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36章 代收徒天启门生

 

其实按照南梁皇帝的意思就是让北周皇权相权争斗,南梁皇室以坐收渔翁之利,要知道杀死宜兰公主可不是小事情,杀害皇室中人就是挑明了左相张重楼的司马昭之心。
而南梁皇帝故意让徐笙歌将幕后黑手北周左相隐藏了去,就为了让北周皇室有喘息的机会,做好对抗北周左相,谁知道现在徐笙歌却急急忙忙来说可能北周要打过来了。
难道北周的形势已经严峻到这个地步了,兵权由张左相说了算?
望着坐在上位的皇帝,徐笙歌自然不好做揣测的说明,只是说:“今天民女本来要去找北周七皇子的,但是行馆的管事告诉我,北周七皇子一大早便和康王去狩猎了。按照一般的逻辑来说,去狩猎必然要做一番准备,而破案也不过是昨天,就算康王与北周七皇子是昨天才约一起狩猎的话,那么何必急于今天。据民女所知,之前北周七皇子可是从来没有在南梁狩猎过,所以有理由相信,北周七皇子极大可能是已经逃离江夏城了。”
南梁皇帝一时间没有再说话,徐笙歌既然来禀报,那么意思自然是要扣押了北周七皇子作为战争谈判的筹码,但是如果他早上出去狩猎的时候就已经逃跑了,到现在也已经有几个时辰了,能不能追得上很是难说。
现如今北周七皇子也没有做什么事情,而是南梁要扣押他做人质,大张旗鼓地去追难免惹人笑话,更甚至可以说是到时候北周攻打南梁可以用扣押他们北周皇子来当借口。
但如果就此罢了的话,真的打起来的时候,自己手上就生生少了一张好牌。
“你知道他们从哪里逃去了吗?”还不能做出决定的南梁皇帝突然道,“既然他们这么急得走了,那么说明他们要趁着我们南梁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赶紧离开,而后找不到他们,这样就能安然无恙地出境回到北周,也就是说,最重点排查的就是能最快到达他国国境的路线。”
南梁皇帝的考虑不得不说很有可能。
徐笙歌略有些不解:“皇上为何不直接下命令重重关卡设防,八百里加急将旨意传送到各州郡,这样他们肯定插翅难飞。”
南梁皇帝也是乐得为其解释,哈哈笑了起来:“你终究还是年轻,现如今毕竟还没有真正打起来,怎么可以就下命令扣住北周的皇子呢,这样只会是把剑送给敌人捅自己。”
听到这么一说才恍然大悟。
“这么说来,北周皇子会不会也这么想,从而抛弃最短的路线,毕竟虽然最短,但是被搜捕的可能性最大。”
皇帝摸了摸胡子,觉得这么说起来确实也是,不是最短的话,那么会怎么选择呢?
徐笙歌忽然想起什么似的,道:“其实我们不一定需要对外宣称是要抓北周七皇子,现在大家都认为北周使者一行人都还在京城,我们就顺理成章地假装不知他们已经跑了,只说是有贼匪潜入皇宫偷走了珍贵物品,令各处关防严加审查,再将与北周七皇子相像的画像发放下面,这样一来大家都以为是抓的贼人,而就算是抓着或者伤着了,也有个说头,说是以为七皇子还在京城呢。”
皇帝一听,抚掌大笑:“还是你有办法,就照你说的去做,他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如果事情真的如你所说一般,事成之后大大有赏。”
徐笙歌对赏赐没什么兴趣,方才皇帝也算是变相嘉奖了徐家,要知道尚书一职也就是个正二品,那从二品的虽然是个闲散职业,但是俸禄赏赐等一样不少,之所以这么上心最重要的还是牵涉到了父亲,现如今是牵涉到了自己的国家。
“不过这件事情单单靠下面肯定是不行的,皇上也可以派一些人秘密进行抓捕工作。”徐笙歌当然也准备去追踪周佶,甚至是希望周几追到而不是别人,因为自己决计会在自己能力范围内保护他不被受折磨。
皇帝并没有听出她这是想要自己去追捕的意思,只以为一个女流之辈,提出意见也就罢了:“嗯,此事朕会安排的。”
徐笙歌见皇上并没有理解自己的初衷,于是挑明了道:“民女无甚大才,但希望皇上能够允许民女去追踪北周皇子,民女可以自成一路,只不过如果发现北周皇子一行人之时,还希望准许民女调动附近衙门人手。”
皇帝不在意地摆了摆手地允许了,他刚才听徐笙歌说的另派人追踪心中就已经有了大概的想法,至于徐笙歌想去那便让她去吧,并无大碍,毕竟她是一个女流之辈,如果带上她的话,还可能拖累的进程,现如今她要自成一路,成是朝廷的幸事,不成也没有什么事。
徐笙歌领了旨意出了宫,当然并不是马上出城或者回徐府,而是去了望江楼,就是天启书院在南梁京都的消息联络点。
之前听到梁王要众人在城外十里的隆里坡会和,然而进宫已经耽误了许久功夫,看他的架势似乎也不准备等自己,所以现在马上出京的话反而成了没头的苍蝇了。
最好的办法就是去望江楼了。
既然天启书院有自己的消息来源,那么问问看知不知道七皇子去向。
进来的还是那个笑得一脸谄媚的望江楼掌柜沈连才,在听说徐笙歌要找离京后的北周七皇子动向,忙不迭地吩咐下去。
待得确定徐笙歌没有其他的事情之后,这才取来了一幅地图:“笙歌小姐好些时日都没有来了,没有小姐的吩咐也一直不敢前往府上拜会,所以也就拖到现在才禀报,通往沧月苑的密道已经修成,以后小姐若是有吩咐的话可以从密道过来,尤其是长期需要什么类型的消息,吩咐过来就可以通过密道每日送到府中。”
徐笙歌微微一笑,一双含星双眸盯得沈连才打了个寒颤,但还是笑得一脸荡漾。
沈连才之所以等自己来了才将地图呈上来,无非是在自己面前卖个好。
沈家几代人都是天启书院的外事,这一代的沈连才看来还是有点追求的,非常懂得抓住机遇,不但在生意上如此,在现实中也是这样,否则就不会把望江楼的生意愈做愈大,现如今也不会如此做法了。
“你做得很好,劳烦沈掌柜了。”
沈连才笑呵呵弯着腰,想着早些日子得到的消息,这位笙歌小姐可是不得了,居然是院长关门弟子:“这是应当的,小姐难得回京一趟,要做的事情我自当尽力,这也是小的的荣幸啊,前两日的破案全天下都知道,小姐可是一等一的聪明,倘若我那小子能如同小姐一般聪明,那就最好不过了。”
徐笙歌这才明白沈连才的真实目的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自己的孩子,颇有些惊讶,也略微感动于可怜天下父母心,也难怪了看他之前小心翼翼伺候的模样。
“没想到沈掌柜有孩子了,我也不是第一次来望江楼了,竟然都没有见过,难道是沈掌柜怕我看见了喜欢要带回天启,所以都藏起来?”徐笙歌也想成全了沈连才,毕竟几代人的努力,也足够出一个内门弟子了,当然更多的是因为沈连才是江夏城的执事,以后用得着的地方还有很多,能结交好当然要结交好。
沈连才听到这句话如同听到天籁一般,赶紧道了谢,飞也似地出门让人将自己的孩子接到酒楼来。
等沈连才将孩子领进门来的时候,徐笙歌差点一口茶水喷了出来,一开门的时候进来的那小子除了长相是个小孩模样,其余的分明和沈连才一模一样,然而进来了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
四个长相不同,身高不同,但是衣着品味与沈连才如出一辙的小沈连才。
“沈连才,你娘子倒是挺会生的啊,四个这么多……”徐笙歌完全没有想到,本来以为打顶了就是一两个孩子。
沈连才也略微有些不好意思地嘿嘿一笑,到门口处又拽进来一个小女孩,如雪团一般白嫩的小姑娘,忽闪着一双大眼睛,看到徐笙歌后赶忙跑到其身边,拽着徐笙歌的衣角:“姐姐,你真好看!”
脆生生的一句话,让人感慨不愧是沈连才的女儿。
“雪娇,过来!”沈连才虽然觉得女儿能讨徐笙歌欢心的话自然是好事,但是她口水都要滴到那华贵的衣裙去了。
小女孩趴到徐笙歌的腿上,奶声奶气,却又一本正经地道:“不要,娘说了,爹爹你们太俗气了,让我一个女儿家少和你们玩。”
“哈哈哈哈……”
徐笙歌忍不住笑出声来,看来沈连才这一家子倒是挺和睦,看到沈连才苦着脸看向自己,嘴角的笑还没有消去:“看来我与雪娇有缘,看来这样吧,我把她介绍进内门中去,至于以后怎么样,就看雪娇自己的造化了。”
沈连才大喜,正要答谢,却听到雪娇的小奶音又道:“我不要!”
这下子沈连才愣住了,好不容易求来的机会,难道要这么浪费了?
雪娇从徐笙歌的膝盖下来,拖着其中一个小男孩出来:“我要三哥跟我一起去!”
那个小男孩一脸肃穆,朝着徐笙歌行了个礼:“沈宣城见过小姐。”
看来是个懂礼数的。徐笙歌如是想着,一双妙目重新审视起面前的几个孩子,最后点了点头:“可以。”
沈连才一听,嘴角都要笑裂了,赶紧上前按着两个小孩一起叩谢了起来。
徐笙歌挥笔写了一封介绍入门的信件,盖上天启书院门生特有的印章,递给沈连才,又得到了一连串的感谢,不过沈连才还是不死心地问能不能将五个孩子都收走,惹得一阵嫌弃。
不多久,这周佶的动向就有了消息。
徐笙歌回徐府换了两匹好马,带着拂袖便出了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