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39章 择路两难战乱起

 

天还未大亮徐笙歌便起了身,尤其是昨夜与梁王聊的那一番话之后心中更是惴惴不安,所以也睡得不甚踏实。
莫不是七皇子他真的也参与了这一场阴谋,要与南梁死拼不成?
说实话这一战胜负,如果是按照明面上的兵力来看其实难以预料,而北周执意要打这么一场战,实在是让人怀疑是不是北周这么多年来其实一直偷偷训练兵马,囤积兵力。
自梁王说了那一番话之后,倒是一时间难以确定了周佶到底是不是如同自己所辩驳的那样,如果不是的话,自己又该怎么看待以及对待这位北周七皇子呢。
其实隐隐之中是明白梁王所说的道理,只是在心中希冀他不知情的,最好是不要掺合进来。
几个人跟着陶员外到了城外,在陶家马场附近这才看到梁王先前说的化整为零出京的百来号人,因为一百个人的目标实在是太大了,所以他们并没有进入阳春城,而是在城外扎营休息,也幸亏这些人都是军队出身,风餐露宿不过是小事罢了。
当头之人领着众人向陶员外抱拳:“参见陶将军!”
喜得陶员外是眉开眼笑,连声让众人免礼。
通过昨夜的谈话,徐笙歌已经知道了陶员外原来以前是梁王爷爷武国公的手下,虽然是排在末位的将军,但最后灭琉国一战时险些丧命,最后在老母的苦苦哀求之下让其辞去将位回老家过活,所以很得梁王一脉的将士敬重。
而后来梁王深居简出,倒是鲜少联系,所以才有了买了几十匹马才听说阳春城陶员外,经过一查才知道原来是熟人一事。
说起来是不免有些狐疑,当年灭琉国一战之后似乎不少武将解甲归田,隐隐之中总觉得有些奇怪,不免生出什么狡兔死走狗烹之类的猜想,看样子是有必要了解一下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正在徐笙歌细细寻思之时,却见已经到了一处马廐,梁王上前拍了拍马:“看来老陶你这相马的眼光养马的本事没拉下,一看就是好马,现在时间紧迫,我也就不和你客气了,已经耽误了一晚上的功夫,再不赶路只怕让人逃了。”
陶员外也不是个矫情的人:“既然王爷有事,那就改日再聚,国事要紧,若是没抓到,需要老陶上战场的,只要王爷你一句话!”
千言万语,尽在此句之中。
二人相视一笑,梁王当即下令众人换马,徐笙歌自然也带着拂袖选了两匹好马,寒暄了几句,便浩浩荡荡一行人疾驰离开了阳春城。
前往北周还是前往东齐的分岔路口,一声声长长的马嘶响起,在一旁不明所以的徐笙歌一脸疑惑地看着带头勒马停下的梁王。
“打探得怎么样了?”梁王虽然没有转头,但是身子微微侧到一边,是跟后面人说话的意思。
“昨天晚上就让兄弟勘察过了,附近确实有人扎营驻扎的痕迹,手法看着是北周军队里出来的,应该就是北周七皇子无误,不过没有过夜的痕迹,应该是中途补给一些吃食。”
先前在王府里见过的那个总是跟在王爷身边名字叫清丰的侍卫,听到梁王此问,驱马上前了几步,继续道:“后来又找了附近的村民问,知道昨日午时之后有大队人马往南梁北周交界的兰州城方向去,但是后来也有村民表示这个大队人马没走多远就兵分两路,一路走往北周,一路往东齐,一时间难以辨别到底是如何。”
清丰说得是有道理的。
毕竟两条路都是有可能的,且都有目击证人,万一只追一个方向的话就怕追错了,但是倘若追两个人的话,就怕到时候追到了人手不够。
“在阳春城内,有事找陶少!”一声长长的口哨,一个华服少年从树上跳了下来,身上背着的那柄标志性的大宝剑,不用说都知道就是那个陶府少爷陶谦文,一身露水,看起来在树上呆的时间不短。
梁王有意无意地望了徐笙歌一眼,大概的意思是谁招惹来的谁解决,让她好生郁闷。
拂袖是个心思通透的,看到自家小姐的模样,哪里不知道是需要自己的时候到了,挺身而出,扑哧一声笑出声来:“陶少爷这么厉害,不如说说北周七皇子他们到底是往哪个方向去的?要不然可别对不起你这有事找陶少的口号。”
这一句明显是带着些调笑意味的话,没想到的是并没有让陶谦文感到难堪,反而煞有其事地说了起来:“这个你算是问对人了,昨天中午这伙人确实进城买东西了,还租了辆木板车,撞倒了一个老爷爷不道歉不说,还要打人,幸好陶少爷我武艺高超,如天神下凡,救了那个老爷爷。我看他们鬼鬼祟祟的,怕是山上的强盗头子,所以派人跟着他们,看看他们到底想要做什么,所以昨天我跟着胡胖的时候身边才没有带了人,差点被胡胖狠揍了一顿……”
本来还好好地说着北周一行,不知不觉却被歪到胡胖身上,徐笙歌给拂袖使了个眼色。
拂袖咳了一声:“废话那么多,说重点!北周七皇子到底往哪边走了?”
“呃,”没想到自己说的话竟然被一个丫鬟打断了,哽了一会儿,又想到这个丫鬟武艺也不俗,顿时又兴致勃勃,“往北周领头的是一个年纪大概是二十岁左右的男子,身穿华贵白袍,往东齐领头的是一个年纪大概三十岁左右的男子,一身玄色劲装,哪一个是北周七皇子?”
徐笙歌与梁王对望了一眼,没想到这个陶谦文还真的知道。
很明显,身穿华贵白袍的就是北周七皇子。
从这两日的认知上,知道这个陶谦文是极其喜欢武功以及行侠仗义的,虽然不知道到底是谁把他歪成现在这个奇怪的模样,但还是看得出来他身上那种武将的遗风,抱拳笑道:“果然是阳春城内,有事找陶少,陶少爷的仗义风采,不输陶员外。既然已经知道了北周人的下落,那我们现在就动身出发,万里江河,改日再会!”
话罢,徐笙歌拿起缰绳就要驱马,谁知道那陶谦文却跑过来拦在前面:“你们这是卸磨杀驴,过河拆桥,不给走!”
梁王显然已经失去了耐心,皱眉:“这是何意?”
陶谦文自然看到了自己父亲对梁王的态度,瑟缩了一下,但还是梗着脖子:“我想跟你们一起去捉拿那个北周皇子,以往奶奶总是不许我出门,就连武功都是爹偷偷教的,只准学了个三脚猫,没少被胡胖笑话,现在有这么好的历练机会,我想去外面的世界见见世面!”
徐笙歌一听,这才知道为什么看着陶谦文有着英雄梦,却没那个实力了,想着这一次去捉拿周佶,可能还会遇到战乱,有这么一个人在身边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乱子呢,开口正要拒绝,却听到旁边的梁王出了声。
“你的马呢?”
“啊?”陶谦文一愣,抓了抓脑袋,“什么马?”
拂袖又是扑哧一笑:“笨成这样你还要跟着去,你在阳春城里丢脸顶多是丢在家门口,到了外边的话可就丢到姥姥家咯。”
陶谦文被拂袖这张不饶人的嘴巴一说,这才知道梁王的意思是同意了带自己出门,喜不自禁,梁王同意的话,自己回家可是能威风好久了,要知道这可是一字并肩王啊,手足并用地指道:“为了不被你们发现,我的马就在前面的小树林里拴着,保证不拖后腿!”
话罢,也不拖泥带水,梁王便让清丰带着陶谦文往前面的小树林找回马,倒是让徐笙歌好奇了良久。
按理来说,梁王并不是什么好管闲事的人,并且从他以及整队人都浑身冰冷的气息来说,这个陶谦文一看就和他们不是一路的,为什么还要带上他?难道就因为是陶员外也就是原本的陶将军的儿子?
一行人朝着北周方向追了差不多两日,很显然的,之前徐笙歌向皇帝建议的按捉拿贼匪的名义来设置关卡拦截北周人已经失败了,更甚至是越往边境的地方,这关防越是薄弱。
路上遇到因为战乱而逃难的南梁子民越来越多,梁王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果然不出所料,是这边的北周军队以及和南梁军队打起来了,南梁大败,相信战报已经八百里加急送去了南梁京都江夏城,然而调兵遣将都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一时间难以凑齐,这边境之地也就成了人间炼狱。
根据现如今向那些难民问到的状况来看,前线非常之不乐观,北周已经攻下一城,而边境的官兵已经退到四百里开外的沐阳城镇守,离徐笙歌等人所在的地方只有五百里的距离。
也就是说,如果快的话,周佶一行人只要再过大半日就能与北周军队会和,从而顺利地回到北周。
倘若北周派人来接的话,说不定周佶一行人已经跟一小分队碰面了。
徐笙歌看得出众人的焦虑,她也是焦虑非常,然而并没有什么用,除了在难民口中得知周佶在一个时辰前也进了这天贺城之外,众人是一筹莫展。
最后的机会就在这天贺城之内了,要如何才能找得到周佶一行人的位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