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34章 藏猫腻迷迭之谜

 

因为宜兰公主的案子已经是一锤定音了,而自己的父亲也已经被赦免了罪责放了出来,所以徐笙歌的一夜都非常地安宁,一直到高高升起的太阳晒到了她的脸,才下意识地抬起手遮挡阳光,缓缓醒了过来。
待得梳妆的时候才想起今日要去北周行馆和梁王府答谢过恩情,写过拜帖让人送去,又叫来先前跟周佶说是借用的侍女要送回去,当然现如今只剩下知更和秋眉了,但是自己也不好留下这二位,毕竟是北周宫里出来的人。
如此打算好了,用过早膳后的徐笙歌便带着人坐轿子前往北周行馆。
“徐小姐,我们七皇子跟康王一大早就出城狩猎去了,怕是让你白跑一趟了。”
徐笙歌这才刚下了马车,就遇到了行馆其中之一的一个管事,虽然有些愣住,不过想想也是,案子毕竟算是结束了,两国的关系也得到了缓解,笑道:“没想到七皇子有如此雅兴,看来早上我的帖子送得太晚了,等七皇子回来了,劳烦派人到徐府告知一声,到时我再过来拜访七皇子。”
那名管事的拱手称是,徐笙歌派人给了些打赏,便调头回府,将知更与秋眉留下,只带着拂袖前往梁王府,却不想梁王一副闭门谢客的模样,只让小厮通传说是案子既然已经破了,就没有必要再往来的必要,只好转回府中。
心中却是对梁王的所作所为有一丝不满。
虽然知道他这么做是为了撇清与自己的关系,免得徐府遭受牵连而被皇上猜忌,但是这巴巴地把人赶走的行事风格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
刚回到府中,就有丫鬟前来禀报说是太医院院判赵太医到府上拜会自己,心中咯噔一下,也就是早上在大殿之上才第一次见到赵太医,他怎么会到府上特意来寻自己。
难道是他把脉号出了笛安身上有什么异样不成?
到了正厅,只见赵太医与没有恢复官职而不用早朝的父亲相谈甚欢,心中还是存着疑问。
徐惊羽看到徐笙歌回来了,招手让她进去,待得其行礼之后,抚着胡子笑道:“这就是我女儿徐笙歌了,我一个大男人也不会养女儿,所以只好把她送去书院学习,免得养出一个野丫头。”
赵太医哈哈笑道:“你这女儿可不得了,丝毫不输你,在大殿之上天子面前不卑不亢,昨日早朝的风采只可惜你是没看到,才思敏捷,心细如发,我听说就连右相都被她呵斥过。”
徐惊羽连连摆手:“虽然有可取之处,毕竟是个女子,我就怕她什么时候会惹出祸事来。”
“徐大人你是小看你女儿了,她怎么会惹出祸事来呢,现如今止息了两国干戈,名声大噪,若不是因为身为女子,否则今上肯定要封她为官啊。”
听着赵太医话,徐惊羽心中有些庆幸徐笙歌是个女儿,这官场之上的黑暗,还是不要去触碰的好,故而将话题转移开来:“对了,方才赵大人说是有问题来找笙儿,不知道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是否需要我回避,需要的话,我便回避片刻。”
“徐大人你是笙歌的父亲,自然不用回避,”赵太医拦下正准备起身的徐惊羽,本来笑呵呵的脸此时带了些凝重,“其实此事可大可小,是关于迷迭散一事。”
徐笙歌的心中咯噔了一下,本来以为是关于笛安,没想到是关于迷迭散的事情。
“徐大人也知道,我是出自杏林世家,对于药材一类甚为痴迷,年少之时游历各国遍识药物,北周是为与南梁一样的大国我自然也有去过,所以对于迷迭散这种神秘的毒药也曾听说过,更甚至是买过一本古籍,上面记载了迷迭散这个东西,但是因为事情过去良久,所以不太记得具体是如何的,只记得有这么一本书……”
赵太医的话语调缓慢,却让徐笙歌有些心惊胆战,迷迭散还是自己在周佶那边知道的,难道有什么问题?
徐惊羽一听也大概觉得事情的严重,马上屏退众人,只让信得过的三个心腹守在外面,不让别人能靠近偷听里面的谈话。
赵太医被这个阵势惊得一愣,笑出声来,那种凝重倒是消了:“你们也不要这么紧张,整个案子其实已经结束了,就连北周皇子那边都觉得是现在这样的结果,就算我说出什么不利于你们的消息来,也不会怎么样,更何况迷迭散在此案中并没有起太大的作用,还是笙歌的思维与推断能力起到了最主要的结果,迷迭散最后只是其中一环。”
徐惊羽这才稍稍放下心来,毕竟事情跟自己的女儿有关,一时情急之下,倒是让赵太医笑话了。
徐笙歌却听出了不同的味道:“赵太医,你方才所说的对我们不利的消息以及迷迭散,是否意思是这迷迭散有什么问题?”
赵太医沉吟了片刻:“倒不是说迷迭散有问题,而是你少说了一样事情,不知道是你不知道呢,还是你故意没有说。”
“什么事情?我在大殿上说的迷迭散之事是我知道的全部了。”徐笙歌有些无奈。
“燃烧的迷迭散确实让人昏昏欲睡,而服用迷迭散的话会让人产生幻觉,但是倘若一个人不仅服下迷迭散,更闻到了燃烧的迷迭散,那么这个人死后会面露微笑不假,然而其实此人在这个时候就已经死了,倘若宜兰公主真的是按先前你的说法中了迷迭散,那么她应该是已经死了才对,根本就没有必要再给宜兰公主补上一刀。”
“这,这个意思是?”徐笙歌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徐惊羽倒是最先想明白了:“也就是说,是有人故意再往她脖子上割一刀,以引起大家的注意。否则这迷迭散无色无味,还非常之神秘,如果没有脖子上的那一刀的话,恐怕还没人知道是他杀。”
赵太医点了点头:“又或者是因为那名犯人是别人所给的毒药,并不知道其主要用法,所以最后补上一刀,确定其死亡。”
徐笙歌父女俩对望了一眼,赵太医知道的案情是徐笙歌对外所说的样子,但是这父女俩倒是知道真实的案情。
倘若这迷迭散是北周左相所给,那么要如何做肯定会告知笛安,而作为训练有素的奸细,不应该过多的暴露自己,而那脖子上的一刀就是为了暴露她才故意的。
难道这个案子真的不简单?
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难道真的如同父亲所说,自己并没有破案,而是掉进别人设好的圈套里了吗?
徐笙歌的双目盯着赵太医,一连串的怀疑,现如今是连他的来意都怀疑了起来。
赵太医似乎是感受到了气氛变得怪异了起来,有些不舒服地道:“其实我之所以来府上说这件事情并不是说想找茬,而是想和笙歌交换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徐笙歌的脸上有了一丝防备。
赵太医不太好意思地搓搓手,激动得声音都有些颤抖了起来:“其实迷迭散我想见识很多年了,现如今到了一大把年纪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我知道这个案子是笙歌小姐办的,所以提个犯人应该不难,我想交换的东西其实就是想要笙歌小姐帮我弄到迷迭散的配方。”
看来这赵太医果然是个药痴,要不然也不会这么激动,甚至是对自己这个晚辈用了好几个敬称。
其实在之前的时候,笛安就把药方告诉过自己,但是迷迭散这一类的毒药,能不流传于世就不要流传于世。
赵太医见徐笙歌不说话了,知道这件事确实有所为难,干咳了一声来掩饰自己的尴尬,讪讪道:“其实我也不说什么交换了,只是希望笙歌小姐能够成全我,实在不行的话,要不帮我问问所需要的药材大致有哪些,又或者是,给我说几味主药就可以,没有制作方法的话,应该没有问题的吧……”
这声音越说越弱,倒是没了刚才老神在在说交换的赵太医了。
徐惊羽也是觉得这种毒药还是不要现世的好,但是又听说只要几味药而已,见赵太医可怜巴巴的模样,知道他一直都是这个样子,为了医药而痴狂,帮忙劝徐笙歌道:“如果只是几味药材的话,不如你就想想法子?我就是怕他这一副疯魔的样子,你不答应的话,他天天往我们家里跑。”
赵太医一脸欣喜,见徐笙歌还是不说话,又弱弱地说:“我也不是白白要你的东西,如果你帮了我,让我一窥迷迭散的奥秘,我,以后你让我去哪我就去哪,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徐笙歌无奈地看着赵太医,论年纪的话比自己的爹爹还要大,现在却像个小孩子一般,无奈地点了点头。
待得送走了赵太医,徐惊羽悄悄拉过徐笙歌:“笙儿,你跟北周那边要的那个侍女,是都会武功还是只有一个会武功?”
徐笙歌一愣:“什么?”
徐惊羽看到她一脸莫名的模样,知道她确实不知,道:“我今天无意中在假山上看风景,谁想看到那个面色清冷的侍女被人撞得差点摔进河里,可她并没有,身子一转就又站定了。”
徐笙歌心中一紧,又想到迷迭散的事情,看来还是要前往梁王府一趟。
现如今看来,案子虽然已经结束了,但是这件事情却没有结束。