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35章 北周皇子疑潜逃

 

当徐笙歌再次来到梁王府的时候,梁王依旧是不愿意见面,直到她说是为了七皇子回北周一事而来,这才被人引了进去。
梁王还是那副不咸不淡的样子,如果不是他从不见到同意见面,还真的以为他什么都不在乎。
“案子可能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样,”徐笙歌还没有落座便已经开口说话,不得不说,她听到赵太医说迷迭散的事情之后,首先就是想到要来找梁王商量一下这件事,“今天有人告诉我说迷迭散如果食用加呼吸的话,那么就能导致死亡了,并不用多此一举往脖子上抹一刀,而爹爹告诉我说秋眉居然会武功,也就是说脖子上的那一刀可能是秋眉做的。”
梁王听了半晌面色无动,好一会儿见徐笙歌不再说话了才道:“你说为了周佶回北周的事情就是这个?如果只是这样的话,我觉得下次徐小姐还是不要来找我了,我对这些事情并没有兴趣,来人,送客!”
徐笙歌暗骂梁王简直比女人还快翻脸,但还是道:“难道梁王你对事情的真相没有一点兴趣吗?”
梁王油盐不进地轻笑了一声:“事情的真相有那么重要吗?就像你之前查出来的线索,和最后你说出来的所谓真相,我还以为你能领悟呢,这天家之中,目的才是最重要的。”
徐笙歌一时无语,其实就如同梁王所说,这个案子在官方上来说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了,自己的父亲也赦免罪责放出来了,目的才是最重要的:“好吧,不过我早上去了北周行馆,说是七皇子出城狩猎去了。”
梁王察觉到了她黯淡下来的神色,倒也不好再赶她走了,索性接过这个话头:“已经派人跟着了,这几日他肯定会伺机逃回北周,想来他也察觉得到我一直在派人监视着他,所以表面上很安分。”
“这么说的话,出城狩猎应该就是对你的一种试探,我猜测可能是通过连续几日以出城狩猎为名减弱你的戒心,而后撤走。”徐笙歌认真地思索着,忽然脑中闪过一丝精光,“不对!他们今天就想跑,快追!”
见梁王不明所以,一拍脑袋,解释道:“我早上去过北周行馆,那边告诉我说七皇子与康王出去狩猎了,我记得先前去见康王妃之时,他与康王妃似乎不太对付,那为何会与康王去狩猎呢,且发生在破案后的次日早上,有理由相信是因为要做一件有人掩护且此人知道其目的还会出手帮忙的事情,这个事情最大的可能就是逃回北周。”
梁王面色凝重了起来,也知道这个可能性绝对会有。
昨天二人一前一后出的宫,虽然没有明说,但二人都是聪明人,什么意思一看便心知肚明。
“清丰,”梁王一撩杯子叫了起来,待得一个人飞身进来才又道,“挑一百名好手,化整为零出城,在江夏城十里外的隆里坡会和,再备一辆马车,找个借口,我要悄无声息地离开京城。”
“是!”那名叫清丰的暗卫听完吩咐马上就去办了。
徐笙歌面露疑惑:“为什么不进宫禀告皇上,要皇上派兵去追呢?”
梁王瞥了一眼徐笙歌:“我就不说案子已经结束了,皇上会不会派人前去追,就说你现在进宫的话能不能见到皇上还是一个问题,倘若早朝又争执个半日,岂不是浪费了那么多时间?”
“然而我们能追得上自然是好事,就怕我们追不上,倘若皇上下命重重关卡严查,在江夏城出南梁,可不是一天就能办到的。”虽然与周佶确实是朋友,但在国家大义上,还是选择站在南梁这一边,徐笙歌皱着眉道。
梁王打量着面前的女子,目光中虽然有几分欣赏之意,说出的话倒像是采纳了这个意见,却又像是在敷衍:“既然你这么说了,不如你进宫里禀报如何?你办案时候赐下的令牌还没有收回去吧,你可以手持令牌让人禀报给皇上以得召进宫。”
这是梁王要自己去追那北周七皇子了。
不过也是,终究是要有人去禀报这件事情的,梁王的属下固然可以进宫,但是不够分量,毕竟这件事情可不是小事,倘若真的是要重重关卡严防了,就是举国大事了。
出了梁王府便到了皇宫门前,按照梁王所说的方法,拿了御赐的金牌让禁卫通传求见皇上,汤罗宋出来将徐笙歌迎到御书房门前,只听到内有争论之声,想来是皇帝还在与大臣商议国事。
徐笙歌虽然垂着头,但是耳朵却悄悄竖了起来,这宫中的事情虽然自己不一定掺合,但是听听在讨论什么也无可厚非,说起来还真的不是什么大事,主要还是朝中大臣主要分为几派,故而每每政见不合便会吵了起来,尤其是现如今朝廷今年空缺的位置还不少,所以几派的人当然想多占几个位置。
当然,里面吵的最凶的是要给徐惊羽什么样的位置。
“徐惊羽身为朝廷命官,掌管刑部,然而在朝廷需要其查出案件之时失职,要是擢升官职,岂不是让文武百官寒心!”
“此言差矣,徐惊羽虽然没有将案子查出来,但是破案的是徐惊羽之女徐笙歌,徐笙歌是女子不能封官行赏,此功算在父亲身上,以昭示皇恩浩荡,又有何不可?”
“好了好了,不要再吵了,徐惊羽之女现在就在御书房外等候,朕看你们吵了半天也没有个结果,不如我们听听当事人的想法是什么。”-
皇帝一个皮球踢到徐笙歌身上,只听到太监曹安阳在里面唱念了自己的名字,抬步进入御书房之内,行了一礼。
皇帝看着低眉顺目的徐笙歌,嘴角含笑,抚了抚胡子:“徐笙歌,想来方才你在外面也听到了,你觉得你的父亲该如何?升职亦或是降职?”
其实这个问题不太好答。
身为女儿,自然不会不希望自己的爹爹升职,但又不能直接当着众人的面说要升职,这不就成了向皇帝索要恩典,又或者说是向皇帝暴露了野心平白被猜疑。
其实皇帝之所以将这个皮球踢过来,应该意思是这两边说的都不甚满意,故而笑了笑:“其实民女的爹爹一直以来为刑部鞠躬尽瘁,早已经将为天子尽心为己任,现如今骤然卸下官职难免会不适应,身为儿女的自然希望爹爹开心,所以民女当然是不同意降职一说。”
御书房内那几个持降职意见的人不忿地面色一沉,正要说话,却又听到徐笙歌说话了。
“然而正如这几位大人所说,民女的父亲确实有失职之嫌,十日之内哪能这么简单就能找到让北周人信服的证据,就连民女也是踩着时限,循着前几位大人调查出来的证据才查出零星的东西,所以觉得说大过不至于,顶多是在不恰当的时候失职,而破了宜兰公主一案,也是多亏了先前几位大人查出来的证据,以及诸位大人的配合。”
此番说话,几位持降职意见的人面色稍和,倒是另外一旁,持升职意见的人觉得徐笙歌不知好歹了,甚至有的人还暗暗埋怨起徐惊羽来,觉得是他教女儿这么说话的。
徐笙歌从在场众人的面色上大致观察出了什么,又道:“至于大人们说的女不表功而由父领之,民女也觉得很有道理,所以倘若真要民女来说的话,不如功过相抵,将民女父亲官复原职,这件事情也就此翻篇。这是民女的一番妇人之见,倘若有说错的话,还望皇上与诸位大人恕罪。”
这一番话说下来,皇帝是频频点头,心道这徐笙歌也是没有辜负自己对她的期望,这番说法完全是超出了自己的预期。
那持升职意见的人只觉得徐惊羽生了一个好女儿,这一番以退为进的说法,那么至少能保住了徐惊羽官复原职,再者说了,这破了宜兰公主一案的徐笙歌名扬天下,怕是以后徐府的门槛要被踏破了,无数好人家等着徐府去挑选,就算不升官但其实也是收获不小的。
而持降职意见的人没有什么可说的,至少来说不让徐惊羽升官就算是达到目的了,见徐笙歌说话非常之上道,故而也是齐齐声称没有意见,笙歌姑娘果然才慧过人云云。
皇帝见在座的人并没有意见,便让人去草拟诏书让徐惊羽官复原职,不过顺便让他再领了一个从二品的闲职,封了个嘉议大夫,当做是补偿了。
待得那些大臣都退了下去,皇帝知晓徐笙歌是有要事要与自己说,否则也不会贸然持金牌求觐见,开口问道:“你这么匆匆忙忙进宫,所谓何事?”
徐笙歌抬起头来,然而却没有说话,皇帝见状便意会地屏退了众人,待得门关上了,才示意其说话。
“皇上,南梁和北周的这场战争可能难以避免地要打响了。”
皇帝惊得猛地抬首:“你哪里来的消息?现如今宜兰公主一案已经告破,且朕卖了这么大一个人情给北周皇室,他们还要攻打我南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