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44章 以牙还牙迫北周

 

天已经微微亮了,下了一夜的雨终于停歇了下来,窗外的鸟叫声啾啾鸣唱,却让屋内的人翻了个身,一夜难以入眠的徐笙歌索性起身叫拂袖入内梳妆。
昨夜梁王的审讯一直到三更才结束,徐笙歌自然也跟着在一旁看了半夜,虽然说看得心惊肉跳的,但她觉得这是因为自己犯了错,如果不是她执意要善待周佶的话,估计也不会这么容易就被人劫了去。
镇西将军刘长冠不愧是个硬骨头,不管受多大的刑罚都没有吱一声。
也好在不是人人都是硬骨头,分开受刑的情况下就是有人终于熬不住地要说了。
这才知道什么沐阳城被攻破了,什么屠城,都只是顾介明他们弄出来的流言,毕竟流民们的消息也是不灵通的,只要再流民间散播这个消息,没多久这个消息就能不胫而走,在有心的运作之下,没多久那些流民就到了花鼓镇上,将这个消息告诉了里正,也就传到了梁王的耳中。
这个消息一旦传出去之后,梁王自然就会怒不可遏,一旦乱了他的心神,便是有机可乘的时候。
而那如何是劫人的,也是由顾介明说了算,毕竟顾介明也算是皇亲国戚,且又是大将军,在军中的威望也不错,所以众人都听他的,不过至于七皇子最后会被带去什么,只有顾介明与刘长冠知道,其余的小喽啰等自然不知。
听这意思,似乎不是周佶的计谋了。
徐笙歌已经不知道心中该作何感想,只是知道这件事情自己已经有些看不透了,之所以看不透,也是因为心不透。
刘长冠没有开口,但是并不代表众人不知道周佶会去哪里,这花鼓镇附近,离北周最近的地方,且有军队接应的地方就是沐阳城,这近在眼前的地方不走,想来不会去更远的地方了。
只是不知道到时候他们会钻进丛林之中,还是走官道,但是既然知道他们的最终要去的地方,那么只要朝着那个目标走,基本上是没错的。
梁王那些黑衣人交给里正,又派了十个人帮忙护送,只要交给当地的太守再转交京中,这里正可就算是立了大大一功了。
里正千恩万谢的送走了梁王一行人,心中还不知是如何得意,要知道这种好事可是百年都遇不到一次的,没想到居然给自己遇上了。
梁王一行人策马狂奔,前往里正府上营救的北周人现如今只有刘长冠一个,毕竟只有他才是有用之人,所以被清丰亲自绑着丢在马背上带走。
从花鼓镇到沐阳城不到八百里的路程,梁王等人的马都是上等的好马,日夜兼程不间断地跑的话,相信在晚上的时候就能到沐阳城。
毕竟现如今与上次不同,这一次的目标明确了许多,尤其是知道了沐阳城外的北周军队现在属于群龙无首的状态,所以一行人是马不停蹄地到了沐阳城,趁着天黑,拿着梁王的令牌从沐阳城一侧小门处进了城。
沐阳城的守城老将宋富仁听到梁王亲自驾到,喜得是热泪盈眶,虽然得知梁王并没有带兵来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绝望,但还是深深一拜,开宴为梁王一行人接风洗尘。
众人坐定在将军府内,梁王将徐笙歌的身份与大家解释了一遍,这才不被当做梁王的女眷对待,得以单独开桌另坐。
先前败退到沐阳城的钱将军正要向梁王请罪,却见梁王上前便扶起那名将军:“此事是北周人不守信诺在先,钱将军一时不察也是情有可原,只是可惜了我南梁的百姓与大好二郎。”
钱将军自从败退到沐阳城之后便日日难以安宁,现如今听到梁王此话,竟然眼泪扑簌直掉,哽咽道:“末将愧对兄弟父老,末将死不足惜……”
“这是说的什么话!”梁王眼睛一瞪,“世界上有几个人能做得到不打败仗!若是打了败仗就去死,那才是真正的对不起兄弟,对不起百姓!若是个有种的,就给我打死北周那群兔崽子!”
钱将军跪了下去:“求王爷救救沐阳城!他日我定会找北周那些天杀算算总账!”
梁王这两日来阴沉的脸终于是有了一丝笑意,拍了拍钱将军的肩膀,呼喝道:“来!本王送给你们一个大礼,清丰,将大礼扛进来。”
梁王与钱将军都回到各自的桌边落座,清丰得令后出去找到被绑着丢在柴房的刘长冠,一把扛进大厅内。
宋将军与钱将军二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尤其是宋将军,虽说一开始的时候知道他们扛了一个人来,但是也没有问过这到底是什么人,现如今梁王说是大礼,让人实在是有些好奇。
清丰见两位将军呆愣在一旁,仔细看来才发现原来是因为刘长冠被放在马背上长途跋涉了将近八百里,满面尘土污垢,所以也看不出什么来。他微微一笑,到一旁的桌上告了罪拿了一杯酒往刘长冠脸上一泼,再用不知道哪里找来的布在其脸上胡乱地擦抹着,不多时便让宋将军二人惊得合不拢嘴。
“这,这是北周的镇西将军?”钱将军一时间有些震惊,要知道他可是与刘长冠交过手的,所以认识也是正常,但是那时候的刘长冠凶神恶煞,就跟夜叉罗刹似的,怎么现在落到了梁王的手上,并且还如此狼狈,而且似乎还被严刑拷打过一般。
刘长冠抬首看到宋将军二人,知道这里是沐阳城,冷哼了一声别过头去,对面前二人的不屑之情溢于言表。
梁王冷笑一声,丝毫不给刘长冠面子:“或许昨日还是北周的镇西将军,不过今日就已经是我南梁的俘虏了!”
“你!”刘长冠怒目相向!
宋将军毕竟还没有与刘长冠正面交战过,自然也不怕,抚掌大笑:“王爷真是高人,所谓擒贼先擒王,现如今北周的主帅在我等手上,看他们还能嚣张到何时!只要他们的主帅不在,他们就不会进攻我沐阳,到时候等支援大军一到,我们立刻打开城门,押着这劳什子镇西将军前去杀个痛快!”
“主帅?他并不是。”梁王语出惊人,这句话让宋将军二人愣住了。“这趟大军的真正主帅应当是北周七皇子才对。”
钱将军首先反应了过来:“王爷的意思是这趟军队是由北周七皇子所率领的?可是我们并没有看到除了北周军队听命其他人行事?一直以来都是这个镇西将军刘长冠与我军对垒。”
“其实我们这次出来就是因为北周七皇子的事情,”徐笙歌知道梁王是不喜欢解释太多的,故而开口解释道,“北周七皇子本来是作为送亲使者将宜兰公主送到南梁和亲,谁知道却发生了宜兰公主被杀一案,故而有了北周派大军压境南梁之事。然而北周人言而无信,提前攻打我南梁边境,北周皇子潜逃,我与梁王正是一路追踪到了这边的。”
这么一说,众人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也隐隐约约猜到了这个镇西将军怕是去接应北周皇子的时候被梁王抓到的,不过那北周皇子倒是跑了。
“不过正如同钱将军所说的一样,在北周的士兵眼中,他们的主帅确实就是这位北周将军。”
听到徐笙歌这么说的梁王一挑眉毛,嘴角以微不可查地角度微微上翘。
“既然如此的话,我们是不是要阻止北周皇子回到军队之中,要不然,沐阳城可就危险了。”宋老将军不愧是沐阳城的守将,首先想到的就是沐阳城,毕竟这次战争来得太快了,好多人民都来不及逃往别的地方。
徐笙歌当即否定了这个说法,摇了摇头:“这边的地势都是丛林,所以要拦恐怕是拦不住的,况且顾介明与北周七皇子都不是简单之辈,哪里有这么好组织的。”
梁王没有说话,只自顾自地饮着酒。
刘长冠听罢自然是哈哈大笑了起来,状似癫狂:“你们是拦不住七皇子的,南梁人都该死!”
没等得及其他人开口,便见清丰抬脚便踹了一脚刘长冠的肚子:“做俘虏就应当有俘虏的自觉!闭上你的臭嘴!”
“我们并不需要拦住北周七皇子,相反的,我们应该将其引出来,这样才能更好地抓住他。”看到刘长冠捂着肚子蜷缩起身子,梁王这才发声:“有这个镇西将军在手上,北周七皇子多少有些投鼠忌器。再说,即便他们攻打沐阳城,相信还是能坚守一段时间的。”、
徐笙歌听罢若有所思:“我们要怎么引北周七皇子出来?”
“很简单,昨天北周的将军才教会我们要如何利用舆论,今日自然要以牙还牙了,一会儿将这个镇西将军吊到沐阳城大门口一个时辰,还不知道北周七皇子即将到达沐阳城的士兵当然会阵脚大乱,到时候北周七皇子到了之后为了稳定军心,以顾介明的身份还是不够的,所以他肯定要亮明自己的身份,到时候他就不再是在暗处,而是在明处,只要他不躲起来就好抓得多了。”梁王的手轻轻叩了叩桌子,那是自信的模样。
众人频频点头,认为此计可行。
不多久,沐阳城大门上吊下一个人,城门两边各自垂下两条巨大的幕布,上面写着:“北周镇西将军,南梁手下败将。”
顿时,北周军队之中一片哗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