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49章惊心动魄难脱险

 

梁王自然不是无缘无故地要飞身而起,也没有要与徐笙歌一起死的想法,而是因为他看到了清丰。
清丰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混在了北周人马之中,此时正站在周佶的身后,也不亏是主仆二人出生入死多年,二人几乎不用语言动作,就在眼神交流之际,确定了接下来的行动,
只见梁王拉着徐笙歌一卷便将她拉到自己的怀中,往上一跃,却是身子向后飞起,转瞬间便退回营帐之中,身子一滚,将旁边的桌子一踹而起,立在二人面前。
只听到无数的箭矢穿透营帐的厚布撕裂之声,间或射入营帐内打在金属器皿上的叮当声,更清楚的还是射到了竖在面前的桌子插入木板的声音。
梁王低首,看着一动不动的徐笙歌,想来怕是其不好意思,道:“情急之下,并没有顾虑太多,唐突之处,还望见谅。”
徐笙歌其实哪里是怪罪梁王,只是这还是生平第一次遇到如此危险境地,感激梁王在后退之际还记得带上自己,尴尬地从梁王的怀中出来,张望四周,在脑中想着要如何才能凭着二人之力逃出这粮仓营地之中。
而营帐之外,就在梁王退入营帐之后,周佶发布了包围营帐的号令,就当众人都冲向营帐四散包围之时,清丰突然在靠近这个北周七皇子,一把寒光四射的匕首攀上了他的匕首。
“让他们都退下!”清丰开口,清冽的声音在周佶耳边炸起,却像是阎罗王的催命符。
“都退下!”顾介明已经看到了周佶被劫持,当然是以周佶的性命为主,马上让众人退下,那些弓箭手都是周佶调来的,自然都知道北周七皇子意味着什么,纷纷住手退下。
清丰面如寒霜,一手反剪着周佶的双手,一手握着匕首抵在周佶的喉咙上,缓缓向营帐门口走去。
“南梁不愧是卧虎藏龙之地,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梁王甘愿为钓饵,引得我出来再下手擒拿,不愧是梁王。”周佶却是笑着,显然这话是说给营帐内的人听的。
徐笙歌也是没有想到事情竟然反转得这么快,本来以为清丰的任务不过是去点火引开其他人,没想到居然无声无息地还充当着黄雀这个角色。
这时候的梁王已经好整以待,听到周佶的话朗声而笑,拿着一根绳子踏出营帐大门,竟然当着北周众人的面,将北周的七皇子给绑了起来。
简直是,奇耻大辱!
众将士面上忿忿,大有要动手之意,千百支长箭对准梁王,拉开弓弦的声音如同不堪重负的木头一般发出咯吱的声音。
如果不是七皇子在梁王手上的话,这千百支长箭怕是又要再一次离弦而去。
徐笙歌与清丰分别手拿着剑站在梁王左右,三个人背对背围成一个小圈,这样可以避免有人可以救走周佶。
梁王似乎是并不觉得自己这个行为已经惹怒了北周人,冷笑道:“北周人狡诈若狐,本王与你们北周多次交手都险些吃亏,现如今也是不得不出此下策,让你们的七皇子送我们走一趟了,不过本王劝你们最好不要轻举妄动,要不然你们的七皇子出了什么事情,就不是本王能够控制得了的,毕竟本王的脾气不好。”
“梁王不必如此,成王败寇,能与南梁的战神过招,我周佶荣幸至极,送王爷一程也是应当的。”周佶的这番话说得倒是风趣,不过却缓解了北周人的紧张愤怒的气氛。
顾介明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深吸了一口气:“只要王爷不伤害七皇子,什么条件都好说。”
“条件我已经说了,送我们一程,你们应当无须紧张吧。”梁王挑了挑眉毛,不过架在周佶脖子上的匕首却紧上一分,周佶的脖子上马上有一个红色的印子,显然是皮已经破了,却没有流血,“本王耐心不好。”
“好,好,我们马上让开,梁王稍安勿躁。”顾介明连声应道,要知道顾贵妃就这么一个儿子,顾家就指着七皇子当上太子再登上九五之尊的宝座,这才是百年世家顾家的目标,悄悄在身后打了个手势,嘴上却在拖延着行,“众将士听命,马上让开一条路,让七皇子下山。”
话音才落,所有的将士都自行让开了一条路,梁王押着周佶缓缓后退,徐笙歌与清丰二人依旧像刚才一样与梁王背对背围成一个圈,要知道现在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地步,认识到这一点的徐笙歌所以是小心翼翼的,生怕行差踏错。
说是让开一条道,让梁王他们下山,但是怎么可能真的这么做,顾介明带着大军在后面隔着一定的距离紧紧跟在身后,只要一看不到人影就下令加快行军。
终于到了山下,不胜其扰的梁王却是不走了,等顾介明等人再次追了过来,对着顾介明道:“你们不要再跟过来了,如果你们再过跟来,我就动手了,说到做到,你是个聪明人,希望你好自为之。”
说罢,梁王押着周佶又继续向前行去,要知道来时三人骑的马就栓在前面的小树林处,只要骑上马,到时候顾介明等人想追也追不上了。
就在顾介明犹豫要不要继续往前追的时候,忽然听到了远处北周军营处传来阵阵嘈杂声:“不好,兵哗了!”
正如梁王所说,顾介明他们确实是一直都在等待兵哗的这个时机,要知道军功彪炳的皇子与从未出过皇宫的皇子相比,大臣们自然更加愿意支持前者。
所以顾介明当下便决定了,追!
不仅追,还必须救回来!
好不如容易等来的时机,如果没有抓住的话那就太可惜了!
九皇子能遇得到兵哗的机会,去镇压兵哗吗!当然没有!
所以现在的首要目的就是要将周佶救回来,这样才会有七皇子英勇果决,镇压了沐阳城外的兵哗之事。
梁王等人已经骑上了马,自然是梁王与徐笙歌分别单独骑一匹,清丰与周佶共乘一匹,就是周佶是像个沙包一样丢在马上,来回颠簸。
“嘶!!!”
几声长长的马叫声,三人所乘坐的马跑着跑着却轰然倒地,震起的灰尘如同沙尘暴一般,梁王拍马而起,徐笙歌也是脚尖一点在马滚到地面上之时一跃而起,而清丰武功也是极好的,抓起周佶马上就弹射出去。
“嗖!”
“嗖!”
“嗖!”
三支箭破空而来,声音强势得几乎可以撕裂空气,比先前在山上之时所听到的声音大得多,有经验的梁王与清丰一听就知道这是弩发射出来的,而不是靠臂力。
而倒在地上的马现如今都口吐白沫,显然已经不行了。
原来是就在刚才梁王要下山之时,顾介明悄悄在身后做了个手势,让自己的几个心腹赶紧下山去部署,要知道梁王三个人手上有个人质拖着,还要顾及后面的追兵,肯定没有这么快能下山,而想要拦截梁王的话,唯一的机会就是在山下了。
那三名心腹自然心领神会,当即下山去寻找三人来这边的乘坐工具。
当三人找到梁王的马之时,将毒药分给三匹马吃下,算准了马会倒下的地点,便埋伏在前面不远的路边,准备好弓弩,守株待兔。
果不其然,梁王一行人的马刚应声倒下,三个人便射出三箭。
梁王是最先反应过来的,往旁边一躲便堪堪与那箭矢擦肩而过,清丰因为手上有了一个人,所以躲闪不及,被箭整个贯穿手臂,手中一松,周佶便被丢到一边。
而徐笙歌这处最是危险,她本来向上一跃,但是她完全没有想到箭的速度这么快,竟然就要眼见着箭要插到自己的头上。
“哼!”
徐笙歌只见面前突然出现了一面人墙,梁王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箭从他的肩膀处直接穿透钻了出来,箭头处还滴着血。
“王爷!”徐笙歌失声,没想到梁王竟然会为自己挡了一箭。
梁王皱了皱眉:“快杀了那三人!”
现如今马都已经死了,梁王几个人也走不远,趁着顾介明还没有来,将这三个人杀了才能继续往前走。
而那三个人趁着方才清丰将周佶丢在路边之时将其拖走,此时已经再次把箭放在弩上,箭在弦上,一触即发!
“嗖!”
这回却不是那箭的声音,而是徐笙歌摘下的三个发簪,灌输了她十成的内力,朝着三人的喉咙处飞去,声音快速得竟然像是只打出了一枚暗器。
三人应声而倒,就在清丰准备过去再次捉拿周佶之时,却又听见一声箭的长啸,往后一躲,眨眼再看的时候,已经昏迷过去的周佶已经出现在顾介明的马上了。
“七皇子将梁王送了这么远,我看梁王也该送我们七皇子回营才是啊。”顾介明看着昏迷中的周佶,冷笑道。
徐笙歌、梁王与清丰,三人再次结成防御的阵型,心中却是知道这一次怕是凶多吉少了。
正当三人绝望之际,却听到一连串的马蹄声。
顾介明回头一看,面色马上大变,让北周士兵赶紧将梁王一行人捉拿起来。
来人正是钱将军率领的一百精兵。
一行人势如破竹,不多久就杀入了顾介明所带的千人大队之中,将梁王三人救走,而后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