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41章 自愿随卿回江夏

 

徐笙歌上了游船,本来想让船夫先行回去,但是看北周众人的意思是不愿放他走,怕他去通风报信,就此作罢,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让船夫在外面候着。
被周佶牵着进了游船内,没想到的是雅间内除了有一个侍女之外,就只有两个男子在,而先前听到的歌伎弹奏唱曲之声居然是从隔壁雅间传出来。
那半倚在软榻上一脸慵懒身穿玄色长袍的男子,分明就是老熟人顾介明,他遥举起一杯酒敬向徐笙歌,勾起嘴角笑道:“刚才我们在打赌你会不会回头,看来还是我赌赢了。”
那坐在圆凳上一脸寒霜的男子冷哼了一声,一身松石色劲装, 黝黑的国字脸,看起来是常年在外日晒雨淋的,桌上还放着一把剑,看起来应当是个武将,看来先前的猜测是正确的,北周军队的人不放心,所以提前派了人过来接周佶等人,这才有人众人知道他们进了城,却一直都找不到人的情况。
“这是北周的镇西将军刘长冠,”周佶让侍女给徐笙歌上了茶水,给她引见了起来,“这位姑娘就是破宜兰案子的南梁户部尚书之女徐笙歌。”
镇西将军。
徐笙歌抬眸看了一眼面前的人,这就是宜兰公主昔日的恋人。
虽然知道北周的镇西将军领兵压境南梁,但是没想到竟然来到了这边,而且还深入到南梁亲自来接周佶。
刘长冠似乎对周佶的话不为所动,看脸上的神色似乎是对南梁的人并无好感。
想想也是,毕竟自己与恋人被活活拆散生离不说,后来又因为和亲南梁而被人杀害,不管是否南梁人所杀,但毕竟是因为和亲南梁才有的死别。
气氛瞬间有些尴尬。
“七皇子表弟,真不知道该说你是天真好还是愚蠢好。”顾介明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见状拍着软榻笑了起来,“徐小姐,不知道这一次你带了多少人来抓我们啊?离开这么久又复返,想来岸上都布置好了吧。”
这话说得坦荡,倒是根本没有害怕的样子。
不过话音刚落,刘长冠一只手就摸到了剑上,一副若有异常就马上将剑出鞘的模样。
周佶轻咳了一声,对着刘长冠摇了摇头,一眼扫过顾介明的时候瞪了他一眼:“在南梁的时候,笙歌一直把我当成朋友,我也一直把她当成朋友,现在朋友之间说这些有什么意思?”
徐笙歌心中一震,惊讶地看着周佶,这话说得似乎有些难以置信。
要知道初次见面之时,他可是步步为营,甚至是没有经过自己的同意就设计了自己陷入他的计谋,变成与他成为同一条船上的人,尤其是他让暗卫运作接下自己,还以为他是有武功的人,且武功高得深不可测,自己都看不出来他的身前来,等真的伤了贼船才知道是个不会武功的普通人罢了。
现如今周佶表示二人之间是朋友,实在是难以相信没有做戏的成分在。
“再说了,这件事情本来就是北周错在先,倘若我真的被南梁捉去以威胁父皇罢兵,我只觉得是天大的好事!”这一番话倒是说得正气凛然,周佶目光灼灼地盯着徐笙歌,“我实在是不想北周日后遭受到天下人耻笑,要知道这个案子本来就已经破了的,为什么父皇要下令不顾一切攻打南梁!如果笙歌你真的是要来捉我的人,这样吧,只要你开口,也不用你来绑我,我自愿跟你回去。”
“嘭!”
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刘长冠的剑就已经出鞘朝着她挥过去,徐笙歌当即反应了过来,腰肢一软,只觉得耳边一阵疾风擦过,堪堪侧身躲了过去,只听到一声巨响,那寒剑削铁如泥,竟然将徐笙歌身后的柜子劈砍开来,发生轰塌的声音,顿时本来熠熠生辉的雅间一角,变成了断壁残垣模样。
“咣!”
看到刘长冠出剑,领教过徐笙歌武艺的顾介明自然知道刘长冠不是她的对手,当机立断抽出腰间的软剑,趁着徐笙歌闪躲的时候,飞身过去,将剑架到她的脖子上,嘴角还噙着算计得逞的笑意。
门外的守卫听到声音,推门涌入,本来看着还挺大的雅间,现如今却拥挤不堪。
“退下!”周佶面色一沉,没想到说话之间,面前的三个人居然就动起手来,也幸好是三个人武艺高强,刀剑都长了眼睛,要不然刚才那样很是危险啊。
进来的守卫面面相觑,见顾介明点了点头,这才纷纷退了出去。
“这是做什么?难道我离开北周两三个月,就不是北周皇子了?说的话就不算数了?”
“七皇子!”刘长冠因为不待见南梁人的缘故,看到周佶说是愿意跟徐笙歌回南梁,哪里能不着急。
“既然我才是皇子,那么你们就应该听我的话才对,”周佶的语气有些不容置喙,“先前顾介明总是推脱,甚至是将本皇子打晕了带走,这样就使得队伍远离了江夏城,再醒来的时候已经远离南梁京都,得知身后又有追兵,不知道具体到底如何,这才想着赶紧回到北周,以免遭受什么牵连而客死他乡就不好了。”
徐笙歌心中颇为惊讶,虽然她并不觉得七皇子说的东西,但是这一套说辞明显是说给自己听的。
这意思是,堂堂北周七皇子,竟然特地点出来解释,生怕自己会因此而对他产生什么误会。
“现在好了,既然笙歌已经找到我了,那么我愿意跟她回去,就算是当做南梁皇帝的一个棋子,逼迫父亲止息两国干戈,那也不至于让北周以后背负食言而肥的骂名。”说话之间,周佶已经走到徐笙歌的身边,拈开架在她脖子上的剑。
顾介明只觉得自己的身上要被瞪出两个窟窿了,这到底招谁惹谁了,自己也是为了好好保护才这样,要知道临行之前,北周皇帝可是千叮咛万嘱咐无论用什么办法都要弄走周佶的。
知道要指望刘长冠再说出劝下周佶的话是不可能的了,如今七皇子是站在为了北周不被天下人耻笑的大义制高点上,以刘长冠的身份世不敢再说什么了,脑中顿时闪过一丝明悟,开口道:“七皇子,你万万切记你是北周的皇子,代表的可不单单是你自己,还有北周皇室甚至是北周上下,现如今你若是跟着徐小姐回到南梁京都,并且任由南梁人拿捏的话,那么被羞辱的也不仅仅是皇子你,而是整个北周!”
“正所谓子不教父之过,到时候皇上也会因此而遭受天下人耻笑,皇上在众多皇子之中最疼爱的便是七皇子,难道七皇子你就忍心你的父皇遭受天下人的笑话?这就是七皇子所要坚持的孝吗?”顾介明觉得自己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会激昂文字过,越说到后面越是顺溜,直接便是一顶大帽子扣过去。
徐笙歌见周佶陷入深思,怕他突然被说动之后,要捉拿周佶的话,恐怕就要遭受一番困难了,站出来道:“本以为顾将军出身武将,学的都是征伐之道,没想到捭阖之道上却也是不俗。然而顾将军此言差矣,孝经所言,最初端的孝道是侍奉双亲,最高级的孝道是修身齐德而令父母荣耀,现如今七皇子所行的孝道便是最高级的孝道,难道顾将军要四皇子放弃最高级的而选择最初端的孝道吗?”
以问止问。
顾介明是一时不知道要如何回答。
“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让你受到正常人的待遇,你相信我吗?”徐笙歌转头对着周佶道。
本来还在思考着顾介明所说之言的周佶当即便卸下顾虑,颔首。
“七皇子,兰儿可是死在南梁的啊!”刘长冠还是介意着这件事情,忍不住又提了一句。
周佶一眼扫过去,虽说是个普通人,但是自小便处在高位的他这一眼的威压可是不小,立即让刘长冠闭了嘴,吩咐了几句二人尽管回北周向自己父皇交代,牵着徐笙歌的手出了雅间,只听到隔壁雅间的歌伎还在缠缠绵绵地唱着。
二人相视一笑。
徐笙歌笑的是,自己并没有看错人。
在外面等候的船夫自然是梁王的人,正在等着兀自心急,没想到却见徐笙歌牵着周佶的手双双出来,顿时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心中直想着,自己活了几十年,这世道是越看越不懂了!
在北周一行人的众目睽睽之下,徐笙歌与周佶二人上了那条小舟,夜幕星河,游船灯火,统统倒映在河面,如乾坤倒转,二人像是神仙眷侣一般,并肩而立。
清风徐来,二人身上的绦带飘起缠绕。
千言万语,皆尽在不言之中。
而岸边的梁王一直都在等待,因为河面较宽,又是晚上,所以一时间也是看不清河中央的状况,然而已经命天贺城的太守准备了不少人手,随时可以两岸夹击,包抄那条游船。
待得看到小舟行驶过来的时候,众人都是满脑子的疑问,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只是屏气凝神等候梁王发号施令。
近了。
小舟已经缓缓显露出了面貌,由于船夫那一头的灯笼先前被故意弄进河里熄灭了,现如今小舟便只剩下徐笙歌与周佶所站的那一方有灯笼。
昏黄却在夜中分外明亮的烛火,映出一男一女两个身影,身着华服,面貌皆美,星河斗转。
梁王自然看到了,男子就是这些天众人一直要找的北周七皇子,此时他面上浅笑依然,时不时与徐笙歌低语,却是丝毫没有畏惧。
小舟及至岸边,梁王一挥手,梁王手下的几名好手便飞身上前,要将周佶擒住。
徐笙歌自然是不允许的了,将周佶拉到身后,高声道:“七皇子是自愿跟我回南梁的!”
梁王虽然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何事,倒也不为难,命其他人退下,见周佶对着自己露出一个笑容,撇过头去,却是不再理会,命众人回客栈歇息,明日当即启程回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