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43章 花鼓镇雨夜营救

 

夜凉如水,雨滴长阶。
外面的雨终于淅淅沥沥地下了起来,因为已经夏末秋初,所以这雨倒是下得不大,只是渐渐地透了凉意。
花鼓镇里正府上,后院女眷的院落最繁华处,正是徐笙歌所下榻的安馨轩,因为徐笙歌是梁王一行人中的唯一一个女眷,里正自然把她当成是梁王的女眷来对待,不仅安排到最好的厢房之中,还派了诸多丫鬟伺候着。
此时的安馨轩的丫鬟都被屏退了,灯火通明的偌大屋内显得空空荡荡。
徐笙歌正坐在桌边,手中握着一个白底蓝花的茶杯,也不喝,怔怔地似乎是盯着桌上的灯火,一旁的拂袖长叹了一口气。
“拂袖,你的消息是怎么来的?”徐笙歌忽然想到了什么,似乎是没来由一般地问了起来。
“当然是逃难的人说的,昨天花鼓镇突然涌入一大片流民,里正自然要前去询问,原来都是沐阳城逃难而来的,说是天杀的北周人突然发难,攻破了城之后扬言要南梁交出北周皇子,否则就屠戮整个沐阳城,”拂袖是官府出身的丫鬟,又是跟着徐笙歌在天启书院学了些东西,耳濡目染之下对北周人的行为自然是十分不屑的,所以说话间不免也带着怨气。
“逃难的人……”沉吟了一声,徐笙歌方才的狐疑又压了下去,毕竟之前在追拿周佶的时候就曾经遇到了好几拨逃难的人.
“小姐,你该不会是喜欢上那个北周皇子了吧?”拂袖直言不讳,“说起来北周皇子什么都不会,空有一副皮囊罢了,九师兄可比他好太多,想想九师兄在山上的时候那么地照顾你,你就忍心移情别恋吗?”
徐笙歌啐了一口:“你胡说什么呢,怎么好端端的竟然又说到了九师兄身上。”
“小姐你竟然没有否认你喜欢北周皇子?!”拂袖方才虽然也是这么说,但是只是开个玩笑罢了,见她居然没有否认,顿时瞪大了眼睛,继而假装哭天抢地一般地哭诉:“我可怜的九师兄啊,没想到小姐这才下山一个月呢,就移情别恋了,我真为九师兄感到不值啊,他在山上对小姐那么好啊,啊啊啊……”
见她越说越是过分,徐笙歌一跺脚,上前就拧住了正在狼嚎的拂袖的耳朵,惹来一阵尖叫。
“小姐,你这是在谋杀!”
徐笙歌冷哼了一声:“我让你胡说八道,说,到底是收了九师兄多少好处,我看你这个月来时不时就提起他,要不要我去求师傅做个媒,把你嫁给九师兄,也好遂了你的意!”
拂袖哪里敢说好,虽然九师兄在天启之中名望身高,且为人温柔,但也因为这样在师门迷倒了一大片的师姐师妹,如果徐笙歌真的求院长让自己与九师兄成亲,即使不成,但自己也会被那些喜欢九师兄的人弄死的。
拂袖只好弱弱地求饶,徐笙歌哪里肯这么轻易地放过她,上前便是一阵哈痒。
“哈哈哈,好小姐,你就饶了我这一回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屋内传来了一阵嬉闹声,站在屋外廊下的丫鬟无不羡慕拂袖能跟着这么一个好脾气的小姐。
里正府上的一处院落,一个小厮模样打扮的人踉踉跄跄跌坐在雨中,嘶哑着声音大喊道:“刺客!!!”
“叮!”
一个黑衣人闻声而动,脚尖一点便反转了方向调头,看到瘫坐在地上的小厮,冷笑一声,疾行过去。淅淅沥沥的雨水阻挡不了半分黑衣人的前行,手心一翻,一把长剑“嗖”地一声便脱手而出,如一条条珠线的雨滴被切割开来。
“噗!”
长剑应声而入,直接插在那名小厮的喉咙处,小厮瞪着不大的眼睛目眦欲裂,喉咙里发出几声嘶哑的声音,然后轰然倒地,脖子上的血流如注,在雨水中蔓延成一片。
黑衣人轻巧地停在小厮旁边,将剑拔出来,举目四望周边的环境,见已经有人呼喝着往这边赶来,转身便朝着另外几名黑衣人打了个手势,那几名黑衣人两两扛着一个麻袋,竟然有四个之多。
忽然间,这里正府内抓刺客的喊声便连成了一片,自然也就惊动了徐笙歌。
虽说这抓刺客的事情,应当与徐笙歌没有什么关系,但她的心中此时却是隐隐有着不安,直觉中这刺客肯定跟周佶有关,要不然怎么会恰好出现了什么刺客。
抓起桌边的剑与门边上的油纸伞一跃而出翻上屋顶,施展出诡异的轻功,在屋顶之间如清风般看似缓慢却转眼不见的速度,朝着人声最为鼎沸的方向飞去。
那名斩杀了小厮的黑衣人此时正在和梁王带来的人缠斗,虽然招式越打越狠,但心中却越发着急,要知道这梁王作为南梁的战神,武功自然不弱,如果等到他赶来的话,自己肯定会被生擒。
一急之下,黑衣人拼着两败俱伤的打法,硬生生杀出了一条血路,飞身便要翻墙出外面,说时迟那时快,一个鹅黄色的身影俏生生地站立到了墙头,正是赶来的徐笙歌,正正踩在黑衣人的手上,用力一碾,一个翻身踹在黑衣人的脸上将其踹翻在地,伸手拔出发髻上的一根簪子,轻轻一弹,便将黑衣人击晕了过去。
众人见黑衣人跌在地上,纷纷围上前去,将刀戟架在其脖子之上,即使其躺在地上一动不动都不敢掉以轻心。
徐笙歌手执油纸伞飘然落到地面上,神奇的是她这一路疾行而来,且又与黑衣人打斗了片刻,身上的衣物竟然没有淋湿,抄起那未出鞘的剑挑开黑衣人的蒙面巾,心中一沉。
果然是他们。
躺在地上的正是先前在游船上见过的人,刘长冠!
检查了一番刘长冠的口中有没有用来自尽的毒药,确保不会发生人质自尽的情况后,往其口中塞了一团布,然后命人将刘长冠押下去看守起来,话音刚落便看到梁王撑着伞,面无表情地冷着脸过来,看到地上的人的时候,也没有说话,就盯着徐笙歌。
“刘长冠,镇西将军,这一次带兵压境边疆的人,先前在游船上见过,宜兰公主先前的恋人。”徐笙歌简单介绍了一下刘长冠,心中也知道没什么好瞒的,也瞒不住。
梁王面上没有惊讶的神色,点了点头:“北周七皇子已经被他们带走了,看来这周佶用的果然是缓兵之计,以退为进。”
毕竟当时他们的船在河中央,虽然当时来说,徐笙歌他们如果要到河中央需要大量的人力和船,并且不一定抓得到,但是他们在河中也逃不了。
那日在游船之上,顾介明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他打赌徐笙歌会回头并且赌赢了,看样子他们是早就看到了自己,并且三人做了一番安排,只等着自己回头。
正在徐笙歌想着,清丰领着几个人往这边赶过来了,这几个人肩上都扛着一个人。
“王爷,只有抓到了三队人马,只有一队人马跑了。”清丰双手抱拳,在梁王面前行了个礼。
梁王颔首,手轻轻一挥,那些人纷纷将肩上扛着的卸下来,只见有的是黑衣人,有三个麻袋,看形状可知里面的应该也是一个人。
清丰拿着手上的剑,眼睛也不眨地挽了个剑花,看似随意地挥了三下,那麻袋应声而破,露出了里面的人,皆身穿黑色夜行衣,待得扳过正脸。
没有一个是周佶。
看来刘长冠等人也知道他们不是梁王与徐笙歌的对手,所以弄出个树上开花的法子来迷惑众人,用麻袋套住人来让他人不知道周佶到底在哪个队伍,从而增加将他带出南梁队伍的可能性。
“将他们都绑起来带下去,弄醒了好好大刑伺候。”梁王向来不是什么喜欢用刑罚的人,但是毕竟自小生活在军队里,血腥的场景什么没见过,对敌人向来只有残酷的手段,而不能有慈善的心肠,否则死的只能是自己。
徐笙歌并无异议。
也不想有什么异议。
她只知道,周佶被救走了,方才的她还在为是不是误会他了而懊恼,然而现实似乎却给自己扇了一巴掌。
既然事情已经告了一个段落,刺客该抓的已经抓了,该逃的也已经暂时抓不到了,众人只好各自散去。
花鼓镇里正这时候才匆匆赶到,对着满地的鲜血和躺着的那些尸体一惊一乍,看到梁王才小心翼翼跑过去请安。
梁王自然是懒得应付的,让清丰跟里正解释,而后便朝着方才押那些黑衣人的方向走去。
看来今夜,确实是个见血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