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48章烧粮仓身陷险境

 

夏末秋初的夜空,已经初具可以饮茶赏月的模样,偌大的皎皎明月挂在天空之上,旁边的星光被月光衬托得暗淡了不少。
沐阳城外,北周的军营里,各种流言悄然四起,不久后便笼罩了整个军队,惹得不少兵士人心惶惶。
而在军营的不远处半山坡上,这边却驻扎一小支北周的部队,并不知道山下的军营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不过他们本来就不是正规军,所以并不需要知道什么具体的消息,只需要斥候每日带来消息要不要撤兵就可以了。
没错,这就是梁王花了不少功夫才打探出来的粮仓所在地。
也不知道该说北周人狂妄自大,还是该说北周人无知无畏,竟然将粮仓放在这么近得地方,一般来说粮仓不仅隐秘,而且应该至少是要赶路一天的地方储藏粮食。
“噗!”
“噗!”
两个隐蔽的哨点,突地倒下了两个人,根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已经告别了这个世界。
梁王与清丰同时出手,动作干净利落,时间上相差无几,看来以前二人是没少做这种事情。
“怎么办?”徐笙歌见二人几个纵跃之间便已经来到了自己的身边,小声问道。
面前的是重兵把守的粮仓,三步一兵,五步一士,还有是不是来回巡逻的人,看来这北周人是想着地形易守难攻,又有众多参天树木作为天然屏障,只需要派重兵把守就可以放心地将粮仓放在山上。
且若徐笙歌的消息无误,整个计谋是由北周皇帝设下的话,那么本来按照北周的计划,应当是不单单止于沐阳城,只是刚好到了沐阳城的时候,他们的将军接到了周佶的密信前往接应,从而影响了行程。
“清丰,你去粮仓的另一面多射几发火箭,引发些动乱,将这边的注意力都引开,让我和徐小姐趁乱而入。”梁王冷静出声。
徐笙歌这才知道清丰身上背着的弓箭原来是这么一个作用,箭筒里的箭矢都吃饱了石脑油,只要用火折子点上火后一射,保准就能让里面的粮仓着起火来。
“既然清丰背了火箭来,我们为什么还要闯进去?”徐笙歌有些不解,要知道他们这趟来的目的不就是为了烧毁粮仓,这么多的火箭,想来那些士兵也没有这么快就扑灭了火。
 见许久没有声音,转过头却看到梁王一动不动异常认真的侧脸,眉似利剑,目映星火,正在计算着什么的梁王此时有着与他人都不一样的风采,如果说在京中的他是一只沉睡着的猛虎,那么现在的他就是一只已经放回到森林中尽情舒展的百兽之王。
看来梁王在沐阳城中果然没闲着,就连这粮仓的四周也摸得差不多,清丰不消片刻便绕着粮仓到了另外一端,心中默数着数字。
“噗!”
“噗!”
“噗!”
本来是带着些许火星的火箭在落到粮仓顶上之时,忽然窜起了高火,三支箭矢齐发,散落在顶上,顿时三处起火,火舌一旦燎了起来,便以势如破竹的速度迅速蔓延。
“有刺客!”忽然有人高声喊了起来,在黑夜之中这个声音如同霹雳一般。
“粮仓,顶上走水了!”又一个声音惊慌而高亢地喊了起来,不大的粮仓基地众人都沸腾了起来,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大军在沐阳城外驻扎了好几天,先行赶到这边驻扎的运粮官兵一直都提心吊胆的,本来以为大军会火速攻入南梁腹地呢。
在众人一惊一乍之间,又是一连串的火箭发射声,又几个粮仓顶上都冒了火。
“慌慌张张都乱成什么样子,秦家军何在,火速迎敌!”一个将领模样的人掀帘子出来骂道,“每小队抽调二十人拿上桶去灭火!”
而后三步并作两步,大步地走出去,
虽然有了命令,但是从来没有遭受过这个情况的北周士兵动作还是慢了半拍。
“他们应该找到清丰的位置了。”徐笙歌仔细侧耳倾听了一番,再也没有火箭破空的声音,只剩下救火追人的呼喊,“我们现在要进去吗?”
梁王点了点头:“往刚才那个将领出来的营里去,北周七皇子在里面。”
“啊?”徐笙歌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发出一声惊讶的声音,所幸的是这北周粮仓营里的人都被清丰吸引了注意力。
梁王适时地捂住了徐笙歌的嘴,免得她再发出什么奇怪的声音来:“小心点,不要被发现了,先前说我们是来偷袭粮仓,其实这不是最主要的目的,要不然也不用本王亲自前来了。我们两个最主要的目的,其实是来捉拿北周皇子的。”
梁王贴在徐笙歌的耳边,小声地道。
徐笙歌倒是被这突然的一捂惊吓住了,所以面上显得有些茫然,不过也是瞬间就反应过来是自己的失误,示意梁王放下手,小声道:“不好意思。”
“失礼了。”梁王也同是回答。
二人的气氛一时间略有些尴尬。
不过,萦绕在徐笙歌脑海中的问题还是北周七皇子怎么会在这里?
想想先前清丰回报的消息说是北周七皇子一直都没有露面,难道是他和顾介明就是躲在这粮仓营地里,只需要斥候每日来回报消息,便可以将沐阳城外驻扎大军发生的事情了解一个大概。
“走!”梁王压低了嗓音,提醒徐笙歌一句,还生怕她没有反应过来,等了片刻才飞身进入粮仓营地之中,混进那些士兵之中。
二人小心翼翼地接近方才那个将领出来的营帐,只听到营帐内果然传来了顾介明的声音。
“我听说九皇子已经向皇帝请战,要求参与这一次声讨南梁的战争之中,如果这一战之中,九皇子也立了大功的话,那么七皇子你就再一次与九皇子打成平手了。”这是顾介明的声音,似乎说的还是北周的机密,九皇子也要参加到这场战争中来。
良久还是没有回应,顾介明显然急了:“如果七皇子还不快点决定的话,这么放任下去,九皇子没准真的会成为七皇子你登极大宝的最大绊脚石。”
这话出来,还是没有周佶的声音。
倒是梁王莫名地看了一眼徐笙歌,微微挑了挑眉。
“我……”周佶才开口说了一个字,突然听到一声轰响,营帐骤然破了一个大洞,还没来得及反应,两个身影便一前一后直接冲了过来,这二人自然就是徐笙歌与梁王,其中徐笙歌冲向顾介明,梁王冲向周佶。
说时迟,那时快,小小的营帐内竟然在不起眼的地方暴起四个黑衣人,而徐笙歌一看这几个黑衣人都认识,就是在行馆之时见过的,周佶身边的那几个暗卫。
不好,中计了!
徐笙歌的脑中顿时惊叫了一声。
本来以为会是两两一组与二人交手,没想到却是三个人瞬间缠上了梁王,一个只需要拖住徐笙歌,顾介明护着周佶,瞬间消失在营帐大门处。
对拆了五招,徐笙歌已经将那名暗卫撂倒在地,不假思索地便加入梁王的战圈之中,梁王少了一个对手,顿时压力大减,他可不是徐笙歌,对这些暗卫下手有所顾忌,三尺青峰出手,六招之后,这营帐内的战斗已经结束。
梁王带着徐笙歌出了营帐,却见方才还只有零散几个士兵的账外此时围满了手持弓箭的人。
“啪!啪!啪!”是北周七皇子的抚掌之声,只见其气定神闲地与顾介明一起站在一众弓箭手之后,“梁王果然好推断好胆识,竟然能想得到我就在粮仓这边。”
梁王颇为不屑:“不过如此小小伎俩,如果我都看不出来的话,岂不是枉费我打了那么多年的仗了。”
“只可惜啊,梁王虽然算到了我们在粮仓处,却没想到这是请君入瓮之计吧,”顾介明哈哈大笑,似乎是舒心非常,也是,当年他可是在梁王手下惨败,现如今是出了一口气了,“在阴沟里翻船,日后后人提及王爷之时,不知道是崇拜呢还是不屑呢?”
梁王面上并无表情,但还是散发出寒铁一般的锐气,突然拉起徐笙歌的手往上一跃。
“嗖!”
百千支箭矢同时朝着梁王方向射了出去,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这千百支箭扎在身上的话,徐笙歌与梁王就会变成两只刺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