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47章 将计就计夜偷袭

 

待得刘长冠被带走的时候,徐笙歌还有点没有反应过来。
从他激烈的反应来看,怕是他一开始都不知道南梁那边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从那日游船上见面来说,周佶介绍自己的时候,他的面上分明就是仇视的神情,也就是说,他对徐笙歌甚至是南梁都抱着深深的敌意的。
但是那句咬牙切齿的,笛安是皇上的人,却不似作假。
他说的是,有一次碰见笛安在给皇伤传递关于皇后消息,故而可以肯定的是笛安是皇上安插在皇后身边的奸细。
徐笙歌甚至都不忍心猜测,这本来就是北周皇帝的计谋,命人将自己不甚喜欢的女儿杀死,让自己的儿子前往敌国腹地冒险迷惑他人,造成北周公主是被南梁人杀死的模样,以便对南梁动手,因为有了公主死在南梁的这个借口,其他国家就不敢随便帮南梁以免背上骂名。
倘若事情败露,将事情嫁祸到北周左相张重楼的头上,这样一来就算是闹大了,南梁也是找北周要跟张重楼算账。
更何况,北周皇帝可能算准了南梁这边会有人想要坐收渔翁之利,将张重楼参与此事的痕迹隐去不提,如此一来便能撇清了栽赃张重楼的实际。
没想到北周皇帝如此可怕。
都说虎毒不食子,他却亲自命人杀了自己的女儿,让自己最宠爱的儿子去做诱饵。
因为愣神的时候,一时间忘记了要出去,所以徐笙歌被困在了房梁之上。
一直扮演着劝解丈夫的好妻子形象的勤年,依依不舍送走刘长冠之后,终于忍不住在关上门泪如雨下,抱着不明所以的丫鬟失声痛哭了起来,那声音呜呜咽咽凄惨至极,连徐笙歌都为之动容。
丫鬟手忙脚乱,连安慰都不知道从何下手。
忽然,勤年抱着肚子痛苦地呻吟了起来,丫鬟扶着让其在椅子上坐下,忙跑到门口处拍门叫人去请大夫,趁着这个时候,徐笙歌趁乱翻身跳出窗外。
却不知为何,到了外面才发现身上涔涔出了一身冷汗,心中还有着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这件事情如果是北周皇帝亲自设计的,身为最受宠爱的皇子之一,会不知道吗?
与拂袖会和之后的徐笙歌面上忧心忡忡,既然是北周皇帝筹谋的这件事情的话,那么这场仗想来就不会那么轻易的能解决了,要知道他可是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杀,再牺牲一个儿子又如何!
到了梁王处,却见平时随侍左右的清丰竟然不在,虽说心中好奇,但还是北周的事情更加重要。
并没有什么寒暄的话,徐笙歌直接将探听到的事情都与梁王说了之后,当然,勤年说的关于七皇子的某些话还是没有必要告诉梁王的。
只见梁王沉吟了良久,而后又拿起笔在空白的宣纸上一一写下所涉及到的北周人的名字,想来是在分析这件事情。
清丰风尘仆仆一般地从外面回来,双手抱拳对着梁王行了个礼:“王爷,派出去的人探听到了,说是北周七皇子还没有露面,而军营之中隐隐有兵哗的迹象了,看来过不了多久,北周就会不战而退了。”
徐笙歌心中顿时明了,清丰方才是去探听北周的消息去了。
梁王转动着拇指上的扳指,听到清丰所说的话后却没有一丝的激动神色:“没有露面,这个周佶到底想要做什么?要知道军心涣散的话,再多的人都是一盘散沙而已,再说这沐阳城外的兵可不是三十万,本王估计这边撑死了也就一万,想要出其不意从这个小口撕裂进攻我南梁,只可惜嫩了些。”
他自然是不屑,毕竟他带兵打仗的时候,刘长冠怕是还在玩泥巴。
清丰是自小就跟着梁王的,所以说话间倒也没有那么多顾忌,想说就说:“按说当下看来,北周七皇子怕是想再来一次攻我们不备,要知道现如今北周军队乱哄哄的样子都被我们看在眼里,如果是一般人的话,肯定就坐等北周退兵了,南梁一旦松懈的时候被偷袭,那后果就不堪设想。”
“七皇子明明知道梁王就在城内,梁王身经百战,在南梁有战神之称,这点小伎俩不可能看不出来,”徐笙歌顺着清丰的思路接着说,不过却卖了个关子,“试想一下你是北周皇子的话,从江夏一路逃到沐阳与军队会和,而身后追着的是梁王,你会怎么做?”
毕竟之前与徐笙歌见面不下双手之数,故而也不矫揉造作,清丰朗声一笑,眉毛一挑:“所谓富贵险中求,据说北周还有另一个皇子当太子的呼声也很高,如果说这一次到南梁挑起两国战争算是一功的话,而王爷紧随其后,就带了一百精兵追过来,他想的应当是再立一功,这样下去,他那太子之位就十拿九稳,没人的功劳能盖得过他了。”
“所以北周现在看着要兵哗的模样,障眼法的可能性非常之大,就算真的兵哗了,北周军中也不会大乱,而是趁机用鲜血镇压叛乱以提高声望,用牺牲少部分人的做法来成全北周七皇子,毕竟镇压兵哗的话又是一个大功。”梁王敲了敲已经风干了的字迹,口中说的与清丰一样,说的也是功,毕竟如此军功,不是随随便便就有机遇遇得到的。
徐笙歌蹙眉:“还有,我觉得北周不一定是想趁我们松懈的时候偷袭沐阳城,更大的可能是想引我们出去,毕竟我们一直要做的就是要追拿北周七皇子,他会不会这么想,现如今他躲在暗处的话,我们终究会沉不下气出城找他,要知道一直悄无声息下去的话,再怎么也会怀疑他是不是回北周了的。”
梁王一挑眉毛,似乎是自从离开了京城之后,面上的表情倒是多了起来:“你倒是明白这个道理,不过他也猜对了。本王打算出城去会会他。”
“啊?为什么?”徐笙歌有些惊讶,要知道北周七皇子布好了局还去闯的话,岂不是等同于自投罗网?
梁王微微一笑,竟然耐心地解释了起来:“我估计过几天我们的援兵就要来了,既然我能猜测得出来,那么北周七皇子肯定也能猜测得出来,到时候他的计谋肯定就不是这样了,而是可能从他处调兵过来,且战且看形势,这也是为什么他笃定了我会出城的原因,虽然你先前说这件事情应当都是北周皇帝的阴谋,无论有没有抓住他,战争都不一定会停下,但是本王要做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比如说,抓他。”
徐笙歌有些诧异,似乎是看到了什么惊讶的事情。
要知道梁王先前在江夏城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而是似乎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致一般。
现如今却说,他要做到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
难道这就是后来他同意了帮自己破案的原因之一?一股子倔脾气,想办到的事情就一定要办到。
是夜,天才刚刚黑了下来,已经换上夜行衣的梁王一行人就已经悄悄出了沐阳城外,摩拳擦掌的钱将军兴奋得满脸通红,带着的百人分队纷纷换上北周兵士的服装,趁着换班的间隙,分散潜伏到北周军营之中。
他们的任务并不是去厮杀,而是散播流言,声称是南梁战神捉拿了镇西将军刘长冠,而七皇子贪生怕死躲了起来,为的就是用北周一万军人的血,换得七皇子的逃生。
用梁王的话来说,既然北周七皇子想要功劳,那么就送他一票大的。
牺牲一万人换一个皇子,就算再忠心耿耿的人,在现在人心惶惶的情况之下,恐怕也难以平静。
北周军营一角,几个士兵正围着篝火,口中啃着干粮,一个阴暗的地方不知道何时多了个身影。
“镇西将军都被捉了,不知道为什么还要驻扎在沐阳城外,军师硬要说那个人之事和镇西将军长得像,但是将军已经好几天没出现了,傻子都知道城墙上的是将军。”
“我听说,将军的妾室也到了沐阳,还求见什么梁王,看来事情是八九不离十的。”
“这个梁王可不得了,当年可是大杀四方的人物,直接灭了一个国家,据说是捉拿咱们七皇子来到沐阳的,将军可能就是去接七皇子的时候被抓的。”
“什么七皇子?我们怎么不知道?”
“我们这些屁民什么身份,有资格知道吗?说不定我们这一万兄弟是死在沐阳城都没人注意。”
篝火正旺,谈论的声音渐渐大了起来,又引来不少人加入,阴暗角落的身影渐渐隐去。
“噼啪”一声,篝火爆出了一朵火花,火星闪现了片刻后落到地上。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啊。
而那边,梁王、徐笙歌与清丰三个人的任务并不是去散播流言,三人武功都是极高之辈,故而是直奔粮仓而去。
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粮仓是军队最为重要的地方,既然是北周攻打南梁,粮食必然十分重要。
兵哗,再加上粮仓被毁,今夜的沐阳城外,怕又是好戏一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