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52章 引援军行差踏错

 

一日之中最为黑暗的时刻,便是拂晓之前,毕竟是群星匿迹月辉几无的时候。
沐阳城一百五十里外,一个只有几十人的队伍正三三两两的就地歇息,其中一人被绳索捆绑了起来,丢在正中央,被众人隐隐呈包围之势。
如果仔细看的话,还能看到这些队伍每个人身上,或多或少的有着不少血迹以及破烂之处。
这似乎是一群正在逃亡的士兵。
不过从还有不少人在站岗的情况,又可以看出这是一支纪律严明的队伍。
一旁的篝火渐渐熄灭,徐笙歌警觉地醒了过来,见四下一片漆黑,便知道距离天亮没有多少时间了,要知道昨天夜里戊时她带着一行人疾行了三个多时辰才到达此地。
昨晚上众人商议了良久,在徐笙歌的力争之下,最后梁王才同意让其领着几十个完好的精兵前往迷惑北周将领,力争将人引走便是,再不济的话有半数之多,南梁的胜算就几乎十拿九稳了。
毕竟在场的众人之中,梁王与清丰都受了伤,武功极好之辈便只剩下了徐笙歌。
按照得到的消息来推断,北周的援军今天就能到达沐阳城的话,按步兵的行程,一天急行差不多两百里地,而徐笙歌先行派出斥候打探,一直在这一百五十里地的地方都还不见北周援军踪迹,故而在此扎营先行休息,以免太早相遇令人生疑。
不过既然这一百五十里地都不见人影,那么就可能在约五十里左右了,两百里地,也就是按原计划的话,北周大军应当是晚上的时候到达沐阳城外,倒是与南梁的援军差不多时候到达。
一连串答答的马蹄声由远而近地传了过来,本来都在歇息的军队都醒了过来,并高度紧张地手抓兵器,待得见到来人是派去查探消息的斥候,才都松了一口气。
“报!北周大军在三十里地外驻扎,卑职回来之时他们已经造饭了!”
徐笙歌听罢,给众人一刻钟的时间准备,而后匆匆啃了两块饼,将那个被捆绑着的刘长冠松开绑,往马上一扔,领着一行人全速前进,待得跑了不到二十里地,人马都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了,果然是一群残兵败将的模样。
而北周援军那边,领兵的乃北周大将赵武吉的孙子赵栈,此子是第一次领兵打仗,说起来连仗也不曾打过,是第一次领兵。
为了迷惑南梁,北周的三十万大军噱头实在响亮,然而同时在各点都增兵不少,这是没有对外所说的,而增兵则必然增将,赵栈自然就成为了这一次被塞进去封为末等将军的存在。
赵武吉是顾家一脉的武将,所以这一次赵栈能带兵,是有人故意卖给顾家与七皇子的一个面子,不过是增援罢了,将两万人马带到,交给七皇子,就可以轻轻松松立一个大功,然后升官晋封。
赵栈正梳洗完了,在营帐内享用着早膳,却听到有人来报,说是门外来了一行狼狈至极的北周士兵,手上还拿着镇西将军令牌。
因为自小在京城长大的缘故,且刘长冠也在京都住了不少时日,所以赵栈也算是认识刘长冠的,听说他和一群狼狈的士兵在一起,心中咯噔了一下,直觉便是发生了什么事,忙叫人放他们进来。
只见一行人急匆匆地过来,纷纷跪成一地,哭喊声连成一片,而刘长冠自然是满身血污的昏了过去。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本来预料到打败仗的话会狼狈,但是赵栈没想到刘长冠竟然惨成这个样子。
“将军!昨天夜里沐阳城内的南梁大军突然倾巢而出,夜袭我们大军,导致我们七千人马纷纷溃败,镇西将军拼死垫后,护着七皇子逃跑,这才为七皇子获取了后退的机会,后来为了掩护七皇子,镇西将军与七皇子兵分两路而动,七皇子先行撤往丛林之中,镇西将军撤往赵将军你们的方向,没想到没有多久就已经被追下,我们拼死护得镇西将军一夜,这才到了将军这处。”徐笙歌一个女流之辈,自然是不能说话,不过这些话都是她教这个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士兵林由说的。
这些话说的虽然容易,但是为了不让被发现,还是练习了许久。
不过徐笙歌显然是多虑了,任谁也没有想到她的运气竟然好到了这个地步,遇到的赵栈可是一点带兵打仗的经验都没有,虽然学过兵书上所说的兵不厌诈,但实际上遇到了,完全没有发现。
作为同是顾家一派下的将门,赵栈也没少被父亲教训要多像刘长冠学习,方才还在担忧的他,现如今看到刘长冠的这副模样,哪里还像以前一样生出敬畏之心,心中只道是父亲总说镇西将军带兵打仗十分有一套,可现如今自己带领两万大军前来增援,没想到刘长冠连支撑一晚上都做不到,瞬间溃败成这个样子。
如果不是这些下属拼死相救,看起来还会被南梁的人俘虏才是。
谁也料想不到刘长冠其实早就被梁王捉到了,要说沐阳城外的北周士兵知道,但是其余地方的人怎么会知道呢?尤其是在七皇子下令不得外传之后,外界更是无从晓得此事。
不过,不再像以前那样敬畏是一回事,有没有做出反应又是另外一回事。
赵栈当即下令,全军拔营前往沐阳。
南梁一行人的目标本来是要将援军全部引到另外一个地方,不让他们到沐阳城去,现如今见赵栈下令要去沐阳,心中暗道要遭,还是徐笙歌最先反应过来,粗着嗓子道:“将军,我们有两万大军,沐阳城也就只有一万人,所以沐阳城就是案板上的鱼肉,什么时候去剁这块肉不行呢,然而七皇子……”
赵栈这才反应过来七皇子的行踪还不知道呢,刚刚似乎说是两边分头行动,也就是说七皇子的行踪不在沐阳城,随机呵呵笑道:“这位小兄弟说的是,我倒是一时忘记了,七皇子是皇上最宠爱的皇子,自然比沐阳城重要得多,方才主要是想着给七皇子与将军出一口恶气,倒是忘记了这回事,不知道七皇子的行踪在哪里,就怕会不会太难找?”
那个叫林由的小将此时也反应过来的,用徐笙歌所教的话回答了起来:“当时从沐阳城的路出来之后共有两条路,我们往这条路来了,七皇子自然就是去了另外一条道,且当时七皇子让我们前来搬救兵,说他们会在一百里外隐蔽起来,到时候我们请到将军的援兵之后,去那边以鼓点为信,他们自然就会出来了。”
赵栈见他们说得条理清晰,点了点头。
不料赵栈身边的将领一个抱拳,道:“将军,追杀七皇子的人本来就是南梁的人,如果我们包围了沐阳城,南梁的人肯定会因此赶紧回防,以免沐阳城被攻破,故而末将建议还是先行前往沐阳城,攻破了城池,再做打算!”
赵栈明显就不是个当将军的料子,这一听之下居然觉得也是非常有道理,便沉吟了起来。
徐笙歌一见便知道要坏事了,这个将军好糊弄,身边的人倒不好糊弄。
“大胆!”林由不知道怎么地,突然硬气了起来,气急败坏道,“七皇子现在生死未卜,你们却只想着攻打城池来立功!在你们的心里,难道七皇子比功劳更重要吗!”
这句话自然是诛心的,那名将领一时间不敢说话了。
徐笙歌见状,眼珠子一转,又道:“其实去救七皇子的功劳明显比攻破城池要大,且七皇子可不是单单一个人,他身边还有顾介明顾将军,赵将军您想,您这一去救的可不是一个人,而是七皇子一脉以及顾家,这功劳,难道不比沐阳城的大?再说了,如果七皇子知道你先攻破城池,置他于险地,就算你这次算是立功升官了,但还有以后呢。”
徐笙歌这一番话说得赵栈心动不已,顾介明也在,七皇子也在,一下子讨好了俩,还怕以后不能升官吗!
以后平步青云的机会指日可待,还在乎什么镇西将军。
徐笙歌见赵栈不说话,以为他还在犹豫,索性再烧一把火:“其实攻城也不是不可以,怕的就是城破了之后,南梁人破罐子破摔,想着临死前也要拉个垫背的,七皇子和顾将军一出事的话,我们攻破沐阳城的功劳能比这个罪还要大吗?皇上痛失爱子,到时候,只怕两万人马都不够陪葬的。”
这话说得是有些危言耸听了。
但是在场的人都纷纷打了个激灵,想想,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赵栈当即决定,两万人马,先行与七皇子会和。
永康元年,沐阳城的这一战,永远地被载入南梁的史册之中。
赵栈领着两万援兵,被徐笙歌一个女流之辈耍的团团转,竟然真的不去沐阳城增援,而是前往东齐的道路寻找他们的七皇子,而错过最佳战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