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42章 倘若天下皆负我

 

是夜,无论是南梁还是北周,注定了是诸多人的不眠之夜。
周佶坦坦荡荡地跟着徐笙歌说是要回江夏城,宁愿为了两国止息干戈而做出典范以及牺牲。
然而在顾介明的眼中,这个关键的时候跟随梁王一行人到江夏城的话,那就是受辱,作为北周炙手可热的七皇子,最可能登极北周皇位的周佶,一旦这件事情成真的话,那么就可能与北周皇位无缘了。
这是北周顾家绝对不愿意看到的。
而在梁王的眼中,周佶这么做肯定是有诈,毕竟身为一国皇子,且母亲又是出自武将世家,应当知道兵者不应该以常理而视之,而他之所以这么做,说不定是一招以退为进,从而破解在江中被困的局面。
因为这次已经打扰了天贺城太守,所以反倒是不用再藏着掖着地住在客栈内,尤其现如今北周皇子可是关联着两国人民性命,所以梁王命天贺城太守准备好房间以及守卫,便领着众人浩浩荡荡地住入太守府内。
本来按照梁王的意思,周佶应当按照重犯来对待,至少来说也应当带上脚镣手镣以免逃跑,但是在徐笙歌的坚持下,以既然周佶自愿止息两国干戈,那么久应当给予一定的尊重,否则只会让天下人耻笑为由,最终只是让人严加看管了起来。
一夜过去,为了以免夜长梦多,翌日一早梁王就命人准备回京,因为周佶是以后南梁用来对付北周的筹码,所以慢待不得,找了辆马车让其坐在里面,外面重重守卫,生怕到时候会发生什么差池。
所幸的是一路倒也没有发生什么意外,不过因为有了马车的缘故,倒不像先前那么快,只到了一个叫花鼓镇的地方便已经天黑了下来,因为顾虑到荒郊野外以及小镇上的客栈防守怕是不够稳妥,故而众人下榻到花鼓镇里正府上。
徐笙歌特地吩咐了厨房添些酒菜,而后到了周佶所在的屋内,摆碟布菜后屏退众人,叫他过来与自己一齐共用晚膳。
酒过三巡,徐笙歌帮周佶将已经空了的杯子斟上酒,几番欲言又止,而后又变成了相顾无言,默默吃饭的状态。
周佶倒是一派顺其自然的模样,见徐笙歌几次把话吞进肚子里,为她夹了一筷子葱油鱼,笑道:“没想到这么一个小镇,葱油鱼倒是做得不错,应当是从山泉中养大的草鱼,所以肉质比起一般的鱼肉更为紧实,腌渍时间不长也不短,腥味全无,有的只是鱼肉的鲜美,蒸熟之后浇上滚烫的葱油汁,到嘴边的时候恰好能入口,不过烫也不至于冷了。”
徐笙歌见周佶倒是依旧像在江夏时一样,竟然为自己说起美食来了,拿起筷子心不在焉地尝了一口,平日里喜欢的美味现在却索然无味。
“如果我说我不知道,你会相信我吗?”周佶突然道,他怎么会看不出来她到底犹豫欲言又止的是什么。
徐笙歌没想到他倒是直白。
但是这么大的事情,说他这个最受北周皇帝喜欢的皇子却不知情,怎么看都有些不可能。
然而,又希冀确实是不知情的呢。
“相信,”徐笙歌开了口,虽然说的是相信,但神色却并不轻松,尤其是想起那日梁王所说的话,“不过北周该做的都已经做了,即使你愿意为了两国停止交战而跟我们回京城,但是在众人的眼中,你始终还是北周的皇子,以前在江夏城那般的日子怕是以后不会有了, 想想不管以后是不是止息干戈,但是可以预料的是,两国的关系估计不会那么轻易破冰。”
周佶听过后若有所思,这些确实都是可以预料到的。
徐笙歌想了想之后又觉得自己说的话似乎有点过分,毕竟对于周佶而言,这一次的江夏之行是百害而无一利的,更甚至是会因此而失去北周皇帝的信任以及疼爱,也不知道顾家能不能保得住他,又开口道:“你这么做,没事吗?”
一丝笑意攀爬上周佶的嘴角:“没事的,人有时候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是很难得的,我自己做的事情我知道,你不用为我担心。”
这句话却是让徐笙歌高看了周佶一眼。
原本还没有追上周佶之时,满心的便是追上他之后将其捉拿回去,好用他当筹码来换得南梁边境的和平,甚至是南梁的安宁,但其实他是没有过错的,只是因为身为北周皇子,自然要为北周所做的事情而付出代价,所以这也是无奈的地方。
“不要觉得愧疚,”周佶双眸盯着徐笙歌,声音竟然松软了下来,揉了揉她的头,“今日我觉得很开心呢,还是吃饭吧。”
徐笙歌也不知道还能如何,说来说去又变成了周佶安慰自己,索性也是想着既来之则安之。
心中隐隐担忧的却是,难道自己这是不信任周佶吗?
正在想着,却见门外是梁王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面上冷若寒霜,停在桌边,完全无视徐笙歌地逼视着“你们北周当真想一战?”
“嗯?”周佶眉毛一挑,对这位来者不善的梁王并无好感。
我刚刚收到消息,我们前脚刚走,没多久后你的属下便赶回军中,立马下了死令挥兵攻城,”梁王冷笑一声,“不要以为这样我们就会把你送回去,在我面前玩这种小聪明是没用的。”
徐笙歌看到梁王一副要将周佶拆骨扒皮的模样,将其推开,怒道:“王爷,你这是干什么?七皇子不顾自身的前途,只愿意跟我们赶回京城,以有效地阻止这场战争!”
梁王少有的对着徐笙歌怒目相向:“阻止战争,沐阳城破了!周佶的手下率人将沐阳城攻破,想用这个来逼我回头,好和他们谈判!休想!”
沐阳城?破了?
徐笙歌没想到昨天还说沐阳城在等待援兵,今天就破了,而且如此迅速!
“可能是巧合……”徐笙歌弱弱地说了一句,其实今天一直以为她都没有底气,只因为她的潜意识也告诉她自己,就算是巧合,周佶也逃脱不了被责怪的命运,对与南梁来说,一旦有战争,生为北周人便是原罪。
周佶气极反笑:“梁王殿下一路辛苦来捉拿在下回京,现如今我自愿跟你们回去,你又揣测我派人攻城未免可笑,这意思是我不跟你门走的话北周军队就不攻城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可别毁了少年将军梁王在本皇子心目中高高在上的地位,难不成梁王被南梁皇帝折断了羽翼,要把账算到我的头上吗?!”
言语说到最后,竟然字字都是在讥讽梁王了。
梁王眦目欲裂,手中的拳头攥紧:“终有一日,你们北周会为了今日之事而后悔!”
话罢,转身而去。
拂袖在门外见梁王走了,这才拍着胸口进来:“小姐,不好了,我听说沐阳城被攻破了,说是闹着要屠城!”
屠城!
徐笙歌趔趄了一下,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倘若是真的,那么南梁与北周可就要成为血仇了!
战败为耻,被屠城为仇!
周佶看见徐笙歌的目光望了过来,下意识地咽了口水,道:“你还信我吗?”
徐笙歌犹豫了一下,现如今实在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周佶面上露出一抹苦笑:“我看徐小姐有些不舒服,不如拂袖姑娘你扶你家小姐先行回去吧。”
拂袖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失态的自家小姐,告了声谢便扶着徐笙歌走了。
周佶见人已经走远,面上露出一丝冷笑,甩袖走入屋内,只见里屋并未点灯,只有外屋的灯稍稍透了灯光过来。
我为天下人而自毁,若天下人负我,我所为为何?
烛火摇曳,这间小小的屋子外面确实里三层外三层地严防死守,一只乌鸦飞起,呱呱叫着,似乎有什么不祥的事情正在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