万援军一到就会立即攻打北周七皇子所率领的七千人马,倘若能全部歼灭的话,我们也就剩下两万左右的人马,而北周援军也有两万,我们又将回到两方势均力敌的相恃情况。”徐笙歌压低了声音徐徐道来,这些人都是梁王的人,既然梁王要他们听命于面前的这个小女子,他们自然是遵从命令的,尤其是这几日她表现出来的实力,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得到的。
“虽然我们最主要的任务是抓到北周七皇子,但是既然来了沐阳城眼见着有危机,我们最好是能帮一把将危机给破除了,这才不堕了王爷战神的名头,你们觉得怎么样?”一双凤目扫过众人,徐笙歌的话里虽然是疑问,但是却让人生不起半点拒绝的心思。
众人自然是一阵点头,自然要维持王爷的名声。
那个叫林由的小伙子实在是激动,哼唧了半天,憋红了脸才来了一句:“笙歌小姐有什么吩咐尽管说,你的话就是王爷的话!”
“就是,笙歌小姐的话就是王爷的话!”
“小姐跟王爷谁跟谁啊,尽管吩咐,我等自当从令!”
围坐在一起的人都瞎起哄了起来,虽然都小心翼翼地小声哄笑着,但还是让徐笙歌面上一红,在心中暗啐了一口,也不知道他们的话到底是谁教的。
却是不知这段时间早就有人私下传言,说是在京城的时候,徐笙歌就是梁王的心上人了,还有传言当时梁王与北周七皇子一起夺美人芳心之类的云云。
这些都是当时徐笙歌与周佶合作之时,为了逼迫梁王出面传出去的流言,没想到现在倒是变成了口口相传的事实真相了。
当然,梁王的手下也是眼见着自家主子这么多年了还不娶亲都着急了,如果是以前还可以说梁王的眼光太高了,没有合适的人选,但是现如今面前的这个刑部尚书家的小姐真是再合适不过的人选了。
论武功的话,据说能打得过北周的姽婳将军顾介明,更是传言与王爷在宫门前交过手并且不落下风。
论智谋的话,不说破了宜兰公主一案了,就说这几日亲眼所见,王爷可是从来不与没脑子的女人说话,但这几日哪次商讨的时候不带上笙歌小姐,且献上的几个计谋都让人有茅塞顿开的感觉。
论胆识,倘若说单刀赴会到北周人的游船之上不算数的话,那么跟着王爷到北周人的粮仓拿人就已经完全令众部下佩服,尤其是这次居然自动请缨来引开北周援军,谁敢不服!
论样貌,来来来,你去京城找出几个比笙歌小姐好看的来,样貌秀美绝俗,气质更是独有一份,君不见,笙歌小姐可是迷倒了北周七皇子和王爷的人,谁敢说不美!
最最重要的是,王爷居然为了救笙歌小姐而身受重伤。
众人心中只想对着徐笙歌呐喊,小姐,请你赶紧收下王爷吧!
“咳咳……”徐笙歌轻咳了一声,瞪了一眼起哄的几个人,“都瞎说什么呢!还要不要解决问题了!”
几个人面上都讪讪,点了点头,不过心中却依旧是激动不已,笙歌小姐生气都那么美,王爷要是早点把笙歌小姐娶进王府就好了。
见众人貌似都收敛了神色,严肃了起来,才又道:“倘若两军对峙下去的话,虽然不利的是北周,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沐阳城出了什么差池的话,那么我们又将丢失一城,我们也不知道其他地方的战局如何了,但是多一城胜利也是好事,而想要多一城胜利的话,那么我们就不要让这两万援军顺顺当当完完整整地到沐阳城中。”
这话说得轻巧,但是扑面而来的确实一股杀伐果决的凛冽气氛。
“沐阳城今夜几乎是倾巢而出,势必要剿灭在城外驻扎的北周军队,这时候我军势力肯定也疲乏至极,想要援军基本上来说是不可能的,但是我们只有几十个人,杀几个几十个人还可以,要对付一支两万人的军队的话,恐怕有螳臂当车之嫌。”说话的是个沉稳的汉子,如果没记错的话,应当也是梁王手下的猛人之一,且名如其人一般叫做张猛。
徐笙歌点了点:“确实如此,如果只是动手杀人的话自然是没什么效果,几十个人在两万人里面是九牛一毛,我们最好是想个法子,越少人可以办到的就越好,只是仓促间也来不及做什么准备。”
见徐笙歌沉吟,林由却是一脸担忧,虽然刚才答应的时候是豪情万丈,但是笙歌小姐与他们这群糙老爷们不一样,眼见着又是王爷的心上人,如果折损在这里可就是天大的罪过了:“可是,我们现在首先想要的应当是安全护着笙歌小姐撤退才是,这两万人家对于咱们来说,灭的话是锦上添花,不灭的话也不会如何的吧……”
“哎哟!”正说着,林由突然被人敲了一记脑袋,捂着后脑勺回头竟然没有发现到底是谁,但是显而易见的就是大家都想要像徐笙歌说的一般,最好是灭了这两万大军才好呢。
徐笙歌自然知道林由是好意,挑眉笑道:“我们未必不能全身而退,最主要的还是先想办法,然后再讨论可行程度,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再考虑撤退的问题,你们看怎么样?”
这番话里面,既照顾了想战一场的人的心情,也照顾了像林由这种想保护徐笙歌安全撤退的人的心情,让人不得不对她产生佩服之情。
林由的心中也是一暖,知道徐笙歌这番话已经相当考虑到自己的感受了。
且作为梁王的属下,以前自然是上阵杀敌不在话下,自从梁王被封王交上大印之后,多少人收敛着不再动手,但现在又上到战场之上,哪里有就这么走了的道理,当然是想着杀一个够本,杀两个不赔!
不过在场的气氛倒是为之一时沉默了下来,说起来六七十人对上两万人,这么大的悬殊,不说后无来者,至少来说是前无古人的,但是只有胜利了,这场战才有意义,否则的话根本不会有人在乎什么六七十人谋划两万人之事,知道的也会觉得是蚍蜉撼大树,以卵击石。
忽然,一个如同蚊呐般的声音道:“其实我是这边的村民,对这边的地势很是熟悉,如果大家信得过我的话,我倒是有一个想法。”
声音刚落,众人的眼睛都噌的一下亮了起来,众人不怕的是说出来的想法有多难行动,而是怕连想法都没有,纷纷将那人推到前面,原来是一个名为鲁达牛的青年男子,之所以方才那么小声是因为他平时是个极为少话的人,算是老实本分之辈,所以一时间变成众人的焦点,难免有些扭捏。
鲁达牛看了一眼徐笙歌,脸上倒是有着几分害羞的神色,不过还是一一道来,众人越听越觉得可行,敲定了这个方案。
夜深人静,两个人影躲过重重哨防,拉着马走了将近一里地,才翻身上马,撒丫子地往不同的方向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