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50章亲下厨送汤谢恩

 

惊心动魄的一夜,在公鸡鸣唱的那一刻起,都变成了昨夜。
昨天夜里,梁王与清丰都是受了伤回来的,将军府里自然是手忙脚乱,又是命厨房准备膳食,又是请大夫来给梁王等看伤口的,一直忙活到大半夜才忙完。
因为这一次是钱将军带队前往北周军营,而后负责接应梁王三人,现如今三人中有两人受了这么严重的外伤,所以钱将军是自责得紧,连同昨天夜里潜伏进北周军营,成功挑起兵哗的事情都觉得不值得一提了。
不过也是,昨天夜里徐笙歌也在一旁心神不宁,尤其是那老军医要给梁王拔箭的时候,那血肉模糊的样子,让徐笙歌心中生出不少愧疚以及后怕,愧疚的是如果当时自己判断得当的话,也不会需要梁王过来替自己挡那么一箭了。而后怕的自然就是,没想到用弩射出来的箭居然有这么大的威力,如果是射到自己身上的话,还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京。
而拂袖这几天本来是与陶谦文那小子打得火热,徐笙歌是乐得见那个傻不拉唧背着大宝剑的家伙被小侍女欺负,所以也没管过她,但是自从拂袖听说自家小姐差点没命之后,便马上警醒了身为丫鬟的觉悟,守在自家小姐身边,再也不敢贪玩而不知道跑去哪里了。
说起来拂袖已经进出了里屋三次了,看到徐笙歌还没有醒,也不敢出声,尤其是看到昨晚上梁王与清丰的伤的时候,就知道遇到了多危险的事情,让自家小姐多睡会儿也是做丫鬟的责任嘛。
阳光透过窗棂洒入屋内,一束光打在徐笙歌的眉眼之间让其一瞬间觉得不甚舒服,微微皱了皱眉,张开眼睛的时候才发现天已经大亮了,叫了拂袖进来帮着梳洗,却一边打探梁王现如今的情况。
“哎呀,小姐,这一大早的,你问我梁王是什么情况,我怎么知道。你现在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我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去理梁王,就算是皇上来了,我的眼里也只有小姐你,”拂袖一张巧嘴向来是不饶人的,虽然有些心虚自己没跟着小姐,但也是小姐自作主张居然不顾危险去那种地方,“我说小姐你也真是的,三个人去烧粮仓那么危险的事情你也去做,你不是一直说凡事靠智取的吗,昨晚上怎么会笨到以身犯险?”
“行了行了,我不就问了一句话,你就回我这么多,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才是小姐。”徐笙歌虽然知道拂袖惯来如此,然而她是真的关心梁王如何了,希望有个人来告诉她。
“我一个天生丫鬟命的,哪里就能是小姐呢,既然小姐想知道梁王的事情,我一会儿出去打探打探还不行吗,这么磕碜我,也是,小姐说不定要成为什么王妃的,怎么会在意我这么一个小丫鬟呢,还不是使唤来使唤去的。”口中虽然说着貌似委屈的话,但这些话可都是针对徐笙歌的。
“你个死丫头,说什么王妃不王妃的,给你两三天的好日子过,你倒是教训起我来了,看来那陶家的小子倒是惯坏你了,好好好,过些时日我回天启的时候不带你回去,让爹爹将你的卖身契给烧了,还你个良籍,让你跟你的陶小子天天腻歪在一起!”徐笙歌早就已经习惯了与拂袖的拌嘴模式,见她越发得意,自然是要打压打压她的锐气。
拂袖啐了一口:“陶小子虽然傻不拉唧的,但是好歹是将门之后,又是大户人家子弟,我一个小丫鬟,哪能肖想这个,别说是嫁与为妻了,我怕为妾都难,搞不好到头来就一个通房丫鬟,或者没名没分的,我才不干。还不如跟着小姐到天启,听听先生们讲课也是好的。”
徐笙歌倒是不这么想,不过随即又觉得缘分之类的事情,自己说了也不算,干脆也不和拂袖抬杠这个事情,倒是梳洗好了,催着拂袖去打听梁王的伤势如何了。
正当徐笙歌在用着早膳的时候,拂袖就已经打探了回来了,不过面上愁云惨淡,一副唉声叹气的模样。
“梁王怎么样了?”徐笙歌看到拂袖的样子,实在是不敢想象梁王如何了,要知道昨天太医可是说了,如果梁王不能熬过昨夜的话,伤口就可能会再次恶化,如果再次恶化的话,那么就会有生命危险。
看拂袖的面色,好像状况并不理想。
“刚才我去打探了一下,说是老军医今天早上已经去看过梁王了,并且说……”拂袖哀戚着一张脸,说到最后的时候居然吞吞吐吐了起来,“说梁王的伤势并没有恶化的迹象,只要以后每天按时敷药换药,会慢慢好起来的。”
话罢的拂袖指着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面上还忧心忡忡的徐笙歌大笑了起来:“小姐,终于有一次你被我整到了,都说关心则乱,我看这一次小姐是乱得不能再乱了,我看着冬天还没有来,春天就已经不远了,可怜了老爷才盼得小姐下山,没想到小姐心中心心念念想的都是梁王了,还有可怜的九师兄……”
“你够了!”徐笙歌不想再听到拂袖的胡言乱语,即时叫停了她,“梁王是为了救我而受伤的,所以我牵挂着他的伤势有何不可?如果不是梁王的话,你们家小姐我现在应当是在黄泉路上等着你呢。以后再开这样的玩笑,就把你嫁给街头王二婶的傻儿子。”
拂袖知道这是自家小姐真的生气了,瑟缩了一下脖子,然后眨巴着眼睛,不再说话。
徐笙歌用过早膳之后,总觉得要为梁王做些什么,然而膳食药汤都有人管,自己突然插手的话,心里有点虚,思来想去,索性去找老军医,要他开一个补身子的药膳方子,然后到厨房去洗手做羹汤。
徐笙歌小心地将药膳装在一个汤盅里面,然后装进食盒中,让拂袖拎着跟去了梁王所住的院子中。
进到屋内的时候才看到梁王并没有躺在床上,而是坐在桌前看书,可能是因为刚换了药的原因,所以并没穿着上衣,露出精壮的上半身,更没想到的是本以为习武之人的身体应当是黝黑的,而梁王却是肌肤赛雪。
视线移到旁边,只见那衣服正叠放在一旁,显然是想等一会儿所敷的药晾干了再穿上衣服。
或许是因为刚刚针灸过的原因,梁王的头发也都披散了下来,三千如墨长发垂落,如同缎子一般青丝与如霜赛雪的肌肤相互照应,徐笙歌竟然突然间觉得论风情,梁王绝对比顾介明还要美上一分,只是因为梁王平时都是板着脸,一丝不苟的冰山模样,难以让人想到风情这个字。
梁王显然没想到外面的守卫居然不拦徐笙歌,让她径直进来的,然而更没想到的是徐笙歌居然一动不动地就站在门口不进也不出,一脸震惊地看着他,轻咳了一声:“徐小姐,你可以先出去。”
是命令,而不是请。
徐笙歌顿时才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猛然转身,便朝着外面走了去,在抄手游廊处深吸了几口气,心中默念了无数遍,这只是一个意外。
拂袖自然也跟着进去了,当然也看到了梁王的样子,神秘兮兮地推了推徐笙歌:“小姐,梁王的身材不错啊。”
徐笙歌虽然知道拂袖是在揶揄自己,但还是气不打一处来:“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如果你还想再说的话,我明天就送你嫁给王二婶的傻儿子,让你天天看劳什子身材。”
拂袖吐了吐舌头,不再说话,看到徐笙歌的耳根子都红了,嘻嘻一笑,也不戳破,免得自家小姐尴尬。
“可以进来了。”
梁王的声音从屋内传了出来,徐笙歌长舒了一口气,只见梁王已经把衣服都穿上了,长发也随意地挽了个发髻,面上有些尴尬,不过还是壮着胆子:“听拂袖说你已经过了最危险的时期,不过还是需要每日都换药喝药,想着或许多进补些你能快些好,所以问军医要了个方子试着做了个药膳的汤,你喝喝看?”
拂袖从食盒中端出汤盅,又拿出碗勺,更是端出了两三个小点心,放在桌上。
梁王抿了抿嘴,却是从刚才的尴尬之中走了出来:“徐小姐不必如此辛劳,这些事情吩咐一声,让厨房做也是可以的。”
徐笙歌却不以为然:“王爷是笙歌的救命恩人,不过是做个药膳罢了,怎么敢说是辛劳,昨日若不是王爷,笙歌怕是连这些药膳都没必要。”
梁王略略勾了勾嘴角:“你一个弱女子愿意随我去闯粮仓那等龙潭虎穴,已属不易,况且也是我事先没有告诉你危险性,再者说了,徐小姐的父亲曾与家父有过交情,于情于理,本王都应当保护你才是。”
徐笙歌倒是没想到周佶的父亲,竟然还与梁王的父亲有过交情,至于应不应当保护的问题,想来是讨论一百年也讨论不出来。
见梁王不动,徐笙歌将药膳端到其面前:“药膳凉了就不好喝了。”
梁王接过药膳,又与徐笙歌随意聊了几句,这才让她满意得出了院子。
而梁王,在徐笙歌走了之后,却突地一下,也是红了耳根。
他竟然被一个女人看了身子,虽然只是上半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