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51章 两军援兵皆将至

 

回到屋内后,徐笙歌把还在吃吃笑话自己的拂袖丢出屋外,让她出去打探一下北周那边的消息,然后便蹲在角落画起圈圈来。
谁知道自己好心送个药膳会发生这种事情,以前自己去见梁王的时候总是有人通传,就算后来没人通传也没想到谁青天白日的居然不穿衣服。
好吧,虽然知道这件事情确实是个意外,但徐笙歌内心还是有种深深的总有刁民想害本姑娘的感觉。
过了半天,天色眼见着就要黑了,拂袖这才从外面回来,不过并不是带回了什么消息,而是梁王让徐笙歌走一趟,看到拂袖身边的陶谦文,挤眉弄眼打趣了一番拂袖与陶谦文,这才算是报了上午被嘲弄之仇。
到了梁王的院子之中,只见宋将军、钱将军与清丰都在,几个人似乎是都在等候人齐了才准备开始商议,坐在正厅上捧着茶水喝着,也都没有说话。
看了眼坐在上座的梁王,此时的他穿着自然不是上午那身随意的装束,而是一身霜色的宽袍大袖,青丝用玉色的发带束起,倘若不是那一身生人莫近的肃杀气场,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就是一个普通的书生。
不过也不得不佩服梁王,昨天还危险期中,今天就似乎没事人一样,议事的时候议事,看书的时候看书。
梁王见徐笙歌也来了,让认给其上了茶水,这才道:“之所以叫大家来主要是有两个消息要与大家说一下,第一件消息,一个时辰之前,我们收到了援兵来信,说是再有十二个时辰左右就能到达沐阳城;第二个消息是北周七皇子已经彻底将兵哗的事情压下去了,并且在周佶的调动之下,两万北周大军正在增援沐阳城,估计明天也能抵达沐阳。”
话罢,众人都长嘶了一口气。
这两个消息虽然一个是好消息,但是另一个却是天大的坏消息。
昨天,梁王徐笙歌三人虽然被钱将军及时赶到救了下来,但是周佶被顾介明救走的那一刻,就宣布了这整个行动是失败的了。
要知道顾介明虽然是北周将军,但是倘若北周的皇子与原本带兵而来的主帅都被南梁擒了去,那么北周就算是再调两万人来,沐阳城这边也丝毫不会惧怕,毕竟哀兵之势,不值一提。
“北周军营的兵哗已经压了下去,且北周的援兵也是明日到达,不得不让人怀疑这是北周皇子估算到我方大军增援何时抵达,故而也去调遣大军过来增援,如此心智似妖之辈,又经过昨日之辱,还不知道将会如何对付我沐阳城。”说话的自然是沐阳城的守将宋老将军,“要知道之前沐阳城的守军也就只有七千之数,加上先前钱将军带来的人马,也才堪堪一万二,这一带因为地势的原因,粮草难行,行军不易,打仗更是施展不开,故而向来打仗都不会选择从这边进攻,这也是前面之所以被北周打了个措手不及的原因。”
钱将军被送老将军说得是一阵难堪之色。
沐阳城七千人马守了这么许久,但是他一万五人马被人打得溃不成军,最后只剩下五千人马不到。
“照老将军这么说的话,那么北周人再调两万人马过来的话,是否施展得开呢?”徐笙歌不禁发声,她对兵法研究得不多,行军打仗之事知道的也不多。
“虽然说人多不一定施展得开,但是人多也有人多的好处,否则我们也不会要求增加援兵了。”宋老将军笑呵呵地向徐笙歌解释,毕竟她一开始就是跟着梁王来了,而且昨天夜里闯粮仓一事,虽然只是烧了粮仓而没有擒住北周皇子,但是一个女流之辈就能如此,无形中就拔高了徐笙歌在众人心中的形象。
“倘若北周再援兵两万,就算昨晚上兵哗之事严重,死伤在两三千之数,那也有两万七的人马,沐阳城并非什么大城,到时候四方大门都遭受大军的攻打的话,难保会发生力有所不逮的情况,只要有一扇门失守,沐阳城就会大乱,从而兵败。”钱将军是与北周大军正面交锋厮杀过的,所以说出的话有长北周志气的嫌疑,“且北周人生猛,又团团围住沐阳城的话,到时候我们的援军能不能进来也是个问题。”
徐笙歌皱眉:“那我们的援兵有多少?”
“说是一万。”梁王的面色显然不太好,虽然知道正如宋将军所说,这一片地区确实不容易展开两方阵型开战,但是作为北周第一个攻打的地方,南梁皇帝竟然只按平时的经验,给沐阳城援兵一万,实在是令人齿冷。
在座众人一时间都沉默了起来,心中所想与梁王无异,但是这些话却是不能说出来,否则就是抄家灭门之祸。
“有没有什么办法,让北周的援军不来,又或者是增加我南梁的援军呢?”徐笙歌想着却觉得这个方法是极好的。
“其实现在就是攻打北周的最好时机了,”一直不说话的清丰插了一句,不过不是回答徐笙歌的,而是说到了攻打北周上面,“北周兵哗才被镇压下去,人心涣散,虽然知道他们将有两万大军要来,但是毕竟还没有到来,现如今沐阳城兵马有一万二之数,北周最多也就八千,而沐阳城内的士兵因为昨夜的事情正士气高涨,哪里是北周人可以比得了的。”
“你的意思是,今晚上偷袭?”钱将军毕竟是做过一次夜袭的时候了,虽然那时候只是潜伏,但是毕竟不费一兵一卒取得了巨大的胜利,这使得他一听说要夜袭就摩拳擦掌了起来,“夜袭的话,记得带上我。”
其实想了想,夜袭未必不是个办法。
宋老将军捋了捋胡子,沉吟道:“说起来,虽然北周人是因为没有将帅所以一直在沐阳城外守而不攻,但是老夫仔细想了想,怕就怕北周人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这两天正是关键之际,北周七皇子既然能猜得到王爷昨夜回去粮仓擒人,那么也能猜得到我们要去夜袭,既然已经有所准备的话,那就不叫做偷袭了,既然不是偷袭,只怕会落得中人圈套,成瓮中捉鳖的形势。”
徐笙歌看向梁王,蹙着眉头道:“其实沐阳城未必不可能撑到援军的到来,只是一万兵马实在是太少,在众人之中,梁王在军中的威望甚高,不知道有没有可能,调更多的援兵到沐阳城中?”
“离这里千里之外确实有个可以借兵的城池,据说还是梁王的老部下……”
钱将军的话还没有说完,却见清丰忽地拍案而起。
徐笙歌不明所以,钱将军本来还觉得此议有可行之处所以多了这么一句嘴,但是看清丰的面色又觉得哪里不对,而宋将军是个人精,自然知道哪里不对了,轻咳了一声。
“虽说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但是不代表皇上的什么安排都可以不受,甚至是擅做主张,”宋将军见梁王和清丰都不好开口解释,故而开口道,“梁王殿下现如今虽然贵为一字并肩王,但是早已经交出了大印与兵权,倘若现如今梁王突然出手调兵,岂不是告诉皇上,梁王殿下是无冕之皇,只靠着梁王这个招牌便可以号令南梁大军……”
宋将军这么一说,徐笙歌才知道清丰为什么这么生气。
倘若梁王这么做的话,那么就确确实实将把柄亲自送到皇帝的面前,虽说梁王可以自辩是为了沐阳的百姓,但是擅自调兵,不是一件简单的小事。
援兵过少,不远处就是梁王曾经的手下,这事情巧得,似乎是皇帝故意安排似的,就等着梁王跳坑了。
气氛又一度僵持,过不了多久,又听到徐笙歌弱弱道:“如果是王爷曾经的手下,会不会到时候有人故意放消息出去,说梁王在沐阳城遇到了危险,让他们前来支援梁王啊?”
呃……
此话一出,众人都被噎了一下,这件事情似乎不是没有可能的。
梁王作为南梁的战神,其余国家自然是想要除之而后快,尤其是北周。
但是在战场之上,似乎不是那么容易,但是在南梁的前朝上,所谓伴君如伴虎,只要南梁皇帝一个不高兴,这可就遂了大家的愿了。
“倘若如此的话,倒是省了我们去请人了。”梁王眼中闪过一丝讽刺,却似乎是毫不在意,听了几个人讨论了半天才发话,“其实将北周援兵引到别处也不是不可能的,要知道我们手上还有一张牌还没打出去呢。”
气定神闲。
老谋深算。
梁王的这句话一出,便让众人知道了接下来这仗的方向该如何去打。
于是,众人围绕着将北周援军引开等话题进行了讨论,用不了多久就敲定了方针。
是夜,关押刘长冠的地方传来一声声地惨叫。
而沐阳城外,一行北周士兵打扮的人策马狂奔,直往北周方向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